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好难受,你别……弄了

分类: 未分类
1,847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小锋,不、不要……”

  方婷满脸的痛苦,但红润欲滴的脸蛋儿却又洋溢出情欲的迷离。

  我能感受到她娇媚的胴体在不停颤抖着,火热地摩擦着我的双唇。

  于是,我愈发兴奋,急不可耐的探出了舌头,窥探觊觎的奥妙神秘之地……

  足足十几分钟的细细品尝,直把方婷尝的娇声迷离。

  她更是含着哭腔,不停挥手拍着我的手背,对我展开断断续续的央求。

  “小、小锋,阿姨……好难受,你别……弄了,阿姨想、想……阿姨想死啊。”

  我侧着头,眼角余光看到了她精致媚然的脸蛋儿。

  这时候她额头已经伸出香汗,几丝乱发紧紧贴合在上面。

  原本鲜亮红润的双唇此刻已经干裂的发白,甚至连握住方向盘的手都死死的用足了力气,看起来就像是要把方向盘给生生薅下来似的。

  她真的忍耐到极致了,她不行了。

  我稍微想了想,然后冲着她身下喊道:“知了龟,你快出来,我是小锋!”

  话刚喊完,方婷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如握救星。

  “小锋,它喊不出来的,把它……抠出来。”

  方婷显然是被我折磨到不行了,真皮座椅上积攒的那些东西就是最好证明。

  甚至她那只握住我手指的温润小手,都已经主动牵引着我往她身下。

  这个时候我特别兴奋,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拿手指去感受下那种湿热的温度。

  而且我知道,方婷肯定也特别的需要!

  可就在我的手掌即将触碰到那里时,‘砰’的一下子响起。

  在惯性的作用下我身体都不由得前冲,后脑勺刚才怼方向盘上。

  疼死我了,这怎么个意思?

  捂着后脑勺抬起头,然后我就看到方向盘上爆出的气囊蔫了。

  再透过前挡玻璃,我看到前面那辆三厢小夏利已经撞成了两厢小QQ。

  出车祸了……

  倒也还好,我跟方婷都没什么事,前车上也只有一个司机,后排没坐人。

  不过方婷好像认识那个司机,那司机30啷当岁,穿着双拖鞋,胡子拉碴的,走路还晃晃悠悠像是喝多了酒,口中斜叼着烟卷,说话都不带吐出来的。

  方婷原本嘱咐我坐在车上,但见到她跟那司机相熟,我下车准备过去。

  可就在这时候,我见到她迅速从包内抽出张银行卡忿忿丢了过去,然后就满脸寒霜的回来,示意我上车走人。

  气囊鼓了,车祸也不走保险,对方还疑似酒驾,方婷竟然什么都不说就丢卡?

  “阿姨,那个人是谁呀,看起来好凶。”

  “没什么,小锋,我们今天先不去康复中心了。”

  她什么也不肯透露,发动车子就带着去了4S店……

  打出租车回去的时候,跟方婷坐在后排的我也不敢说话,装足了犯错后的小孩子。

  她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抚弄着我的脑袋,嘱咐我以后坐车不能再影响她。

  回到家后我安分了许多,毕竟下午刚把方婷弄成那样还搞出车祸,心有小愧疚。

  可晚上的时候我就熬不住了,方婷和阿芸两个漂亮女人在我眼前走来晃去的,我心里痒痒的很。尤其是对阿芸,上午给她那一口,可是让我回味到现在。

  也是巧了,十点多的时候,方婷抱着小聪准备回屋睡觉。

  客房还没收拾出来,里面有些杂乱的东西,于是方婷就招呼阿芸,“阿芸,你今晚先暂时跟小锋睡一张床吧,明天再找人来搬走那些大件杂物。”

  阿芸看了我一眼,有些尴尬,她小声说,“这不太合适吧,小锋也这么大了……”

  方婷微笑着解释说,“小锋智商跟小聪差不多,你害什么羞啊!”

