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献身的去诱惑你

分类: 未分类
1,131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虽说杨蕾已经开始对我有一丝丝的好感,可当晚我并没有和杨丽华教授睡在一个房间。

  这自然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杨丽华教授虽说极力让我睡在侧卧,但为了避嫌,也不想给杨丽华教授增添任何麻烦。

  我还是选择睡在客厅沙发上,就这样安然无事的度过了一晚上。

  或许是抽血过多,我睡眠质量好的出奇。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我才被‘哗啦啦’的水流响动声吵醒。

  我睡眼朦胧的看向四周,模糊的视线中隐约出现一个身材窈窕的人影,乍一看上去,还和杨丽华教授的脸型还有几分神似。

  揉了揉眼睛,视线变得更加清晰。却发现眼前不远处的俏丽人儿并不是杨丽华教授,而是她的女儿杨蕾。

  此时杨蕾并没有穿昨天晚上的睡衣,而是一条蓝色浴巾将柔弱的娇躯围住。

  乌黑秀发散批着,发丝上还嘀嗒着晶莹水滴,看样子是刚从浴室里面走出来。

  不得不说,杨蕾的身材绝对要比杨丽华教授好上不少。诱人的身躯被浴巾遮盖住了一半。

  但上半部分还是露出洁白的美景,尤其是杨蕾走路过程中,浴巾随着步伐摆动着,简直让人流连忘返,不舍得闭上眼睛。

  见我醒了过来,杨蕾非但没有丝毫避讳,反而还光着滑嫩盈润的小脚丫,朝着我走了过来。

  “你醒啦!”杨蕾像个女王似的,双手叉着柳腰,趾高气扬地对我说道:“快点去做饭,我饿了。”

  做饭?

  难不成真把我当成保姆了。

  我有些不情愿,又不好拒绝,只得岔开话题,“教授呢?她不在吗?”

  “我妈很早就去上班了,临出门把你这个重症伤员托付给我了。”杨蕾微微俯下身子,完全不在乎我几乎能通过浴巾空隙窥见整个美景。

  如此靠近一个娇躯散发着香气,还充满清纯活力的女孩。我一时间有些面红耳赤,将脸侧了过去,但还是有些做贼心虚的瞟着杨蕾。

  “哈!你刚才在偷看我。”杨蕾怪叫了一声后,薄唇上扬,勾起一抹笑意。

  “王凯,其实你长得也蛮帅的。正好我也是单身,你要不要……”杨蕾缓缓将修长丰韵的白腿踩在沙发上,还特意将蓝色浴巾撩起来,似乎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传达一个讯息。

  那就是她想跟我……

  不是为何,越是杨蕾在我面前主动,我越是胆怯。原本还偷瞄的目光登时变得目不斜视,直勾勾的看向别处。

  “没事,反正家里面就剩下你跟我了,就算发生点什么,你不说我也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的。”杨蕾故意发出嗲嗲的声音,霸气的将我脑袋扭了过来,跟她对视着。

  只见杨蕾缓缓探出香舌,朝着我面颊吐了一口犹如芷兰般的香气后,舌头微微掠过艳红的薄唇。

  面对杨蕾如此香艳的动作,我几乎要放弃内心坚守的底线,想要将她扑到在沙发上。

  反正都是她引诱我的,我也不用有任何内疚和自责。

  可当我闭上双眼思忖之时,脑海中不由闪过嫂子小芸的脸庞!

  恍然间,犹如一盆寒冬冷水,猛地泼洒在我内心蠢蠢欲动的烈火上。

  将炙热难耐的火焰化为灰烬,一扫而散。

  “杨蕾,请你自重。”我强硬的甩开面颊上的冰凉小手,冷声道。

  看到我的表现,杨蕾不再骚头摆尾,俏脸上挂着得意的淡笑,“呵呵,想不到你自制力还挺强的。好吧,算你通过了测试。”

  通过了……测试?

