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抬起来,乖,别害羞 填充的满满当当

分类: 未分类
1,205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他大大张着嘴,用手不断指着自己喉咙。

  “爸!”慧荣一下跑去,扶住杜长乐道:“爸!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杜长乐一直用手指着自己喉咙,哮喘似的不断吸气,旋即脸色乌青,手上的动作慢慢变缓。

  “喂点水,没什么大不了的!慧荣,咱们快说正事,我还赶时间!”明君不耐烦说道。

  “明君!你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性吗!你不看看爸现在都怎么了?我看都是你气的!冰倩,快过来帮忙!”慧荣哭着喊道。

  杜冰倩还是第一次见杜长乐这样,被慧荣一喊,才从惊吓中缓过来。

  冰倩急忙端来温水,但一喂到杜长乐嘴里,水杯就咣当一声打翻,杜长乐整个人便直挺挺躺在沙发上!

  “快!”张叔一看情况紧急,立马喊道:“快打120,叫急救!快!”

  明君手一抖,瞪大眼睛看着长乐,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杜冰倩立马拿出手机,打了120……

  ……

  急诊室,慧荣抱在杜冰倩怀里,微微啜泣,听的人心里十分难受。明君走来走去,一会摸摸这里,一会摸摸那里,方才暴躁的脾气,现在顿时减缓了许多。

  医生带着听诊器走了出来,慧荣立马扑上去,拉着医生手问道:“医生,怎样了?老爷子出了什么事?”

  医生一脸沮丧,沉着脸说道:“谁是他家属?”

  糟了!

  听到这里,张叔心里一惊,这种事情,张叔经的多了,但凡医生问家属是谁,那不就说明……

  “我是……我!”杜冰倩摸了把眼泪站出来。

  “嗯,你过来吧,咱俩那边说。”

  医生带杜冰倩走到楼道,小声说了点什么,杜冰倩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慧荣见杜冰倩哭的厉害,当下明白,扑通一声,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医生摇摇头,匆匆往过走。张叔一把抓住,问道:“医生,到底怎么回事?人刚才还好好的?”

  “没办法,心源性猝死……你们送过来的时候,耽搁的时间太长了!”

  张叔只感觉心头一震,半个心脏像是被刀扎一样疼得厉害。

  “长乐竟然走的这么快!”

  眼前一黑,张叔也朝地上瘫倒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张叔才慢慢睁开眼睛。

  他旁边站着杜冰倩和慧荣。

  “张叔!你终于醒了!”慧荣焦急问道。

  “刚才怎么了?”张叔问道。

  “张叔,你没事,只是普通晕厥,多休息就好了……可是……长乐他……他……”慧荣说道哽咽处,眼泪就噗噗噗往外流。

  张叔拉着慧荣的手,安慰道:“别太伤心,人么,总有一死,看开点!”

  慧荣一下止不住哭泣,猛的抱住张叔。水蛇般的腰身,忽的贴在张叔身上,绵软香滑,竟然张叔一下来了精神。张叔伸手搂住慧荣,用手在他后背摩挲。微微的起伏,让张叔浮想联翩。

  慧荣吸了下鼻子,搂住张叔说道:“张叔,现在长乐走了,你就是我亲爷爷!”

  张叔还沉浸在女人的香滑甜软当中,他徐徐说道:“我张叔只要有一天在,你们的事情我就管到底!”

  刚说完,明君就推开门冲了进来。

  “慧荣,你看看你,把老爷子活活气死,我看你就是个扫把星!当初跟我时候,我干什么都不成,我看你就满身晦气,你再让杜冰倩跟了你,我看冰倩就完了!你好好把冰倩给我,否则我饶不了你!”

  一句话说道慧荣痛处,慧荣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杜冰倩急忙上前安慰,脸上早已经哭花了一片。

  “还有你!杜冰倩!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花了多少钱,你现在长大了,这些钱,你怎么说也得给我!我是你爸,你知不知道!”明君指着杜冰倩鼻子吼道。

  杜冰倩一下转身,近乎怒吼着说道:“你生了我,却给我带来的痛苦!你不配当我爸!要钱是吧?我给你!完了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

  “哼!”明君微微一想,竟然笑出了声音,道:“好!二十万!只要你还清,我就在不纠缠你们!慧荣你看看,你把冰倩教育成什么了!”

