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 |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

分类: 未分类
1,063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其实被那双小手握住的时候,我只觉得一阵冰凉又舒服的触感传了过来,女人的身子确实是和男人不一样,女人体寒,但恰恰是这股凉意摸起来才舒服!

  陈苗的手被我压住,又不敢太过于用力,只好胡乱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她还察觉不到里面是行的还是不行的。

  “那你再给我摸摸看,要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看医生。”我凑在她耳边这么说,因为我比她高,所以我能够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呼之欲出的一对。

  陈苗的手这才捏住了我,只感觉她弄了一下,我便觉得一阵刺激的感觉席卷而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也忍受不住了,支棱了起来。

  陈苗的手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而且那在她的手里面变得越来越吓人,她当下便红了脸,想要把手给收回来,并且怒骂了我一句:“你个小兔崽子,敢情你是在骗我呀!”

  陈苗今天下手虽然有点重,但并不至于让我举不起来,当然了,我今天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我折腾了一天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登堂入室,并且对她欲行不轨!

  我对她觊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老是想要以我妈的身份自居,我怎么可能会如她所愿?

  今天早上的事情还没有做完,而现在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陈苗又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跑掉,于是我立刻一把将她抱进了怀中,只觉得温香软玉在怀,舒服的不得了。

  “放开我,你这个臭小子!骗了我不说,竟然还对我…”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便一把摁住了她的脑袋,扑天盖脸的亲吻了下去。

  因为她的嘴唇相当的性感,这些年来每次看见陈苗在说话的时候,我都想要狠狠的亲吻一下。

  而她这个年纪的人画着精致的妆容,涂着大红色的嘴唇,看起来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我伸出了滚烫火热的舌头,探入到了她那丁香檀口之中。

  口水和口水交错,一瞬间,我只觉得一阵头昏脑热,我的呼吸也逐渐急促了起来,而我自己早就已经顶着裤裆了!

  陈苗力气小,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坐在我的大腿上,被迫张开,她想要挣扎,根本就挣扎不来,我一手就把她两只手抓住绕在后面。

  

  因为这个举动使得陈苗靠我更近了,陈苗撅着,看那个样子是想要往后的,可是我抓得比较牢固,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如愿以偿的往后退。

  她那柔软的大腿,紧紧的贴着我那结实的腿线,我在学校里面是篮球队的主力,经常锻炼,使得我的力气比一般男孩子更大,所以陈苗的这些挣扎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疼不痒。

  她被我这富有技巧的亲吻,亲得昏头转向,很快就软成了一滩烂泥,她的那对贴在了我的胸膛前,那深深惹得我更是想要了!

  我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把陈苗胸口前的镂空蕾丝扯坏,陈苗惊呼了一声,但是因为被我控制住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反抗。

  感觉到陈苗在挣扎,我轻轻的咬了一口陈苗的嘴唇,她疼的哆嗦了一下,也安分了许多,这个时候我亲的心满意足,松开了嘴唇,看见陈苗唇上的口红糊了一些,但在那白皙细嫩的脸上,仍旧显得十分性感诱人。

  “周明,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会报警的!”陈苗气得哆哆嗦嗦的,大概是没有料到一直把我当做儿子,我却对她有这样龌龊的思想。

  “你要是报警了,我应该就会被抓进去,既然横竖都会被抓进去,不如现在就把你给办了!”我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

  “你是不是疯了!”陈苗被我这样的行为气得说不出话来,而我脸上却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可能我就是疯了!但我就是喜欢你!”

  我咧嘴笑着,另外一只手把陈苗胸前被我扯坏的蕾丝又往下拉了一点,陈苗的罩罩和衣服被我强行拉开之后,那对浑然圆润便从镂空的地方挤了出来。

  “你明明就是有感觉的!像你这样离了婚的女人总是很寂寞吧?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会被男人摁住贯穿?你不痒痒吗?”我一面说着一面揉她。

  陈苗可能是没有想到我嘴里面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一瞬间被我吓得有些呆若木鸡:“你在胡说八道一些什么东西!”

  “我还是挺大的,我能满足你。我不想强迫你,我想你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我贴在了陈苗的耳边,对陈苗这样说道。

  “周明!你有病吧,快放开我,要是你不放开我的话,我真的会把你扭送到警察局的!你妈要是知道你做这样的事情,该有多伤心啊!”

  “我妈不就是你吗?”我说着狠狠的弄了一下陈苗,陈苗被我禁锢住了,所以身子贴的我很紧,整个人都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而我正好就抵在了陈苗灵敏的地方,她今天穿的丝袜已经被我扯坏了,所以里面只有一条十分暴露的小内裤。

  虽然我也是隔着裤子的,但是那种触感完全不一样,我仿佛找到了门路一般又狠狠几下,陈苗哆嗦了一下,脸色潮红。

  死鸭子嘴硬!我感觉有戏,于是一口含住了陈苗,那本来是有些凹进去的,被我弄了几下之后起来了。

  陈苗吟了一声,我轻轻的弄着,一面弄一面伸出了手,揉她的大臀,陈苗可能太久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现在身子也渴望得很。

  我的手顺着她的大臀往下,滑到了陈苗的大腿上,她现在还穿着肉色的丝袜,那丝袜底下明显已经被我给弄坏了。

  所以我只要往里面看一下,就能够看到那大腿根的嫩肉,已经是混乱一片了。

  “你看你,都这样了。”我咧嘴笑了笑,把手上黏糊的东西递过去给陈苗看,陈苗眼神也有些迷离了起来。

  “你,你这个小混蛋!”她的语气都变的娇媚了起来,我看的出来陈苗现在也没有想要拒绝我的意思,大概已经是半推半就了吧?

  当然了,相比于强迫一个人,我更喜欢的是你情我愿,因为这样,两个人才会更加的舒服。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