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这里好敏感 你湿的不像样了 乖乖宝贝让我爽一下

分类: 未分类
824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123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李悦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123

  但是村里有个刘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

  “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

  “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

  “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胸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摩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胸部,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摩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大概是被刘大爷的按摩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按摩。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大,大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

  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按摩手法相当管用。”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

  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真枪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干净的,就是大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大爷腿上,大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大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大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