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_被陈艳芸这么漂亮的女人给摸到了

分类: 未分类
623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这时候的陈艳芸,手上是在倒水,但心里却直抱怨,抱怨刘小军怎么还不说正事。

  说完正事赶紧走啊,她穿的这么透,刘小军又直勾勾的看,简直羞死个人了。

  直看得她都不好意思了,心里毛毛躁躁的。

  倒满水,陈艳芸站起身来,想要去给刘小军递水。

  结果刚转过身的,就见到有张人脸几乎是紧贴在自己面前。

  陈艳芸吓了一跳,手中水杯都发颤,直接将水给洒在了刘小军的裤子上。

  看清楚是刘小军后,陈艳芸很是紧张: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倒人裤子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

  心怀愧疚的陈艳芸,下意识地伸手就去替刘小军擦干净。

  可当手掌碰触到刘小军身下湿润的裤子时,她慌了,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

  因为她感觉到,那裤子里面有东西,好大……

  陈艳芸心里好慌,娇媚的脸蛋儿上更是火辣辣的难受着。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她知道自己无意中摸到了什么,这让她很是羞人。

  可是、可是在羞人之余,她又忍不住的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期待。

  一种对赵小军那强大的那里,发自内心的本能期待……

  感受到陈艳芸温润小手对那里的触碰,刘小军激动的几乎要颤抖起来。

  今晚被陈艳芸这么漂亮的女人给摸到了,他真的好舒服。

  那种美妙的感觉,是夜晚在床上时自己那只不安分的大粗手,根本无法比拟的。

  注视着陈艳芸那张红彤彤的脸蛋儿,刘小军只觉得她现在更美了,更妖艳了。

  羞赧的她此刻是那样的迷人,就好像一直撩人的大妖精,在勾引着他的魂儿。

  赵小军不禁暗暗揣测着,陈艳芸是不是也在跟他一样,幻想着那种羞人事儿的发生。

  这可不是他胡乱的揣测,厂里人好多人都知道,赵双喜在那方面的战斗力,丢人。

  两年前厂里有个娘们儿闹到了厂长办公室,是因为交劳保的事情。

  那时候赵双喜利用手中的关系,要挟人家娘们儿跟他干那事儿。

  那娘们儿没办法,从了。但事后因为某些意外,赵双喜答应的事情没给办成。

  于是那娘们儿彻底恼了,在办公室里跟赵双喜吵起来,更是吆喝的全厂都知道。

  赵双喜副厂长在那方面的战斗力,战三渣,不是战斗力为三的渣渣,是三分钟……

  正在这时候,有手机铃声在卧室内响起。

  可陈艳芸依旧在那羞红着脸蛋儿深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刘小军试探着问道:“嫂子,嫂子?”

  陈艳芸正心中慌乱着呢,突然听到询问声,忙仓惶答应,“啊?什、什么事?”

  直至刘小军指了指卧室内,陈艳芸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是自己手机在响。

  她赶忙往卧室里跑去,可刚才倒在地上的水好滑,她一脚没踩稳,身体顿时失控。

  “啊!”

  下意识的尖叫着,陈艳芸往旁边桌角磕去。这下要是碰实在了,她非得破相不可!

  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突然,有两只大手猛地抄住了她的身子,将她紧紧抱住。

  望着差点撞破她脸蛋儿的桌角,陈艳芸吓到心里突突突的直跳。

  可下一瞬,她就感觉到有些不对,身子前面,竟然被两只火热的大手给捂住了。

  而且特别的巧,一边一只手,紧紧的捂住了,更是捂的她那里有些麻痒的难受。

  当意识到是刘小军捂住了自己身前那里后,陈艳芸大羞,脸色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血。

  而这时候的刘小军,更是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本是想要抓住陈艳芸娇媚的身子,哪成想竟然下意识地抓向了那里,而且抓的还特别准。

  只一把,就将她陈艳芸身前的饱满傲娇给彻底弄在了掌心。

  好过瘾,掌心处的温热饱满,以及那种娇媚迷人的弹性,直让他胸间燃烧熊熊欲焰。

  那个地方的躁动,也更加的强烈了。

  这一瞬间,他忍不住的挺动腰身,隔着陈艳芸身后薄透的小睡裙,磨蹭了上去……

  感受到身前火热的袭弄,陈艳芸不行了,那种强烈的反应瞬间卷席全身。

  尽管理智告诉她不能往那方面去想,这只是个意外,可本能的欲望却让她忍受不住。

  强撑着娇躯最深处的欲望本源诱惑,她艰难的说道:“小刘,放开嫂子,嫂……啊~!”