  看起来阿芸张着小嘴儿还想说些什么,可小聪饿的嗷嗷直哭,于是方婷赶紧哄抱着他回到了自己卧室,‘咯噔’一声把闷给关上了。

  显然阿芸原本是想和她们娘俩一个屋子,但现在……

  不过不要紧,我比较热情好客,拉着她的手就往我卧室走。

  “阿芸,今晚我抱着你睡,我保护你,不用怕,我是男子汉!”

  在我英勇的表态过后,阿芸哭笑不得,“我怕的就是你好不好。”

  话说完她就轻轻挣脱我的手掌,然后示意自己要去洗漱一下。

  这个可以有,早就冲完澡的我赶紧回到卧室内,兴冲冲的把自己脱了个光溜溜。

  空调开到18度,然后我就钻进了被窝里,静静等候着。

  不多会儿,阿芸洗漱完开门进来了。

  刚进屋的,她就冻得打了个哆嗦,然后望向了缩在被窝中的我。

  “小锋,你傻呀,大夏天的空调开到18度躲被窝里睡?”

  你才傻呢!

  她进屋后就摸遥控器,准备调温度,我阻止了她。

  “不要,我就喜欢盖着被子睡,温度调高了我盖着被子热。”

  阿芸都郁闷坏了,只好随我心思,闷闷的躺在了床上。

  可是身穿睡裙的她,没多会儿就被18度的冷风给吹的直打颤。

  床上又只有一条被子,于是……她主动钻进了我的被窝。

  钻进被窝后,阿芸滋润的嘟哝着,“现在暖和多了。”

  在她嘟哝的时候,我悄悄侧转过身面对她,然后凑了上去。

  当我感受到她那只温暖小手的时候,她同样也感觉到了我的靠近。

  她那张可人的脸蛋儿上写满了诧异,被窝里的小手更是试探着在我身上摸弄着。

  摸了小会儿,她那张脸蛋儿唰的一下子就红了,几乎要滴血。

  显然她已经明白手中摸到的是什么,所以她特别的羞愤。

  “小锋,你太过分了,你干嘛睡觉不穿衣服?!”

  我特别的委屈,“可是、可是我睡觉一直都不穿衣服的,你为什么要训我……”

  阿芸微愣,旋即尴尬的坐起身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还是说道:“可你这样睡觉就是不对,哪有不穿衣服睡觉的。再说了,你还和我在一起睡呢,我是女的你是男的,你怎么可以不穿衣服?”

  我委屈的理直气壮,“小聪也不穿衣服,阿姨就和她一起睡。”

  “可小聪是个孩子啊!”

  “我也是个孩子啊!”

  当我理所当然的摆出这个观点时,阿芸……懵了。

  似乎这时候她才记起来,我是个傻子。

  见她闷声不说话,我又向她凑了过去,而且凑到半点距离都不留,任凭身下紧紧贴合着她光滑的美腿,感受着属于她迷人胴体的娇媚。

  “阿芸,你不要不说话好不好,我害怕!”

  一副恐惧中带有委屈的样子,我直接钻进了她的怀里,头枕在她胸前,感受到丰润的美好,很是享受那种舒服。

  她红着脸想要拒绝,最终还是没有推开我。

  而且她还用温柔的小手隔着被子轻轻拍打了我一下,低声羞嗔道:“你真是个小坏蛋,就知道欺负来,才来一天都被你欺负好几次了,你怎么这么坏!”

  话是在很用力的说着,但她表情上却没有半分恼火,有的只是掩饰不住的羞涩。

  身下感受着她光滑温润的美腿,我忍不住的有些冲动。

  我暗暗地想着,到底怎样才能去品尝她的味道,狠狠地品尝品尝。

  但我还没想出办法来,她放在旁边的手机就响了。

  她摸过电话一看,脸上立即显现出幸福的笑容,接通电话的动作都显得特别欢快。

  “老公,你下班了啊?吃饭了没有?”

