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哪个女人不需要这样的男人

分类: 未分类
2,026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林聪折腾了一夜,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从门外的洗衣盆里拽出一只甲鱼,又从地里把出一根长势不大好的小人参一起扔到锅里。“幸好和许老三这个养王八的做邻居,不然自己哪有这么大的家伙?”想罢,林聪低头看看自己的裤裆。

  吃了一肚子的王八肉,照例林聪是要到参地里看看人参生长的情况。

  一大早起来,许婷就心烦意乱。

  男人对于有过男人的女人来说,就如同吃过鱼的猫又再次见到了鱼。

  林聪便是许婷心里的猫。

  自从见了林聪的大家伙后,许婷心里便一直都放不下。

  洗好了几根黄瓜,许婷给在坐在房间内看电视的许璐端了过去。

  “姐,林聪的那个家伙真的有这么大?”许璐拿起一根黄瓜慢慢啃着。

  许婷白了许璐一眼,“你听说过哪个女人死在床上的?”

  “那就好。我就需要这样的男人。”许璐一乐,“他那样的,我肯定能怀上。”

  许璐美美的想道。

  许婷撇眼看着许璐,心里想:“哪个女人不需要这样的男人?”

  林聪在参地周围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异常,便想回到房间睡个午觉。

  可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房门居然是敞开的。

  他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间门,靠着里面房间门的门框,俏俏往里面一瞧。

  一个女人,许婷。

  就见许婷提了一方便袋的黄瓜茄子生菜一类的,往林聪的桌子上一放,便在房间内到处看了下。

  接着许婷将目光停留在林聪脱下来的衣裤上。那是一堆林聪换下来还没来的及洗的衣裤。

  林聪一个小男孩,不会归整房间,脱下来的衣裤没洗之前都是混乱扔的。

  许婷看到林聪的脏衣裤后,往进来的房门处看了下。

  林聪刚忙闪身到一边。

  过了几秒后,又悄悄把头探出来。

  就见许婷一手捏着鼻子,一手用两个手指把林聪一件小裤衩给提了起来,靠近鼻子,吸了两下——

  在门口藏着的林聪看许婷的脸一红。

  见此春景,林聪不由得身体有了反应。

  他蹑手捏脚的向许婷走了过去。

  许婷察觉到动静,抬头看见林聪,呼吸不知不觉厚重起来。

  林聪被她看的浑身发热,下意识走了进去——

  “林聪,林聪,你给我出来……”

  外面传来叫喊声。

  当听到第一声叫喊的时候,许婷如遭到触电般的僵住了,“不好了,我家老爷们来了……”

  许婷浑身颤抖着,巨大的恐惧让她无法动弹。

  “你害怕了?”林聪嘴角一歪,笑着转头看向后窗,“害怕就赶紧跑。”

  许婷一看后窗,赶紧跳到地上,抬腿就朝后窗跑去。

  “晚上我过来找你继续,记得给我留门。”许婷说完站在窗口一噘嘴,给林聪一个飞吻后,闪身跳下后窗。

  “林聪,你赶紧出来,在家磨蹭啥?”院子里传来许婷的爷们,村长郝德顺的声音。

  林聪见许婷跳出后窗,钻进苞米地后,这才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

  “啥事?”林聪站在房子前点了一支烟吊在嘴上,看着面前三个人。村长郝德顺、支书冯永贵、还有许婷的弟弟许老三。

  “不是让你把地交出来吗?怎么还住在这?还不赶紧滚?”村长郝德顺穿着一件跨栏背心,肩膀上披着一件短袖衬衫,嘴里大吼着。

  “谁说让他滚的?谁敢?”

