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塞得满满的|黑人Jb捅的我好爽

分类: 未分类
1,25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你到底行不行?”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行?”陈光宗这么说,可美女却没多余的心思往歪处想。

  水蛭钻的不深,在美女的催促下,陈光宗轻而易举地将一条半水蛭拔了出来,转身道:“弄出来了,现在知道我行不行了吧?”

  “快拿开,恶心死了。”陈光宗的手里还捏着一条扭动的水蛭,美女忍不住作呕,抬手打在了陈光宗的胳膊上。

  因为水底的淤泥光滑,陈光宗没站稳突然摔倒,压在美女身上,两人一起倒在了水里。

  “扑通!”混乱中,陈光宗感觉自己的手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已经不傻了,知道碰到了哪,心神一阵荡漾。

  美女想说什么,张嘴却灌了一口水,急忙又闭上了嘴巴。

  好在是浅水区,两人挣扎几下,相继坐了起来。

  “咳咳!”美女一阵咳嗽,水珠顺着乌黑的长发落下,流过如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傲挺的胸脯,极具别样的诱惑。

  “你没事吧?”陈光宗抹了把脸上的水迹,忽见美女的内衣斜挂,胸前白花花的一片,春光暴露,顿时目瞪口呆。

  “你……你看哪呢?”美女顺着陈光宗的目光低头一看,急忙捂住了胸口,抬起修长的美腿给了陈光宗一脚,啐骂道:“臭流氓,让你乱摸乱看,踢死你。”

  陈光宗被一脚踢倒,水花四溅,身上的衣服彻底湿透,不满的抱怨道:“过河拆桥,早知如此,刚才就不帮你弄水蛭了。”

  “这年头好人没法做了,再见!”陈光宗气呼呼的爬起身,走向岸边。

  去往药王庙的路上,陈光宗虽然憋着一口气,可满脑子都是美女身穿黑色内衣的曼妙身姿,心头越发的火热。

  赶到庙里,陈光宗顺利地找到了那个玉石盒子,费了一番力气一看,里面是一本保存完好的书籍,写的全是古文字,还配有一些插图。

  陈光宗自幼非常聪明,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医科专业,若不是三年前暑假的那场意外,坠入山涧摔成傻子,荒废了学业,他已经大学毕业了。

  如今陈光宗基本恢复神智,古籍上的文字根本难不住他,轻易的辨认出封面上写着四个字《药王神针》。

  “还是本医学典籍!”陈光宗顿时来了兴趣,直接席地而坐,津津有味的观看起来。

  “针灸还有这等妙用,真是大开眼界!”

  看到妙处,陈光宗忍不住拍大腿叫好,越看越投入,不知不觉间到了傍晚,书上的字迹看不清楚了,才揣好古籍,起身回家。

  等陈光宗回到家里,秦兰正在厨房忙活做饭,一阵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嫂子,做什么好吃的呢,你发烧还没好,我来帮你。”

  “不用,免得你越帮越忙,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村新来的大学生村官,村长助理许冰……”

  厨房里还有一个足以跟秦兰媲美的美女,看清美女的容貌,陈光宗惊讶道:“是你!”

  这位美女正是中午在水潭游泳的女人,她竟然是药王村新来的村长助理。

  “我认识你吗?”许冰翻了个白眼,一副从没见过陈光宗的样子。

  “嘿嘿,我可能认错人了。”陈光宗傻笑道,难怪有人说新来的村长助理能和秦兰并称‘药王村双花’,果然不假。

  “你别介意,他这有点问题。”秦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陈光宗的脑子不好使。

  “是吗?”许冰表示怀疑,不过没有当场深究,很大度的道:“没事,我不在意。”