  很腻人的甜蜜,我特别不喜欢,这可是她在跟别的男人甜蜜着,哪怕是她丈夫。

  由于躺在她胸前的缘故,我隐约能听到电话里的他们在聊什么。

  起初聊的无非就是工作是否顺利之类的,但慢慢的就转变了话题。

  她丈夫在电话里说,“小芸,我想你了,我想你那俩大XX,也想你下面的小XX,我现在特别想冲过去狠狠的跟你XX……”

  相当污的情感表达,说的我这个‘傻子’都快听不下去了。

  偏偏阿芸看起来似乎还特别高兴,她边伸手示意我嘘声,边红着脸对着电话娇嗔,“哎呀,你瞎说什么呢,羞不羞人!”

  她显然挺在乎我在她身边这事,惟恐我出声被她丈夫听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于是,我决定——

  配合她!

  完全配合她,你不是不让我出声吗?那我就不出声,保证配合到位。

  不过当我手动起来的时候,你能不能不出声,那可就看你的自制力了,阿芸……

  阿芸还在电话中亲昵着,我的手掌已经偷偷触碰到了她那里。

  小裤裤充满了粗糙感,但是并不能隔绝阿芸那里的温热。

  将手指轻轻抵在小裤裤上,我动作轻柔的感受着迷人的轮廓。

  但阿芸这时候却不行了,跟她丈夫的通话都变声了,脸上更是大片惊羞。

  那双温润的玉腿迅速夹紧,将我的整只手都夹在了那里,就像是怕我撤走似的。

  将手机捂住尽量伸远,她羞声斥责着我,“小锋,你干什么,赶紧把手拿开!”

  

  我很倔强,“我就不,那里可好玩了,上午的时候我就发现只要动一动,它就跟蛤蜊一样会动。”

  阿芸大羞,脸色通红通红的,“别瞎说,那不是蛤蜊,你……啊~!你别乱动!”

  在她说着的时候,我的手指就在那儿动着,直弄的她娇声迷离,一双玉腿都挺得直直的,像是全身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喂,小芸,你还在吗?喂?”

  电话中传出她丈夫的询问,阿芸赶紧拿过手机,“我还在、还……啊~!”

  在我又一次动的时候,电话那头她丈夫急眼了,“你干嘛呢?!”

  “我、我……”阿芸羞急中瞪了我一眼,慌乱解释,“老板家有只小狗,今天帮它洗了个澡,它好像喜欢上我了,非得腻着我。”

  匆忙解释过后,她又捂住手机小声问我,“小锋,狗狗怎么叫?你叫一声。”

  凭啥,我两条腿走路的干嘛要学四条腿走路的。

  我不干,想让我替你圆谎,门儿都没有,除非……

  我对她说,“阿芸,我想看看那个蛤蜊。”

  阿芸当时就给羞坏了,隐隐还有些生气,“说你傻,你还知道要挟人,气死了!”

  “阿芸?阿芸?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在跟别人说话,你有人了?!”

  电话那头她丈夫急赤白脸的喊着,这头阿芸赶紧解释,“没有,别瞎说,是狗狗!”

  边说着,阿芸边向我点头,示意她答应了。

  她不能不答应,我要是不帮她圆谎,她丈夫非得连夜赶过来捉奸不可!

  见她这么配合,我也就很守信的学了两声狗叫。

  随后,我就看到阿芸脸色好看了许多,显然是她老公相信了这个解释。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继续聊着夫妻间的情爱密事。

  不过阿芸那张媚人的脸蛋儿更羞红了,因为裹在她身上的睡裙已经被我掀开。

  两条修长的玉腿暴露在外,白皙而柔嫩,其间那条小裤裤更是诱人。

  她可真是个敏感的女人,我先前只稍微碰了几次而已,她就已经这样了。

  惦记着她小裤裤里的娇媚,我将她的小裤裤给轻轻脱了下来。

  她有挣扎反抗这事,但是当我将噘着嘴要哭的时候,她赶紧点头表示同意。

  终于,那条红色的廉价小裤裤彻底脱离了阿芸娇媚的身子。

  这一刻的她极为害羞,两条修长玉腿紧并,一只手掌更是紧紧遮掩着那里。

  不过在我将她的手掌拿开,并且将两条玉腿给强行分开后,她那里就再也藏不住了。

  美美的观望一顿后,我对她压着嗓子小声说——

  “阿芸,我想吃蛤蜊!”