  正央求的工夫,身后却突然感受到了极尽刺激的袭弄。

  她不用看,只是用身体的触觉,都能感受到是哪里在自己裙后磨蹭着。

  “不要,不要……”

  陈艳芸是在劝慰着刘小军不要,更是在劝慰着自己不要,不要再去往那方面想。

  她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下面,她都觉得好难受。

  那还是自己的手,这会儿换成了刘小军那个地方,她怎么承受的住。

  可残存的理智,还是让陈艳芸鼓足了勇气,坚持的选择了拒绝。

  “小刘,不要这样,可能是我老公的电话,你快把嫂子放开吧,求你了,快放开……”

  这种拒绝的话,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央求。

  刘小军有些心软,哪个男人面对这么旖旎的状况、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会忍心拒绝。

  可他还是有些舍不得,不光舍不得,甚至,他还想要更进一步。

  毕竟他现在跟陈艳芸之间,就只隔着他的裤子,以及陈艳芸那条薄薄的睡裙。

  如果没有了这两件衣服的话……想到这里,刘小军更加冲动了。

  年轻的莽撞,旺盛的欲焰,娇躯的柔媚……

  多重刺激下,刘小军头脑一热,彻底把持不住了,撤回一只手,解向了腰带。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强烈的剧痛从脚趾处袭来。

  疼痛的本能让刘小军撒开了手,而陈艳芸也趁着这个机会,猛地将他推向门前。

  都不等刘小军反应过来的,陈艳芸就迅速开门,满是羞恼的将他推了出去。

  “你滚,你赶紧滚,不然我报警了!”

  ‘砰’的一声,旁门闭合,徒留刘小军在门外傻眼。

  

  赵小军原本还觉得,今晚这旖旎来的挺突然,但是也挺顺利的。

  没准拿下陈艳芸那具娇媚的身子,就在今晚了。

  可哪成想,央求的时候陈艳芸挺旖旎的,可那只脚给跺的,真是狠啊!

  直到现在脚指头还有些疼,好在没有被踩骨折。

  这陈艳芸下脚也忒狠了,那么柔嫩的小脚丫,怎么就这么大的力气呢?

  忿忿抱怨中,刘小军无奈下楼,往自己的住处返去……

  背靠着房门,面色潮红的陈艳芸,急促的喘息着,身前的迷人也在随之起伏颤动。

  她很紧张,真的很紧张,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就向刘小军妥协了。

  准确说,她是向刘小军的那里妥协了。

  那地方她刚才切身感受过了,真的好刺激,而且比赵双喜那不知道强了多少。

  这些年零质量的夫妻生活,真的让她感觉到好苦。

  所以对于刘小军那里,不是她不知羞耻,而是身子真的把持不住了,太过诱惑。

  不过好在最终关头,她还是坚持住了,用最后一丝理智的存在,将刘小军赶走。

  长出了口气,又听到手机铃声的再次响起,陈艳芸才往卧室里走去。

  摸起电话看了眼,果然,还真的是赵双喜打来的。

  “喂,媳妇儿,你怎么才接电话,你干什么了?!”

  “我能干什么,当然是洗澡了,刚脱掉衣服要洗澡就听到手机响,这不赶紧过来接电话了。”

  拿洗澡当理由,陈艳芸成功将赵双喜给敷衍过去了。

  至于今晚刘小军过来的事情,她可不会说。那种旖旎,就更不会说了……

  回到住处后,刘小军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陈艳芸那娇媚的身子。

  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一会儿,始终睡不着。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有点睡意了,却又忽地记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今晚去赵双喜家干嘛的,送礼啊!