  慧荣哭的更大声了,张叔整个右肩膀,都被冰倩的泪水打湿。

  “走啊!你走开!”杜冰倩撕心裂肺吼着,将明君推出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两个女人呜呜咽咽的哭泣和张叔的叹息声。

  张叔怎么都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局面。突然开始可怜这母女两。

  现在杜长乐走了,杜冰倩更是无依无靠。而她身边的父母,更是另有所图,想方设法要杜冰倩跟着自己。

  张叔长长叹了口气,道:“哎,都别哭了,先把杜长乐老爷子的后事料理好吧!”

  呜呜呜……

  闻言,杜冰倩和慧荣哭成了一片。

  ……

  至此,鱼化寨里,就多出来一个灵堂。

  杜长乐的亲戚不多,因此来追悼的也就没几个人。进来的人,见了杜长乐,无不纷纷惋惜。他们也想不到,好好的长乐老爷子,怎么会突然走了?这简直叫人无法接受。

  晚上守灵的时候,张叔过来了。

  空荡荡的灵堂里,就只有慧荣和杜冰倩在那。她们哭了一天,这会声音都嘶哑了。

  “慧荣,身体要紧啊!别让这事把你身体拖垮了!”张叔关心到。

  “张叔……”

  慧荣睁着肿胀的眼睛,虚弱说道:“张叔,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张叔拍了拍慧荣的肩膀,慧荣就一下扑过来抱住张叔。

  绵软的身子,将张叔干涸的躯干完全包裹,竟让张叔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这是杜冰倩正在旁边昏睡,张叔就将手伸进了慧荣的衣服里,从下往上,一直摸道慧荣胸脯。

  绵软的胸脯,,摸起来柔弱无骨。顶端的诱人,在张叔手心捻来捻去,甚是美妙。

  也许是慧荣被张叔摸出了感觉,心里有无依无靠,就猛的转过身子,看着张叔的脸,柔声说道:“张叔……你要了我把!”

  “嗯?”

  在这地方做这种事情,怕是有点不合适吧?

  但还没等张叔反应,慧荣就用藕断般的胳膊,将张叔整个搂进自己怀里。

  扑通一声,慧荣躺在了干草堆上,而张叔则直挺挺扑在慧荣怀里。

  慧荣充实的胸脯,将两人身体之间的缝隙,填充的满满当当。

  很快,慧荣便将手伸进张叔的裤子,顺势往下摸,一直摸到张叔的那个宝贝!

  

  轻巧圆润的手,在张叔那个上不断抚摸,让张叔无比受用。

  “张叔……你想要我吗?”慧荣柔声说道。

  “要……想要……”

  慧荣的身子,比起杜冰倩来稍微差点,但跟孙红梅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一天天上一个地上,柔美至极。

  呼……

  慧荣对着张叔的耳朵轻轻吐了口气。气息环绕张叔耳背,一直萦绕道张叔后颈。

  张叔一个机灵,将自己的头,埋在了慧荣丰硕的胸脯里。

  此时的慧荣像是没了骨肉的绵肉,不管摸到那里,都无比舒坦。不仅如此,慧荣所独有的少妇芬芳,让张叔更是欲罢不能。

  张叔用力吮吸慧荣身上的味道,在她胸口来回触动

  “啊……张叔……我要!”

  慧荣娇喘一声,将摸自己的手伸出来,摸向了张叔。

  手一碰到张叔,张叔就立马对她那私密之地想入非非。

  张叔闷吼一声,一只手用力捏住慧荣胸脯,另一只手迅速朝下,急着褪去慧荣内裤。

  慧荣穿的是蕾丝边内裤,里面是棉纱制成的,摸起来跟她肌肤一样爽滑。

  褪到一半,张叔立马问道了一股弄浓郁的味道。这味道让他神魂颠倒。

  随着味道的溢出,张叔那老兄弟也不甘寂寞,直直落在慧荣小腹。

  它在慧荣小腹来回摩擦,这可把慧荣急坏了。她迫不及待的拉住张叔的老兄弟,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体下面……

  好了!对准了!

  张叔感觉自己似乎马上就能得到无穷无尽的快乐!

  慧荣更感觉到,自己身体多张叔那物的渴望。

  “啊……”

  慧荣一阵娇喘,慢慢将张叔的那物送了进去……

  可突然,慧荣背后一阵咳嗽。

  “妈!你在吗?你在干嘛?”