  这时支书冯永贵的老婆王桂梅赶了过来。后面跟着村长老婆许婷。

  当冯永贵等三人刚离开村部,王桂梅就赶了过来找冯永贵。听王会计说是去找林聪了,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走到半路上,便看得村长老婆许婷从苞米地里闪了出来。

  乡下农村没有公共场所,所有人在外面解决大小便基本都是在苞米地了。所有她看到许婷从苞米地里钻出来,她以为许婷是在苞米地里解决大小便的事情,怎么也想不到刚刚和林聪来了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许婷见王桂梅去了河南,那是林聪家的方向,便怀疑王桂梅是否也和林聪有一腿,嫉妒心一起,便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刚一进院子,就听村长冯永贵在那大喊。

  “一只小辣椒。”许老三一看是支书老婆心里一阵叫苦。“支书老婆是村里有名的厉害角色,村里无论男女都得让七分。在加上支书老婆是身份,姐夫怕是搞不定这件事了。”

  想罢,许老三将郝德顺拉到一边,怂恿道:“姐夫,支书的娘们来了,支书出了名的怕老婆,怕是不会再说啥了。可姐夫你是堂堂的大老爷们,怎么也不能怕个娘们啊?所以姐夫你得顶住,拿出爷们的样子,老弟的事就全靠你了。”

  郝德顺雄心勃勃地点点头。

  随即,郝德顺大叫道:“林聪,你要是还不滚,我们就把你赶出合兴村。”

  “你闭嘴。”还没等王桂梅说话,王桂梅身后的许婷张嘴说话了。

  “你算哪根葱?”许婷也拿出村长老婆威风,对着自家爷们吼了起来。她心里清楚,此时如果不替林聪说句话,那今天晚上来了也是白来,林聪肯定不会干自己的。

  女人一旦疯狂起来自己都害怕,为了林聪,王桂梅和许婷都豁出去了。

  见自己亲姐姐都替林聪说话了,旁边的许老三可真的是憋不住了。

  “姐,到底谁是我姐夫啊?”许老三一肚子坏水,他一听王桂梅和姐姐许婷都在为林聪说话,那他怎么办,于是他眼珠一转,想出一个坏主意,将矛盾引向林聪和郝德顺之间,看郝德顺怎么收拾林聪。

  郝德顺一听,火冒三丈,“这是啥话啊?难道林聪也是你姐夫?那我不成了绿帽王八了?”但是看看许婷如支毛老虎般的架势,叉着腰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便转身朝林聪扑了过去。

  “让你不交地。”因为刚刚许老三的话,火起的郝德顺朝林聪拎起了拳头。

  林聪年轻身体好,又天天单杠又打沙袋的,很轻松的就躲过了这一拳。趁郝德顺前冲的惯性,林聪一伸腿,便把郝德顺拌了个“狗啃屎”。

  许老三见姐夫为了自己跟林聪动了手,又遭林聪羞辱。此时见林聪后背对着自己,觉得坏林聪的机会来了。便赶紧冲了上去,从林聪的背后用尽全力的推了一下。

  林聪只顾对付面前的郝德顺,未成想到许老三会在背后偷袭。

  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尖刀。林聪伸手再好,也架不住许老三的背后偷袭。

  许老三猛的一推,林聪往前一冲,正好撞到停在院子里的三轮车的后箱板边缘,把左臂剐出一条两寸长的口子来。

  众人一看,林聪受伤了。伤口刚开始还冒着白茬,接着便是殷红。在然后就是大量的血从两片外翻的红肉中涌了出来。

  王桂梅一看,许老三伤了林聪。也顾不得什么脸面来了,伸出两手十指朝许老三抓去。

  许老三见王桂梅发了疯,赶紧逃之夭夭。

  许婷也是一样,见王桂梅抓许老三,她也伸出手来,跑到郝德顺面前,不住的连挠带抓。

  “都住手。”见众人都及其狼狈的混乱场面,为避免结果严重。冯永贵赶紧站出来拿出支书的威风来稳定局势。“好了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林聪先去村卫生室包扎下。你们两个娘们也都回家去。”

  许老三离开林聪家后,心里愤愤不平。眼看着林聪的参地就如同覆盖在地上的一叠叠钞票一样,如何能不让他心动?自己那水库养甲鱼,由于不懂得科学养殖,那甲鱼也是长的很慢。如果能拿到林聪的地,那就如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一样。

  今天好入容易怂恿村长和支书一起过来,却不想被两个娘们给搅和了。这让他如何能甘心?