  许冰出现在陈光宗家,是老村长安排的,让她临时住一段时间。

  陈光宗家以前很有钱,他父亲承包果园,附近十里八乡都有名。为了儿子结婚,专门盖了八间新房,在村里来说已经非常气派了。

  可现如今,家里只剩下了陈光宗和嫂子秦兰,空出的新房没人住,村里又没有招待所,老村长想来想去,征求过秦兰的同意后,将许冰安排到了陈光宗家。

  家里多了个赏心悦目的大美女,陈光宗自然乐意。

  秦兰也很高兴,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具有山村特色的家常小菜,热情的招待许冰。

  一晃到了半夜,陈光宗起身上厕所,家里人都去睡觉了,屋里静悄悄的。

  “嗯……啊!”路过秦兰的卧室窗外,陈光宗忽然听到了一阵女人似痛苦又似享受的声音,脑海中不禁产生了不健康的思想。

  “莫非嫂子在……她守寡了三年,没有男人滋润,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

  陈光宗脚下顿时迈不动腿了,悄悄趴在窗台上,透过窗帘的缝隙朝里看去。

  他隐隐约约地看到,秦兰身上披了件衣裳半解的薄纱,满脸通红地靠在床头那,胸前的雪白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玉腿微微分开。

  口中发出声声娇羞的轻哼,这香艳的场景把陈光宗刺激地浑身热血沸腾,目光不自觉地看向秦兰那只放在双腿间的玉手上,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听了一会儿,陈光宗觉得秦兰发出的声音不对劲儿,似乎痛苦多过于享受,但窗帘的缝隙太小,看不清楚,急的心痒难耐。

  “喂,你又在干什么坏事?”突然一声娇喝响起,许冰端着脸盆,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是不是我的克星啊,每次偷窥都会被你发现,倒霉!陈光宗被抓了个现行,顿觉尴尬,装傻道:“没干什么,看看我嫂子睡了没有,找她有点事。”

  “偷窥狂,再被我抓住,有你的好看。”许冰扬起了粉嫩的拳头,恐吓道。

  “我好怕,嫂子有人欺负我。”陈光宗故作胆小道。

  “小宗别怕,你找我什么事,进来吧!”屋里传来秦兰的声音道。

  陈光宗做了个鬼脸,顺便向许冰的脸盆瞟了一眼,隐约可见里面是黑色内衣,他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许冰在水潭游泳时的曼妙惹火身姿,心头不由得一阵火热。

  进了屋,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秦兰身穿一件白色睡裙坐在床头,腿上盖着床单。由于是夏天,睡裙比较单薄,娇躯若隐若现,极其诱人。

  “小宗,你找我什么事?”秦兰问道。

  “我问问你吃药了没有,提醒你记得吃药。”陈光宗随口胡编道。

  “没想到你学会关心人了,我吃过药了,你不用惦记。”秦兰很高兴,嫣然一笑道:“你来的正好,我想请你帮个忙。”

  “有什么事,嫂子尽管吩咐。”

  “昨天被蛇咬的地方有些感染化脓了,你帮我抹点药吧……”说着,秦兰撩开了床单,露出了雪白的美腿,脸上布满红晕,显得格外妩媚。

  昨天被毒蛇咬伤后,秦兰没来得及处理伤口,又淋了雨,在破庙睡了一晚上,结果引发感染,伤口化脓。

  刚才陈光宗在窗外偷看时,秦兰正在处理伤口,咬牙发出了痛苦的申吟,并非陈光宗乱想的那样。

  “伤口化脓了,怎么不搞得,应该去诊所看看。”看着流脓水的伤口,陈光宗一阵心疼,急忙蹲下了身查看。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家里有紫药水,抹点就好了,不用去诊所。”秦兰并非不想去诊所,而是因为村里的医生是个二把刀,医术平庸,还好色,她伤口的位置比较特殊,不好意思去。

  陈光宗蹲下身,不该看的风光都看见了,晃得眼晕,血管贲张,浑身发热。

  “这是药水,用棉签抹在伤口上。”秦兰在自己的大腿根示范道,她不知道陈光宗恢复了神智,以为还是傻子,什么都不懂。

  诱人的裙下风光在眼前乱晃,陈光宗难以淡定,涂抹药水时手指有些发抖,目光不由自主的就会向不该看的地方瞟。

  陈光宗没摔傻之前,好歹学过医术,即使没学过,抹药对于正常人来说也再简单不过,时间不大就抹好了,并在伤口处贴上了创可贴。

  “不错,我忽然发现你好像不那么笨了,值得表扬。”秦兰夸赞道。

  “我本来就不笨。”眼下这种情形,陈光宗不便挑明自己恢复了神智,否则会很尴尬,故作傻呵呵的道。

  “是我说错话了,你一直很聪明。”秦兰哄道,在她的眼中,摔傻的陈光宗如同孩子。

  “那嫂子要怎么奖励我?”

