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好大的奶_是个红杏出墙的少妇村

分类: 未分类
39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杨羽一直觉得浴女村已经是山中山的村了,可没想到,这还有比浴女村还要里面的村子,隔壁还有好几个村子,

  好几个村子都是直接住在山顶的,浴女村算好的了,是住山腰上,还有条河流养育一代人,虽然这条河最终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因为这浴女村是被

  四周大山包围的山谷,说白了,连河都流不出去,那只能往下流了。

  紫舒所在的村子叫红杏村,坐在墙头等红杏?难道是个红杏出墙的少妇村?红杏村就坐落在山顶,沿着浴女村往北的山路往上爬,

  爬到山顶后再往西走个几里路就道了,是个小村子,杨羽没有去过,这些都是路上紫舒告诉他的。

  杨羽牵着紫舒的手一直顺着陡峭的山路往上爬,路上还会遇到几个扛着柴赶回家的村农。紫舒被杨羽牵着手心里美滋滋的,这是她第一次

  跟男生牵手,杨羽的手很宽很大很有安全感。

  “杨老师对我们班的芸熙同学是不是有意思啊?”女生都特别敏感,何况紫薯天天注视着杨羽的一举一动,怎么会看不出来杨老师对谁好对谁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杨羽已经尽量把这层表哥表妹的关系不拉到课堂上来了,就是怕别人多嘴多舌。

  “因为我发现你们总是一起来上学,一起放学回家,而且”紫舒翘起了嘴巴,一脸不爽,停顿了下,继续说到:“而且你们还牵着手!”

  杨羽没想到这紫薯这么般在背后关心自己,何况这紫舒长地也不差,早熟的她才刚满十六岁,但是身体却有着表姐那般的成熟,尤其是胸前那一对。

  紫舒个子不高,才158,人也不胖,所以看起来,胸前那一对就更大了,娇小却不失感性。

  “怎么,你吃醋了?我现在不是你牵着你的手吗?”杨羽笑着回答,这已经爬了到了半山腰,开始有点喘气,天也彻底黑了下来,整个夜晚一片漆黑,

  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片荒瘠,过贯了城市的热闹和繁华,在这样安静又贫瘠的农村,也感觉到安心。

  “你们有没接吻啊?有没那个啊?”紫舒低着头,本来不想问,但是她发现自己很在意。

  “你脑子都装了什么啊,哪个跟哪个啊,芸熙是我的表妹,我现在就住她家,懂了不?”杨羽笑着摇摇头。

  紫舒一下子羞得低下了头,心想我怎么就不是你表妹,也许还可以跟你一起睡,嘻嘻,嗯,以后跟芸熙拉近点关系。

  “你吃醋了吗?还接吻,你的初吻呢?被哪个小朋友抢走了?”杨羽觉得跟着妹子还挺聊得来,而且看她那副样子还挺可爱,顿生好感。

  杨羽环顾了下四周,这里手电筒一关,伸手不见五指,随便把这妹子往草丛一拉,当场给干了估计也没人知道吧,何况这野战杨羽还真没怎么试过,此邪念一出,杨羽更加放肆了。

  “切,我才不喜欢那些小屁孩呢,我喜欢杨老师这样的,哈哈!”紫舒一脸不害臊得大胆得看着杨羽老师,继续说道:“我初吻还在呢!”

  “这么好,是专门留给杨老师的吗?”杨羽本觉得要循序渐进,先摸清这紫舒的真实心理想法在下手不迟。

  “嘻嘻,可以考虑下!”紫舒说着,挣开了手,加速往上面跑去。

  杨羽突然把手电筒给关了,路一下子黑了下来,只看见石头的一点反光,杨羽追了上去,一把从后面将紫舒抱住,低下头,把嘴巴凑到紫舒的耳根后面,紧贴一起,对着紫舒的耳朵呼吸。

