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说|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

分类: 未分类
79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他握着一块浴巾,正在擦头发,水顺着发梢滴在胸口,顺着他的肌肉流下去……

  看到这样的场景,莫名地,她害怕起来。

  “把药吃了。”贺璘睿说。

  药?什么药?清苓怔怔地望着他。

  他看了一眼床头,她顺着他看过去,见床头柜上摆着一盒药,还有一杯水。她颤抖地拿起来,看到几个扎眼的字:事后紧急避孕……

  贺璘睿想,这个女人还小,现在生孩子对她不好。

  清苓慢慢地穿好衣服下楼,每走一步,都感觉私处隐隐作痛。想到昨晚的狂风暴雨,她真想杀了自己!

  楼下客厅里站着一个保安。她无措地站了一会儿,想起妈妈还在医院,马上朝大门走去。

  “总裁有交代,叶小姐你醒了,就带您去医院。!”保安敬畏的说道。

  “快,快带我去。”叶清苓马上缓过神。

  一到医院,她就往徐可薇的病房跑,但病床上根本没有徐可薇的身影。

  却没想到见到了贺璘睿,她愣了一下,回头问:“我妈呢?”

  “在无菌病房。”贺璘睿说,“上午刚做了手术,很成功。”

  “无菌病房在哪里?”

  贺璘睿转身,她跟上去,走到无菌病房外,见徐可薇戴着氧气罩,安然地躺在病床上。

  清苓伸手想碰她,但只能碰到一片冰冷的玻璃。

  “妈……”她忍不住哭起来,不能自已。

  “哭什么?”贺璘睿说,“看够了就走了。”

  贺璘睿很不喜欢看她哭,不知道怎么安慰,语气听起来霸道不耐烦。

  清苓回头,看着他:“我想在这里陪她。”

  他锐利地看着她:“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

  “昨晚不是已经——”

  他在叶清苓的耳边吹了吹,说:“你以为一晚上够吗?”

  清苓倍觉屈辱,难过地低下头,片刻后说:“可我妈妈需要人照顾……”

  “我已经给她请了最好的护士!”

  “可是……”

  清苓隐忍地低下头,一步三回头地跟上他的脚步。

  离开医院,贺璘睿开车到一家西餐厅。

  “你先下车,在门口等我,我去停车。”贺璘睿说。

  清苓一愣,点头:“哦……”

  他抬起她的下巴:“别想逃跑,知道吗?”

  “……是。”他怎么知道她想逃跑。

  他哼了一声,甩开她:“下去吧!”

  清苓缓缓地下车,站在西餐厅的外墙下,看着他把车开走。

  她望着开阔的马路,还是想逃跑。想着徐可薇还躺在病房里,而她居然来吃西餐……好罪恶!

  这时,她看见一辆眼熟的汽车开过来,情不自禁地走过去。

  汽车在她前面停下,两个女人从车上下来,接着汽车开远,应该也是去找地方停车。

  “你爸和贺璘睿的协议终于要签了,你这边也要抓紧,知道吗?”薛丽娜说着,一转身与清苓撞在一起,禁不住大吼,“干什么?没长眼啊——叶清苓?!”

  “你在这里做什么?”旁边的叶雅菲嫌恶地问。

  清苓看着她们,就是她们,享受着本应该属于她和母亲的一切!

  

  “你妈死了吗?”薛丽娜得意又恶毒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说着,她突然一愣,眼光扫过她的脖子,伸手抬起她下巴。

  清苓一掌将她拍开,眼中满是怒火。

  她大笑一声:“瞧我看见了什么?吻痕呀!你不是还在上高中吗,这么早就谈恋爱了,还谈得这么火热?!”

  清苓听了,脸色一变,伸手捂住脖子。

  “吻都吻了,还捂什么?”叶雅菲说,“敢做还不敢认啊?”

  薛丽娜见她脸色心虚,一愣:“你该不会是出来卖吧?”

  “你胡说什么!”清苓大吼。

  薛丽娜吓了一跳,接着说:“怎么,恼羞成怒啊?被我说中了吧?”

  叶雅菲不可置信地说:“你居然去卖身?真是丢了爸爸的脸……”

  清苓又羞又怒,扑过去就打:“你们给我闭嘴!狐狸精!”

  “你骂谁是狐狸精?!”薛丽娜和叶雅菲大怒,一把将她推开。

  “啊——”她跌倒在地上。

  抬头,听到叶鹏远的声音:“在闹什么,还不进去?”

  叶鹏远走过来,看到清苓脸色一变:“你……你怎么在这里?”

  清苓望着他,冷笑一声:“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昨夜,就是他,她的亲生父亲,亲手将她推入火坑!

  叶鹏远脸色一阵白一阵红,说不出话来。他甚至不敢看她,只能将眼神望向别处。

  “啰嗦什么,进去了!我都要饿死了!”薛丽娜说,扯着叶鹏远就往餐厅里走。

  清苓趴在地上,看着他们的鞋尖从自己面前经过,很想拿一把尖刀刺过去。

  突然,她大叫一声:“叶鹏远!”

  叶鹏远一僵,停在原地,回头看着她。她……叫他的名字?她直接喊他的名字,他可是她父亲……

  “我是不是你的女儿?”清苓幽幽地问。

  叶鹏远脸色刷白。

  “看什么看,牛排都快没了!”薛丽娜骂骂咧咧地把叶鹏远拉走了。

  清苓望着他的背影,难受地哭泣。突然,一双金色的高跟凉鞋出现在她面前。她抬起头,看到叶雅菲高傲的表情。

  “和你妈一起去死吧!”叶雅菲说,抬起脚在她手上狠狠地一踩——

  “啊——”清苓痛得尖叫,满地打滚,叶雅菲已经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好痛……”清苓痛得浑身发抖,路过的行人都围过来看着她。

  “看什么!”贺璘睿回来了,扫视众人一眼,“不帮忙就滚开!”

  大家被他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纷纷走了。

  他走到清苓身边,将她扶起来,看着她红肿破皮的左手,问:“谁干的?”

  清苓哭倒在他怀里,泣不成声。她快要痛晕了,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

  “谁、干、的?”贺璘睿沉下声音问。

  “是……是雅菲……”

  “雅菲?”叶雅菲?很好,敢动他的女人,他会让她好看!

  “我好痛……”

  “忍着!”贺璘睿推开她往餐厅里走。

  清苓身子晃了一下,看清他的动作,大叫:“我不想吃了!”

  “你说什么?”贺璘睿危险地扬起眉。

  她拉住他,乞求道:“我求求你了,我们走吧!我不想进去!我不要进去……”

  如果被薛丽娜看见他们在一起,她卖身的事实不是被坐实了?就算她真的卖了,她也不要让薛丽娜知道,她不要接受薛丽娜的冷嘲热讽!

  贺璘睿看了看餐厅内,根本看不到叶家一家三口的身影。因为薛丽娜害怕丈夫关心清苓,特意选了另一边角落的位置,他们看不到马路上,马路上也看不到他们。

  “好吧……看在你受伤的份上!”贺璘睿说。

  他先带她去医院,经过检查,发现她的骨头差点被踩裂。贺璘睿听后,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叶雅菲……很好。

  伤口处理完,二人走出急诊室。

  清苓望着住院部,十分不舍。这是她妈妈住院的医院,现在她妈妈就在楼上,她好想去看一眼……

  贺璘睿看穿了她的想法,施恩地说:“上去看一眼吧,给你五分钟。”

  清苓愣了一下,摇头:“还是不要了。”如果妈妈醒着,看到她这个样子会担心的。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