滛男乱女在阅读全文_一双凉鞋就出卖身子

分类: 情感新鲜事
991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随着吴宝根的动作,水芹轻咬嘴唇,就好像不想再次和吴宝根发生那种关系,只是她拿人手短,现在又被减少田税,一时间有些半推半就。

  没多久,吴宝根腰杆一沉,接着水芹半张着嘴,就好像已经感受到吴宝根。

  张爱民看着现在瓜棚里的这对狗男女,不错,现在的确可以称为狗男女了,居然是一双凉鞋就能够摆平的水芹。

  “忒娘的,真是下作!”张爱民心下怒骂,接着冷眼看向一边,从玉米杆上掰下一根大玉米,对着那瓜棚里的身影直接怒砸了过去。

  吴宝根本来还在埋头苦干,不过这时候他突然感觉耳边有一股风,接着——

  嘭!

  “啊!”吴宝根惨叫一声。

  “怎、怎么了?”水芹大惊地看向吴宝根。

  只见吴宝根一把捂着脑袋,接着看了看床边的一根玉米,脸色大变。

  “村、村长你脑袋流血了。”水芹见到吴宝根鬓角出现鲜血,忙开口。

  “不、不好,有人!”吴宝根来回查看,慌乱地提起裤子。

  所谓做贼心虚,吴宝根当然认为有村里人现在发现了他,这根玉米砸过来肯定是在警告他,如果他还不走,恐怕明天村里就出大新闻了。

  “水、水芹,我先走了,你就当我今晚没来过。”吴宝根翻下瓜棚,连滚带爬对着来时的方向撒腿就跑。

  张爱民刚还怒火中烧,这根玉米砸出去可是用了全力的,把吴宝根脑袋砸出血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见到吴宝根落荒而逃,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兔崽子,你给我出来!”水芹翻下木床往下看了看,当她没看到张爱民后,忙叫了起来。

  张爱民眼见吴宝根已经跑远,终于是从玉米地里一步步地走了出来。

  见到张爱民出来,水芹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就担心自己和吴宝根的那件事泡汤。

  “你有病吧,干嘛拿玉米砸人,他可是村长吴宝根!”水芹忙说道。

  张爱民上下打量着水芹,现在水芹的一对饱满可还是暴露在空气中,这就好像是熟透的仙桃,就好像期待着有人来摘采。

  “谁让这老东西坏我好事的!”张爱民耻笑一声。

  “你、你——”水芹都快被气疯了,毕竟刚刚吴宝根来的时候还给她带了凉鞋,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温馨的感觉了,至少她感觉吴根宝蛮疼她的。

  “你什么你,我在你还敢和这老东西乱来,你才脑子有病!”张爱民冷声说道。

  “滚你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老娘干嘛要在意你!”水芹忙啐骂起来。

  “什么?”张爱民双眼一瞪,难以置信地看向水芹。

  本来张爱民还以为水芹对自己有点意思,不过现在看来这娘们只在乎吴宝根带来的那些东西。

  “张爱民,你不就是个村医嘛,你以为你是大学生吗,你爸供你读书,高考你还不是落榜了嘛,你有几个钱?我看你一辈子都要打光棍!”水芹继续骂道,将张爱民最不想提及的伤心事都说了出来。

  张爱民听到水芹的话,他气得浑身都发抖起来,自己高考考砸的确是对不起他爹,现在一事无成是打算继承父业,毕竟他打心底就觉得愧对他爹,但是做村医哪有那么好挣钱,基本上他张爱民可是没有什么积蓄的。

  “怎么了,哑巴了吗?张爱民你别以为整个地球都围着你转!”水芹气鼓鼓地将睡裙拉好,耻笑地开口。

  “我张爱民的确没啥本事。”张爱民惨笑一声,接着看向水芹:“那你呢,一双凉鞋就出卖身子,你以为你很守妇道吗?”

  “哼,吴宝根起码喜欢我才给我买鞋,你呢,你想上老娘还一毛不拔,你以为你是什么德行?”水芹脸色通红,接着干脆理直气壮起来。

  “好!明天我就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和吴宝根偷情,我看是你要脸还是我要脸!”张爱民一指水芹,转身就走。

  见到张爱民被逼上梁山发下狠话,水芹顿时脸色大变,她光着脚丫子从瓜棚里追出来,一把拉住张爱民的手臂。

  “放开!”张爱民一把甩开水芹,这水芹被张爱民一甩之下,直接翻在了地上。

  “爱、爱民你别干傻事!”水芹急了,她忙一把拉住张爱民裤腿。

  如果张爱民意气用事真的将这件事捅出去,那么她水芹还怎么做人,肯定会被村里人天天骂臭不要脸,他男人回来知道这事还会和吴宝根拼命,整个一家人以后就别有太平事,这莲花村肯定是待不下去的。

  “现在你知道怕了吗,早干嘛去了?”张爱民冷笑地看向水芹。

  既然把自己怒急了,张爱民就要让这女人知道后果,看看到底谁底气足!

