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大

分类: 未分类
711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林聪实在是受不了身下传来的刺激,双手一松,便躺倒了炕上。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大?”许婷心里想。

  良久,许婷抬头,媚眼直勾勾盯着林聪问道:“连这个都不懂,你还没碰过女人吧?”

  “那你教教我呗?”林聪轻轻的捏了一下许婷脸。

  “好啊!姐姐就让你看看女人是什么样的。”

  许婷说完,站起身来,她推倒林聪,一步迈到炕上……

  “姐,我来啦!你在家没?干啥呢?”

  外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把正要成就好事的许婷,吓得一抖。

  一瞬间,二人赶忙从炕上坐起,许婷一跳到地上,百褶裙自动落下遮挡住一切。

  林聪急忙提起沙滩裤。沙滩裤的拱起让他无比尴尬。

  “我先回去了,承包地的事就让你费心了。”林聪没等外面的人进来,就捂着裤裆冲了出去。

  “啊!”

  许婷听到外面一声尖叫,急忙跟着林聪出去。就见林聪和外面那女子一起捂着额头蹲到了地上。

  很显然,林聪跑到太快,二人撞到了一起。

  “你们都撞坏没啊?”许婷刚忙上前扶起二人。

  “我没事,我先走。”林聪赶忙转身握着下巴夺路而逃。

  “你的事你放心,有姐吶!”许婷在林聪身后喊道。

  “这小子谁啊?这么莽撞。哎呦。”许婷的妹妹许璐捂着脑门咧着嘴问道。

  许婷的妹妹许璐,嫁到南边的一个村子。由于离得近,姐妹二人时常往来。

  许璐比许婷小三岁,和许璐不一样,许婷结婚三年多,从未生育过。一家人急的直跳墙也没用。大小医院、老少医生许璐都不知道看了多少个,许璐没问题,可许璐就是不怀孕。

  许璐几次也想拉着老公去医院检查,可是老公就不去。

  由此,许璐不知道受了多少公婆的白眼。所以她时常跑到姐姐家来诉苦。

  这天,和婆婆又吵了一架后,许璐跑到了姐姐家。

  许璐一进屋,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串香蕉。随便掰下一根剥了皮便咬在嘴里。

  “哎,姐,你说这要是换个男人,我是不是就能怀孕了?”

  姐妹两个自小便在一起,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许璐吃完香蕉,顺手把香蕉皮扔向垃圾桶,就在脱手的一瞬间,她看到垃圾桶里躺着一整根黄瓜。

  看着黄瓜上的东西,许婷立刻明白,“姐姐,不是姐夫也不行吧?”

  许婷憋憋嘴:“不知道,或许在哪个狐狸精身上就能行。”

  “他敢?”许璐眼睛一瞪,接着说道:“你明白告诉他,他要是敢在外面找,你也在外面找。”

  许璐刚说完,就见许婷脸一红,双腿不自觉的紧了紧。

  许璐见许婷的表情不正常,她猛然的一掀许婷短裙,看到里面光溜溜的,便笑着说道:“哈哈,你果然找男人了。说,过瘾不?是不是刚刚那小子?挺年轻啊?力气大不?活怎么样?”

  许璐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许婷。

  许婷眼睛一眯,十二分陶醉的说道:“他挺不错,还是处男呢,哈哈”

  说完,姐妹二人大笑起来。

  “姐,那你老过瘾了是不?”许璐及其羡慕的问道。

  许婷一听,脸一沉,说道:“你要是再晚来半小时我就过瘾了。”说完在许璐脸上轻轻掐了一下。

  “行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别介,姐,不用倒水。”许璐眼珠一转一拉许婷的手问道:“姐,跟你商量个事。你看啊,我这肚子结婚三年了,都没个动静,我想换个男人试试。”说完,一拉许婷继续说道:“你是我姐,你得帮我。”说完嘴一撅。

  “不行,这很容易穿帮的,孩子生出来不像你老公,你怎么给他们家人交代?”许婷很严肃的看着妹妹问道。

  “想不了那么远了,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啊!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许璐无奈的说道。

  许婷面带难色,她知道许璐说的是刚刚跑出去的林聪,便说道:“我也不肯定他肯不肯啊?”

