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男女狂xoxo动态图_想近距离观看天人大战

分类: 未分类
1,968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见到李美凤如此主动,张爱民哪有拒绝之理,他深吸口气,感受李美凤身上的那股香汗,那令人的窒息的饱满就好像要将张爱民的脑袋整个埋没。

  不得不说李美凤的确是性感无限,张爱民一时半刻开始紧张,并且慌乱。

  这是张爱民第一次和女人做那种事情,不紧张那就见鬼了,虽然张爱民没实践过,但起码见过。

  只见张爱民一把抓住李美凤的腰际的踏脚裤,打算往下卸去的时候,客厅的门一下子被敲响了。

  “美凤、张医生!”

  

  擦!

  这是赵铁匠的声音,就在张爱民和李美凤打算酣畅淋漓的大干一场的时候,这赵铁匠终于是找上门来。

  赵铁匠叫赵富贵,年纪三十出头,昨晚他和李美凤做那事情的时候差点没命,所以他叫李美凤拿一篮子鸡蛋来答谢张爱民,毕竟这一次,张爱民救了他的命。

  但是赵富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媳妇出去半天还不回来,也正因为这样,他打算亲自过来看看,如果见到张爱民,他要当面道谢。

  “富、富贵呀。”李美凤一把推开张爱民,慌乱的整理仪表,而张爱民更是脸色一阵红白。

  今天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他张爱民怎么什么事情都碰上了。

  “赵大哥。”张爱民微呼口气,接着几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这门一开,只见赵富贵抬眼看进来,见到张爱民和李美凤都在后,却是眉头皱了皱:“你们怎么还关门?”

  

  赵富贵知道自己媳妇的德行,在家里欲求不满,可能还会出来瞎搞,虽然他不敢确定,但是张爱民毕竟是个大小伙,而且长得也是俊,起码比又矮又丑的自己,好看多了。

  要不是赵富贵前几年靠他的铁匠手艺有些名气,他也不会娶到李美凤。

  “我、我们……”李美凤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针对于李美凤的紧张,张爱民显然这方面要淡定很多,他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接着开口:“赵大哥,我和嫂子在商量怎么治好你的病,只是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才在嫂子认可的情况下,关了门。”

  “我、我的病?不想让别人知道?”赵富贵一愣。

  “死鬼,你除了心脏病而且还不像个男人,这种事情难道你想在村里传开呀?”李美凤一下子反应过来,狠狠地瞪了赵富贵一眼。

  “我、我这病你也和张医生说了呀?”赵富贵尴尬至极。

  “爱民又不是外人!”李美凤继续开口。

  赵富贵和张爱民平常话不多,所以赵富贵一般叫张爱民都要张医生,但是李美凤不同,她有时候会叫张爱民搭把手干活,而时间一长,干脆一口一口‘爱民’,就好像把张爱民当成亲弟弟一样,而张爱民为了亲近些,也是一口一个嫂子和赵大哥。

  “那张医生我的病有救吗?”赵富贵忙看向张爱民。

  “赵大哥,我们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嫂子今天过来除了询问你的心脏病外,也希望我能帮助你重振雄风。”张爱民将茶杯给赵富贵递上,接着缓缓地开口。

  能够把事情说圆,并且不让别人有任何疑心,这需要的是技巧,而张爱民显然在这一方面能够自圆其说,相得益彰。

  重振雄风是赵富贵的愿望,自己有这么性感漂亮的老婆,他巴不得夜夜笙歌,但是经过昨晚,他很怕,怕自己再想这些真的会死在床上,一想到昨晚,他就冒冷汗,这要不是张爱民,真的就嗝屁了。

  想到这里,赵富贵由衷的感激张爱民,心想这张爱民真的是个好人,昨天的抢救太及时了。

  “那怎么才能帮我治好心脏病的同时,将那方面也提升?”赵富贵接过茶杯,忙期待地问道。

  “我知道赵大哥你最近铁匠活不多,生活拮据,所以也不打算问你收什么诊疗费,这样,等我想好一套诊疗方案,今晚亲自登门。”张爱民想了想,接着开口。

  “谢、谢谢张医生,真的太感谢你了。”听到张爱民不打算多收什么诊疗费,赵富贵大喜过望。

  “死鬼,大早上叫你在家里歇着跑出来干嘛,现在你可是病人,我待会还要去浇玉米地呢!”李美凤见事情摆平,忙啐骂一句。

  “是、是,我还是应该在家待着,那张医生晚上我就等着你。”赵富贵重重点头。

  看着李美凤和赵富贵离开家门,张爱民重重地呼了口气,感觉自己最近两天的确有些背。

  大早上都还没吃东西,这一刻张爱民终于感觉有些饿,他将两个窝窝头一蒸,吧唧几口后,终于是吹着口哨,走出了家门。

  整个莲花村处于酷暑季节,连绵的玉米地和西瓜地,张爱民一步步对着连绵的田埂走出,只见家家户户零星的男人和女人在忙着农活,整个一天,也就早晚可以干点农活,一旦到了响午,简直是无法下地干活。

