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小小的布片根本遮挡不住那浓密的丛林

分类: 未分类
1,009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王守旺还不知道,远在百十公里之外的牧野市,江志鹏和许香琴已经小小的算计了他一把。

  不过这点儿算计就算王守旺知道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像老黑那样的人,王守旺不会放在心里的。

  早上醒来之后,王守旺发现安秀然已经起床,这会儿正在厨房手忙脚乱的做早饭。

  知道王守旺喜欢吃土灶煮出来的饭,今天安秀然特意用的土灶。

  当王守旺看到安秀然脸上的黑灰时候,心里忍不住一暖,真是个傻村长。

  安秀然看到王守旺之后,脸上立马浮出两朵红晕:“我……我这算不算关公面前耍大刀?”

  王守旺笑了笑说道:“有这份心就够了。蒸蛋不是这么做的,我来教你,省得哪天我不在家你饿肚子。”

  安秀然一听这话立马不满意了:“谁说的,我会做饭,只是没你做的好吃罢了。我想着你要赶路,就想给你做一顿早餐,你居然敢笑话我……”

  王守旺抬手擦掉她脸上的黑灰:“傻妞,我来做就行了,女人就应该远离油烟。”

  安秀然低下了脑袋,这个死基佬,还挺会哄女孩子开心。

  吃过早饭,王守旺将那些水产全都放在手推车上。

  然后他发动了手推车上的柴油机,推着手推车突突突的向村外走去。

  刚出山口,就看到了许香琴的车子在路口停着。

  走到车子旁边,王守旺熄了火就开始往车上装。

  许香琴看到王守旺手推车上放着的那条黑鱼,好奇起来。

  “小兄弟,这是你捉的黑鱼?个头怎么这么大?”

  王守旺笑了笑说道:“无意中碰到的,正好江老板那里要这玩意儿,我想试试价钱,假如便宜的话,下次就留着自己吃。”

  许香琴一听,当即掏出手机给江志鹏打了个电话:“鹏哥,王守旺抓到了一条超大的黑鱼,有二十多斤吧,你要不要,不要我就给别的朋友了。”

  等许香琴挂断电话之后,王守旺看了这女人一眼:“你干嘛让他紧张呢?”

  许香琴笑着说道:“你不知道,黑鱼大补,他要真给的价格低的话,我就高价收走,然后送人。”

  装好车之后,王守旺推着手推车走到昨天藏手推车的灌木丛,将手推车放了进去。

  许香琴等王守旺坐到车上之后笑着问道:“今天准备买什么?”

  王守旺嘿嘿一笑:“买个充气筏子,回来时候去镇上看看有没有太阳能可买,最近大肆购买,我可是准备用你的车子拉货的。”

  许香琴发动车子:“没问题,白天的时候,连我带车随便用。”

  王守旺一听,立马坏笑着问道:“真的是连人带车随便用么?真要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许香琴有心调戏一下这个有意思的人,她一把撩起了自己的裙子。

  “来吧小家伙,姐正好尝尝鲜。”

  王守旺直勾勾的盯着许香琴的大腿根处,这女人今天居然穿的是那种细绳的小丁。

  前面小小的布片根本遮挡不住那浓密的丛林。

  王守旺突然觉得鼻孔一热。

  居然流鼻血了。

  许香琴赶紧放下裙子,然后拿着车上的纸抽递给王守旺。

  “小兄弟,你不会是个处男吧?”

  王守旺塞着鼻孔,然后点了点头。

  许香琴一脸的惊喜,这王八蛋居然还是个处男,真是赚到了。

  想到这里,她的手不自觉的就摸到了王守旺的裆部。

  卧槽!好大!

  王守旺被许香琴的动作给吓到了。

  他一扭脸就看到了许香琴因为侧身而露出的两团雪白。

  既然你耍流氓,那就别怪老子占便宜。

  王守旺的大手突然就顺着许香琴的衣领伸了进去。

  滑腻!柔软!

  许香琴完全没想到王守旺会这么大的胆子。

  “你个坏蛋,放手!”

  几年来第一次被人碰到自己的私密部位,许香琴觉得脸上发烫。

  这个王八蛋,怎么就这么大胆呢?

  “你不放手的话,我也不会放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三姐你这样可不对哦。”

  许香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攥着王守旺的坚挺。

  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就突然抓他的那个部位呢?

