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污污污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分类: 未分类
1,243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罗美娟背对着老李,脱掉了遮挡上身唯一的一件衣服,成熟女人的风味尽显无疑。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一个未亡人,一个老光棍。

  “李叔,那我趴下了啊!”罗美娟往床上一趴,显得很随意。

  看着罗美娟的背影,老李整个人都呆住了,这应该算是诱惑吧,不知道有意无意,这罗美娟居然还把屁股翘了起来,有意无意的摆动着,让老李当场有了反应,恨不得扑上去。

  “叔,你还愣着干啥?”罗美娟看着老李呆立,出声提醒道。

  “那我来了啊!”老李拿起药酒,站到了一侧,可她躺在中间,却有些够不到。

  “你不会靠过来?你坐在我身上不得了?您也别多想,我实在疼的厉害!”罗美娟脸红了。

  坐上去?

  看着罗美娟的臀部,这坐上去还不得出事儿?

  可事到临头,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个锤子,老李直接上床,坐了上去,那感觉,让老李差点叫出声来。

  罗美娟自然也是心痒,结婚这么多年了,赵大宝一直在外面胡搞,结果让自己守活寡,一想到老李那个宝贝,心中的渴望就涌了上来。

  老李激动啊!万万没想到今天还有这种意外收获,把药酒倒在手上,手感真的惊人,这女人皮肤就像个小姑娘似的。

  依山旁水的村子,女人个个都长得极为水灵,罗美娟低着头欲拒还休,“李叔,你可别乱动哈!”

  老李一听这话心里还是一紧,毕竟人家还是未亡人,自己真要是做点什么出格的,传出去这张老脸也就别要了。

  老李把药油均匀的涂抹在了罗美娟的腰上,之后还摁了半个小时,一句老李多年摸骨的经验来看,这女人是个旺夫命,如果不是赵大宝作死,好好和她过日子,下半辈子绝对错不了。

  

  罗美娟都无语了,心说老李真的是个正常男人?

  一个女人让你亲手给她上药油了,还在乎你多摸点?

  老李也是一时糊涂,自己忍着难受不说,还把罗美娟气得牙痒痒。

  “老李,出事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村子外面有人呼喊,罗美娟直接站起来把衣服穿好,让老李正好把前面也看个干净,身材不是唐欣那种小丫头可以比拟的。

  老李赶了出去,问怎么了。

  进来报信那人,弓着腰长喘着气,“村里很多户人家的鸡都死了!蔡凤荣还被偷鸡的畜生给咬伤了!”

  “啊?”罗美娟吓了一跳,忙问老李,“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李蹙着眉头,低声道,“我没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

  “走先跟我去,蔡凤荣家!”老李一歩迈出,来报信的人跟在后面。

  一听到蔡凤荣家出事儿了,老李是真着急了,一边走一边问身后的人,“光蔡凤荣被咬了么?她女儿怎么样?”

  “欣欣没事儿,就是被吓得不轻。”

  听到这里,老李微微放下了心。

  他对蔡凤荣也就那个样子,自己真正在意的是唐欣。

  “不过这不对啊!现在那些东西能大白天出来?”老李有点纳闷儿了,虽然黄皮子这东西很邪门儿,但都是晚上出来,这大白天出来祸祸可真是少见。

  “我也不知道啊!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黄皮子,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也不是为了吃,咬死就走,人要是敢拦着,也照咬不误!”村民说起来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山村里信奉山精鬼怪,大白天的闹黄皮子,村子里的人都害怕。

  “哼!赵大宝真是个祸害,如果我没猜错,这一切都是黄皮子的报复!”老李现在基本上可以笃定,一定是赵大宝祸害了黄皮子,而且还害得不轻,所以对方这么来势汹汹。

  ……

  等到老李赶到蔡凤荣家的时候,蔡凤荣家里已经有很多村民了,可这么多人都站在门口,却一个都不敢进去,院子里传来唐欣声嘶力竭的呼喊,可即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

  老李气冲冲的拨开堵在门口的人,进到了院子里。

  “大叔,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快救救我妈妈啊!她…她疯了!”

  唐欣坐在地上被吓得手足无措,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心疼。

  尤其是看到老李进来之后,更是哭的伤心,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老李一进来直接揽住唐欣,关切问道,“欣欣,别哭了,大叔已经来了,你妈妈现在还好么?”

  “妈妈…妈妈她疯了!早晨被黄鼠狼咬了之后,醒来之后,就开始胡说八道了,还不让接近!”

  就在唐欣话落之际,屋子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声音沙哑尖锐,充斥着无尽怨毒,“还我儿命!你们都要给我儿偿命!”

  老李一脸严肃的把唐欣放在一旁,留给她一个坚定的背影,“叔,去去就回,没事儿的。”

  “你们快帮帮大叔啊!别让他一个人去!”看到老李一个人要进屋,唐欣回过头央求站在门口的大人去帮忙,只不过成效甚微,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

  “你们一个个好意思吗?大叔,这些年对你们不好么?谁家有个事儿不是去找大叔?!”唐欣气得直哆嗦,指着门口看热闹的那些人怒斥。

  老李听着唐欣的话心头一暖,可旋即又叹了口气,他并不生气,他学道这么多年,人心什么样子他再清楚不过了。

  屋门推开,一阵骚臭弥漫,承受能力弱的人根本挺不住!

  可老李却面不改色的走了进去,屋子里有些阴暗,就在老李迈进去的一瞬间,一双绿色的眸子在屋子的角落骤然睁开,充满凶意的注视着老李。

  “冤有头债有主!你过界了!”老李直视着墙角的眼睛。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