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昨天晚上是她伺候我脱衣服的

分类: 未分类
1,065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嗡嗡嗡……”

  我刚回到房间,手机便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话筒中却传来一阵娇蛮的质问声:“王凯,你玩嗨了是吧。今天教授可是点名让咱们两个去实验室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马上给我死过来。”

  打电话的这位是我的实验搭档安琪儿,家境显赫养成了安琪儿娇蛮任性的秉性。

  我摇了摇昏沉脑袋儿。

  “什么实验呀!哎呦,我发高烧,现在脑袋有点疼,要不然你帮我请个假吧。”

  “请假?”安琪儿娇声骂道:“你脑袋进水啦,还给你请假!这个实验马上就要出成绩的,一旦有了结果,对你日后保研会有很大帮助。甭废话,快点给我死过来,要是十点之前你赶不到我面前,本小姐把你活活撕了。”

  安琪儿大发雷霆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洗了一把脸,换鞋出门了。

  总算是在九点五十八时出现在安琪儿面前。

  安琪儿是个混血儿,身上自然兼并了国人的典雅气质和欧洲人的美艳血统。

  蔚蓝清澈的大眼睛,高高挺翘的鼻翼,细腻白嫩的肌肤,再加上削肩细腰,早就成为我们学校不可多得的一支玫瑰花。

  诚然,跟安琪儿成为实验搭档是一份不错的美差,但我也是顶着十足的压力。每次安琪儿主动挽着我的手臂走在学校的羊肠小径时,几乎所有男同学都对我投来敌视的目光。

  “呼呼呼!”我喘着粗气,面带歉意微笑的说道:“真是对不起,睡过头了。”

  安琪儿撇了撇薄唇,娇蛮道:“哼,本小姐等了你这么久,你也不说一声感谢的话。说吧,这次怎么犒劳我。”

  “做完实验我请你去吃冰淇……”

  还没等我说完话,安琪儿瞪着蔚蓝清澈的大眼睛,煞有其事地从我衣襟上捏下一根头发。

  “这是谁的头发?”安琪儿像审讯犯人似的逼问着我。

  那根头发应该是嫂子小芸的,昨天晚上是她伺候我脱衣服的,可能是一不小心衣服上沾到了嫂子的秀发。

  “这,这可能是你的吧。”我面色一囧,吞吞吐吐地打着马虎眼。

  安琪儿柳眉冷竖,怒瞪着杏眼说道:“胡说,我的头发是烫过的,这根头发是直的,怎么可能是我的?王凯,你给我老实交代,昨天晚上你跟哪个女人出去鬼混了?”

  面对安琪儿咄咄逼人的质问,我一时间有些捉襟见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思忖片刻,我只能急中生智编出一个谎话,才算平息校花美女安琪儿的怒火。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我在地铁上给一位老大妈让座,当时地铁上很拥挤,这根头发八成就是那位老大妈的。”

  安琪儿捏着头发靠近琼鼻,仔细嗅了嗅,一脸鄙夷地说道:“劣质洗发水的味道,估计也就只有那些大妈才会去用了。”

  安琪儿十分嫌弃的将头发扔在地上,将信将疑地说道:“好吧,本小姐姑且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可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若是让我发现你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鬼混在一起,到时候可别怪本小姐不讲情面,哼!”

  

  我所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说的再仔细一点,是脑神经外科。就我大学三年的经历而言,足以用‘痛苦难熬’四个字来形容。

  近五个小时紧锣密鼓的实验,我几乎全程站在手术台上,给杨丽华教授打着下手,一面充当小护士,一面专心致志听杨丽华教授讲解着如何应对脑部血管破裂时的对策。

  “如果在手术过程中脑部血管破裂,切记千万不要惊慌失措。为医者,心理素质是非常重要的。无论面临何种危险境地,都必须要保持冷静的思维,切莫方寸大乱。”

  杨丽华教授是国内神经外科的泰斗级别人物,虽然她才四十五岁,但在学术和医术上的造就,丝毫不比那些双鬓斑白的老学究差多少。

  “可脑部动脉血管一旦破裂,在短时间之内,病人脑部流血量将会非常大,恐怕手术还没有完成,病人就可能因失血过多严重休克而死亡。如果是我主刀的话,我会用‘双极’先将病人脑动脉破损处修补,在继续进行手术”我提出了合理的假设和解决想法!

  杨丽华教授摘下白色口罩,将沾满血污的手术刀扔到托盘中。

  “王凯,看来你在医学方面的确很有天赋。”杨丽华夸赞了我一句,杏眼含笑的解释道:“想要应对手术过程中脑部血管破裂等突发情况,那手术之前的筹备工作就必须要精心做好。如果有足够的血袋,就算是脑部血管破裂,一面输血,一面止血,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杨丽华教授斜眸着正在玩手机的安琪儿,眸光中隐含着鄙夷,“好啦,今天你跟安琪儿可以回去了。下周再来的时候,每人交一篇关于脑神经血管破裂的论文,记住,不要在网页上随便找几篇杂文来糊弄我,我可是要一个字一个字去审阅的。”

  很显然,杨丽华教授这句言辞犀利的话语,所指者并不是我,而是安琪儿。

  以往安琪儿的论文大多都是由我操刀着笔,也有从网页上粘贴复制的杂文。

  对此做法,安琪儿的论调常常不以为然,美其名曰‘借鉴’!

  当安琪儿跟我一脸疲惫神色走出实验室后,还没来得及将身上的白大褂换下,安琪儿便搂住我的胳膊,不时地用丰满娇软的胸部摩擦着。

  “凯凯,凯凯,这次的论文就拜托……”

  “等等,你可别拜托我了。”我料想安琪儿接下来要说什么,急忙出口制止,“大姐,你也可怜可怜我吧。每次论文都是我帮你弄,你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眼角瞟白,斜瞪着实验室门口,我刻意将声音压低几分:“而且这次杨丽华教授要亲自审阅,要是让她看出来你那篇论文是别人着笔,不把你踢出实验室才怪呢。”

  安琪儿狠狠揪住我的耳朵,阴阳怪气地揶揄道:“王凯,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啦。以前让你帮我弄论文,你可没有找这么多理由推辞。”

  找理由推辞?

  这次可是杨丽华教授亲自审阅论文,就算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唐突行事。

  “我的大小姐,你别拧了,耳朵都快废了。”

  正待我脑速飞转,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回绝安琪儿之时,裤兜中的手机却及时响动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我挣脱安琪儿的小魔爪,躲到一边接通了电话。

  “喂,阿凯。你快过来一趟,这边要打起来了。”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