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胯下的护士 你强奸人家的小姨子

分类: 未分类
1,191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市公安局的肖副局长早就垂青王娅岚的美貌了,但由于王娅岚作为一个商界女强人,始终保持着娴熟和温文尔雅的个性。

  关键是,她平时都是结交一些社会名流,高层领导,根本没有机会与她套近乎或亲近什么的。

  这次,王娅岚有求于他,肖副局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向她献殷勤的机会了。

  在与王娅岚通完电话之后,肖副局长立即通知城关派出所的张所长,让他务必在短时间内破案。

  张所长在接到命令后,亲自率队前往帝豪大酒店。

  从酒店的监控录像里,发现了凌峰所驾驶那辆奥迪车,又通过大街上的电子眼,一路跟踪到了凌峰的住所。

  为怕抓错人,他特意派人去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王凯那间高级病房里,将与王娅岚一起照顾伤者王凯的“目击证人”徐丽娜带到了泰安小区。

  张所长在向门岗了解情况后,让门岗领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凌峰所租住的那套1号楼301房间门口。

  ……

  除去浴巾后,方婷一丝不挂地横陈在凌峰面前。

  她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眼紧闭,两颊绯红,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软的双峰挺立着,两个小葡萄涨得红紫红紫,平坦的小腹,细细的腰肢,光滑修长的美腿。

  见到如此香艳的画面,凌峰的眼睛都直了,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不受控制的伸出手,分开她的双腿……

  笃笃笃!

  突然,房门口传来几声敲门的声音。

  “啊!”方婷惊叫一声。

  她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急忙从客厅的沙发上跳下来,光着身子跑进卧室,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都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凌峰被这阵敲门声吓得不轻,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对着房门口大声喊道:“谁呀?”

  “先生,你的车没有停好,请你下楼去挪动一下。”是门岗的声音。

  原来是虚惊一场,凌峰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他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房门口,将房门从里面扭开,忽然看见门岗领着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站在房门外。

  张所长向站在他们身后的徐丽娜问道:“是这个人吗?”

  “是的,”徐丽娜点头说:“就是他,是他打伤了我们班上的同学王凯,带走了女同学方婷……”

  徐丽娜的话还没有说完,两名警察迅速冲进屋,将凌峰按倒在地,并将他的双手扭到后背上。

  卡擦!

  一声脆响,一副亮锃锃的手铐将凌峰的双手铐了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凌峰还没有缓过神来,就看见方婷的同学徐丽娜用一副得意的神情看着自己,一下子明白是这个女人在里面捣鬼,立即向警察大声喊道:“你们抓错人了,放开我!”

  “住嘴!”张所长厉声呵斥道:“我们怀疑你故意伤人并绑架人质,请配合我们去城关派出所接受调查!”

  “我……我没有,你们抓错人了!”凌峰替自己辩解道。

  “我们有没有抓错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张所长冷笑一声,随即用一副命令的口吻向一左一右地押着凌峰的两名警察说道:“把这个犯罪嫌疑人带走!”

  两名警察得令后,押着凌峰朝房门外走去。

  ……

  幸亏警察不确定住在这套房间里的凌峰是不是他们想抓的人,选择了让门岗敲门,而不是用脚将房门踢开,要不然,方婷一丝不挂地和凌峰在客厅里的情景,就会被外面闯进来的人看见了。

  那样的话,两人丑就丢大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听见敲门声,方婷急忙从沙发上跳下来冲进卧室之后,惊出一身冷汗,她手忙脚乱地将上衣和牛仔裤穿好,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

  当她听见客厅里的凌峰和警察说话的声音,以及他们谈话的内容时,顿时感到有些不妙,急忙从卧室里冲出来。

  “等一下!”方婷站在卧室门口,对警察大声喊道:“他不是你们要找的犯罪嫌疑人,请你们放了他!”

  徐丽娜见方婷出现在警察跟前,生怕自己导演这场戏穿帮,先是一愣,随即缓过神来,急忙跑上前去,拉着方婷的手,假惺惺地说:

  “婷婷,你没事吧,这个男人把你绑架到这里来,没有欺负你吧?”

  “你说什么?绑架?”方婷一下子明白过来,甩开她的手,大声质问道:“这些警察是你带来的?”

  “是啊,”徐丽娜大言不谢地说道:“我在帝豪大酒店1008房间里见这个男人打伤王凯后,将你带走了,感到非常着急,就协助警察一起来这里了……”

  方婷用手指着徐丽娜的鼻子,大声质问道:“徐丽娜,我问你,你打电话叫我去帝豪夜总会喝酒、唱歌,你们将我灌醉后,把我弄到酒店房间,致使我差点被王凯糟蹋,这一切是不是你安排的?”

  “不,不是啊,”徐丽娜替自己辩解说:“是我见你喝醉酒,把王凯叫来一起将你扶到帝豪大酒店1008房间,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男人把王凯打成重伤后,将你绑架走了……”

  方婷见徐丽娜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自己面前颠倒是非,设计陷害自己和姐夫凌峰,气就不打一处来。

  “放你妈的臭屁,我什么时候被人绑架了?”方婷怒喝一声,抬起手,一巴掌朝徐丽娜的脸扇了过去。

  啪!

  声音很清脆,很响亮。

  方婷出手很重。

  徐丽娜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指印清晰,唇角浸出一丝血迹,她随即吐了口血水,指着方婷,呐呐地问:

  “你……你为什么要打我?”