  “爱、爱民求求你,别说出去,说出去了我以后怎么做人呀,我们一家老小可怎么过日子呀?”

  “爱民,刚刚是你水芹姐不对,我千不该万不该说你最伤心的事情,求求你原谅我!”

  水芹连续哀求,她真的怕张爱民说出去,她一个农村妇女还要生活,谁都想太太平平过日子,不想把事情闹大。

  “现在让我原谅你,你是不是觉得晚了?”张爱民冷冷地看向水芹。

  “爱、爱民,你不是希望我陪你嘛,今晚我好好陪你!”水芹焦急开口,并且她起身,将那睡裙整个脱下,就这样赤身地站在了张爱民的面前。

  夜幕之下,月光洒在水芹那前凸后翘的娇躯上,张爱民哪里想到水芹会突然脱掉睡裙,他目瞪口呆地看向水芹,看着这令人喷血的身材曲线,一时间脑子有些短路。

  “爱民,不管你怎么折腾都可以,哪怕让我亲你那里都可以,今晚我就是你的。”水芹一边说着话,一边紧紧地抱住张爱民,那一对饱满更是在张爱民的胸口来回蹭着,希望张爱民能够网开一面,不要义气用事将那事情说出去。

  “怎么折腾都可以吗?你今晚就是我的吗?”张爱民眉头皱了皱,看着连续挑战自己底线的水芹。

  “今晚我就是你的!”水芹脸色赤红,她这一刻就想张爱民平息怒火,只要今晚好好伺候张爱民,她相信明天还是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听到水芹这话,张爱民心下一紧,虽然刚刚的确是在气头上,但是如果水芹真的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话,这也太劲爆了。

  这一刻,张爱民甚至联想到待会让水芹好好服侍自己,这水芹长得一张樱桃小嘴,张爱民曾经也幻想过自己将水芹的小嘴填满。

  “真、真的吗?”张爱民深呼口气,算是气消一半。

  “要、要不现在就开始!”水芹真的怕了,她忙不迭地开口,并且还挺了挺胸,那一对性感至极的饱满更是带有一丝颤动。

  就在张爱民抬手打算去触碰的时候,此刻从侧方的玉米地猛地窜出三个人来。

  “我靠,老大你看,这也太劲爆了!”

  “啧啧,本来想要来摘几个西瓜吃,我都看到什么了!”

  随着这连续的话语声,张爱民转头看去,接着脸色一变。

  “啊!你、你们是什么人?”水芹一见有人来,忙从地上抓起睡裙捂住胸口,另一只玉手慌乱地挡住玉腿深处。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莲花村有名的地痞流氓李霸。

  李霸平日里游手好闲,有个几个邻村的酒肉朋友,本来今晚喝了点酒有些无聊,便出来偷西瓜吃,哪想刚刚摸到这一片西瓜地,却见到张爱民和水芹在一起,而且这还不算,这水芹还啥都没有穿。

  “嘿嘿!”李霸大手一挥,只见另外两个魁梧大汉一左一右,对着张爱民和水芹包抄过去。

  “李、李霸!”张爱民看清来人,心下一惊。

  这李霸经常进派出所,不仅小偷小摸,而且是附近一带的土流氓,没有村民敢去得罪,就怕会被这李霸给惦记上。

  “你、你们干什么?”水芹紧张至极,浑身颤抖。

  “老大你看,这女人好水灵,啥都没穿呢,啧啧!”其中一个鹰钩鼻男子盯着水芹暴露在空气中的肥臀,滚了滚喉咙。

  “看来你们两个有奸情!”李霸上下打量水芹,现在已经心下火热,这水芹他平日里也注意过,其实早就想好好折腾这女人一次了。

  李霸是光棍,三十好几的人了,有了钱也只能去去乡里发廊,但是村子的女人不一样,那是另一番滋味。

  “快说,你们有什么奸情!”鹰钩鼻男子掏出一把寒光凛凛的西瓜刀,冷冷地开口。

  “老大,干脆押到后山的山洞里,然后好好拷问一晚上。”另一个虎眼男子忙说道。

  这话一出,张爱民脸色一变,刚要说话,这李霸脸色一横:“给我先打一顿再说!”