  想罢,许老三一计不成,心里又生一计。

  林聪来到村里的医务室,下乡支农的医生兼护士柴可盈,弯腰给坐在椅子上的林聪清理包扎伤口。

  这点小伤对于林聪来说倒是不算什么,但是从蔡可盈那翻领的白大褂内露出雪白深沟,让林聪大受刺激,身体很快有了反应——

  柴可盈虽然学医,但毕竟青涩,对林聪的反应深感好奇,不由自主细细观察起来。

  许璐推开门,看到林聪和柴可盈暧昧的姿势,心里顿时有了打算。

  

  当姐姐许婷回家时,对妹妹许璐说了今天林聪受伤的经过。许婷对姐姐说出去走走,随后便来卫生所探望林聪。

  当许璐推门进来的时候,柴可盈正舔着嘴唇。

  “嗯哼。”许璐推门而入轻声的咳嗽了下,打断了柴可盈的幻想。

  “啊……胳膊上的伤口已经……包扎下就好。”柴可盈尴尬的提起林聪的沙滩裤,赶紧继续给林聪包扎胳膊。

  “骚货。”许璐一撇嘴。接着对林聪说道:“你伤的要不要紧啊?都是我那弟弟不好。”说完抱着林聪的胳膊装作仔细看的样子,趁机用胸脯触碰林聪的手。

  “一点小伤,不要紧。”林聪眯着眼。

  这一切都被装作整理工具的柴可盈看在眼里。“骚货。”柴可盈也是一撇嘴。

  眼瞧着到嘴的鸭子飞了,柴可盈也是无奈。不过不要紧,只要自己和林聪都在这个村子里,就总会有机会的。

  林聪和许婷离开卫生室,见支书冯永贵与村长郝德顺在商量着什么。

  “你先回去,我去跟他们聊聊。”林聪看着村部门前的二人,冷着脸对许璐说了一句,便走了过去。

  村卫生室与村部紧一墙之隔。

  “林聪,你还过来干什么?赶紧回去?”冯永贵面对着林聪,见林聪走了过来,明知故问。。

  本来是背对着林聪的郝德顺,听冯永贵说林聪来了,吓得他突然的一跳,转过身来。

  林聪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拿在手里。问道:“我想知道村里收我的地,现在是什么结果。”说完用木棍一指郝德顺。

  郝德顺一看林聪的态度不善,定是因为刚刚弄伤了他的胳膊的原因。于是朝左右一看。这边只有三个男人,林聪、冯永贵和自己。

  如果真的动起手来,首先冯永贵不会帮自己。平时的工作二人总是针尖对麦芒,明里看似和气,暗里都没少给对方使过绊子。

  下午冯永贵的态度很是和气,林聪未必会对冯永贵动手,况且他也不会将村里两个干部得罪,所以,林聪想继续承包地,他肯定会软硬兼施。软的对冯永贵,硬的是对自己。

  在看林聪那跨栏背心外露出的肌肉,自己一个人怕不是他的对手。郝德顺心里合计道。

  其实他不说,冯永贵也看得清楚。见此情景,冯永贵退后了几步。

  “你郝德顺倒下了,那村里就我一个人说了算了。呵呵。”冯永贵看着林聪拿着木棒朝郝德顺走了过去,心里想着。

  “林……林聪,你冷静。”郝德顺看着冯永贵退到一边,嘴里暗暗骂道:“老狐狸。”随即对林聪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林聪,今天的事先放放,村里决定先缓缓。下周开村民会议再决定。你的地收与不收,都由村民来决定。”

  说完,郝德顺拽着冯永贵一拉门,躲到村部里。

  林聪听见村部门“咔嚓”一下落锁的声音。他将手中的木棍一扔。他倒不是怕他们二人躲了起来,因为林聪有另外的方法解决这件事。

  林聪朝村部门口吐了口吐沫后,返回自己的家。

  夕阳西下,村里家家户户的烟尘里都冒起了烟,这表明做晚饭的时候到了。

  林聪一进门,身后便出现一人,将他从背后一把抱住,从自己后背传来两个明显的支撑来看,后面的是个女人。

  “你来干什么?”林聪回头一看,是许璐,他微微一笑,已经猜到许璐来的目的,明知故问。

  许璐眼睛一眯,伸出舌头把嘴唇舔了一圈。“我来干什么?我能来干什么?”

  说着爬上炕,把林聪房间内的窗帘一拉,躺在林聪旁边。

  “忍不了了。”许璐猛的一张口。

  “唔~”

  “林聪,林聪,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门外的人喊道。

  “糟糕,我们不能被发现,怎么办?怎么办?”许璐着急的说道。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