  “我不仅要打你,还要撕碎你这个见利忘义,栽赃陷害,颠倒是非的臭女人这张臭嘴!”方婷说着,不顾一切地朝徐丽娜扑了上去。

  

  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

  “住手!”张所长怒喝一声,迅速跑上前来,将两人拉开,大声询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婷用手指着徐丽娜,怒声说道:“这个女人陷害我,我要和她拼了!”

  “她怎么陷害你了?”

  “今天晚上,她与王凯合谋,把我骗到帝豪夜总会KTV包房里喝酒,趁我喝醉的时候,他们将我带到帝豪大酒店的一个房间里,王凯试图对我进行强奸的时候,我姐夫及时出现,他才没有得逞……”方婷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叙述一遍。

  “你姐夫?谁是你姐夫?”张所长诧异地问。

  方婷指着戴上手铐,准备被警察带走的凌峰,说道:

  “就是他。”

  张所长将目光投到徐丽娜身上,问道:

  “是这样的吗?”

  “不是,”徐丽娜摇头说:“是方婷喝醉了酒,我们好心好意地将她送到酒店1008房间休息时,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把王凯打伤后,将她绑架到这里来的,这个男人不知道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变成了她姐夫……”

  张所长见多识广,早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对被他们铐起来,准备带走的凌峰有些同情了,但肖副局长给他下达的死命令是将打伤王凯的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不敢违背。

  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二位女士,你们有什么话,到派出所去说,请跟我们一起去协助调查!”

  说着,他向随自己来执行任务的警察大手一挥,将凌峰、方婷和徐丽娜等三人一起带到了派出所。

  即刻,张所长分别对凌峰进行审讯,向方婷和徐丽娜做询问笔录。

  ……

  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的一间高级病房里。

  王凯身上缠着绷带,对坐在床沿上的王娅岚说道:“妈,我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事,才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的?”尽管王娅岚心疼自己这个宝贝儿子,是一个护犊子的主儿,但她还是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没有,我没有在外面惹事,”王凯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动了几下,说道:“是我们班上的一个名叫方婷的女同学喝醉了,我们扶她到帝豪大酒店1008房间休息,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将我打伤后,把方婷绑架走了……”

  王凯与徐丽娜的口径完全相同,令母亲将信将疑。

  王娅岚狐疑地望着他,问道:“真是这样的吗?”

  “是啊,”王凯点头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和我们在一起的另一名叫徐丽娜的女同学!”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王娅岚心痛地看着王凯,说道:“警察已经让徐丽娜带着他们前去辨认打伤你那名凶手了,估计很快就有结果,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妈妈一定替你讨回公道……”

  王娅岚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提包里便传来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掏出手机一眼,屏幕上显示了肖副局长的名字和号码,随即按下接听键。

  “肖局长,情况怎么样?”王娅岚急切地问。

  肖副局长不无讨好地说:“那个在帝豪大酒店打伤你儿子的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我们抓起来,送到拘留所了,情况是这样的……”

  肖副局长在电话里将张所长对凌峰的审讯笔录,以及他们分别从方婷和徐丽娜那里调查到的情况向王娅岚详细介绍了一遍。

  当王娅岚听说那个打伤自己儿子那个男人是凌峰,就想起凌峰在她家里收到一条短信后,告辞离开时的情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心里是一阵发麻。

  肖副局长见电话那头迟迟没有说话,急切地问:“王董,我们调查到的情况,与你儿子和他那名女同学所提供的情况有些出入,你决定我们该如何对那个打伤你儿子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处置?”

  王娅岚毫不犹豫地说:“你们还是把被抓进拘留所那个人放了吧!”

  “你说什么?”肖副局长牢靠着问:“你真愿意我们把人放了?”

  “是的,”王娅岚看透了肖副局长的心思,感激地说:“谢谢肖局长,到时候,我会感谢你的。”

  “好吧,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

  ……

  放下肖副局长的电话后,王娅岚把脸一沉,向躺在病床上的王凯大声质问道:

  “你是不是与徐丽娜串通起来将那位名叫方婷的女同学灌醉,将她带到帝豪大酒店1008房间,试图对她进行强暴,才被方婷的姐夫打伤的?”

  “没……没有啊……”王凯心里是一阵发虚。

  “警察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完全调查清楚了,你还敢抵赖?”王娅岚冷声说道:“你强奸人家的小姨子,人家打伤你是小事情,没有上法院去告你都已经不错了,你还想让我通过警察替你伸冤报仇,这件事如果闹大了,被媒体曝光,你让我还如何做人?以后的生意还怎么做?”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王凯呐呐地问。

  “你跟我在这里好好养伤,什么也别想,更别想去报仇或什么的,权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王娅岚告诫道:“你以后少在外面跟我惹事了,明白吗?”

  “好吧,我一切听你的。”王凯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母亲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不敢与她顶嘴。

  他心里清楚,这件事的确是自己做得不对,也不光彩。

  如果自己指使徐丽娜用迷药将方婷迷倒,带到酒店房间里实施强暴这件事被人捅出去,将会身败名裂,只能听从母亲的意见,就此罢休。

  然而,他哪里知道这是因为母亲对凌峰有好感,两人在家差点发生了男女关系,母亲为了息事宁人,才对凌峰网开一面的。

  如果换了别人,凭借王娅岚不服输的个性,以及护犊子的性格,见儿子受伤这么严重,不把人往死里整才怪呢!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