  这究竟是什么鬼。

  还没等我继续询问,杨蕾便抓起扔在饭桌上的白色蕾丝内裤,麻利的穿上了。

  “自打你刚一进门,我就感觉到老妈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样。具体该怎么形容的,有点小女人的娇羞,又掺杂着长辈对晚辈的慈爱。所以,我估摸着老妈八成是喜欢上你了。”

  杨蕾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一边坐在我身旁,若无其事地诉说道:“其实我并不反对我老妈爱上任何人,哪怕她喜欢的人比我还小,我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只要那个人真心爱她就可以。所以呢,我昨天晚上故意刁难让你去做饭,今天早上还大献身的去诱惑你。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试探试探你的人品如何。”

  “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呢!”我耷拉着脸色,语气低沉道。

  “没办法,我就这一个老妈。”杨蕾微微垂头斜眸了一眼,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轻松道:“现在好啦,基本上我已经确认无误了。现在你马上去洗脸刷牙,弄好了陪我去逛逛街。”

  逛街!

  我的妈呀,这个杨蕾该不会真把我当成她老妈的追求者,对我呼来喝去了吧。

  一时不忿,我急声抗议道:“逛街就免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呢。等教授回来你告诉她一声,我先走了。”

  说着,我便起身要离开。

  可杨蕾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腕,将我摁在沙发上。为了防止我挣脱,这个性格火辣的小美女更是坐在我身上。

  身体触碰着温润性感的娇躯,我一下子便有了反应,但就是不知道杨蕾有没有感觉到。

  “你现在走算怎么回事呀!老妈已经吩咐了,你必须要在我家住到完全恢复才可以。而且逛街也绝对不是为了满足我的兴趣爱好,而是老妈叮嘱过,要领你出去散散步,晒晒太阳。”

  还散散步,晒晒太阳!

  就算是要出去散步晒太阳,也不用去十几公里以外逛街吧。

  最要命的是,这个死丫头现在正坐在我的身上,还在乱动,早已经让我血脉喷张,都快按捺不住内心的邪念了。

  无奈之下,我只得答应了杨蕾的要求。

  “行行行,逛街可以,但麻烦你快点起来可以吗?”我汗涔涔的讪笑道。

  杨蕾从我身上移开,可那双含水美眸却紧盯着我身体那,娇蛮撇嘴道:“切,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其实我早已经察觉出来,杨蕾对我和教授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一些误会。

  可每当我想要跟杨蕾好好解释一番时,总会不明不白的让杨蕾岔开话题。

  就这样,陪杨蕾逛了一上午的街,我不仅累的跟死狗似的,还更让杨蕾误以为我是心甘情愿的。

  “现在国内的商店可真是有够差劲的,商品质量让我失望也就算了,连营业员的服务态度也不行,唉,没前途呀。”杨蕾摇头晃脑地对一上午逛街经历进行着细致而犀利的总结。

  还差劲!

  要是真觉得差劲,你也不会买这么东西了。

  对于杨蕾的抱怨,我内心油然而生一种鄙夷感。其实我很不理解,女孩为什么对购物抱有天生的兴趣。

  而且她们在买东西的时候,非要货比三家,几乎将整个商场逛一圈,方才可以决定购买自己心仪的商品。

  更让我觉得愤愤不平的是,杨蕾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小跟班。此时我十根手指上都挂着一个包装袋,就连嘴上也没有闲着,晃晃荡荡的叼着装衣服的袋子。

  “王凯,你怎么不说话啦,真是有够无聊的。”杨蕾斜眸了我一眼后,大发善心地娇声道:“原来你嘴上还有个衣物袋,那我就帮帮你吧。”

  杨蕾刚接过包装袋,我得以深吸了一口长气。

  “唉我去,你咋不把整个商店都搬回……”

  还没等我长吁短叹地抱怨完,视线中赫然出现的一个靓丽身影,登时让我全身紧绷,脸上流下来涔涔冷汗。

  在我所认识的女孩中,能让我产生如此反应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安琪儿!

  此时,安琪儿正穿着水绿色流仙短裙,紧致裙子完全衬托出安琪儿前凸后翘的身材。

  雪白纤细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肌肤盈润光滑,如同奶油般皓白,在刺眼阳光的照耀下,表面泛着一抹白嫩光亮!