  听到此处,许璐眼睛一转,一把把许婷拉过来,对着她的耳朵说道……。

  “今天什么日子,不停的受刺激。”林聪急匆匆的往家跑。一天里接连受几次强大的刺激,下面的大家伙都要爆炸了,“看来我是真的得找个女人了。”

  

  一个小子的晚饭很容易也很难,当林聪把几个鸡蛋大的小土豆翻出来的时候,看着实在是没有胃口。

  一个念头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

  林冲脱下背心沙滩裤,仅穿一件小裤衩,趁着夜色摸到村长小舅子许老三子承包的水库里。

  天黑,林聪几个猛子都没摸到甲鱼。

  这时,林聪在水里抬头,看见水库边上,徐老三的房子还亮着灯光。

  按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是吃完晚饭了。农村人睡得早,不喜欢看电视的,吃完晚饭后便都躺下睡了。像徐老三这样的年轻人一般会看会儿电视然后在睡。

  借着灯光,看许老三房前挂着几个笼子。

  “那笼子里会不会有甲鱼?”林聪想后,便悄悄的摸到了许老三的房前。

  果然,房前的几个笼子里都是甲鱼,一个个瞪着绿豆大的眼睛在看着林聪呢。看来像是要第二天起早出去卖的样子。

  “嘿嘿,三哥,我就不客气了。”林聪一脸的坏笑,伸手就要打开那装甲鱼的笼子。

  “老三,你跟你姐夫说没啊?那林聪不是还在看着参地呢吗?”

  林聪一听,这是许老三新婚的媳妇在说话,而且话里还提到了他。他放下装甲鱼的笼子,转身摸到了窗前。

  透过玻璃窗,林聪看到许老三仅穿着一条小三角裤衩坐在炕上,手里拿着游戏机手柄,嘴里叼着半截咽,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电视里显示的是经典游戏“超级玛丽”。

  而许老三的媳妇钟丽,正坐在许老三的旁边,斜靠在墙边,同样穿着一条小三角裤衩,上身却比许老三多穿了一件极小的胸衣。胸衣小的仅仅遮挡住重点部位。

  这时就见钟丽把脚伸到许老三的腿上,用脚后跟在他身上拨弄着。

  “老三,问你呢,你姐夫说过收林聪的参地没?”

  “别弄,让我玩完这一把的。”说着趁游戏过关的间歇,抬把钟丽的腿扔到一边。接着说道:“和姐夫说过了,姐夫说已经跟林聪说了。他的参地不交也得交。一旦村里收回,那一地的人参就是我们的了。”说完,许老三一脸淫笑的回头看了一眼钟丽。

  “原来是钟丽鼓捣许老三让他姐夫收我的地。冤有头债有主,许老三你等着,不动你老婆,我就不姓林。”在窗外听得一清二楚的林冲,咬着牙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呀?这是我给你新买的衣服?”新婚的许老三看了一眼钟丽后,舔了一下嘴唇后问道。

  钟丽没有回答,而是一脸的妩媚看着许老三。

  这时许老三也顾不得游戏了,扔了游戏机的手柄便扑到了钟丽的身上。一嘴的龅牙,从钟丽的脑袋一直将钟丽从头啃到底。

  钟丽大受刺激,两人彻底纠缠在一起。

  这么小?

  站在外面的林聪,看了许老三的家伙后一脸的鄙视。

  房间里越来越刺激,林聪脸色通红。

  不行了,不能再看了,再看他就要爆炸了。

  林聪转身打开了笼子,抓了两只甲鱼后,钟丽用特有的“歌声”送走了林聪。

  林聪刚刚回到房子前,就见门口的阴影内蹲着一个人,林聪从旁边捡起一把铁锹低呵道:“谁?”

  “是我,是婶。”坐在门前的黑影用颤抖的声音回道。

  林聪听到是谁后,扔掉铁锹,向那黑影走去。

  走到那黑影面前,黑影并没有站起来,而是双手一把抱住林聪。

  门前那黑影便是支书的老婆王桂梅。自从早上见过林聪的家伙后,这一天便像丢了魂一样。

  她满脑子都是林聪,可是没办法,她得在家等着支书回家啊!

  终于,一个电话过来,说支书在乡里陪领导喝酒喝高了,晚上不会来了。这可解放了王桂梅。她一刻都没耽搁,借着月色直奔林聪的家跑来。

  “婶想死你了!”王桂梅抱着林聪就上了手。

  可是林聪手里还提着甲鱼呢,这让林聪可如何是好?他只得向床边走几步,想把手中的甲鱼扔到房前的洗衣盆里。

  “婶,你也太性急了。我这憋了二十年的小伙都没你这么急。”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