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今儿先弄了你

分类: 未分类
348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孙兴说着哈哈大笑着端着东西,腰身腿弯一弯,从后面冲着绣娘就要递过去,看着绣娘那美妙的地方,不知怎的他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那天赵雪那地方,眼睛里光芒更胜,一巴掌拍在绣娘的屁股上吼道。

  “今儿先弄了你,明儿就去把赵菲菲给弄了,一准比赵雪的还美!”

  说完,他的腰身一挺就想彻底钻进绣娘里面,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哐当一声,伴随着玻璃粉碎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一块砖头,透过粉碎的窗户,直直的朝他脑门上砸来。

  “哎哟!”

  王小猛的力气可不是盖得,一块砖头又急又快,孙兴这个混蛋又专心做那事,着急之下怎么可能躲的过去。

  砖头砰的一声,就砸在了孙兴的脑门上,瞬间鲜血直流,疼的他也没心情弄绣娘了,捂着额头,哇哇大叫道。

  “狗日的,哪个王八蛋敢坏老子的好事!”

  孙兴提着裤子,跑到院子里,看着院子里没人,骂骂咧咧的的就朝外面跑去,他倒要看看是那个龟儿子敢坏他的好事,他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而这时候投完砖头,一溜眼跑到房后的王小猛则深藏功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看着捂着脑袋在村道上骂骂咧咧的孙兴,嘴角冷笑,暗道早晚弄死你个狗东西。

  不过,回头想想绣娘那白花花的大屁股王小猛不自觉的咽了咽唾沫,真没想到这绣娘的皮子竟然真那么好,尤其是那大屁股,一准能生个大胖小子。

  这马二还没上山呢,孙兴就忍不住要弄绣娘,要是马二走了孙兴不得整天整天缠着绣娘呀。王小猛知道孙兴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弄绣娘,就是因为即使他真弄了绣娘,绣娘也不敢告诉马二,这事要是被马二知道了,就算明知道是孙兴欺负了绣花,马二为了男人的脸面也会把绣娘赶出家门的,而孙兴就是吃定了绣娘不敢说,所以才敢这么嚣张。

  王小猛没时间同情绣娘,说到底这赵家庄最惨的还是自己,娘死的早,爹又死的不明不白的,而他现在又不得不装疯卖傻。

  他王小猛发誓一定要将孙兴这狗东西给弄死,王小猛快速的朝孙兴跑去了,想着是不是能找个机会,再给他一砖头。

  可是等他绕到过道口,往外看的时候,登时咽了咽唾沫,这么一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凤织竟然和孙兴杠上了。

  “我说凤织,你别无理取闹,我可没招惹你。”孙兴的话明显底气不足,这孙兴在赵家庄能称王称霸,胡作非为,但是却不敢对凤织怎么样,原因就是凤织的男人,赵屠夫,是个滚刀肉。

  “我无理取闹?你个狗日的孙兴,我正和我男人爽着呢,你狗日咋呼啥呢,把我当家的家伙什都给喊软。你个狗日的要是不给我交代,我饶不了你!”凤织叉着腰泼辣的说道。

  听着凤织的话,王小猛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凤织还真敢说。

  不过孙兴虽然害怕赵屠夫,但是此时他也正一肚子火气,见凤织胡搅蛮缠登时怒道。

  “凤织,你男人不中用,你凭啥赖我呀!”

  “你,你说谁男人不中用?有种你再说一遍,当家的,你快点出来呀,孙兴这个狗东西说你那活不当用呀……”

  孙兴一听凤织这个女人,竟然要叫赵屠夫,吓得登时腿都软了,也不敢再路上站了,慌张的就往家跑去了,惹得后面凤织在街上跳脚的骂他缩头乌龟。

  凤织当街骂孙兴,看的王小猛心里那个解气呀,心道冲着凤织这出戏,满足她也不是不可以。

  这么想着王小猛一下子就燥热起来,想着今天都充*血好几次了,要是再不发泄一番,恐怕真就要问题了。

  所以王小猛眼睛一转,装着漫不经心的撅着屁股留着哈喇子,一下子从过道里出来了,和他猜想的没错,正在村道上生着闷气的凤织一见王小猛这傻子,登时眼睛一亮。

  孙兴说的没错,赵屠夫虽然长得雄壮五大三粗的,但是那男人的东西就是不顶用,凤织嫁过来,好几年了,愣是一次也没爽过,就在刚才赵屠夫火急火燎的把她按在床上,看着赵屠夫那家伙什比以前的都大了几分,她本以为能吃个饱呢,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奇迹没有发生,赵屠夫动了几下登时偃旗息鼓了,这也是她冲着孙兴胡搅蛮缠的缘故。