  那双水吟吟的凤眸正全神贯注盯着商店内的布偶玩具,似乎安琪儿并没有看到我。

  为了防止让安琪儿认出我,我急忙转身正对着商店橱窗,心中默默祈祷着。

  上帝,不不不满天神佛保佑我,千万不要让安琪儿看到我。

  我之所以有如此动作,其实是基于本能的反应。

  大学三年时间里,安琪儿对萦绕在我身边的异性把控非常严格,甚至可以用苛刻来形容。

  一旦发现我身边有其他女孩,安琪儿一般都会佯装含笑的将女孩支开,而后便是对我一顿折磨教育。

  还义正言辞的说什么现在的女孩都是拜金女,蛇蝎心肠。而作为我的老铁好哥们儿,她有义务避免我飞蛾扑火,一头扎进苦恼无尽的情海……

  “王凯,王凯,你耳聋了?傻站着干嘛,走呀。”看到我的异样表现,杨蕾黛眉紧蹙着。

  “不是,我挺喜欢这件商品的,再看一会儿。”我闭着眼睛不敢看四周,心中依旧苦苦祈祷。

  “你……喜欢这件商品。”杨蕾语调有些诧异,可下一秒,杨蕾说话的口气忽而变得轻浮起来,冷笑不迭的揶揄道:“呵呵,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还有这种变态的癖好。”

  变态!

  癖好!

  这是什么鬼?

  我被杨蕾这番话弄得稀里糊涂的,不免睁开双眼看了看商店橱窗内的商品。

  情趣……内衣!

  没错,橱窗内的女体模特,正穿着蓝色情趣内衣。而且这套内衣设计的也是非常有意思,光是那条内裤,几乎只有前面一缕犹如薄纱似的布条。

  刹那间,我被眼前这个东西给雷到了。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也不知道该如何跟杨蕾解释。

  “这个……那个……”

  还没容我思忖好理由,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猛地让我打了一个冷颤儿!

  “王凯,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那婉转悦耳的声音略带一丝刁蛮,但耐心寻味的语调中却充满着克制的怒火。

  杨蕾眨了眨水眸,上下打量着一身名牌,天生丽质的安琪儿。须臾片刻后,杨蕾扭头看向我,“你们认识?”

  不仅是认识,还是一对十足的冤家!

  见已经无处藏身,我只得硬着头皮转过身来,满脸逢迎讪笑地说道:“安琪儿,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你。”

  “很巧吗?哼,让你帮我弄论文没有时间,陪美女逛街你倒是兴致盎然。”安琪儿甩着乌黑秀发,美眸冷冷瞥了杨蕾一眼。

  “这是个误会……”

  我非常了解安琪儿,如果不马上解释清楚,恐怕这位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免不了又要对我恶语相加!

  “误会,是吗?那我倒是要听听眼前这位大美女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安琪儿白净的小手叉着柳腰,摆出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或许女人天生就喜欢争风吃醋,而且绝对不怕事儿大。

  而从小生活在国外的杨蕾,更是沾染上了外国人脾气秉性中的直率。

  见安琪儿似乎非常在意我,杨蕾立马添油加醋。柳眉微微上扬,俏脸露出妩媚笑意。继而纤细藕臂挽住我的臂弯,发出麻人酥骨的嗲声,“亲爱的,你也太粗心了,眼前这个大姐姐你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

  杨蕾刻意在‘大姐姐’三个字上加重了鼻音,似乎是在腔调安琪儿未老先衰。

  亲爱的!

  还大姐姐。

  唉我去,杨蕾呀,你这不是成心要把我往死里弄吗?

  夹在两个身材火辣,长相迷人的美女身旁,我非但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池鱼之乐。

  反而被杨蕾和安琪儿两人弄得瞠目结舌,面色膛红。

  我所预计的暴风雨果然来临了,而且更加的猛烈,就差没有把我这只倒霉的海燕给拍在沙滩上。

  只见安琪儿怒不可歇的冲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扭着我的耳朵,“好你个王凯,竟然敢在外面找野女人。快点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跟她厮混在一起的。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我就不撒手。”

  安琪儿越说越气,狠狠跺着粉嫩小脚,甚至不顾四周来来往往的行人指指点点,就连陪同安琪儿逛街的姐们劝阻都没有什么效果。

  局面愈发不可收拾,而且像野火燎原般不断蔓延着。

  可就在这时,杨蕾竟然还杏眼含笑,不慌不忙地往上添油加醋,“小姐姐,王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昨天我们两个人可是住在一起的。唉,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猴急……”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