  许香琴羞得耳根都红了。

  王守旺抽出手来,这货还很陶醉一样嗅了一下:“好香!”

  许香琴挂挡,然后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敢占老娘便宜,扣你一百斤!”

  王守旺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不知道许香琴和安秀然的到底谁的大。

  到了店里的时候,江志鹏已经到了。

  许香琴停稳车子便跳下去往店里走去。

  王守旺准备下车的时候,看到刚才许香琴坐的位置上,有一片水渍。

  这女人刚才湿了?

  王守旺刚下车,江志鹏就问道:“兄弟,小琴怎么了?”

  王守旺摇了摇头:“估计尿急吧。鹏哥,你看看这条黑鱼,能给多少钱?”

  二十多斤的野生黑鱼,简直可遇不可求。没有大片水域的话,一条黑鱼甚至长不到二十斤就会被饿死。

  打开袋子,里面的黑鱼可劲儿的欢腾起来。

  江志鹏对王守旺说道:“那样吧,一斤按三十算。这条鱼我要带回去当镇店之宝。”

  王守旺笑着说道:“其实你拍卖了更好,当着客人的面做个全鱼宴,二十多斤的鱼绝对够一桌菜。”

  王守旺本来是无意中想起某电影的桥段来,他觉得这玩意儿摆在玻璃缸中有点浪费。

  不料他的话刚说完,江志鹏就笑了起来:“好想法!等会儿回去我就着手准备这个。”

  王守旺又拿出了二十多斤的河虾与其他水产。

  江志鹏看到那些虾顿时愣了,这些平时个头一般的河虾,居然个头居然不输小龙虾。

  “这些水产全都要了,均价三十一斤!兄弟,再有好东西第一时间通知我,最近有个竞争对手出现,我得把他比下去。”

  王守旺笑着说道:“放心吧,今天来市里就是想买两个筏子到深水区去捕鱼的。”

  正巧这时候许香琴换了一条裙子从店里走了出来,听到王守旺的话之后当即说道:“鹏哥,王守旺的手推车是我买的,他的筏子是不是该你送了?”

  江志鹏哈哈一笑:“好说好说,这不是个事儿。咦?小琴你怎么突然换了衣服?”

  说完,江志鹏用好奇的眼光看着王守旺和许香琴。

  这俩人,难道苟且上了?

  

  一想到苟且两个字,江志鹏心里就不舒服。

  几年前的一次车祸,让他从此陷入了不举的痛苦之中。各种各样的药物全都吃过,但都毫无起色。

  江志鹏曾经和许香琴的男人是竞争对手,但是在她男人死了之后,江志鹏的生意越做越大,而许香琴的饭店逐渐沦为了夜市摊,两家竞争的局面也随即消失。

  许香琴刚守寡的时候,江志鹏确实有些想法,但是自从车祸之后,这个念头逐渐打消了。

  特别是这几年他体会到那种独居生活的痛苦之后,逐渐同情起这个女人了。

  昨天他去许香琴店里的时候,就是想缓解一下许香琴和老黑的矛盾的,结果就看到了那么多肥美的小龙虾,然后他认识了王守旺。

  现在看到许香琴面若桃花,加上下车就去换衣服,说不定俩人在路上就大战了一番。

  想到这里,江志鹏心里发苦。

  人家许香琴等到了第二春,而自己呢?怕是这辈子再也享受不到那种乐趣了。

  王守旺看到江志鹏脸色突然很差,心里一动。

  难道这货跟许香琴有一腿不成?不过昨天许香琴见到他时候,满眼的厌恶,根本没有见到情人的那种明媚笑意。

  难道这是单恋?

  王守旺摇摇头,城里人的心思太复杂,还是农村好。

  拿了钱之后,江志鹏带王守旺去买充气阀。

  他没有让许香琴跟过去。

  坐在江志鹏的皇冠车里,王守旺叹了口气,确实比许香琴的小皮卡舒服。

  江志鹏常年做水产生意,对渔具格外熟悉。

  他开车的时候看着王守旺强壮的身体忍不住叹了口气:“兄弟,你这身肌肉真是让人羡慕。”

  王守旺哈哈一笑:“只要你愿意下功夫锻炼,也会跟我一样的。”

  江志鹏苦笑着摇摇头:“我都四十了,兄弟你不是开玩笑嘛。”

  王守旺笑着说道:“四十算什么?我在部队时候,有个老干部退休前烟酒不断,身体差得经常住院。后来他退休之后每天打太极拳,烟酒也戒了。六十三岁时候又生了个大胖小子。着实让其他人羡慕。”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江志鹏一脚刹车到底,然后看着王守旺问道:“兄弟,你不会是消遣我吧?打太极拳就能有这种效果?”