  当然这也是她多次纠缠王小猛的原因。

  这时候她那里刚被赵屠夫弄出感觉,陡然见到王小猛这个傻子出来,登时觉得这是老天有意成全,想着王小猛那东西肿大的模样,她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冲着王小猛勾勾手道。

  “小猛,来,婶子给你奶奶吃。”

  听着凤织千年不变的开场白,王小猛心底暗骂一声,就会说吃奶奶,特么的到底我是傻子还是你是傻子呀。

  不过王小猛还是过去了,要是不过去的话,难免又得引得凤织这女人的怀疑,毕竟奶奶是傻子的至爱。

  看着王小猛痴傻的朝自己跑来,凤织紧张的搓了搓手,低头猛地往王小猛下面一看,心道好家伙,这老天爷是可怜自己,今儿要成全自己的好事呀。

  想着好几次她和王小猛都是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凤织心里就痒的不成,暗道,这次就算被赵屠夫抓个当场,她也得让王小猛把自己弄舒服了才行!

  “小猛呀,你这是啥好东西呀,咋这么大嘞,让婶子看看呗。”凤织说着一手抓上了王小猛的家伙什,顿时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眼睛直放光。

  听着凤织糊弄傻子的话,王小猛心底不屑,不过感受着下面传来的舒爽,他自动忽略了这些,配合的说道。

  “得劲,得劲……”

  王小猛这句话一说出来,登时把凤织高兴坏了,要知道她引诱王小猛可不止一次了,以前王小猛嘴巴里唯一的一句囫囵话就是吃奶奶,此时陡然从他嘴里听到了别的,立马兴奋地说道。

  “小猛是说婶子摸的得劲吗?别着急,来,跟着婶子走,婶子还能让你更得劲嘞。”

  凤织说着着急拉着王小猛的手,就朝自家房后快步走去,双峰一颤一颤的模样,看的王小猛哈喇子直流。

  

  赵屠夫家屋子后面的砖跺后面,凤织着急忙慌的伸手就扒了王小猛,夏天的热风一吹,让王小猛呼愣的打了个哆嗦。

  看着凤织挑选的这地方,心道还真不如玉米地好呢,直接在她家房后,就不怕被赵屠夫撞破呀。

  凤织可不知道王小猛这个傻子,这么一会脑子里就过了这么多想法,她此时的一双眼睛都盯着王小猛那呢。

  伸手托了托,让王小猛心里大呼一声舒坦。

  当王小猛“笨拙”的挺动着腰身,打在凤织脸上后,凤织一张小嘴,咕噜一声……

  那股温热瞬间让王小猛双腿肌肉绷紧,只觉得无数的电流在身体里穿梭。

  王小猛正眯着眼享受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双柔腻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眼睛登时睁开了。

  “小猛别害怕,婶子按你就进,婶子往外拉,你就退,明白了吗?”

  “唔……”

  王小猛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体内那团火释放出去,他一下子将凤织按倒在地上,龙腾虎跃一般,狠狠的发泄着动作着。

  “吼……”

  伴随着王小猛的一声低吼,凤织紧紧的将他抱住了。

  两人气喘吁吁的搂抱了好一会,凤织才拍了拍王小猛道:“小猛得劲不?看你这傻小子差点把婶子给压死。”

  王小猛这时候已经歇息过来了,他镇定了下心神,换上一副痴傻相道。

  “嘿嘿,得劲,得劲,还要。”

  王小猛说着身子又动了下,感受着王小猛竟然又恢复了活力,登时吓得赶紧用力将王小猛推开。

  “小猛,下次婶子再让你得劲哈,你要是再弄婶子可是受不了。”

  “对了,这事可不要和你姑姑说知道不?要不婶子再也不和你玩了。”凤织叮嘱道。

  “嘿嘿,不说,不说。”

  事情办完,王小猛哗啦一下提上裤衩,向远处跑去了,留下凤织一个人收拾狼藉。

  另一头气呼呼的返回家的孙兴,正被马小花追问呢。

  “哎呦,你这是咋的了,不是送钱去了吗?咋弄了一身血回来呀。”

  “不知道,肯定是那傻子弄的!”孙兴不知道到底是谁扔的砖头,索性都按在了王小猛头上,倒也是歪打正着。

  “哼,不干好事,遭报应了吧。”马小花嘴嗤道。

  “这王小猛一天不死我心里就不踏实。不行,我得再想个折,非得把这傻小子处理了不行!”

