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玩丫头的故事|让他看自己的私密处

分类: 未分类
547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等安秀然终于明白过来王守旺是个正常取向的男人,同时也明白没有任何别的任何心理生理问题的时候,顿时羞红了脸,饭没吃就跑回了屋子里。

  趴在床上,安秀然羞得不可抑止。

  那个王八蛋居然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居然身体心理没有任何毛病。

  那这些天自己的身体岂不是已经全都被他看光了?

  一想到这样的情况,安秀然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

  以后还怎么见这个该死的王八蛋?

  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被这个男人看光了身体,好像还不止一次。

  而且最让安秀然受不了的是,好像好多次都是自己故意让他看的。

  安秀然觉得自己在做一个噩梦,自己为什么脑子抽风会让他看自己的私密处?

  屋子里的安秀然正蒙着头不知所措,而屋子外面的王守旺却平淡了很多。

  “这个傻女人,好好的饭居然都不吃了。”

  他趁着月光,大口大口吃着美味的酸菜鱼,根本没把安秀然的心理变化当回事,他只觉得安秀然只是误会了自己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跟她亲吻的感觉很不错,王守旺摩挲着下巴不住的笑着。

  早上起床后,直到王守旺做好了饭推着手推车出去之后,安秀然才悄悄的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呼,这个家伙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安秀然走到厨房,才看到王守旺给她留的饭菜。

  小米粥葱花饼加煎蛋。

  旁边一个小纸条:“好好吃饭,昨晚没吃饱,今天饿了吧?”

  安秀然一想起昨晚,顿时脸又红了。

  这个王八蛋,老娘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出了门,居然还笑话。

  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洗了脸,吃了饭,安秀然便走出村委会,去看看王守旺家的房子弄得怎么样了。

  今天要送的水产差不多有七百多斤,这其中小龙虾将近六百斤。

  王守旺家里忙,所以捕鱼的人少了。

  这七百多斤,王守旺一个人运出来的。

  为了能多运送点东西,王守旺昨天在镇上给手推车焊上了一圈铁栏杆,并且加固了车体,让车子更加结实耐用。

  加上他的石头房子今天差不多能收尾,所以他没让大春跟过来。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昨晚吃饭时候安秀然给他说的那些话让他心里有点发毛。

  许香琴开着皮卡走到山口的时候,王守旺刚好也走到这里。

  “艾玛,累死了。”

  王守旺把把车子推到车子边之后,便熄了火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许香琴走下车子,递给王守旺一瓶矿泉水。

  “今天怎么你一个人来了?你那位大兄弟呢?”

  王守旺灌了两口水说道:“我房子今天估计要弄好了,就让他在那帮忙。”

  许香琴从车上拿出一条毛巾扔给他:“擦擦吧,看你那一身的汗,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了什么呢。”

  王守旺一听立马坏笑道:“那到底是做了什么呀?”

  今天许香琴依然穿着短裙,站在王守旺面前,两条光洁的大腿近在王守旺眼前。

  王守旺脱掉自己的迷彩T恤擦着身上的汗水,山风吹过,许香琴身上的幽香扑面而来,让王守旺心里一荡。

  “三姐,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让我占便宜,就不怕我吃了你么?”

  许香琴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王守旺咯咯直笑。

  “姐还怕你吃不成?看你这一身的腱子肉,跟个牛犊子一样,一看就知道很有劲儿!”

  王守旺身后摸到了许香琴的美腿,然后手不老实的往上滑。

  “三姐,你的皮肤可真好。”

  许香琴抬腿踢了一下王守旺:“大白天的,干嘛呢你,当心别人看到。赶紧装货,你不是要盖房子么?”

  王守旺一听,赶紧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刚想起来,等会儿还得去镇上买东西。”

  许香琴看着王守旺装车的样子,感觉刚才被他摸过的大腿有点发热。

  这坏蛋,又把人弄得不上不下的了。

  装完车之后,许香琴一脸幽怨的开车离去,倒弄得王守旺有点不知所措。

  这啥情况?

