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来,嫂子给你

分类: 未分类
969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面对何杏儿的主动,王小根顿时激动了起来。

  可就在王小根心中正准备低头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他:“杏儿啊!开门!我是你老虎哥!”

  村长王老虎?

  二人心里异口同声惊呼,王小根倒是没啥,何杏儿的脸色瞬间变了。

  她急忙扯下衣服遮住了胸前,顺手还提了一下王小根的裤子,丢过去一条毯子。

  “小根,去屋里头看着玉儿。”

  看着何杏儿匆忙的背影,王小根心里直骂娘!

  他妈的!该死的村长!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坏老子的好事,这一敲门,全完了!

  “村长!村长!你别这样,你干什么?”

  不仅王小根,何杏儿心中也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可刚一开门,王老虎的手就冲着她那胸前伸了过来,惊的她连连后退,惊呼道。

  何杏儿心里害怕村长,他这王老虎的名字还真不是白叫的,挂着村长的名头在村里横行霸道,祸害了姑娘,还弄的人家哑巴吃黄连。

  闻着王老虎的浑身酒气,何杏儿小心肝是怦怦直跳的往后退。

  “瞧你这话说的,村长我是啥人,对你是啥心,你不懂?别装傻,来,让哥好好疼疼你,摸摸,摸摸就好了!”

  何杏儿吓的脸色煞白,平时白天找个借口就躲了,可是今个大半夜的还在自家的场院里,这可如何是好?!

  妈蛋的!这王老虎这老王八蛋居然敢惦记老子的瞧上的女人!活腻歪了吧!

  王小根趴在窗沿下看着,也不敢现在就冲出去。

  自己装傻充愣好些日子,这要是听见到动静就冲出去,何杏儿肯定知道他是扮猪吃虎,弄不好这嫂子的柔软滋味,自己就尝不到了!

  可是现今这情形再装傻可不行了!

  眼瞧着王老虎的裤头子马上就扯出来了,再不出去,自己的嫂子就要被这王八蛋给糟蹋了!

  咋办呢!

  王小根心里正盘算,突然听到何杏儿发出了一声尖叫。

  眼瞧着王老虎把何杏儿的衣服都给扯了,衣服下的肌肤马上就要呼之欲出!

  看得王小根眼睛都红了,脑袋一热,拿着屋里的铁锹就冲了出去,抡起就朝王老虎撅起的半拉黑屁股蛋子打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疼的王老虎祖宗还没骂利索,王小根眼珠子一转,扯起了嗓子,边喊边拿着铁锹撵着王老虎满院子跑。

  “臭贼,敢欺负俺嫂子,打死你!打死你!”

  王小根假装犯傻在后面追,紧接着又是对着王老虎的屁股打了一铁锹,疼的他嗷嗷叫唤。

  “抓贼啊!有偷子来偷东西了!”

  这不算完,看着王老虎满地打滚的功夫,王小根冲出了院子站在街上就大喊抓贼。

  他这手舞足蹈的傻叫,很快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

  “喊什么喊!不许乱叫!”

  王老虎虽然屁股上疼的要命,可也知道后果,连忙开口阻止王小根。

  

  王小根心里冷笑,不喊?!不喊俺嫂子就让你吃了!今个他偏就弄个大动静,让王老虎这龟孙子好好的喝一壶!

  他这一根筋的扯着脖子喊,在这民风朴实的小村,周围的村民顿时闻风而动,提起扁担锄头就朝他家冲了过来。

  就在村里老少爷们朝王小根家跑来的时候,何杏儿蹲在一旁蜷着身子哭的可怜。

  而且听到王小根在那扯着嗓子大喊,王老虎也慌了,边系裤带子边骂人,哭哭哭!老子都没摸着你,哭啥哭!

  这也太倒霉了,大半夜的半点肉味道没尝到,倒是被这傻子打了几棒子,疼的半拉屁股都肿了,还被这王小根追着喊抓贼。

  这盆子脏水泼到自己的脑袋上,他这村长还当不当了!

  王老虎越想越慌,想着就要跑,可刚想出门,看到朝王小根家跑来了这么多人,吓的他急忙往边上的暗处藏。

  “小根,这大半夜的,你喊啥呢?贼呢?这黑了吧叽的,哪里有人?”很快隔壁的黑汉子龙生就晚起袖子露出胳膊冲了进来。

  他可是村里有名的大个头,去年在半山徒手打死过一对野狗,村里没人敢招惹。

  “就是啊小根,这大黑夜的,哪里有人?你睡蒙了,看花眼了吧!”

  才被龙生拉扯住,家里头就又冲进来一个人,这人王小根认识,叫猛子,是村长的外甥。

  都说外甥多像舅,这家伙也是出名的好色!盯着何杏儿不是一天两天了!

  “贼!在那边!进门就抱俺嫂子,把俺嫂子按在地上打,嫂子都哭了!”

  啥玩意!猛子大喊着夺过了王小根手里的铁锹,对着暗处就拍了过去。

  敢动老子瞧上的女人,打不死你个龟孙!

  这俩人也不看脸,顺着王小根指着的方向就一顿猛打,好不解气。

  “别打了,别打了!老子他娘的是王老虎!”王老虎捂着脑袋惨叫,心中憋屈得嚎叫出声。

  老子摸下女人容易吗!便宜没占到,就差被铁锹拍死了,这大晚上的被自己屋里的那只母老虎听见了,还不把自己活剥了!

  他本想偷偷溜走,可是这王小根居然傻不愣登的带人冲过来!

  他知道,自己再不报上名字,能被这俩活驴给敲死!

  “弄啥?这说话,咋和俺老舅一个腔调呢?”猛子犯嘀咕,掏了手电就往王老虎的脸上照。

  哎呦喂!老舅,还当真是你啊!

  猛子心里犯坏,知道自己的老舅没安好心眼子,张嘴喊的声音比王小根还大。

  村长?一听猛子喊,龙生嘴里也嘀咕了起来,眉头紧紧的打结,心里也知晓了一二了。

  村长王老虎这色鬼盯着何杏儿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晚上借着酒劲居然色胆包天的闯到人家里,估计是调戏不成被王小根当成了贼,打成了这幅狗头样子。

  王老虎是贼人干事吃了哑巴,还被亲外甥看了笑话,揉着屁股蛋子正要开骂,就见村里的老少都围上来瞧热闹,自然憋了火低头要走。

  猛子是他外甥,自家人还是要帮着打圆场,但是明显没安好心。

  “老舅!慢走啊您!俺娘那有万花油,回头您老拿了揉屁股,好使!”

  滚犊子!

  王老虎一脑子黑,心说这自家外甥没安好心!居然当众出他的丑!

  几个人打的热闹,何杏儿依旧到底,抱着脸哭的伤心,屋里的玉儿也哇哇哭,娘俩哭声,引来围观的人更多了。

  围观村民指指点点,大多不敢多言,王老虎是一村之上,为了个寡妇得罪了村长,日后要吃瓜落的!

  他们顾忌王老虎,王小根可不怕,看到何杏儿哭的伤心的样子,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邪火。

  “我打死你这个瘪犊子!”

  王小根忽然红着脖子举着铁锹,朝着王老虎打了下去,就要血溅当场!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