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_瞟见裙下风光

分类: 未分类
1,16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扎完针灸,许冰着急去村里上班,连早饭都没吃。

  陈光宗则是扛着锄头,去山上的果园干活,顺便把那本《药王神针》也带上了,累了休息的时候可以研究研究。

  秦兰也想去果园,不过被陈光宗强行制止了,让她留在家里好好修养。

  陈光宗走后没多久,家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个是二癞子,另外一个是常有米。

  “你们两个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离开。”秦兰闲不住,正在打扫院子,忽见两个地痞上门,急忙扬起手中的扫帚,一脸的警惕。

  “小寡妇,别见到我就跟见到仇人一样,你迟早都得投入我的怀抱,到时候还不是乖乖的任由我摆布。”二癞子一脸的坏笑,明显没安好心。

  常有米也是目光猥琐,上下打量着秦兰,赤果果的眼神恨不得将秦兰立刻扒光。

  “呸,臭不要脸,再不走,我喊人了。”想到自己差点被二癞子轻薄,秦兰就火大,啐骂道。

  “你敢喊半个字,我就把你跟小叔子私通的丑事宣传出去,看谁不要脸。”二癞子有恃无恐道。

  “你……”秦兰又羞又怒,即使她跟陈光宗没什么,若事情传出去,肯定引来风言风语,对她和陈光宗的名誉造成不好的影响。“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陪我睡几宿,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二癞子旧事重提,这么好的把柄不利用太可惜了。

  “无赖,你休想打我的主意,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宁可陪傻子,也不会跟你……”秦兰气得火冒三丈,紧咬银牙。

  “不陪也得陪,老子来不是跟你商量的,而是给你下最后通牒,如果今晚你不去陪我,我保证明天全村人都会知道你跟小叔子私通的丑事,让你再也没脸见人。”二癞子强横的恐吓道。

  “秦兰,你跟傻宗私通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又何必装纯呢?一个傻子懂屁,你能享受到女人的乐趣吗?不如跟赖哥,大家各取所需,谁也不吃亏。”常有米唱红脸,劝道。

  “滚,都给我滚,给我滚!”秦兰怒不可遏,甩手将扫帚扔了出去,然后端起一盆水,泼向两个地痞无赖。

  “小寡妇,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晚不去陪我,后果自负,你考虑清楚。”此时是大白天,又在秦兰家里,二癞子也不敢乱来,抛下一句狠话,带着常有米扬长而去。

  秦兰再怎么坚强,终归是女人,满腹委屈,真想大哭一场。

  生了半天气,她转念一想,与其便宜二癞子,还不如跟陈光宗把生孩的事办了,反正距离婆婆的遗言约定没剩几天了,干脆提前,免得二癞子再耍什么卑鄙手段……

  一晃到了晚上,陈光宗正在屋里研究《药王神针》,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我能进来吗?”门外传来许冰甜美的声音,十分悦耳。

  “随便进!”陈光宗收起《药王神针》,回答道。

  许冰走了进来,身穿吊带背心,齐膝裙子,打扮清凉养眼,浑身散发着青春靓丽的气息,光彩照人。她莞尔一笑道:“你的针灸方法有点效果,能不能再帮我针灸一次?”

  “真得有效?”陈光宗又惊又喜道。

  许冰点了点头,“实不相瞒,每次我来女人的问题都会肚子疼,早晚各一次,今晚疼得没那么强烈了,说明你的方法有效,没想到你挺厉害!”

  “碰巧了,我正好学过治疗痛经的针灸方法。”陈光宗谦虚道,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药王神针》果然是一本奇书。

  “以后麻烦你每天都帮我针灸一两次吧,如果能治好,必有重谢。”许冰笑盈盈道,折磨多年的顽疾总算看到了治愈的希望,她自然高兴。

  “你的意思是,如果治不好,就没有重谢了呗?”陈光宗开玩笑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管治不治得好,都有重谢。”

  “你打算怎么谢我?”

  “你说呢?”许冰反问道。

  “我说嘛……”陈光宗停顿一下,拉长声音道:“不如你以身相许,怎么样?”

