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车教练摸得我好爽|浑圆挺翘的臀瓣

分类: 未分类
792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我脑中浮现了那天的场景,要知道那天我和苏亚都是‘坦诚相待’,就差一点点就可以就可以双宿双飞,一起逍遥快乐了,可是却被白云飞给打搅了。

  眼下,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机会!

  我站在原地,看着苏亚在楼梯上扭着屁股前行,只感觉浑身燥热,身体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说实话,毕竟别墅内只有苏亚一个女人,所以我的胆子变得很大。

  ‘那天,苏亚知道我是一个雏之后,表现的很喜欢,还说想要转运……’

  我脑中不停的幻想着和苏亚美好的一面,随后就跟了上去!

  果然,苏亚卧室的门没有关,反而给我留了一条细缝,在细缝中,我看到苏亚此时手里拿着另外一条性感的绿色睡裙,在轻轻的比划着。

  ‘苏亚再换睡衣?’我狠狠的吞了吞口水,目不转睛的看着房间内的画面。

  只见,苏亚将身上的吊带裙缓缓拨开,丝滑如绸般的吊带顺着她白嫩香滑的香肩轻轻滑落,路过那洁白无暇的美背,浑圆挺翘的臀瓣,修长白皙的美腿,以及盈手可握的美脚上。

  这下,我的呼吸彻底急促了起来,因为苏亚浑身上下,什么都没有穿!

  我的天呐,我这个时候要不做出一点行动来,我还算什么男人?

  想到这里,我直接推开了门,随后大步朝着苏亚走去,那双手毫不犹豫的就搂住了她那傲人雪白的,并且狠狠一握!

  “啊~”

  苏亚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随后不停的在我怀里扭动挣扎。

  “苏亚,是我,别怕。”

  我搂着苏亚在她耳旁轻轻吹了一口热乎气,本以为她能够放松下来,可是她却挣扎的更厉害,还骂我:

  “王虎!你这个王八蛋!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这么对我!给我松手!”

  面对苏亚的语气,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反而继续坏笑道:

  “苏亚,别闹了,白云飞也不行,你自己憋着多难受啊?来吧,我想要你。”

  “混蛋!你说什么呐你!你给我起开!”

  苏亚剧烈挣扎着,而且小腿忽然猛地上抬,想要踢我的命根子,我急忙向后一退,松开了苏亚,随后有些不依不饶的不爽道:

  “苏亚,别装了,白云飞不是走了吗?咱们痛痛快快的开心一场吧,你忘了?上次你不是说想要转运吗?我的雏还给你留着呐。”

  说到最后,我极为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但谁成想,苏亚却翻脸不认人,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那张俏脸冷若冰霜道:

  “王虎!你少在这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下贱人!这辈子都别想碰我!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

  ‘妈的,什么情况啊?辣手无情啊?’

  我眉头紧皱,感觉苏亚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要知道当初我俩因为那天的事情,关系略有缓和,结果现在苏亚就仿佛是忘了那天似得。

  “行!我走!”

  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苏亚,随后就准备走,但是忽然楼梯口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完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听这个脚步声,就不是一个人!

  果然,下一秒白云飞带着他的几个保镖,面色不善的盯着我,冷笑道:

  “王虎!你好大的胆子啊?!我的女人你都敢动?!”

  “不是,白…….”我彻底慌了,我那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啊,刚想要开口解释,可白云飞却毫不犹豫的大手一挥,恶狠狠的吩咐道:

  “给我打!”

  砰!

  白云飞其中一个保镖,一拳就朝着我的鼻子打了出来,直接把我打的流出了鼻血,我整个人脑袋晕头转向的,随后就被他们按在地上,狠狠的拳打脚踢。

  他们打了足足有五六分钟,我几乎都快要窒息死了,白云飞这才让他们停手,随后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来回的碾着,冷笑道:

  “王虎!舒服吗?爽了吗?恩?”

  我疼的不行不行的,尤其是感觉自己眼睛都快要踩爆了,连忙求饶道:

  “我错了!我错了!白总,放了我吧!放了我吧!苏亚!求你了,我错了!”

  然而,我的哀求没有一点用,苏亚不仅不帮我,反而落井下石的朝着我吐口水道:

  “呸!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还想要占我的便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配吗?哈?你这个下贱人,没用的废物!”

  苏亚一边说着,一边小鸟依人的搂着白云飞,继续贬低我道:

  “有些人一直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王虎你是什么东西,心里还没个逼数吗?我这样的女人,注定是你这辈子都没办法碰到的!”

  苏亚的话语,让我彻底心凉,让我心如刀割,我想不到自己幻想的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对我,亏老子之前还偷偷的担心她,我真是瞎了狗眼了!

  ‘苏亚,别给我机会,否则,老子非要把你草到求饶!!’

  白云飞又在我身上吐了口痰,极为不屑的淡淡道:

  “王虎,你在我面前就是一条狗,还敢打我女人的注意?真是不想活了,既然你做出了这种事情,那二十万我也就省下来!”

  “什么?”

  我瞬间勃然大怒,想要反抗,要知道我辛辛苦苦就是为了省下那二十万余款!

  “草尼玛!谁让你起来的!”

  白云飞又是一脚狠狠的踩踏在了我的脑袋上,随后恶狠狠道:

  “王虎!出去以后嘴上有个把门的东西,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话,我绝对饶不了你!你的身份信息,从出生到现在我了如指掌!听明白了吧?恩?”

  白云飞一阵威胁过后,又让那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把我扔到了外面的街道上,他们一个抓着我的头发,一个抓着我的小腿,就如同一条死狗一样把我扔进了垃圾堆。

  “哼!这个白痴,敢动苏亚的注意,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小子!以后出去小心点,别把白总的话当做耳旁风,不然有你受的!”