  老子没做什么啊。

  女人真是让人莫名其妙,王守旺摇摇头,推着车子往镇上走去。

  啤酒装上二十箱,白酒装五箱,各种饮料蔬菜,外带一百多斤肉。

  农村人的规矩,房子竣工的时候要请所有参与的人喝酒。

  王守旺买完东西,立马匆匆赶回去,根本没注意身后有几双阴毒的眼睛在盯着他。

  “李少说了,要这人的一条腿。另外孙律师交代要起诉这人,你们别打的太过分。”

  在王守旺身后的墙角处,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对身边几人小声交代着。

  这人就是昨天王守旺揍过的人之一。

  走在山路上,王守旺哼着小曲儿,心里很高兴。

  回家这么多天,老子也算是有个窝了。

  终于不用再尴尬的跟女村长住在一个院子了,虽然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女村长时不时发的福利,但是“小旺”也不用受罪了。

  眼不见为净嘛。

  对于村里人撺掇自己娶安秀然的举动,王守旺其实很意动。

  但是也仅仅是意动罢了,安秀然这个女人,怕是不会长时间在桃花村呆着。

  她自小在市里长大,假如不是为了赌气,估计也不会来到桃花村。

  来者是客,所以王守旺自然而然的就对安秀然很照顾。

  假如安秀然真的以后嫁给自己的话……

  王守旺笑着摇摇头,甩掉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虽然他在部队呆了八年,但是却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很是清楚。

  没有钱的话,感情算什么?

  八年来,他看惯了战友们和新兵们因为现实问题而被甩被拒绝的场面。

  自己一个大头兵,虽然会点技能,但是几乎掌握的都是杀人技能。

  假如不是村外湖里有小龙虾,王守旺还真的会发愁自己的生活该怎么维持。

  想到这里,王守旺忍不住叹息一声。

  跟自己一起退伍的那几个战友,怕是也在发愁怎么融入这个社会挣钱吧。

  距离王守旺不远处的树丛中,突然探出了鬼鬼祟祟的身影来。

  这几人就是刚才在镇子上跟踪王守旺的人。

  尽管这会儿脑子纷乱,不过长时间的训练却让他有着超乎常人的直觉。

  有人跟踪!

  王守旺当即放缓脚步,然后将车子推到一棵大树下支好,用毛巾擦了擦汗,装作走累了一样坐在了树下乘凉。

  拿了一瓶啤酒打开喝了一口,王守旺静静的等待着那几个人主动现身。

  

  果然,王守旺刚坐下,那几人就凑了过来。

  他们一共四个人,一人拿着钢管,两人拿着匕首,最后一个人拿着双截棍。

  背对他们而坐的王守旺通过手中啤酒瓶的反光看到这几人,当即松了口气。

  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呢。

  枉费自己耽误了这么好几分钟的时间来伪装。

  这几人慢慢走近王守旺,为首那人很仗义的冲王守旺抱了抱拳。

  “兄弟,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是受他所托来寻仇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希望你能理解。”

  王守旺站起身来:“这套说辞挺溜的,没少害人吧?”

  几人见王守旺脸上并无慌张之色,还以为王守旺没有把他们的话当真。

  “小子!我告诉你,今天我们哥儿几个要废了你一条腿,得罪了李少,这辈子你就等着在监狱中度过吧!”

  王守旺看着他问道:“那位李少,很有能量?”

  拿双截棍那人得意的说道:“他爹是咱们全市都惹不起的人,你一个山里跑出来的农民也敢揍他的儿子,人家没杀你已经很仁慈了。”

  王守旺点点头,然后对他们几个说道:“开始吧,我还等着赶路呢。你们几个,是要自己的左腿还是要右腿?”

  那位拿着双截棍的人摆了个很酷的造型:“给你八个胆子你也不敢动我!告诉你,我的右腿……”

  他还没说完,王守旺就一把夺过了那人手中的双截棍,没等那人有所反应,就下蹲猛甩,棍子重重的打在了这人的右腿小腿上。

  “啊!”

  这人抱着自己的腿顿时摔倒在了地上,右腿的小腿用一种很别扭的姿势垂在地上。

  王守旺笑着剩下三人问道:“我赶时间,你们快点儿说要左腿还是右腿?”