  秦兰想了想,从床头坐起身,张开娇艳的红唇,吻在了陈光宗的额头上。“送你一个吻当作奖励,乖乖回去睡觉吧!”

  陈光宗一阵心神荡漾,不满足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道:“我要吻这!”

  “得了便宜还卖乖!”秦兰抬起青葱玉手,轻轻的在陈光宗的头上弹了个脑蹦,然后浅浅一笑,吻在了陈光宗的嘴巴上。

  得到嫂子的香吻,陈光宗感觉妙不可言,情不自禁的蠕动嘴唇,亲吻了几下。

  秦兰主动推开了陈光宗,俏脸一片绯红,娇嗔道:“好啦,这次奖励你一个吻,只要你乖乖听话,还会有奖励。”

  陈光宗恋恋不舍一亲香泽的感觉,不过心里却美滋滋的,估计今晚做梦都会笑。

  “噢耶,嫂子亲我了。”走出卧室,陈光宗兴奋的手舞足蹈,嘴巴都裂到了耳根,真想大叫几声。

  “有病!”坐在院里水龙头下洗衣服的许冰,看见举止近乎癫狂的陈光宗,投去一个鄙夷的白眼。

  陈光宗心里高兴,说话开始不经过大脑,乐呵呵的道:“美女,还在洗衣服呢,用不用我帮你?”

  “不用!”许冰很干脆的拒绝道。

  “你是客人,我帮你也是应该的,别客气。”说话间,陈光宗走到了近前,热心肠的从盆里拿起了衣服。“我帮你拧干晾上。”

  “你……你快给我放下。”许冰有些急眼,一把夺了回来,不过只抢过来一件,还有一件留在了陈光宗手里。

  “我好心帮你,何必……”陈光宗忽感不对劲儿,低头一看,手中抓着一条丝薄的女式小内内,极其惹眼,他这才想起许冰洗的是内衣,场面顿时尴尬。

  “那个什么,还是你自己来吧!”陈光宗如同拿着烫手山芋,急忙扔了出去,他本想扔回盆里,结果出现了偏差,扔在了地上。

  “你……你真是有病,若你不是傻子,姑奶奶绝对饶不了你。”许冰气得够呛,胸口上下起伏,怒气冲冲的捡起小内内,顺手丢在了陈光宗的脸上……

  陈光宗下意识的捂住了脸,正好按在小内内上,样子暧昧又滑稽。

  “臭流氓,还给我。”甩出去后,许冰也反应了过来,这么做不妥,急忙上前,抓住小内内,想夺回来。

  “我好心帮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发脾气丢我,不给。”陈光宗也抓住了小内内,没有松手。

  “给我!”自己穿过的小内内怎么能让陌生男人乱摸,许冰急着抢回来,结果用力过猛,刺啦一声,将丝薄的小内内撕成了两半。

  许冰搬来的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误会,陈光宗觉得不好意思,赶紧松开了手,连哄带道歉道:“我不是故意的,明天我一定赔你一条。”

  “呸,谁要你赔!”许冰紧咬银牙,好像恨不得咬陈光宗几口,但她是客人,又听说陈光宗是傻子,不好发火,端起脸盆,气呼呼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目送单看背影就让人浮想联翩的许冰回屋,陈光宗无奈的苦笑,也转身返回卧室。

  躺在床上,陈光宗辗转难眠,一会儿想嫂子秦兰送给他的香吻,一会儿想遇上许冰后发生的事情,满脑子都是两人的倩影,想想以后要跟两个大美女住在一起,一阵莫名的激动。

  第二天吃早饭时,许冰跟秦兰有说有笑,却没理会陈光宗,显然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陈光宗却无所谓,吃的津津有味,面对两位秀色可餐的美女,他的食欲大增。

  饭后,许冰去村里的大队部上班,她这个村长助理正式走马上任。

  陈光宗随便找了个借口,趁秦兰不背,骑着摩托车离开了家,直奔镇上。

  翻越山岭后,陈光宗来到了镇上,在一家超市,买了两盒女式小内内。他答应赔给许冰一条,但不能厚此薄彼,顺便给秦兰也买了一份。

  这是陈光宗第一次给女人买内衣,很是不好意思,整个过程跟做贼似的,买完赶紧走。

  一来一回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陈光宗回到村里已经快中午了,他骑着摩托车刚拐进通往他家的胡同口,忽然一根木棍横在了身前,同时响起一个蛮横的声音。