  紫舒本能的缩了一下。

  “去那河边把初吻给杨老师了好不?”杨羽越抱越紧,嘴唇之间贴在紫舒的耳朵,耳朵是人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而且女人本来就对触觉特别敏感。

  这点男女确实有别,男人喜欢视觉,听觉享受,所以喜欢通过眼睛看日本爱情动作片,喜欢听女人死去活来的叫床,更喜欢开着灯看女人那痛苦的表情,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满足男人的精神世界。

  男人最大的快乐是征服女人而获取的那种成就感,男人喜欢把女人弄到虚脱,弄到求饶,杨羽是正常的男人,所以他亦是如此。

  杨羽几乎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女学生紫舒被自己压在身下,哭着求饶的可爱模样。

  相反,女人最敏感的就是触觉,女人超级喜欢抚,摸,你哪怕跟她说很多暧昧的话,给她们看很多的片子,那都没用,她们都没感觉,甚至莫名其妙问你她们在干么?

  但是,一旦你抚摸了她,完了,她就整个人都任你摆布。

  紫舒心里其实早就想把初吻献给杨老师了,至少其他的事,她本来没有想那么多,可是刚才杨老师突然从后面抱着她,对着她的耳朵触抚的时候,紫舒感觉全身都软了,心一下子狂跳不止,更夸张的是,下面竟然有了一点反应。

  这突如其来的身体变化,让紫舒又怕又渴望,她心情很清楚,那代表了什么,她比谁都清楚,这代表自己想给杨老师睡,紫舒想想都替自己感到害臊。

  可是杨羽拉着她去河边的时候,她的双腿自热而然就跟上了,但是心里还是矛盾纠结,心想:应该只是接个吻吧,不会睡我的吧,可万一睡我怎么办?给还是不给呢?呜!

  紫舒凌乱了。

  杨羽将紫舒牵到了河边,河边有许多大石头,河水还不多,静静流淌。

  杨羽找了块大石头,大石头很平坦,长期被河水冲击很光滑很干净,杨羽物色了下,应该正好可以把紫舒压在上面,而且还可以趴在石头上,双腿伸到外面,从后面来也很方便。

  紫舒当然是不知道杨老师选一块石头都会考虑到那么多,以为只是这块石头平坦光滑而已,如果她知道杨老师是想把自己压在这石头上,会将是怎么杨的想法?

  杨羽先坐了下来,一把将紫舒抱起,面对面坐到了自己腿上,老树盘根,紫舒啊一声,想挣开换位置,因为这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可杨羽显然不会给她机会,直接托着她的屁股搂了过来,当即紫舒整个人都压到杨羽的怀里。

  紫舒满脸通红,虽然睡前总是会把杨羽当成性幻想对象,也幻想过杨羽把自己压到身子的要自己的情景,可一旦来真的,紫舒还是有点慌,毕竟自己没任何经验。

  “别动!”杨羽见紫舒还扭扭歪歪,直接就暴露出男人的野性,但是又不能太暴,力,吓着女学生可不好,紫舒还只是很稚嫩的女生,可不是村里的那群村妇,杨羽想什么时候村里混熟了就强行拉几个村姑去树林里,那种感觉肯定刺激透了。

  紫舒一听,当即被杨羽的帅气和有力的胸怀给威慑住了,果然乖了,一脸无辜得看着杨羽,那个帅气,做梦都想跟他亲热的杨老师。

  “看着我,没我允许,不可以把眼睛移开!”

  杨羽就这样盯着紫舒看,紫舒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看,平时紫舒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早熟的大胆的女孩子,可是真枪实弹时,她却慌了。

  借着月光,勉强可以近距离看清对方,看着紫舒变乖的样子,杨羽很高兴。

  “我要吻了哦,可以吗?”杨羽还特意说了声,就是故意想看看紫舒的难为情的样子,紫舒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没听见,到底可不可以?”杨羽故意气她,就是要让紫舒放开,把她的那股骚劲给挖掘出来。紫舒忍着兴奋,又重重的嗯了一声。

