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老师还要 听到最多的就是床板的吱呀声

分类: 未分类
1,216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真没想到傻了还有这好处,看着赵菲菲娇美略显青涩的小脸,王小猛咕咚咽着唾沫,连带着赵菲菲手里的家伙什也跳了跳。

  “你这傻子,这会舒服了是不?又想打针了?哼,现在就算你求姑姑,姑姑都不给你!你这脏,得好生的洗洗呢。”

  “洗,洗洗,小猛喜欢让姑姑给小猛洗。”

  “呸,你这傻子!谁稀罕给你洗呀……”

  王小猛刚和马小花做了,赵菲菲就算再可怜王小猛,心里也不能忍受和马小花同一天和王小猛行事,给王小猛洗好后,就让王小猛上床睡觉了。

  而她呢,则和赵雪在外屋说了会私房话,至于什么内容,王小猛不想偷听的,可是他这一好奇,注意力一集中,耳聪目明的好处就出来了,将两位姑姑的谈话内容,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里。

  “菲菲,你记好马小花怎么做的了吗?”

  “嗯,记下了。明儿我就试试。”

  “不行。小猛今儿刚弄了,男人是一滴精,十滴血,他今儿刚和马小花做了,身子还没歇过来呢,要不再等一天?”

  “嗯好。”

  “嗯。那你好好再想想,马小花咋做的,别隔了一天你再忘了。”

  两个姑姑的话,让王小猛忍不住双腿夹紧了被子,本以为两个姑姑的谈话到此就结束了,谁知道后面还有更劲爆的。

  “姐,我还是担心小猛那太大,我受不了。”

  “嗯,也是,马小花早就成了人妇,早就通顺了,你这是第一次,还真不好弄,小猛太大,搞不好你得大出血呀。”

  “所以姐,我想,是不是在小猛还软的时候,就进来,等它自己在里面慢慢长大……”

  ……

  王小猛用被子蒙住了头,他真担心再听下去,他会忍不住冲出去,把赵菲菲要了。

  外面的谈论终于结束了,听着外屋两个女人渐渐熟睡的呼吸声,王小猛重重吐出了口气,而后翻身下床,从窗户跳了出去。

  黑夜,他才是王小猛!

  农村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晚上除了打火包,男人和女人还真没有多少事做,王小猛顺着村子房屋后墙跑,听到最多的就是床板的吱呀声。

  王小猛到孙兴家院墙外的时候,看着孙兴家里竟然还亮着灯,心道不会是马小花在自己那里吃饱了,不让孙兴上床,他一个人打*手枪呢吧。

  王小猛猜对了一半,马小花的确是在他那吃饱了,回家后直接就倒床上睡觉了,而孙兴没睡的原因是,他今天把刀疤几人又叫到了家里。

  王小猛一个翻身落在了孙兴的院子里,抬眼就看到孙兴和几个人坐在客厅里推杯换盏。

  “孙哥,你看我们那案子,你能不能和你大舅哥说一声,给销了呀?”

  刀疤男的声音让王小猛觉得有点耳熟。

  “兄弟呀,这事不好办呀。你看你又没帮我办成事,那王小猛可还活的好好的呢。”

  孙兴的话,一出口,王小猛立即想起来在哪里听过刀疤男的声音了,这几个家伙不就是将自己沉塘的凶手吗!王小猛激动的浑身打颤,正愁找不到人报仇了,没想到他们自己倒送上门来了,不得不说这真是个意外收获。

  “看孙哥这话说的,人不是傻了吗?这傻了和死了有啥区别呀,你再弄那俩小娘皮也不是没人碍着你了吗?嘿嘿……”

  伴随着y笑,刀疤男脸上的那道从眼角到鼻梢的刀疤,显得格外的狰狞。

  “对呀,弄死一个傻子,对你们来说也很容易吧。什么时候那傻子死了,我就让我大舅哥销案,怎么样?”孙兴有恃无恐的笑道。

  刀疤没想到这孙兴竟然比他们还狠,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小猛沉塘后没死却傻了,但是想着人傻了也就算了,没想到孙兴竟然非得要弄死,可是有求于人,刀疤只能低头。

  “好!我答应你,可是你要保证,人死了,你给我销案!”

  “一言为定!”

  王小猛在外面听着孙兴和刀疤再次密谋杀害自己,他的眼神越来越阴沉,嘴角冷笑,暗道,好我就给你们个机会,不过要是被我弄死了,你们可别后悔。

  王小猛决定和他们好好玩玩,他倒要看看刀疤男这次能弄出什么花招,得到孙兴再次密谋杀害自己的消息后,王小猛翻身就出了孙兴的家,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后,快速隐身在黑夜里,往家里跑去。

  可是,当他刚到半路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上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接着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粗重的男人声音。

  “谁?!”

  

  听着身后的声音,王小猛身子一抖,出于本能伸手就扣住了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现在他的身体素质根本就不是常人可比的,一个反手,就把身后人的手臂反剪在其后背上,再也动弹不得了。

  就在王小猛想一脚将这家伙踹飞,然后跑路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声。

  “王小猛?!”

  卧槽,这下王小猛彻底的傻眼了,黑夜中看着凤织走了过来,他一脸郁闷,这下真的被她发现了。

  “姐,你认识这贼?”被王小猛反剪着手臂的男人开口道。

  “认识,咋不认识呀?这是我们村的傻子,是不是呀王小猛?”凤织笑眯眯的话,让王小猛觉得后背生寒。

  李强心里一惊,暗道一个傻子能把自己这八年的老兵一招制服?而且刚才这傻子出手抓上他手腕的时候,他感觉就像是被钳子夹住一般,怎么可能是个傻子呢。

  “姐,你别唬我了,这能是傻子?”