  七拐八弯下,张爱民咧嘴一笑,对着一处西瓜地走了过去,这西瓜地靠近一人高的玉米地,捡个西瓜吃,应该没人会看到,毕竟这天也太热,张爱民靠的是手艺,不是种地。

  就在张爱民掰开玉米地,刚要走到西瓜地摘个西瓜的时候,却是见到一声声令人火热的声音。

  “额,村长你别闹,人家羞!”

  “我说大妹子,你怕啥,大不了今年的田税我让你少交点!”

  

  “真、真的吗?”

  连续的话语声下,只见一百米开外的简陋瓜棚里有一男一女,男的不用说,就是莲花村的村长吴宝根,至于那女人,是水芹。

  水芹三十岁出头,家里男人出去打工了,就剩下她在家种地并且照顾一个孩子,说白了,这水芹也不是什么好货,居然把赵宝根都勾搭上了,所谓苍蝇不叮没有缝的鸡蛋。

  张爱民远远看去,看的不太清,只看到瓜棚里那吴宝根将水芹压在身下,那吴宝根一个劲地亲着水芹,整个就是一个老不羞。

  想来顺个西瓜吃还能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这是张爱民从来没有想过的,他眼珠子转了转,接着再次走进玉米杆子里,对着那瓜棚偷偷地摸了过去,显然想近距离观看天人大战。

  一步步靠近过去,张爱民尽量小心翼翼,只是这玉米杆的叶子打在身上痒痒的,早知道他就不穿背心短裤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张爱民偷看吴宝根跟水芹。

  很快,距离终于是近了,这一刻张爱民半趴了下来,躲在玉米丛中,舔了舔嘴唇,双眼更是死死盯着前方。

  这一刻,他看到了水芹和吴宝根亲在一起,那水芹虽然也是孩子他妈,但是现在却是在迎合吴宝根。

  水芹穿着一件粉色的碎花衬衫,搭配一条紫色的紧身踏脚裤,也不知道莲花村的女人们怎么了,她们都喜欢穿这种紧身踏脚裤,这裤子虽然集市里买来便宜,但是因为紧身的缘故,那水芹的大肥臀更是完美衬托,来回摆动间,张爱民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希望能够拍下这场好戏。

  “大妹子,快点给我!”吴宝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解开水芹的衬衫扣子,一双粗糙的大手更是上下游移,时不时地抓住水芹胸前的饱满。

  “真、真的可以少交田税吗?”水芹气喘吁吁,她男人过年后出去打工现在都没回来,她那块荒地早就大半年都没被滋润了,虽然渴望,但也需要一个台阶下。

  “当然,我吴宝根可是说一不二的!”吴宝根迫不及待地按住水芹的一只手,另一只更是开始解开水芹的衬衫的纽扣。

  “别、别骗我。”水芹呼吸急促,胸口连续起伏,终于一动不动。

  见到水芹放弃抵抗,吴宝根咧嘴一笑,他急切地将水芹衬衫的扣子解开。

  张爱民瞪大着眼睛,半张着嘴,这种光天化日依靠一片玉米地遮掩而干出这等荒唐事,至少他张爱民还是第一次遇见。

  吴宝根将水芹的衬衫解开后,张爱民更是连续滚了滚喉咙,只见那被黑色文胸包裹的巨大饱满一下子跃进了张爱民的眼帘。

  我擦,这也太劲爆了!