  “站住,给我滚下来。”

  陈光宗急忙刹车,转头望去,只见拿木棍阻拦自己的是二癞子。

  二癞子之所以出现在这,并非专门来找陈光宗报仇的,而是听说新来的村长助理许冰非常漂亮,暂住在陈光宗家里,他很想看看许冰到底长什么样,被村民夸成了花。

  不过二癞子被陈光宗打得鼻青脸肿,还没好,不想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只能偷偷摸摸的来。他估摸着许冰该回家吃饭了,特意来等候,结果没等到许冰,先等来了陈光宗。

  “好狗不挡道,滚开!”想到秦兰差点被二癞子轻薄,陈光宗的火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

  “妈的,老子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骂老子。”二癞子大为恼火,抡动木棍,横扫向陈光宗的脑袋。

  陈光宗恢复了神智,反应也变得灵敏,赶紧低头闪避。

  二癞子一棍扫空,回身又是一棍,由于心急,这一棍失去准头,撞在了摩托车的车把上,将挂在上面的黑色塑料袋划破了,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

  陈光宗趁机跳下摩托车,顺脚支好,他买的两盒女式内裤就装在塑料袋里,不想被人看见,急忙俯身去捡,结果被二癞子一木棍打在了胳膊上,不得不撤回了手。

  “想捡,没门!”二癞子用木棍胡乱扫将两个纸盒扫了出去,他这才看清是什么,大肆嘲笑道:“竟然买女人的内裤,你穿得进去嘛,傻帽加变态!”

  “你管得着嘛!”陈光宗有些急眼,看见墙根处放着一堆盖房用的石子,随手抓起一把,抛向了二癞子。

  “哎呦,你马来隔壁的……”二癞子被砸了个正着,疼得呲牙大骂。

  “让你骂人,让你不干好事,砸死你!”陈光宗连续抓起石子,如梨花暴雨般扔了出去,砸得二癞子抱头鼠窜,不断后退,拉开距离。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陈光宗下意识的回头,只见美貌如花的许冰出现在不远处。

  

  “他欺负人,我正在反抗。”陈光宗指向二癞子,回答道。

  二癞子看见许冰,立刻被她的美貌所吸引,瞪大了眼睛。

  “喂,你为什么欺负人?我是新来的村长助理,有权处理村里的一切纠纷。”许冰亮明身份道。

  “你就是新来的村长助理?”二癞子先是一愣,而后转身就跑,比兔子还快,几秒内便跑出了胡同。

  许冰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不明对方见到她为什么跑,难道自己长得很吓人吗?“那人谁啊?怎么跑了?”

  二癞子之所以跑,是因为不想被许冰看清他的长相,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实在有损自己的形象。

  “他是我们村的地痞无赖,外号二癞子。”

  “他就是二癞子!”许冰刚上任,对药王村的情况不熟悉,老村长特意跟她提过二癞子。

  “对,这家伙偷鸡摸狗,挑戏小媳妇,半夜敲寡妇门,什么坏事都干,你可要当心点。”陈光宗善意的提醒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怕他,敢在我面前耍流氓,绝饶不了他。”许冰野蛮的道。

  陈光宗撇了撇嘴,心里话:不是我小瞧你,就你这柔弱的小身板,遇上流氓的话,只能任人宰割。

  “估计嫂子快做好饭了,回家吃饭吧!”陈光宗推起摩托车,紧走几步,挡在了地上女式内裤的包装盒前。

  许冰并没有在意,扭动着迷人的身躯向前走去。

  饭后,趁睡午觉前,陈光宗敲响了许冰的房门。

  “这是我赔给你的,希望你接受。”许冰刚打开门,陈光宗快速塞给她一件东西,然后转身就走。

  “什么啊?”许冰往塑料袋里看了一眼,见是一盒女式内裤,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拿走,我不要。”

  陈光宗假装没听见,脚步未停,直奔秦兰的房间,走进屋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嫂子,我送你件东西,别嫌弃。”