  “哈哈,废物就应该在垃圾堆里,这个地方还挺适合他的。”

  

  轰隆隆——

  此时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我在垃圾堆里瑟瑟发抖,那股令人呕吐的气味沾满了我的全身,我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呜呜呜!”

  此时冷冷的雨水在我脸上胡乱的拍,我饥寒交迫,真的是好恨!

  我恨自己没有用,我恨自己是一个孤儿,我恨自己没有钱给王叔治病!

  我恨自己因为钱走上了这条重金求子的不归路,我恨自己没用,不仅被苏亚奚落,还被白云飞扔了出来!

  我更恨从我面前丢失的二十万尾款!

  “没了,什么都没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呜呜呜呜!”

  我躺在垃圾堆里,放声大哭,任由雨水尽情的打在我的身上,我之前为了重金求子的事情,把自己的工作丢了,把自己的出租房退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过了一会,我忍不住雨水的侵袭,打了个哆嗦,连忙站起身来去旁边的银行避雨。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沉沦下去,我还年轻,我的未来还很长远!我要卷土重来,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这段时间在别墅内我也不是没有什么收获,我因为坚持健身,体魄更加强壮,意志更加坚毅,我完全可以从新开始!

  “苏亚!白云飞!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老子出人头地那天吧!”

  我给自己打了打气,随后就在银行的ATM机取出了我身上仅存的余额。

  我卡里还剩一千多,这是我当时退房时候的押金,还有那工作了半个多月的薪水,等雨停了之后,我便在附近的一家私营小旅店住了下来,为了明天而做打算。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权倾一方,在羊城叱咤风云,拳打脚踢白云飞,而苏亚面对我的时候也成了一条温顺至极的小母狗,在我的扳手。

  好梦总被人吵醒,因为小旅店的房间不隔音,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我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的我浑身酸痛无力,去卫生间看了一下,自己鼻青脸肿,身上全是淤青。

  “草特码的,幸好自己这两个月锻炼了不少肌肉出来,否则自己起码三天下不来床!”

  我在卫生间谩骂了几句,随后便躺回了床上,安心休息,等到第二天感觉自己恢复了不少之后,这才出门找点事情。

  我因为从小出身的原因,危机意识特别强,我兜里的一千块钱在羊城根本撑不了几天,所以自己必须要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稳定下来,否则人越呆越懒。

  说真的,我昨天躺在床上想了整整一整天,就想自己能什么。

  我之前的那份工作是一家网店的打包员,每天在阴暗的仓库里不停的打包计件,一点乐趣都没有,也接触不到女人,所以越来越自卑。

  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的形象已经大有改变了,身高体壮,长得也不差,我想要渴望女人,所以我便把目光放在了娱乐场所上面,因为那里女人最多!

  不过我也不想做那些伺候人的活,当什么服务生和男公关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做的就是保安,夜店的保安就有一点好,出了什么事一帮人上去,打的都是顺风架。

  于是乎,我就去了一家名叫夜未央的娱乐城应聘保安。

  这家保安的招聘条件和待遇都挺不错的,要求形象佳气质好,身材高大,供吃供住,综合工资能够达到五千以上。

  说句实话,我以前很少去这种娱乐场所,所以冷不丁的进去,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幸好现在夜未央还没有营业,一帮服务员在旁边嗑瓜子聊天,知道我是应聘保安的,便主动带我去了经理室。

  经理室。

  一个面相沉稳,五大三粗男人和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正在里面聊天,我进去后,那个男人随意打量了我几眼,淡淡道:

  “应聘保安的?”

  “对对对,陈经理。”我立马点头,我在门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经理姓陈,是夜未央的一个负责人,专门负责场子里面安全的,说白了这里他罩着的。

  他看我的时候,我也在偷偷的打量着他,这个男人鼻子挺大的,看起来面相沉稳,但是眉宇之间有一种凶相,他看着我忽然道:

  “你这个伤怎么回事?”

  我啊了一声,脑中快速运转,自己是来应聘保安的,总不能说是被人打了吧?

  想到这里,我就立马装作郁闷心烦道:

  “嗨,别提了,昨天我看到几个小偷偷东西,上去制止,结果被反被他们诬陷,三四个人上来打我,但幸好我也没怂,抓住一个人往死里打。”

  “打到最后,那小子满身是血,居然被我打哭了,另外那几个人也不敢上前,后来围观群众多了,他们就主动跑了。”

  我这一番话既表现了我高尚的人格,也表现了我英勇的性格,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天才。

  果然,陈经理眼神一亮,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笑着点头道:

  “行,小伙子挺不错的,身上有股气,你是那里人?”

  接下来,陈经理就开始摸我的底了,问我是那里人,住在那里,我也没耍心眼,直接如实相告,说自己正好没房住了,如果自己能应聘成功,最好能供吃供住。

  陈经理一听我可以住在这里,对我更加放心了,拍着我肩膀欣慰道:

  “行,小虎,咱这供吃供住肯定没问题,好好在这里,遇到事别怂,气势不能输,上去就完了!要打出你名字里的虎字!哈哈哈!”

  陈经理豪爽的打趣了我几句,现在他也不忙,直接从传呼机里叫来了一个六子。

  大概过了几分钟,六子来了,他是一个饼子脸,身穿一件小黑背心,点头哈腰的走了进来问陈经理什么吩咐。

  “六子,刚来一个小兄弟,你宿舍不是少个人吗?带他过去吧,好好处。”

  “好,好。”六子点头哈腰的带我出了办公室。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