  王守旺摇头说道:“不光是太极拳,人家有时候还跟着我们训练呢。不过我觉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不服老,就一直能拥有一颗十八岁的心!”

  江志鹏把车子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兄弟,我这身体有些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他这也是疾病乱投医,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会放弃。

  王守旺好奇的看着江志鹏:“我不是大夫啊,这事儿应该去医院的吧?”

  江志鹏苦笑一声:“各大医院基本上都跑遍了,什么江湖郎中的方子也试过,就是没任何效果。所以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前几年,我出了车祸,然后那方面就不行了……”

  王守旺一愣,随即心里乐开了花,原来是不人道了,怪不得见到许香琴之后没有偷瞄她。

  他想了想说道:“是不是器官的问题?”

  “身体检查过好些次了,都没事。就是起不来。”

  “难道是心理上的问题?”

  王守旺这么一问,江志鹏点头说道:“应该是吧,不过我也看过心理医生,他们也束手无策。”

  王守旺揉了揉脑袋,突然挥拳向江志鹏砸了过去。

  江志鹏一看这情况,卧槽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他赶紧躲,但是车里空间狭小,他根本没地方可躲。只好闭上眼睛抱着脑袋等待王守旺的拳头。

  结果等他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王守旺的拳头根本没打在自己身上,而是停留在了眼前一厘米的地方。

  王守旺嘿嘿一笑:“不好意思鹏哥,吓到你了吧。我看出来了,你心理上不自信。刚才我那一拳,换做常人首先不是躲,而是迎过来。但是你看到拳头想到的就是赶紧躲起来,这可不像个男子汉。”

  江志鹏心里发苦,你丫那么大的拳头,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谁敢跟你对打啊。

  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去,等待着王守旺下面的话。

  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社会历练与阅历告诉他,王守旺不会平白无故试自己的。

  王守旺对他说道:“首先,你要在心理上有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现在不是流行什么意念减肥吗,其实就是这个道理,首先你就要从心理上正视自己,告诉自己这不是个事儿。”

  说完王守旺对江志鹏说道:“你下车,我给你做个示范。”

  两人下车后,王守旺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江志鹏问道:“你这车多重?”

  江志鹏喃喃的说道:“两吨多吧,不到三吨。”

  王守旺说道:“我要说我能抬起一头,你肯定是不信的。”

  江志鹏点点头,旋即问道:“难道你真的能抬起来?人体的承受能力没这么高的强度,兄弟你别逞强……”

  他还没说完,就看到王守旺脱掉了上衣扔在了车前盖上,露出了身上结实的肌肉。

  然后王守旺扎了个马步,开始调整呼吸。

  他身上的肌肉越来越大,渐渐的开始出汗。

  接着王守旺大吼一声,双手掀着车子开始用力。

  他浑身的肌肉发红,汗水像是小溪一样顺着肌**壑从身上滴落下来。

  接着江志鹏就看到自己的皇冠轿车被王守旺真的掀了起来,车子的前轮离开了地面。

  他张着大嘴,不相信这是真的。

  直到王守旺将车子放下坐在地上喘气,他才反应过来:“兄弟,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守旺抓着自己的上衣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告诉自己能做到,就能抬起来。不过先说好,你可别学我,说不定你就闪了腰了。”

  刚才这一幕恰好被路边几个路过的女孩儿看到,她们纷纷掏出手机:“哇!人猿泰山!”

  江志鹏和王守旺赶紧钻进车里走了,他俩谁都不想成名人。

  王守旺在车里说道:“等会儿找个清静的地方,我教你一套拳,每天多练练,对身体有好处。只要身体好,心理上的问题再克服了,说不定一年后你也能一夜七次。”

  这话说得江志鹏面红耳赤,别说七次,能正常起来他就谢天谢地了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