  “不好!”张爱民大惊后退。

  只见两个李霸的手下对着秦勇挥刀过来,至于李霸更是一把抱住水芹,毕竟现在水芹啥都没穿,只要李霸裤腰带一解,就可以完成美事。

  “啊、啊、救命、救命!”水芹大叫起来。

  “大妹子,你不认得你李哥了吗?”李霸紧紧抱住水芹,胡乱地亲了起来。

  于此同时,张爱民被两个李霸的手下围攻,他刚要反击,却是被那鹰钩鼻男子拿起西瓜刀横劈过来。

  “不、不要,我投降!”张爱民慌乱后退,大急起来。

  这李霸的两个手下可都是带着西瓜刀的,他张爱民再厉害也干不过他们,所以现在干脆投降,毕竟小命要紧。

  “哈哈哈哈,这小子还没打就投降了!”鹰钩鼻男子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你给我老实点!”另一个虎眼男子将刀子架在张爱民的脖子上。

  “好、好!”张爱民双手高举。

  张爱民那个气呀,本来他还能和水芹劲爆一点,但是居然杀出个偷西瓜的,问题是别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是李霸这伙人。

  这伙人可都是地痞流氓,人多势众的情况下自己怎么打的过?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一道尖锐的喊叫声下,李霸居然已经将水芹拦腰抱进瓜棚,并且在解着裤腰带。

  “老大,这里动静太大传到村里不好,直接去后山吧!”针对于虎眼男子那贪婪的眼神,那鹰钩鼻男子显然聪明很多,知道万事小心。

  本来李霸都已经解开裤腰带,现在一听自己兄弟的话,他眼珠子转了转,从后腰摸出一把西瓜刀。

  “大妹子,去后山呗!”李霸舔了舔嘴唇,阴笑地看向水芹胸口和玉腿深处。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水芹紧张至极,花枝乱颤。

  张爱民看着水芹现在危在旦夕,他也是不好发作,毕竟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

  “不去的话,我只能给你这里放血了!”李霸冷笑一声,手中的西瓜刀对着水芹那胸前的饱满一指。

  “快点,臭婊子!”鹰钩鼻男子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水芹的瀑发。

  水芹已经被吓傻了,半推半就下,终于是被李霸押着,走在了前面,只是那挺翘的大肥臀却是随着水芹的步伐来回晃动,扎眼的很。

  很快,张爱民和水芹就这样被押着,一步步地走出农田,来到了后山密林,并且在十几分钟后,被李霸他们押到了一处山洞。

  这山洞里面漆黑一片,但是李霸他们就好像常来这里,他们不知从哪里翻出的蜡烛,在山洞里一点,整个山洞都通亮起来。

  张爱民非常不幸,他被李霸的两个手下拿出绳子五花大绑,他们就是怕他坏事,至于水芹更是跪坐在地面的干草堆,一动都不敢动,毕竟这李霸三人都拿着刀。

  “李、李虎大哥,你放过我吧,我保证啥都不知道。”张爱民试探性地开口,显然是不想在这里待久,徒生事端。

  “你们两个不是偷情嘛,今晚我就让你看看你的情人是怎么被我糟蹋的!”

  李霸冷笑连连,接着双手更是一把抓住水芹的柳腰,让她双手撑在地面,至于那挺翘的肥臀更是面对着李霸,带着一丝颤动。

  “老大你完事了,我们兄弟能不能也爽一爽?”虎眼男子见到这一幕,他滚了滚喉咙,接着迫不及待地开口。

  “都是自家兄弟,今晚轮着来!”李霸豪气干云,开始解着裤腰带。

  “老大,我觉得先拍点照片,不然完事后这娘们报警麻烦就大了!”鹰眼男子眼珠子转了转,接着忙开口。

  “好主意!”李霸露出笑意,他立马放开水芹。

  “求、求求你们放过我!”水芹呼吸急促,差点吓尿,现在更是开始哀求起来。

  “臭三八给我站好,我让你干嘛就干嘛,否则我杀了你!”鹰眼男子上去就是给水芹一个大嘴巴子,接着恶狠狠地开口。

  “别、别杀我,我照做还不行嘛!”水芹捂着脸,胆怯至极。

  “双手叉腰拍一张,对,不错!”

  “靠墙,大腿开开,对,就是这样,不错不错!”

  “好,跪着,冲我笑,来,笑开一点,对,就是这样!”

  随着鹰钩鼻男子连续的拍照,张爱民简直是傻眼了,这鹰钩鼻男子不去当摄影师简直浪费,而水芹还哭丧着脸,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只是她现在啥都没穿,那赤身的模样早就看得这李霸三人浑身燥热了。

  “老大,我拍好了!”鹰钩鼻咧嘴一笑,转身看向李霸。

  “终于可以尝尝鲜了,大妹子你现在是喊破喉咙也没用了!”李霸大喜过望,干脆衣服裤子一脱,直接扑了上去。

  “啊!不、不要!”水芹大惊后退。

  “由不得你!”李霸直接将水芹压在地面,就好像要吃掉水芹。

  “啊?不——”水芹撕心裂肺。

相关资源:
  •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2021-6-208
  •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2021-6-206
  •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2021-6-203
  •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2021-6-2019
  •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2021-6-2020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2021-6-2010
  •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2021-6-2018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2021-6-206
  •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2021-6-2010
  •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2021-6-20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