  礼送下了,可特么事还没说呢,还把陈艳芸给得罪了。

  这一下子刘小军可彻底清醒了,再也没有半点的睡意。

  这要是陈艳芸生气了,把这件事情再给告诉赵双喜,那不亏死了啊?

  钱也花了,东西也送了,最后还把人给得罪了。

  越想刘小军心里越不是滋味,不行,还得去一趟,赶紧赔礼道歉去。

  抬头看了眼墙上挂钟,也才十点,陈艳芸应该没睡。

  于是穿好衣服骑上电动车,刘小军又着急忙慌的赶去了赵双喜的家中。

  路上他都想好了,低头不算什么,只要钱能别白花,签了合同,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到赵双喜家楼下后,他又变卦了,倒不是低不下头,而是看到了陈艳芸。

  这个时候,陈艳芸刚刚从楼道里走出。

  她穿着白色的褶花短袖衬衣,下身套着黑色的短裙。

  两条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美腿下面,是一双黑色亮片的高跟鞋。

  在昏暗路灯的照射下,此时的陈艳芸,就像是一只活生生的妖精,全身无一处不在诱惑着刘小军,尤其是身前高高挺起的那里,更像是要把他的魂儿给勾跑似的。

  吞了口唾沫,刘小军赶紧把电动车停好,腆着脸迎了上去。

  “嫂子嫂子,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啊?”

  陈艳芸看到是刘小军,脸上没来由的好一阵火辣。

  她知道,这应该是之前在家中,跟刘小军发生的那些旖旎事情在作祟。

  不敢有更深的接触了,陈艳芸惟恐自己把持不住,失去了理智。

  所以她没有搭理刘小军,只是往小区门口步行着。

  这大晚上的,一个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的女人独自步行,刘小军不放心。

  于是他跟在陈艳芸的身边,即是充当保镖,也是为自己先前的举动告罪。

  “嫂子,今晚的事情是我不对,真的很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

  “可是这事真的不是我本意,我见你倒水本想上前谢绝的,可哪知道你一转身竟然把水倒在我裤子上了,你还伸手摸了我那里。我以为你是在故意诱惑我,所以我就、我就……”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嫂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

  陈艳芸本来那种心思已经淡下了,可是之前在家中发生的事情被提及,她又忍不住的回忆起来。当时小手感受到的刘小军那里的巨大,那里的火热,印象是那么的深刻。

  直至现在回想起来,她都感觉到胸腔内好像有一把火焰在燃烧,直灼烧的她口干舌燥。

  灼烧的她,又忍不住的往那方面去想了……

  “行了,小刘,你不要再说了,我原谅你了,你走可以吗?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残存的理智让陈艳芸不敢再更多的搭理刘小军,所以她一个劲的催促刘小军离开。

  “对了,你送礼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会告诉老赵的,你明天直接去找他就行。”

  想到这个原因,陈艳芸赶紧说出口,并再次催促着刘小军离开。

  但是刘小军根本不走,在被她再三催促过后,刘小军也有些急了。

  “是,我是因为送礼的事情回来的,可是现在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啊!”

  陈艳芸羞急的回道:“有比你在我身边,还更令我不放心的吗?!”

  这一句质问,颇有杀伤力,直杀的刘小军无话可说了。

  陈艳芸再次迈步前行,高跟鞋‘嗒嗒’的触地声中,似乎表达着她的羞恼。

  但是刘小军依旧紧紧跟随在陈艳芸身后,惟恐出现什么意外。

  他是好心跟随的,可是当他发现陈艳芸身后那浑圆的挺翘将裙子撑到紧绷绷的,并且随着步伐而扭来扭去时,又忍不住的泛起了旖旎的花花心思。

  这要是能凑上去,让那迷人的挺翘给扭来扭去挤弄一顿,那该有多美妙啊……

  一前一后的,两人来到了小区门口。

  小区门口旁边有家烧烤店,这个时候生意依旧很忙碌。

  当夹杂着油味儿的青烟飘进鼻中时,刘小军觉得自己好像有些饿了。

  而就在这时候,前面的陈艳芸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扭转过头说道:“你不是想赔罪,想让我原谅你吗,请我喝酒。”

  呃呃……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