  这是杜冰倩的声音!冰倩怎么醒来了?

  张叔一个机灵,立马脱身而出,急忙收拾自己裤子。

  慧荣更是着急,甚至连衣服都没时间穿,直接将扑在稻草上的床单裹在自己身上。

  一阵零碎的脚步声,杜冰倩揉着眼睛走出来。

  杜冰倩穿一身素布麻衣,胸前的骄傲无法遮挡。

  “妈……张叔?张叔你怎么来了?”杜冰倩高兴问道。

  “我……我来看看你们!今天你们守灵,我不放心!”

  张叔胆战心惊说道,他生怕杜冰倩看出来自己什么。

  “张叔,我就知道你好!不用了,这里有我呢,有我跟我妈呢,没事!你放心!嘻嘻!”杜冰倩微微一笑,拉住张叔的手说道:“张叔,坐过来吧,我给你倒水!”

  慧荣因为还没将内裤穿上,就没有站起来,只目送张叔走去。待张叔一走远,她竟然将手伸到了下面,仰着头,开始了动作。

  作为一个女人,慧荣从没感受到过男人真正的爱。尤其是跟明君离婚后,那种事对于慧荣来说,只不过是赚钱的方式!

  这种为了赚钱而做的事情,谈何快感,谈何感觉?

  慧荣越想越委屈,手上的速度也不断加快。

  终于,在一声娇媚的喘息声中,慧荣的手停了下来。

  看着自己手上的痕迹,慧荣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

  房间里,杜冰倩拉着张叔的手坐下,道:“张叔,我真不敢相信,我爷爷这么快就走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杜冰倩神色恍惚,脸上因为悲伤过度,早没了血色。

  张叔这会心里十分复杂,他原本跟慧荣好好的,突然被打断,自己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里上,都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这会又看到杜冰倩穿成这样,张叔竟然不回话,而是将手慢慢朝杜冰倩伸了过去。

  杜冰倩只感觉胸口一热,看去,却发现是张叔的手伸了过来。

  她一阵痉挛,小声道:“张叔……你听我说话没?”

  张叔猛的回神,顿觉自己有点失态,急忙说道:“好!哦!倩倩啊,别担心,有张叔我呢!生死这事情,谁能说得准!哎!尽人事,待天命吧!”

  对张叔来说,杜长乐的死,给自己震撼不小。杜长乐是一瞬间没人的,再想到自己跟杜长乐年龄差不多,张叔突然有种莫名担心。

  杜冰倩也看出来,就拉着杜长乐的手,轻轻说道:“张叔,不管以后怎样!你都是我的亲爷爷,你都是我的干爸!张叔!好吗!”

  对小女生来说,一下子没了依靠,心里的空荡寂寞可想而知。

  张叔将杜冰倩温暖的小手握在手心,绵软舒爽的感觉,跟慧荣比起来可为不相上下。

  他徐徐说道:“倩倩,这事你放心,虽然长乐走了,但你跟别人不同,都对待你,绝对事跟对待自己亲女儿一样!而且比那个还要亲!”

  杜冰倩一听感动的眼泪直流,道:“张叔!谢谢你!我真是谢谢你了!”

  说完,杜冰倩将张叔紧紧地抱住,胸前的骄傲,就直直的顶在张叔胸口。这让张叔的欲火更加旺盛了。

  张叔心里暗暗说道,这对母女,自己定要拿在手里!一定!

  时间到了,外面的人就按照顺序来烧香。张叔也就极不情愿的推开杜冰倩,慢慢走了出去。

  哭声此起彼伏,听的张叔心烦意乱,他就烧了香,会门房休息。

  进门的时候,孙红梅正端坐在沙发上。

  跟以往不同,孙红梅这次穿的更少了。她不知道跟谁学的,这么大年纪了,还穿的那么短的裙子,腿上还穿着黑色丝袜。

  “张叔,我等你半天了,你看,饭菜都凉了!”孙红梅笑着说道。

  “热热吧,我这几天有事情耽搁……对了,你后面做饭什么的了,提前给我说声,要不然我有急事了,就把你耽搁了!”张叔不紧不慢说道。

  孙红梅缓缓起身,在张叔面前晃悠了一圈,将自己新穿的衣服展现在张叔面前。

  不得不说,孙红梅虽然身材不怎么好,但穿上这东西,看起来还有点感觉。

  张叔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他感觉自己下面反应特别剧烈。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