  “你怎么忽然想起送我东西了?”秦兰又惊又喜,高兴的笑道:“无论你送什么,嫂子都不嫌弃。”

  “这可是你说的。”陈光宗将藏在后背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秦兰。

  “这是……”秦兰做梦也没想到陈光宗会送内裤给她,不由得一阵错愕。

  “嫂子,你不喜欢吗?不喜欢可以扔掉。”

  “喜欢,喜欢!”即使秦兰不喜欢,也不能当面明说,欣然接受。

  “喜欢就好。”陈光宗暗自松了一口气,满怀期待道:“嫂子,我送你东西,你是不是也要给我点奖励啊?”

  秦兰顿时想起昨晚给陈光宗的香吻奖励,俏脸一红,踮起脚尖,张开性感的红唇,吻向陈光宗的嘴巴……听到秦兰这话,陈光宗内心顿时兴奋了起来!

  刚才他本是临时起意,却没想到秦兰竟然真的回应他了,而且还主动引导他说那么刺激的话,一想到自己这漂亮嫂子接下来要对自己做的事,陈光宗心头更加火热。

  看到秦兰将自己的玉手伸向自己的那里,陈光宗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那里的反应也越发的强烈,看的秦兰的心跳频率越来越大。

  这傻小子的怎么这么大,和他哥哥的相比,就像放大了两倍一样,看着就吓人。

  要是放进去,岂不是比那黄瓜还要刺激……

  虽然惊得内心一阵狂跳,可陈光宗那里就仿佛充斥着无限的吸引力,吸引着她的目光,更吸引着她整个人,手越深越近,她心头的那股渴望也更加强烈。

  “小宗,你……你别乱动……”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秦兰故作镇定地说了句。

  当她的玉手将陈光宗的裤头轻轻拽下后,看到那吓人的家伙,秦兰浑身有些发软,要不是心中的那股渴望撑着,她恐怕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嘶!”

  当那里被秦兰的手触碰到一刹那,哪怕是早有准备的陈光宗,浑身顿时一个哆嗦,口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刻陈光宗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滞了,浑身燥热难耐,恨不得冲上去将自己这位嫂子扑倒在地,然后主动发起进攻,好好帮自己那里治疗治疗。

  可他终究已经不是傻子,要是这么冲上去,真的强行发生了那事,不仅秦兰不会原谅他,到时候恐怕他自己也原谅不了自己。

  而且自己这位好嫂子都这样了,他不相信她接下来会忍得住!

  所以虽然脑海中弥漫着冲动的想法,可陈光宗还是咬牙将那股冲动强压了下来,坐等着秦兰给自己治疗。

  两眼直勾勾盯着陈光宗那里的秦兰,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位傻子小叔子的坏心思,颤抖着双手都放了上去,回想着当初帮自己丈夫做的那事,开始安抚起来。

  然而秦兰终究是小看了陈光宗的忍耐力,她手都酸了,可这小子依旧在那舒服的哼哼,一点都没有解放的样子,这也让她那里越发的渴望,想要排解那的难受。

  “嫂子,怎么越来越难受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看到秦兰红透了的脸,还有那粗重的呼吸,陈光宗也忍不住了,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低着头看着秦兰。

  “小宗……别……别担心,嫂子还有办法,一定会把你治疗好的!”

  两眼火热地盯着自己手中吓人的物件,已经渴望到难耐的秦兰,缓缓的站起身,有些艰难的磨蹭了下两腿,满脸潮红地说道。

  “办法?还有什么办法?”陈光宗傻里傻气地看着秦兰,心中狂跳了起来。

  “来,小宗听嫂子的话,你坐在这,嫂子马上就给你治疗!”

  牵扯陈光宗的手,让他分开双腿坐在旁边石凳上,满脸潮红的秦兰撩起了自己的裙子,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轰隆!”