  那三人同时后退,他们完全没想到今天居然踢到了铁板。

  不过他们想走,王守旺可不答应。

  他身如鬼魅,也就几个照面的功夫,他就将那几人的右腿全都打断。

  扔下手中的双截棍,王守旺叹了口气:“好几年不玩了,有点儿手生。”

  他掏出手机,给派出所的刘所长发了条短信,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忙完这些之后,王守旺推着他的手推车,继续向前走去。

  那几人全都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发疯一样嚎着。

  王守旺推着车子走在山路上自言自语道:“好久没听到这种惨叫声了,还真是有点怀念了。”

  回到村里,王守旺将手推车推到自家门口,对干活儿的人大声说道:“今天,咱们的任务就是消灭这些酒菜!”

  正在烧火的安秀然一看到王守旺过来,赶紧转过身子。

  她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王守旺,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打交道。

  总不能看着他问:“我胸大么?”

  一想起自己被他好几次看光身子,安秀然就感觉浑身躁得慌。

  特别是两腿间,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一凉。

  等会儿又得换条小内内了。

  王守旺拿着一瓶还算冰凉的橙汁走到了安秀然身边。

  “来来来,新鲜出炉的冰镇果汁,赶紧趁热喝了,等会儿就凉了。”

  安秀然本来还背对着他的身子顿时颤抖起来,并且她嘴里发出抑制不住的笑声。

  王守旺扶着安秀然的身子转过来,然后将果汁放在她手上。

  “村长,你笑起来真好看!”

  安秀然本想跟王守旺打个招呼的,结果一听王守旺这话,她顿时脸红了。

  这王八蛋好端端说什么情话啊?老娘跟你很熟么?

  安秀然端着果汁气呼呼的走开了,留下了一脸错愕的王守旺。

  他脱下上衣,开始帮忙干活。

  自己的家,总不能自己啥都不干总指望别人。

  再说刚才王守旺顺着安秀然的衣领看到了藏在其中的两只大白兔,顿时就觉得需要做点儿出汗的运动。

  中午时候,在王守旺新房的不远处,摆了十多张桌子。

  所有参与干活儿的人这会儿全都围坐在桌子边,一边吃着可口的饭菜,一边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现在村里大部分人几乎除了吃饭睡觉就在湖边呆着,密密麻麻的渔网在湖中横竖交错。这些有王守旺买的,也有村里人自己去镇上买东西捎的。

  现在桃花村人捕捉小龙虾,已经完全脱离了用手的范畴,而是架上小龙虾网,只要这玩意儿爬上去,用手摘下来就行。

  而王守旺买的那几个充气阀,几乎每天都有收获,村里人也因此生活变得比以前好了不少。

  毕竟不是所有的水产都跟小龙虾和黑鱼那样就算离开了水也不死的。

  很多比较娇气的水产,几乎全都被村里人自己吃了。

  在进入桃花村的山路上,派出所所长老刘带着几个干警看着地上那几个已经没力气说话的几人,笑着问道:“说吧,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一刻钟后,老刘他们几个一人扶着一个瘸腿的人,慢慢下山而去。

  老刘旁边一个警察生气的说道:“刘所,像这种人渣,直接扔到山沟里就行了。”

  老刘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扶着他旁边的人往前走。

  不过他心里却很乐,王守旺还真够猛的,抓到了这几个长期流窜在周边地区的惯犯。

  晚上,王守旺清点好已经称过重量的水产,开始做饭。

  安秀然在房间里换衣服,准备趁着这会儿没事儿把衣服洗了。

  她边脱衣服便考虑自己如何跟王守旺单独相处的问题。

  安秀然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王守旺。

  尽管王守旺对她一如既往的照顾。

  以前安秀然把王守旺当成自己的姐妹,安然享受着王守旺的照顾。

  但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王守旺是个正常的男人,再让他这么照顾的话,说实话她有点受不了。

  自己的生活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对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男人,安秀然有点苦恼。

  怪不得村里人看自己的眼神变了,那几个大婶还总是旁敲侧击的问她什么时候跟王守旺结婚。

  原来是这个原因。

  但是自己来到桃花村是当村长的,假如真的嫁到这里的话,怕是自己父母那一关不好过。

  特别是自己还有个自己不承认但是父母却非常赞成的未婚夫。

  正想着,王守旺突然推门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浑身不着寸缕的安秀然。

  王守旺的呼吸立马变得粗了……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