  杨羽收起了笑容,将嘴慢慢地凑了过去,紫舒心蹦蹦直跳,很是兴奋,终于要初吻了,这一刻她等了好久了。

  自己村里的很多姐妹老早就被男人给睡了,自己却连个初吻还在,早就想破处了,可惜班级那几个男生也太土鳖了,紫舒实在下了不嘴。

  杨羽的到来一下子让她兴奋,她甚至已经打算将自己的初吻初夜都给他,就只担心杨老师肯不肯接受。

  杨羽本来还没有想把魔爪伸下自己的学生,这是禽兽所为啊。可自己的表姐表妹这么快肯定还不能下手,几个女教师杨羽是正准备打算下手,而至于村里的那些留守妇女,寡妇,村妇们啊,杨羽也已经开始物色。可班级里的几个女同学却表现得比谁都饥渴,哎,这都是杨羽的外貌惹得祸。

  杨羽一股浴火冲脑而上,男人一冲动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杨羽一口吻了下去,和紫舒的嘴巴完全贴在一起。

  紫舒初尝接吻的快感,感觉好舒服,胸口急速起伏,下面的反应更加厉害了。

  初次接吻的滋味让紫舒舒服极致,双手一把搂住了杨羽的脖子,整个人压过去。

  这已经是一场战争,发疯,狂野的紫舒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了,感觉一上来,不断地发出嗯嗯之声。

  杨羽只感觉自己的舌,头被紫舒凶猛地挑逗着,也被激发了压抑了好久的欲望,双手不顾一切的往紫舒的背后摸,紫舒的身体很滑很细嫩,可紫舒穿得短袖有点紧,双手完全无法往前移去摸她的身子,杨羽干脆把她的衣服拉了起来,一直拉到双手腋下的位置,这时,胸前的饱满便展露出来。

  杨羽早就按捺不住,双手一把伸了过去,顿时紫舒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呻吟声,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摸,这嘴巴被封着,又被强烈的刺激,紫舒的手一下抓住了那里…

  

  整整连续半个多小时,最后一次,紫舒紫舒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尴尬,周一哪还有脸人?

  ……

  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开得更艳丽了。

  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而这事,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除了表姐,也只有表姐知道,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忙了什么,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

  杨羽拿着跟小竹竿,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还有一簇假胡须,就往山上爬去了。

  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不过,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顶,然后在山顶会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摸索着找,路上遇到村民就问。

  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从北面山顶过去还要爬两座山,杨羽这一路走得慌,走着走着,结果没路了:“我列了个去!”这是杨羽的口头禅,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都啥跟啥吗。

  回头看看,杨羽真想开骂,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

  这山可靠大的啊,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羽有点担心起来,一旦走不出去,天一黑,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这不是闹着玩的,可能没有老虎狮子,但是巨蟒毒蛇那是真心多,哪怕是野猪,急了也会冲你而来。

  “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我压的别说村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梨花了。”杨羽口干舌燥,心烦意乱,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

  正在杨羽迷茫之际,看见前方一村妇,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

  “大姐,这梨花村怎么走?”杨羽边跑边喊,深怕这村姑跑了。杨羽跑到了村妇一看,真是叹息,没想到,这深山里,连个普通的村妇都那么美。

  这村妇完全素脸,穿着朴素,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正扛着一棵树,这树可真不小,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

  这农村,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比如床,木桌,竹椅,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所以,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从山上扛到村子,那个累。当然还有更累的,有些人想挣几块钱,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因为没公路啊,那只能扛,这浴女村出去,就要扛几十里路,爬过五座山,每天只能扛一棵,每棵给你两块钱,这些,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那时候的苦,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

  “梨花村?那正好,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村妇停下来休息,非常热情。

  只见村妇将树顶在拐杖上,知道担子的人都清楚,一个扁担都会配一个拐杖,担起来的时候,放在另一个肩膀,这样两个肩膀受力,减速一个肩膀的压力,农村的男孩子都特别矮,都是这样给压矮的。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