  可就在秦兰即将坐下去的那一刹那,晴天一个霹雳,她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看着一脸通红的陈光宗,秦兰犹豫了一下,咬咬牙最终还是扯着裙子退后了几步,内心那一丝底线最终让她还是忍住了。

  虽然放弃了继续,可秦兰还是选择帮陈光宗释放那股邪火。

  折腾了一会,随着陈光宗的一声轻叫,秦兰疲倦的睡在了他的怀中。

  “嫂子,这三年来辛苦你了。”陈光宗想起变傻后,秦兰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还帮他洗澡,心生别样的情愫,低头吻在了秦兰的额头上。

  外面下着雨,这对孤男寡女在破庙里相拥在一起,用身体温暖着彼此,显得格外温馨,还有一股说不清的暧昧气氛。

  秦兰身心俱疲,依偎在陈光宗的怀里,不知不觉间睡着了,陈光宗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老实的抱着她,疲倦如潮水般涌来。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陈光宗躺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正是秦兰,他的手还伸在秦兰的衣服里,感受到那的柔软,感觉妙不可言。

  陈光宗恋恋不舍的缩回手,小心的爬起身,本不想惊动秦兰,可还是把她弄醒了。

  “小宗,你醒啦。”秦兰睁开如水美眸,缓缓坐了起来,低头发现胸前不雅,一想到昨晚那事,羞的满脸通红,急忙裹紧衣领遮羞。

  “嫂子,你的衣服干了,快穿上吧!”陈光宗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将晾在旁边的衣服递了过去。

  “啊,我的头好晕!”秦兰起身准备穿衣服时,忽然娇呼一声,身体一歪,差点摔倒。

  “嫂子,你怎么了?”陈光宗快速伸手扶住了秦兰,把手贴在秦兰的额头摸了摸,惊讶道:“你的头好烫,肯定是发烧了,我送你去诊所吧。”

  “不用,嫂子没事。”秦兰逞强道。

  “摸着烫手,脸色又差,还说没事,快穿上衣服,我送你下山。”

  

  秦兰很清楚自己发高烧了,昨晚淋了雨,又在四面漏风的破庙里睡了一晚,不着凉才怪。她着急穿衣服,一时忽略了避嫌,陈光宗看得两眼发直,心头火热,神魂颠倒。

  秦兰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因为发烧俏脸泛红,看上去楚楚动人,身材更是有料,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绝对迷死人不偿命。

  谁要娶了她,肯定夜夜做新郎,天天不下床,可惜他哥福气不够,英年早逝。

  “小宗,你怎么流血了,是不是也病了?”穿好衣服,秦兰抬起头,只见陈光宗的鼻子正在流血。

  陈光宗这才回过神来,胡乱擦了擦鼻血,故作无所谓道:“我没事,嫂子你看病要紧,我背你下山。”

  说完,陈光宗蹲下身,背起秦兰,快步向破庙外走去。

  秦兰本能的搂住了陈光宗的脖子,嘴上道:“不用走这么快,背不动我了,你就停下来歇会儿。”

  “放心吧,我能背动。”秦兰身材苗条,一米六七的个头,不超过一百斤,陈光宗背起来并不费劲儿,同时感觉到背上压着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心头又是一阵火热。

  “妈的,你个傻子,总算回来了,让老子好等。”可刚到村口,鼻青脸肿的二癞子带着两个人,手中拎着木棍堵住了陈光宗的去路。

  昨天,二癞子光顾着占秦兰的便宜,被陈光宗抢先下手,暴打了一顿,吃了大亏。回家后,他越想越气,咽不下这口气,一大早就带人去找陈光宗报仇。

  结果,陈光宗和秦兰都不在家,二癞子只好带人在村口等候,守株待兔。

  “你们想干什么?”陈光宗警惕道。

  “当然是打死你了,老子被你个傻子打伤了,传出去丢不起这人,给我打,往死里打!”二癞子很是嚣张,抡起木棍,率先冲了上去。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陈光宗连忙背着秦兰急忙后退。

  “二癞子,你又为非作歹,还不住手!”眼看陈光宗就要陷入围殴,急匆匆赶来的老村长连忙喝止道。

  “老村长,你来的正好,你看我这脸,就是被傻子打的,我找他报仇没错吧?”

  看到老村长,二癞子的气焰顿时收敛,恶人先告状道。

  “闭嘴!”老村长走到近前,喝斥道:“肯定是你又欺负光宗了,他打你纯属自卫,你再为非作歹,迟早进监狱。今天县城指派的新村委会要来人,这阵子你敢闹事,败坏药王村的名誉,我就把你逐出村子,还不快走,别在这碍眼!”