  张爱民早就打开了手机录像功能,这拍的那叫一个真切,现在的张爱民不由得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他眼睁睁地看着吴宝根将水芹的踏脚裤整个卸到膝盖位置,并且开始解裤腰带,待得这一切都完毕后,更是扑了上去。

  “村、村长!”水芹脸色赤红,她那一双丰腴的大白腿奋力的乱蹬。

  就在水芹还略微反抗的时候,那吴宝根沉腰落马,并且某一刻,两个人一动不动起来,显然已经互相开始体会彼此。

  “带、带劲!”张爱民忍不住叫出声来,不过那吴宝根和水芹岂会知道现在有人在偷看。

  整个瓜棚都开始摇摆起来,吴宝根都五六十岁的人了,那方面倒是不含糊,看的张爱民也是心下大跳。

  连续的剧烈运动下,本来张爱民以为吴宝根作为一村之长肯定还有什么杀手锏,但是令张爱民失望的是,这吴宝根在五六分钟后,却是像只死狗似的,一动不动起来。

  只见水芹一把推开吴宝根,拿起毛巾擦了擦,慌乱地提起裤子。

  “大、大妹子,能不能晚上再来一次?反正晚上你要看瓜棚。”吴宝根有些尴尬,但又意犹未尽。

  “想得美,你可是答应我田税可以少交的!”水芹忙开口。

  水芹有着自己的想法,哪能真的太便宜这个吴宝根,这一次只是为了田税,她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田税少交点可以省出开支给孩子买衣服,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她当然不会答应。

  “大、大妹子,我、我就是想你。”吴宝根说着话,忙亲了上去。

  “吴宝根,你放尊重点,就这一次!”水芹怒气横生,对吴宝根现在的行径非常不满。

  “好、好!”吴宝根尴尬地笑了笑,终于是提着裤子,下了瓜棚。

  张爱民心下偷笑,看向吴宝根尴尬离开的囧样,将手机一收,心下好像在想着什么。

  老实说,这水芹长得还算可以,虽然刚刚还看不太清,但是那对饱满对张爱民的冲击非常大,张爱民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拿着刚刚拍下的视频去威胁水芹就范了。

  也就七八分钟后,张爱民故意绕到田埂外,接着一步步走进西瓜地里。

  “水芹姐,这大热天能不能搞个西瓜吃吃?”张爱民咧嘴笑着,一步步对着瓜棚走了过去。

  本来水芹还没从吴宝根那事缓过神来,现在一见张爱民突然跑来问她要西瓜吃,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吃个屁,你个兔崽子该不会是来偷瓜的吧?”水芹娇喝一声。

  张爱民可是水芹看着他光着屁股长大的,本来村里人还以为张爱民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但是自从张爱民高考落榜后,这水芹就开始看不起张爱民,感觉这张爱民一辈子都要打光棍。

  张爱民自小跟着他爹长大,待得他爹后山采坠崖后,他早就无心读书,心想着怎么都要继承他爹的手艺,所以干脆也干起郎中,不过这水芹却是不服他。

  “水芹姐,不就摘个瓜嘛,干嘛那么小气?”张爱民乐呵呵地来到瓜棚,干脆在这木床上一坐,近距离地看向水芹。

  现在这水芹双腿紧闭,胸口的饱满微微起伏,张爱民知道面前的女人刚刚开过荒,现在可能因为吴宝根的贪婪而有些生气。

  “五毛一斤,你买吗?”水芹撇了撇嘴,露出一丝耻笑。

  就水芹看来,张爱民这个郎中也就糊口,村里一般条件还好的,肯定去乡里走一趟。

  “水芹姐你也太现实了。”张爱民笑了笑,不过紧接着却是说道:“如果让村里人知道,或者柳大哥知道你和村长那点破事——”

  “你、你说什么?”水芹脸色一变,她难以置信地看向张爱民。

  “哼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刚刚我可都瞧见了。”张爱民淡定的很,他说着话,拿出手机,打开视频给水芹看了看。

  只见手机屏幕里一下子出现水芹和村长吴宝根那不堪的画面。

  “你!”水芹忙去抢张爱民的手机,不过却是见张爱民手臂高举,接着后退一步。

  “水芹姐,你说你该怎么办?”张爱民咧嘴笑着,上下打量水芹,特别是在水芹胸前的饱满和大腿深处过多的扫了一眼。

  “你、你怎么这么卑鄙?”水芹气得脸色通红。

  “只要水芹姐陪陪我,我肯定不会传出去。”张爱民露出得逞地微笑。

  一听到张爱民这话,水芹有些惊讶,她万万没有想到张爱民会拿这个视频威胁她,并且和她做那事情,但是张爱民可比吴宝根强太多了,水芹其实也幻想过张爱民,想着张爱民这种壮汉是不是那方面很厉害。

  “真、真的吗?”水芹不确定问道。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