  听着孙兴的话,想这王小猛如今已经是傻了,马小花于心不忍的说道。

  “要不就放了王小猛吧,反正他也傻了,就算知道他爹咋死的也不能把你咋的了。”

  “不行!这小子一天不死我这心里就不踏实,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孙兴说着眼里放出一道精光。

  马小花见孙兴不听自己的登时有些气恼道,“我说孙兴你怎么回事?我说的话你不听还是咋的呀,要不是我哥罩着你,害死了人你还能好好的在这赵家庄当村长吗?!”

  马小花突然加高的嗓门吧孙兴吓了一跳,看着马小花一脸恼怒的模样,心里火气登时往上一窜,暗道,他娘的要不是你大哥是公安局局长,留着你还有点用,我特么会整天忍着你!

  孙兴这会正在气头上,见马小花还这么强势,孙兴忍不住怒道,“我说马小花你怎么回事?被那傻子弄爽了是不是?咋的,还想着和傻子弄那?现在他还不定管不管用呢!”

  听着孙兴的话,马小花怒道,“好你个孙兴敢和我顶嘴,老娘就是稀罕王小猛咋了,老娘得劲,咋的了?!”

  马小花说的是真的,他为王小猛求情一方面是可怜他,另一点就是那天王小猛的粗暴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这些天马小花晚上做梦脑子里都是王小猛跳跃的矫健身姿。

  “你,你,马小花你别得寸进尺!你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别怪我翻脸!”孙兴怒道。

  “哼!我就给你戴了你能怎么样?就许你天天在村里祸害妇女,我马小花就不能找个相好的了?”

  马小花说完,气呼呼的走出家门。

  孙兴看着马小花离开家的背影,气恼的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妈的,这娘们今儿个是发什么疯!不过,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弄死王小猛的决心。

  在家里坐了一会,孙兴猛地站起来,不行!还得让刀疤他们来一趟,不弄死王小猛他心里不安。

  另一头呢,马小花也是鬼迷心窍了,出了家门气呼呼的朝着赵雪家走去了,既然话都说开了,她也没了顾忌,非得去找王小猛去做那事不行。

  你孙兴在村里欺男霸女的,我找个傻子当姘头咋不行了?

  赵雪和赵菲菲正愁眉苦脸的坐在家,就看到马小花劲劲的进了家门,彼此对视一眼,心道这个母老虎怎么来了。

  马小花和孙兴不一样,孙兴在村里仗着大舅哥的势力作威作福的,可是这马小花虽然是个母老虎,可是也就在家里和孙兴发火,从来不欺负村里的人,此时见马小花突然气呼呼来自己家,赵雪和赵菲菲都是一脸诧异。

  “赵雪,王小猛呢?!”马小花一进屋开门见山的问道。

  一听马小花的话,两姐妹吓了一跳,都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马小花打量了姐妹俩一会,心道这赵氏姐妹还真是肤白貌美,难怪孙兴那混蛋整天惦记着,再看一眼赵雪,娇美的小脸上眉眼已经打开了,想来是孙兴那混蛋强了她的结果,既然这样……她们之间应该有共同话题。

  “哎呀,两位妹妹别生气,姐姐来是有好事的。”马小花突然一变脸笑道。

  这一下可把赵氏姐妹弄蒙了,不过赵雪相比于赵菲菲更加稳重些,冲着赵菲菲摆摆手道,“菲菲,让小花姐进来说吧。”

  听着赵雪这么说,赵菲菲眼神冷冷的在马小花脸上扫了一圈,“哼!进来吧,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可不是吗?都是女人我能咋的你们呀,嘿嘿……”

  马小花抬脚进了屋门,一进屋眼睛乱转,看着屋子里就一张大床,她心里有些疑惑,不是说王小猛家房子塌了后,就一直住在赵雪家里吗?怎么就一张床呀,想着眼睛登时一亮道。

  “我说赵雪,你们家就一张床,不会是,你们和王小猛三个晚上睡一块吧?”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