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

分类: 情感新鲜事
1,683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杨羽打量了下屋内的一切,又看了看正前方被拜祭的红脸关公,继续说道:“幸好有四象和关公坐镇,不然就危险了。”

  傻二狗爹已经对杨羽佩服得无敌投递,开始的天气,镜子,树全部说对了,刚才连傻二狗都中邪也未仆先知,给他钱他还不要,这是活生生的菩萨啊,现在他竟然看穿这四根柱子是四象,厉害厉害。

  杨羽一算伸手算着,邹紧了眉头,傻二狗爹已经真成了哈巴狗了,紧随在杨羽身后,杨羽转弯他也转弯,杨羽停他也停,每次想问,又欲言又止,怕打扰了大师。

  “找到了,屋内果然有妖气,是蛇妖!”杨羽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恐的样子,当然都是装的:“你们养了蛇?”

  “蛇?没有啊!我们有养蛇吗?”傻二狗一愣一愣的,看着那村妇,那村妇使劲得摇摇头,这村妇杨羽猜测估计是傻二狗的保姆。杨羽见这两人还傻乎乎得反应不过来,心里比谁都急啊,又不能明说,那样会被怀疑,必须借助别人的口说出来。

  见他们一点都没往表姐媛熙身上想,杨羽急死了,一看那村妇,就知道是个文盲,只能给点提示了:“傻二狗是不是属鼠?”

  “是啊,大师怎么知道?那就对了啊。蛇吃鼠,这蛇是冲着你这三脉单传的儿子来的,你看他那红疹就是征兆!”杨羽瞪着眼睛,一副很吓人的样子。

  傻二狗脸色苍白,一屁股软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着完了完了。

  杨羽都觉得自己可以拿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了,这多亏看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书本啊。但问题是,呀的这两傻子,还是没把表姐给联系在一起,杨羽恨不得吼给他们听:呀的,老子的表姐属蛇,你家傻二狗属鼠,老子绕了360度就是想撇开关系,你呀的,脑子被驴踢了,快想啊!

  “老爷,会不会跟你的儿媳妇有关?”那村妇竟然比这傻二狗的爹还聪明,这傻二狗是有多笨啊,怪不得生个儿子也是如此,但呀的,这种人,怎么就发财了呢?

  杨羽终于松了口气,成败就在此了。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那李媛熙就是属蛇,下周我就要去提亲了,难道?”傻二狗狠狠的瞪着杨羽:“大师,我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属蛇,这可怎么办?”

  “哎呀,这蛇鼠配是自古以来的禁忌,你怎么就犯这么低级的错呢?还亏你拿关公坐镇!”杨羽气得都快跳起来。

  “可那媒婆说,蛇鼠不冲啊,鼠马才冲相啊!”傻二狗爹一脸迷茫,也不知这怎么回事,他哪里知道这都是杨羽忽悠人的,蛇鼠本来就不冲。

  “连镜子都裂了,香樟树都蛀虫了,你儿子都中邪了,关公的脸都憋红了,你看这四象四柱都快被妖气腐蚀了,这四象一倒,关公也镇不住!这还不算冲?这是要克夫啊,你儿子的命危在旦夕,你做爹的真是狠啊!”杨羽拿出各种东西能忽悠就忽悠能瞎编就瞎编,吓死他,不吓他也活活折磨死他,谁让娶我表姐,那是你儿子娶的吗?呀的,那是老子的女人!

  村妇也进了里屋,估计是照顾傻二狗去了。

  “好,下周我让媒婆去退婚吧,哎!”傻二狗爹本来对这本婚事很满意,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

  杨羽心里乐了,这话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你可别怪我哦,但是杨羽还是不放心,以免被揭穿和怀疑,他要撇开一切关系: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

  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

  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

  杨羽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顶,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

  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人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胸前只看到边缘,臀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郭美,来,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美的女孩子啊。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

  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这点农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

  “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就以为这女学生赤裸就不认识了?

  杨老师愣在那里。

  

  杨羽愣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还教我们体育课呢,告诉我们运动有益身体,尤其是跟我们说”郭美说着脸都红了起来。

  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体育课的一名学生,这初一初二一个班级,三十来号人,二十来女生,才上了一次,杨羽自然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当时说,爬山起蹲可以练提臀,让屁股更翘的话,谁知道这郭美还记得自己。

  杨羽有些尴尬,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寒酸,大大坏了自己大帅哥的形象。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里屋吧。”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浴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

  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赵迎,你就叫我迎姐吧。”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妇要漂亮多了。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

  “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

  “他?”赵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

  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

  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

  “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

  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

  “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了。

  “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

  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

  “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

  “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

  “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

  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

  “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内裤就更不习惯了。”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内裤杨羽宁愿裸着。

  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内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床,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

  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

  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精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

  赵迎在里屋铺着床,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杨羽的身体看,而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杨羽的整个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这让对未知性世界充满好奇的郭美来说,无疑是革命性的,因为哪怕一年前,她才开始发育前,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哪怕从自己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肆虐的场景她都没任何兴趣,可是一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了,胸前慢慢发育,下而开始变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发现抚摸那里会让自己很舒服,这抚摸那里这事是今年无意中从妈妈那学过来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内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

  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东西。

  杨羽冷得急忙钻进了被窝,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房间里哪有地铺?分明就只有一张床!迎姐没有铺地铺吗?

相关资源:
  •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2021-6-208
  •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2021-6-206
  •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2021-6-203
  •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2021-6-2019
  •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2021-6-2020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2021-6-2010
  •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2021-6-2018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2021-6-206
  •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2021-6-2010
  •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2021-6-20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