  “咱们走着瞧!”二癞子虽然蛮横,却不敢在老村长面前太猖狂,恶狠狠的瞪了陈光宗一眼,带着两个狐朋狗友悻悻离去。

  “谢谢你了,村长!”秦兰感激道,若不是老村长及时出现,陈光宗非被打成半死不可。

  “不客气,我带人去接县城派来的大学生了,你们快会回去吧!”老村长寒暄两句,带着人匆匆离去。

  来到诊所,秦兰拿了点感冒发烧药和解蛇毒的药,陈光宗顺便处理了下额头的伤口,接着将嫂子送回了家。

  可一晃到了午后,陈光宗突然想起了昨晚在药王庙捡到的盒子,早上走的急,丢在那忘记带回来了。

  连忙溜溜达达的走出了家门,准备找回来。

  由于天气炎热,路过山脚下的瀑布水潭时,陈光宗打算洗把脸解暑,刚走到水潭边,忽然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游泳。

  潭水非常清澈,这个女人的曼妙身姿清晰可见,曲线优美,皮肤白皙胜雪,双腿修长,臀部挺翘,性感惹火,在水里来回游动宛如一条美人鱼,令人目眩神迷。

  陈光宗不禁看呆了,觉得比嫂子秦兰还漂亮,好似下凡戏水的仙女,他从未见过这个美女,肯定不是药王村的村民。

  美女身上穿着一套黑色内衣,将关键部位包裹了起来,黑白分明,朦朦胧胧的,更加诱人。

  游了几圈,美女从水里冒了出来,湿漉漉的长发甩动,鼓胀的胸脯傲然挺立,深邃的事业线袒露,画面美不胜收。

  陈光宗感觉鼻子发热,下意识的擦了擦,还好没有流鼻血。

  “啊!”美女一抬头正好看到偷窥自己的陈光宗,尖叫一声慌忙又沉入了水里,仅剩头部露在外面,一脸的惊恐。

  陈光宗虽然看的眼热,还有些心虚,可一想到自己傻子的身份,一脸傻愣的理直气壮道:“你洗你的,我洗我的,又没妨碍你!”

  “你……臭流氓,还不快滚。”美女气得紧咬银牙贝齿,别有一番风韵。

  脾气还挺暴,不就是看了两眼嘛,又不会少块肉!

  陈光宗暗自嘀咕,不管美女如何发怒,自顾痛快的洗了把脸,准备离开时,好心的提醒道:“对了,水里有很多马鳖,会吸血的,我们村的人一般不会来这洗澡,你小心点。”

  “马鳖?还乌龟呢,别磨磨蹭蹭的偷窥我,快滚。”

  “马鳖就是水蛭,不是乌龟,没文化真可怕!”陈光宗无奈的摇摇头道。

  “啊,好疼,你个乌鸦嘴。”美女被气得够呛,还想怒骂几句,忽然一声惊呼,扑腾着水花,游向岸边。

  到了浅水的地方,美女顾不上是否春光外泄了,坐在水里,抬起了洁白如玉的美腿,两条细长的水蛭附着在她的小腿上,正在吸血。

  她好像很怕这种恶心的虫子,吓得大呼小叫,手足无措。

  “别乱动,扯断水蛭,就麻烦了。”

  可她根本没听陈光宗的话,抓住其中一条水蛭,拽了下来,结果扯成了两截,头部的一段留在了大腿上。

  “跟你说了不要乱动,现在扯断了水蛭,很容易引发感染。”

  陈光宗又折返了回来,趟着水,走到了美女身边。他居高临下,美女胸前的风光看得更加清晰,一阵目眩神迷。

  “少说风凉话,快帮我把这该死的虫子弄走。”看着半截流血的水蛭在自己腿上蠕动,美女恶心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乱动,否则后果自负。”陈光宗蹲下身,左手按在了美女的小腿上,顿感美女的皮肤光滑细腻,弧度优美,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你快点动手啊,恶心死了。”美女注意力全被水蛭吸引了,并没有在意陈光宗的小动作。

  “别催,我先认真看看,再动手不迟!”陈光宗左手顺着美女的小腿缓缓下滑,心中越发火热,喉咙暗自咽下了一口唾沫。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