  “可不是吗?这赵家庄的人都知道王小猛是个傻子。”凤织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王小猛身边,伸手重重的拧了下王小猛的腰身,低声骂道,“你个小王八蛋,我早就怀疑你没傻了,这下被我逮到了吧,我说今儿白天干我的时候两眼放光咋可能是傻子呢。”

  见自己这次已经是逃无可逃了,王小猛只能郁闷的承认了,“婶子你可别笑话我了,我装傻还不是被孙兴给逼得呀。呵呵……”

  此时天黑,又是在村道上,凤织知道不是说话的地,对着王小猛说道,“赶紧把人放开吧,这是我兄弟李强。”

  王小猛赶紧把李强放开,接着凤织领着两人进了自己家,王小猛看着赵屠夫没在家,诧异的问道。

  “婶子,赵叔没在家呀?”

  “嗯。镇上养猪场要杀猪请他去了,估计几天都不回来了。”凤织随口答道。

  而李强呢,自打一进门眼睛就在王小猛身上转悠,看着这小子穿着个大裤衩子,除了浑身的肌肉壮些,和普通农民没什么两样,怎么可能一招就把自己给制服了呢?而且看这小子的模样,也就十六七岁呀。

  凤织最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见他一个劲的打量着王小猛,就知道这小子又起了较量的心,可是现在可不是打架比武的时候。

  “行了小强,别盯着王小猛看了,他就是我们村的孤儿,好了说正事吧。小猛我知道你装疯卖傻都是孙兴给逼的,你这么大晚上的出去肯定也是去孙兴家探路去了。这倒是和我兄弟走到一路上了。”凤织指了指李强说道。

  “兄弟,我叫李强,当兵复原回来没多久,凤织是我姐。“李强大大方方的像王小猛做着自我介绍。

  听着李强的话,王小猛轻咦了一声,心道,原来是个当兵的,难怪拍在自己肩膀上那一下子这么疼了,感情是练过的呀。

  “呵呵,看你比我年龄大上不少,我就喊你强哥吧,强哥真有本事当了那么多年兵。”王小猛客气的说道。

  “哎,小猛兄弟客气了,我可是被你一下子给制服了呀。你这声强哥,我可不敢当。”

  在两人客气的时候,凤织开口了,“什么兄啊弟啊的,王小猛论辈分还得喊我婶子呢。”

  王小猛听着凤织的话,心里暗道,要都论上他娘的我今儿白天刚上了你,李强还是我小舅子呢。

  凤织看着王小猛一双眼眼睛在自己身上瞄,就知道这小子没憋好屁,登时调笑道,“咋了有啥要说的呀,我可不怕你说,不过你说了,我可也得把你装傻的事告诉村里人。”

  “别,别,婶子,我错了,那个,对了刚才你说我和强哥走到一路了是什么意思?”王小猛真害怕这娘们儿把自己装傻的事说出去,那自己的秘密可就公诸于世了。

  “嗨,被你这一搅和,我都把正事给忘了。小猛你不是要对付孙兴吗?巧了,李强也是为对付孙兴来的。你说你们是不是一路人呀。”凤织笑呵呵的说道。

  接着凤织就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王小猛倒是没想到村里的俏寡妇秦小琴,竟然和凤织娘家是一个村的,更没想到的是李强和秦小琴竟然有一腿,而李强这次来就是为了替秦小琴出头,教训孙兴的。

  不过这事王小猛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因为这俏寡妇秦小琴可不是一般男人能享用了。

  这秦小琴是村里的寡妇,家里男人比王小猛他爹死的还早一年,从那年开始风华正茂的秦小琴就沦为寡妇了,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村里就流传出了秦小琴克夫的谣言,而且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甚至有人说她那下面没毛,是个白*虎煞星,专克男人,只要男的和她好了,男人就得死。

  农村人迷信的很,认为男青龙,女白*虎都是天上的煞星下凡,克妻克夫,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自从秦小琴和男人成亲后,公婆先后去世而紧接着男人也死了,再加上流言蜚语秦小琴这灾星的名头算是坐实了,所以赵家庄的村民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当然最有力的佐证要数孙兴恶霸都不敢碰秦小琴这娇滴滴的小美人了,想想也对,村里凡是有些姿色的女人,孙兴都想吃上一口,唯独秦小琴他不敢碰,没问题才怪呢。

  传言那天孙兴看着秦小琴那窈窕的身段色心一起就控制不住了,将秦小琴堵在家里,等他火急火燎的扒开秦小琴的裤子就要提枪山马,就看到秦小琴小腹下面,两腿修长洁白的大腿中,竟然没有一丝茅草,洁白如玉,甚至在灯光下都散发着白光,登时吓得屁滚尿流的从秦小琴家跑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王小猛脑子里就过了这么一大堆信息,接着说道。

  “婶子,你可别诓骗我,村里谁不知道秦小琴是个白*虎煞星下凡,孙兴那恶霸绝不敢上秦小琴的床。”

  “你别听孙兴胡说,那谣言还不都是孙兴传出去的呀,为的就是让村里男人都不敢打小琴的主意,然后他好趁机霸占小琴。要不是姐姐护着,小琴恐怕早就被孙兴给糟蹋了。”李强气呼呼的说道。

  王小猛拿眼看了看凤织,凤织点点头道,“这是真的,小琴那地没毛,是个白*虎不假,可是哪有那么邪乎,都是孙兴传出来的话,哄骗无知村民的。”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