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诱惑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骑在腿上疯狂抽插

分类: 未分类
1,85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婷姐和张雨彤都被下了药,此刻神志不清,如果我趁机占她们的便宜,和趁人之危有什么区别?

  可经过她们俩的亲吻抚摸,我那方面的欲望确实上来了,感觉理智正被欲火快速的吞噬着,我急忙说:“婷姐,彤姐,你们清醒点,别这样啊。”

  边说,我边推开她们,真担心再这样下去,我会把持不住。

  可没想到的是,她们在压力的控制下,力气也大了许多,两人将我拽到床上,接着就扑了上来。

  此时此刻,婷姐和张雨彤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扑上来后,便扒我的衣服,我双手挡不住,很快胸膛就暴露出来。

  这一幕,无非更加刺激了她们俩,像饿狼似的,连舔带啃,酥麻的感觉,让我的欲火之门也彻底打开,一发不可收拾。

  裤子被拔掉,我俨然变成了猎物,等着她们占有。

  张雨彤先扒光衣服,不等婷姐有什么动作,率先骑在了我腿上。

  当时的情况,好比干柴烈火,遇火便燃。欲望喷发,不受控制,脑袋也胀痛起来,而后张雨彤往下一坐,只觉得某处悄然滑进了秘境之中……

  我虽然没被下药,可欲望的膨胀,比下药还厉害,只想彻底释放出来。

  卧室里回荡着张雨彤快乐和痛苦交织的嘤咛,经久不息。

  大概十几分钟后,这种床上的征伐才偃旗息鼓,可房间里的喘息,却没有立即消失。张雨彤粉面微红,残留着刚才的兴奋,无力地瘫软在我身上,只见鼻尖冒出一层细汗,嘴角却噙着若有如无的满足的微笑。

  一旁的婷姐,也因药力消退,渐渐恢复了理智。

  看到张雨彤躺在我身上,某处还结合着,脸上的妩媚一扫而尽,双眼圆睁,睫毛轻轻地抖动着。

  这样看了我们几眼,随即便收回目光,找到衣服穿好,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

  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无法醒来。良久后,才轻轻推开张雨彤,心里没有开心,却像针扎似的,隐隐作痛。

  “婷姐,我……”

  

  “别说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你们想睡酒店就睡酒店,不想睡酒店就回去。”不等我再说什么,婷姐就走了出去。

  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好难受。

  这时,张雨彤忽然说:“婷婷喜欢你,可能是吃醋了。小飞,对不起,是我错了。”

  我下意识看了眼张雨彤,当时她被下了药,意识不清醒,也不能完全怪她。再说她没有怪我趁人之危,就很不错了,我还能说什么。

  “彤姐,别说了,我们回家吧。”

  等我和张雨彤到家的时候,婷姐正在卧室里收拾我的东西,全都抱进张雨彤的卧室,一边说:“小飞,以后,以后你和彤彤住一起吧。”

  我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婷姐。

  张雨彤见我不说话,顿了下走过去拉住婷姐,说:“婷婷,你干嘛呀,小飞和你住的好好的,怎么说般就般呢。再说我想一个人住,小飞还是和你住一起。”

  婷姐正色道:“张雨彤,你和小飞已经发生关系了,他不能再和我住一起。小飞,从今晚开始,你就和你彤姐睡。”说完,径直走进卧室,砰地一声锁上门。

  陈泽华少说也快四十岁了,婷姐才二十五,年龄相差也太大了。而且婷姐为什么忽然间同意,做他的女朋友?我不得不认为,婷姐是有求于他,才迫不得已答应的。

  既然是这样,那就说明婷姐不喜欢陈泽华,她也不会幸福。

  我走回家里,婷姐正好换了居家服出来,我忍不住说:“婷姐,刚才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

  婷姐捋了下鬓角的发丝,看了眼我说:“是啊,怎么了?”

  听到这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难道你就没发现,他比你老很多嘛!周斌的事情,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你没必要牺牲自己的幸福。

  婷姐语气平稳地说:“他老吗?我怎么没觉得?而且,我就喜欢他那种成熟型的男人。”说着,婷姐就走进厨房,准备做饭。

  我们虽然是合租的,但从我搬到这里,就一直是婷姐在做饭,张雨彤几乎没进过厨房,我怀疑她会不会做饭。

  我也快步走进去,说:“你撒谎,你根本就不喜欢他!”

  “哦,是吗?”婷姐转身看着我,眼神出奇的冰冷,那种感觉着实不好,“那你告诉我,我喜欢的人是谁?”

  “是……”我却说不出口。

  我原以为,我对婷姐只有尊敬和类似于亲情的情感,可当我看到张泽华开着奔驰送她下班的时候,我心里却特别的不安,好像自己最宝贵最喜欢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似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其实我是喜欢她的,只不过这种感情被我藏在心底,不敢表露出来。

  我好后悔,如果昨晚婷姐问我的时候,我说我喜欢她,那她是不是就不会去酒店,后来我就不会跟张雨彤发生那种关系,婷姐也不会对我这么的冷漠。

  婷姐见我不语,忽然苦笑一下,说:“说不出来吗?那以后你就别管我的事情了,也别管我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由,和你无关。”

  说完,婷姐就忙着做饭,但表情却失望透顶,我知道她在等我说喜欢她,可我始终都说不出口。

  正当我走出厨房时,婷姐忽然又说:“我帮你找好工作了,夜宴酒吧的服务员,你先做一段时间,等你熟悉那里的环境后,我再想办法让你做领班。”

  我知道夜宴酒吧,就在小区附近的白云路,那里算是酒吧街。

  我说我为什么要去酒吧上班?而且我自己的工作,我自己可以解决,用不着你操心。

  “你父母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你必须听我的。明天你就去上班。”婷姐想了想,又说:“夜宴酒吧的老板就是陈泽华,你去那里上班,我多多少少可以照顾你。”

  我没忍住,直接冷笑出声:“呵呵。原来夜宴酒吧是你家开的,既然是这样,那我还用做服务生吗?干脆给我一个经理让我当当啊!”

  我承认我说的是气话,就想气一气婷姐。

  果然,婷姐听到这话,脸色瞬间一凛,看了看我,眼眸忽然红了,猛地将菜刀扔掉,转身跑进了卧室。

  看到这幕,我又感觉刚才说的话太重了,想过去给她道歉,可始终开不了口。

  随后张雨彤进来了,劝我说,婷姐这样做也是为我好,现在狼多肉少,工作太不好找了,让我别和婷姐赌气,也不要气她。

  后来是张雨彤做的饭,味道真不能和婷姐的手艺相比,吃过饭婷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本想跟她道歉的,可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我偷偷瞄了一眼,正是陈泽华打来的。

  顿了下,婷姐便笑着接通说:“陈总,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儿吗?”

  对我冷冰冰的,对陈泽华那个老男人却柔情似水,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只听陈泽华笑呵呵地说:“也没什么重要事,就是想你,打电话问问你睡了没?”

  我越听越生气,最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张雨彤说:“彤姐,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说着,我就走向张雨彤的卧室。

  张雨彤眼神里面带着些许惊讶,婷姐也复杂地看着我,笑容忽然散尽。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