  “不可以,那里不是蛤蜊,那里好脏的,小锋不能吃!”

  阿芸着急忙慌的挂断电话,急匆匆的跟我解释着这事儿。

  但我不管,“我就要吃蛤蜊,我就要吃蛤蜊,阿芸有好吃的不给我!”

  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急声跟我解释着,“小锋乖,这真不是蛤蜊……”

  不等她解释完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还是她丈夫的来电。

  示意我千万别出声后,阿芸接通了电话,并立刻倒打一耙,“你为什么挂我电话!”

  电话那头她丈夫挺懵的,“我没有啊,我以为你挂的呢,可能信号不好吧!”

  敷衍过这个话题,两口子又在言语中品尝起了爱情的甜蜜。

  你们想要甜的,可我想要咸的呢!

  于是不容阿芸抗拒的,我就猛地把脑袋凑了上去。

  “啊~!”

  阿芸一下就叫出了声。

  她丈夫又急了,“小芸,你到底在干什么呢,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人了!”

  阿芸也急,拿眼睛怒瞪着我,但是凶恶的语气却冲向了她老公,“你放屁,那只死狗跑床上来了,拿舌头舔我脚心呢,我让它给弄痒痒了脚,你别胡说八道!”

  死狗?指桑骂槐呢?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立刻伸出了舌头。

  阿芸当时就疯了,娇躯不停的在床上颤动着,一双小手更是胡乱地拍打。

  可还不敢弄出半点声响,惟恐被她老公给听到。

  她强忍着身下的袭扰,努力使自己声音稳定,“老板家的小孩哭了,哭的特别厉害,我过去看一眼,回头再跟你说。”

  都不等她丈夫回话的,她就急匆匆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手机随手丢向旁边,一双愠怒的小手就扑了过来,狠狠抓挠我的头发。

  “小流氓,你快起开,你别……啊~!混蛋,你还咬我,你……啊~!”

  起初的时候阿芸还很是抗拒,可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她渐渐就不行了。

  “小锋、小锋你起来吧,阿芸不行了,阿芸好难受……”

  她开始含着哭腔央求我,那声音迷离的让人斥满了最原始的冲动。

  我能清楚感受她的痛苦,顺着我下巴掉在床上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的身体已经充满了火焰,我想对她做些什么,狠狠的发泄出来!

  可就在这时候,阿芸哭喊着威胁我,“小锋,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干了,我没法干下去了!”

  这不行,我还想弄张长期饭票使使呢,怎么能让她走人?

  我赶紧抬起头,呸呸的一通狂吐。

  “阿芸你骗人,这根本不是蛤蜊,它老往外吐东西,黏黏的,还挺咸的。”

  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但还是趁我起身的工夫赶紧把双腿并紧钻到被窝里。

  我出去漱口冲了冲嘴巴,再回屋时阿芸已经把自己包裹到严严实实的。

  我上床钻进被窝里,刚要对她说些什么的,她就先行开口了。

  “小锋,以后你不能再欺负阿芸了,你再欺负阿芸,阿芸就真走了!”

  听得出来她是认真的,并非在吓唬我。

  我表现的很委屈,“我喜欢阿芸,我不想阿芸走,可我就是想找蛤蜊,我没欺负阿芸,阿芸嫌弃我!”

  我咧开嘴就要哭,阿芸赶紧把我哄住,“好了好了,阿芸不嫌弃你,但你也不要再欺负阿芸了,阿芸不同意的事情你不能做,知道吗……”

  温柔的哄了我一通后,阿芸就招呼我睡觉了。

  躺在床上,我变得很老实,闭着眼睛动也不动,脑子里想的却是怎么发泄发泄,今晚憋的实在是够呛,身旁又有阿芸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如果不发生些什么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过,就在过了十几分钟后,我突然感觉有只小手,很不规矩的摸向了我身下……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