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娇嫩的小嘴含不住H|将双腿慢慢分了开……

分类: 未分类
633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我跪坐在那,深呼吸一口气,将手朝着会阴穴按了过去。

  “嗯……”

  作为她最敏感的几处穴位之一,当我手按上去的一刹那,她压抑许久的情绪顿时从她口中迸发了出来。

  听到她口中发出的声音,我手上的力量不自觉加重了一分。

  “小雅,叔问个问题,你别生气,想回答就说,不想回答你就不用说话。”

  看着娇艳欲滴的赵雅欣,稍加犹豫后,我忍不住开口了。

  “啊!嗯,叔,你,问吧!”赵雅欣压着嗓子,身子轻轻地颤动着。

  “你平时是不是总是用手解决呀?”

  这话就仿佛没经过大脑,说罢我心脏扑通一阵狂跳。

  赵雅欣显然没料到我会问这话,身子一颤,大概迟疑三十多秒这才羞涩地回道:“嗯,亿伟经常不在家,所以……”

  “哈哈,叔是过来人,能理解。小雅,马上就要按玉泉穴了,你看你这裤子,是不是……”

  赵雅欣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

  当她看见我那反应强烈的地方,顿时一愣,呼吸随即变得有些粗重。

  眼中透着一丝渴望,她几乎没有犹豫,玉腿顺从的微微一弯,形成一个半抱的诱人姿势,将那最后的束缚慢慢地褪下。

  看得我忍不住靠近了一些,等她彻底脱完,整个人几乎瘫靠在我的怀中。

  “叔,你扶我躺下吧,我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了。”

  赵雅欣低着头说话有些羞涩,可我却明显感觉到,她那两道目光有些直勾勾的。

  听到她这话,我的内心再度激荡了起来。

  “好。”

  轻声应了一下,我没有错过这好机会。

  用手把她的腿向外移了移,一只手托着她的头,另一手支撑着床,慢慢地把她放平躺在了床上。

  “小雅,叔开始了!”

  看到赵雅欣自觉地将双腿分了开,我没有墨迹直接伸出了手。

  对于敏感的穴位,几乎没有人能够免疫。

  赵雅欣先是身体微颤了一下,口中再次失控的发出了声,可随着我刻意的动作,她浑身顿时绷紧一下坐起抱住了我。

  “王叔,我……我要想要……”

  看到她那迷离的美眸,满脸的渴望,我哪里不知道赵雅欣想要什么,这一刻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

  “小雅,别急,叔这就帮帮你!”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有些激动地收回手将短裤一脱,就趴了上去……

  我试探地在赵雅欣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

  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后,又将眼睛闭了起来。

  “爱是用我的心,倾听你的忧伤欢乐,这世界我来了……”

  可正当我准备更进一步时,一首刀郎的《爱是你我》响了起来。

  赵雅欣连忙推开我,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我一眼。

  我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赵雅欣看着我,声音轻颤着。

  突然,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恶趣,看着正在接电话的赵雅欣,我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赵雅欣见我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黄亿传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赵雅欣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黄亿伟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

  赵雅欣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我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阵阵电麻感传遍全身。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伸了过去,为她按摩起来。

  赵雅欣被我的突来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

  “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黄亿伟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赵雅欣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王叔,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我一看赵雅欣的动作,知道今晚没戏了,跳下床捡起裤子穿上后,失落地离开她家。

  回到家后,又一次的失眠了。

  整整一个星期,我给赵雅欣发信息,她也不回,上家里敲门,也不给开门,痛苦地煎熬了整整一个星期。

  今天傍晚,赵雅欣突然再次地敲响我的门。

  “王叔,快开门呀!”

  赵雅欣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我家的门。

  我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

  我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

  我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叔,我回去换身衣服。”赵雅欣慌张地说道。

  

  我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下体温,39度1。

  我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赵雅欣也赶了过来,“王叔,孩子没事吧?”

  我看了眼她,气愤地说道:“没事才怪,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9度1。你去西药柜儿科药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我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下体温后,37度2,我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赵雅欣看见我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一下子抱住了我。

  “谢谢您,王叔,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我轻声地说道。

  赵雅欣立刻从我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我,抱起孩子跟着我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我正跟赵雅欣交待一些注意事项时,尿意袭来。

  “雅欣,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我说道。

  赵雅欣看着我的样子,大概已经猜出我要干什么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卫生间,冲我微微一笑。

  我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白色的底裤,我忍不住拿了起来。

  上面还有些异样东西留下的痕迹,我一下子兴奋起来!

  感受到女性特有的气息,我忍不住自己折腾起来,连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当我终于忍不住时,通体一阵舒泰。

  我还来不及清理战场,雅欣就敲门了,“王叔,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

  “马上就好!”我赶紧把内裤放回去,硬着头皮走出来,祈祷着雅欣洗衣服时不要翻看,直接扔进洗衣机。

  “雅欣,叔就先回去了!”

  “嗯,晚安!王叔!”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却迟迟无法入睡,总是担心雅欣发现内裤上我的杰作,她会不会觉得我很猥琐?会不会从此鄙视我?万一她以后再不搭理我怎么办?

  我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着了,辗转难眠,带着复杂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很晚才起来,简单地吃口饭后,准备去诊所看看。

  刚出屋子,就看见了赵雅欣。

  她竟然只穿着内衣,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

  看也看到了我,脸色瞬间通红,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门口后,却停了下来,转身羞涩无比地低着头说道:“王叔,昨晚谢谢你。”说完,快速地闪身进屋。

  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想起昨晚那一幕,脑海中再次生出了个邪恶的想法!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