  “我刚对你有点好感,又暴露流氓本质了,让我以身相许,想的美!”许冰鄙夷道。

  “我不愁吃,不愁喝,只愁一个媳妇,其它的都不需要,你不答应,就找别人吧。”面对令人怦然心动的大美女,陈光宗忍不住就想挑-逗她。

  “你……”许冰为之气结,翻了个白眼。“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姑奶奶算看透你了,不治就不治,又死不了人。”

  见许冰好像真生气了,陈光宗连忙换上一副笑脸道:“跟你开玩笑的,免费治疗,不收任何费用。”

  “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啊,换做以前,有人敢这么说,以姑奶奶的暴脾气,早一脚把他废了。”许冰有些野蛮道,能看出她绝对不是乖乖女类型的女孩。

  “算我错了,在床上躺好,准备针灸。”陈光宗弄了个自讨没趣,若不是要在你身上做实验,我才不会这么好说话。

  如果许冰知道,陈光宗拿她当成了实验的小白鼠,不知做何感想。

  “我警告你,不许乱看!”有陈光宗偷窥游泳的前车之鉴,许冰实在信不过他,但为了治好自己的顽疾,只能求助陈光宗,郑重其事的警告几句,才脱掉裙子,平躺在床上。

  “我好歹学过医,最起码的医德还是懂得,你放心吧!”陈光宗嘴上说的一本正经,瞟见裙下风光,心头却是一阵火热……

  

  陈光宗帮许冰针灸过一次,多少了点经验,第二次更熟练,但给许冰的大腿根扎针时,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神秘地带的无声诱或,令人大吞口水,血管贲张。

  “好啦,不要乱动了,一个半小时后拔针!”

  给许冰扎好针,盖上床单,陈光宗坐回桌子前,却无心看书了,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初见许冰身在水潭游泳的性感美态,回味无穷……

  许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陈光宗见许冰还在熟睡之中,仿佛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

  “醒醒,该拔针了。”陈光宗不忍叫醒许冰,呼唤几声,见她毫无反应,轻轻的掀开了盖在许冰身上的床单。

  “这个小妖精,简直迷死人不偿命!”陈光宗先欣赏了一番,过过眼瘾,然后伸出手,摸向许冰的双腿之间。

  他还没那么无耻,不会趁人之危,手伸向许冰的双腿之间,只是为了拔银针。

  “喂,你干什么?”拔下一根银针,许冰也被弄醒了,睁开眼睛,便看到陈光宗正低着头,摸自己的大腿,她怒喝一声,抬腿就是一脚。

  “啊、哎呦!”两个痛呼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陈光宗倒霉,被一脚踢中了裆部,许冰则是抬腿时碰触了身上的银针。

  “你发什么疯,我在给你拔针。”陈光宗捂着裤裆,半蹲在了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许冰不敢再乱动,仔细看了看,腿上的确少了一根银针,若不是陈光宗拔针,她也不会被惊醒。“我以为你耍流氓呢,你没事吧?”

  “要害被你踢中了,能没事吗?”陈光宗无缘无故挨了一脚,有些恼火,生气道:“若踢坏了,你负责的起吗?”

  “我睁开眼,就看见你的手按在我的腿上,误会你也情有可原,真是小气。”许冰辩解道。

  “这不是小气的问题,关系到下一代,疼死我了。”

  “有那么娇气嘛,跟女人一样,踢坏了我负责,行了吧?”

  “受苦的又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真踢出毛病,你也负不起责任,倒霉,我招谁惹谁了……”跟女人斗嘴,太没有风度,陈光宗小声嘀咕几句,忍着疼痛,坐在了床边。

  休息了一会儿,疼痛减轻,陈光宗转过身道:“我继续给你拔针,别再说我占你便宜。”

  许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自幼脾气倔,误踢了陈光宗一脚,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却不会低头认错。

  陈光宗一只手按在许冰平滑的小腹上,来回捏动几下,没有立刻拔针。

  “你怎么还不拔?”许冰瞪眼道。

  “先按摩几下针孔四周的肌肉,有助于放松,利于拔针,不懂别瞎催。”陈光宗就是要占点便宜,以报挨了一脚之仇。

  “你最好别有不轨举动。”许冰冷哼一声道。

  “我要不轨,也不轨你这样的,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

  “你……懒得理你。”许冰气得够呛,她对身材绝对自傲,当模特绰绰有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男人这么诋毁自己,真想再给陈光宗一脚。

  “不理最好。”陈光宗撇了撇嘴,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每拔一根银针,都要捏动几下,而且是光明正大的。

  时间不大,许冰肚子上的银针拔完,轮到了大腿根,陈光宗照样先捏再拔。

  大腿根是敏感部位,许冰脸色羞红,忍不住又发怒道:“再乱摸,姑奶奶剁了你的手。”

  “河还没过完呢,你就拆桥,这样好吗?我给你按摩是正常的手法,不让碰拉倒,自己拔针吧,不过我事先声明,出了事,概不负责。”

  “你……”许冰不敢乱拔身上的银针,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还得指望陈光宗。“算我没说,你继续。”

  陈光宗有些得意,感觉指尖的皮肤光滑如玉,令人爱不释手,他真想多摸一会儿,但也不能做的太过分,适可而止。

  最后一根针拔完,许冰迫不及待的站起身,连声谢谢都没说,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去。

  陈光宗轻揉手指,回味着刚才的妙感,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以后每针灸一次,让我摸一次,也算值了。”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