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病弱装病系统,村里的女人都说我大

分类: 社会新鲜事
1,189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9 发布
Author:

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乡村公路,放眼望去,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只有一辆破旧的老式公共汽车在行驶着。来之前,倾盈从未想到过,慕容流云的家乡会如此偏远。

爱情总有终点,但愿是你我垂垂老矣时。这信念,一直萦绕在倾盈心中,算来已有两年。

整整一个小时,时而缓时而急的行车让倾盈的肩膀早已酸疼,她小心翼翼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忽地,车子一阵颠簸。倾盈没有准备,手还没来得及扶住栏杆,便要踉跄着要往前倒去。

不过,刹那之间,前面一位穿着绿色军装的中年男子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倾盈的手臂。所幸,倾盈没有摔倒,否则就算不伤筋动骨,也得磕着哪里。

借着中年男子的力,倾盈稳住了脚步。

“谢谢!”

“没事,姑娘,山路崎岖,小心点。”中年男子的口音虽然很重,但倾盈依稀还是能听懂,毕竟以前也跟着慕容流云学过一段时间。

倾盈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打量了一下帮她的中年男子,发现他穿的绿色军装早已阑珊,想来他应该也不是军人。

从上海到洋县,倾盈也记不清自己到底转了多少趟车,握着手里厚厚的一叠车票,她全然忘记了先前的倦意。一路之上,她的眼睛都在盯着窗外,看那苍劲的松柏,看那蔚蓝的天空。习惯了大城市的喧嚣,她对这乡村的宁静觉得陌生。

没来洋县之前,倾盈的脑海里一直思索着:到底是怎样一方土地才能养出慕容流云这么善良帅气,温柔阳光的男孩?

此时,她仿佛有些明白了。这山这水,到哪里都会给人一份安逸,一份舒心。

又颠簸了约摸半个小时,汽车终于缓缓停下,随之,车门嘎吱打开,十几名乘客先后下了车,倾盈是最后一个。

车子停着的地方像是一个集市,一条水泥路穿过将集市一分为二。倾盈拖着行李,环视四周,发现路边尽是蹲着一些小贩,有卖瓜果蔬菜的,有卖衣服袜子的,还有卖一些不知名的土特产的。不过,在路摊之中,一个卖字画的小贩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是朱鹮吧?”倾盈拿起了一张画,仔细打量着画上那只美丽的白羽鸟儿。

“姑娘,有眼力见儿,这个就是朱鹮,这可是我们的国鸟,我们洋县的宝贝。怎么样,要不要买一张做纪念?”小贩见倾盈很感兴趣,便热情招呼起来。

“好美呀!”倾盈看着这鸟儿,不由得赞叹。

以前,她经常听慕容流云说起这鸟儿——神秘,美丽,坚贞。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瞧着这张逼真的画,她还是有些触动。

“多少钱一张?”

卖画的小贩普通话说得有些别扭,可淳朴的嗓音听了让人觉得亲切。

“姑娘,看你这么诚心,这幅画便宜卖给你了,一百一张。”

“来,给你钱。”倾盈家境富裕,倒是没有把这一百块钱放在心上。

“好了,这画我给你卷好了,你放好,不然容易压坏。”

按着小贩的叮嘱,倾盈蹲下把画放到了自己的行李箱中。临了,她想起来要问些事情。

“您好,我还想问一下,这里是溢水镇对吗?”

“是的。”

“那您知道木家村怎么走么?”

“木家村?你要去那里啊?这里是镇上,离木家村还有十几里地呢,你要去的话得雇个摩的。看到没,前面不远处就有摩的。”小贩指了指前面说到。

“谢谢。”

倾盈按着小贩的指引,走了大概几分钟,一群热情的摩的司机出现在眼前。

“姑娘,你要去哪啊?”几个司机先后上来询问,弄得倾盈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她倒也不是什么胆小的女孩。

“我要去木家村,多少钱?”

“木家村,你就给20块钱吧。”一位胡子拉碴的大叔嗓音浓厚。

不过,就在他出价之后,另一位稍微年轻一些的男子爽快说道:“姑娘,我十八块钱就可以给你跑一趟。”

这话一出,出价二十的大叔脸上立马涌出不悦的表情。

“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还要跟我抢生意?”

眼看着一场争吵必不可免,倾盈赶忙走开了。到了一个拐角,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爷爷闯入了视野。老爷爷蹲在一辆已经很破旧的摩的旁边,似乎也在等待着客人上门。

“爷爷,您去木家村么?”看到老爷爷年岁不小,倾盈故意提高了嗓门。

老爷爷一怔,似乎刚刚从睡梦中惊醒。

“姑娘,你要去木家村儿?”

“对。”倾盈点了点头。

“那你上来吧,刚好我也要回家吃饭。”老爷爷起身,有些颤巍地坐上了摩的。

“多少钱?”倾盈提着行李,坐上了老爷爷身边的座位。

老爷爷笑了一下,眼角横亘的皱纹挤压在一起,密密麻麻。

“十五。”

老爷爷的朴实让倾盈的脸上也泛起桃瓣。

“好,爷爷,麻烦您了。”

“这姑娘,哪的话儿!”

摩的缓缓开起来,轰轰的响声有些刺耳,没开多远,颠簸的感觉再次袭来,倾盈调整了一下坐姿,努力地让自己保持平稳。

与公路两旁长满高大的松柏不同,乡村土路尽是被遍地的油菜花环绕。空气之中,金灿灿的花朵吐露着四溢的芬芳,目及之处,一群群小蜜蜂来回在花丛中穿梭着。募地,一阵涓涓流水声传来,倾盈侧头看去,发现一条小河蜿蜒伏着,依稀,还能瞧见清澈的河水里有些鱼虾游弋,微风激起几道涟漪,吓得它们散去。

这景致,以前只活在慕容流云的畅谈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摩的在土路上的一个十字路口前停了下来。

“姑娘,我们到了。”老爷爷把车子熄了火,慢慢移身下来。

倾盈拽着行李,紧跟着从另一侧下了车,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二十块钱。

“爷爷,我手里就这二十块的零钱了,都给您。”

老爷爷看着递过来的二十元纸钞,有些欢喜,但并未贪图。

“姑娘,这可不行,爷爷刚刚跟你说的是十五块,就只能收你十五块,你别看我们乡下人不怎么富裕,但也是要讲诚信的。来,找你五块。”

倾盈本想回绝,可看到老爷爷朴实坚定的眼神,便没再坚持。

“爷爷,我还想问一下,您这个村有没有姓慕容的?”

“姓慕容啊?“老爷爷挠了挠头,若有所思。

几秒过后,老爷爷不紧不慢介绍起来:”我想想,我们木家村一共二十多户,大多姓刘,姓慕容的就一家,是几十年前从外地搬来的。”

倾盈有些意外,原本她以为找到慕容流云的家会费一番功夫。

“那爷爷,怎么样才能到慕容家?”倾盈接着问到。

老爷爷抬起有些颤抖的手臂,指了指前方,“你沿着这条路往前走,走到尽头会看见一个小山坡,紧挨着山坡的那家就是了。”

“谢谢爷爷。”倾盈礼貌地告别了老爷爷,便拖着行李快步向老爷爷指的方向走去。此刻,她的心中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她不知道她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家,一群什么样的人,抑或是听到什么样的消息。

“慕容流云,就算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找回来。”这一秒钟,这个信念在她心里无比坚定。

大约走了十分钟,倾盈就到了路的尽头,一眼瞧去,一个满是青草覆盖的小山坡格外引人注目,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一间已经有些破败的土房子。倾盈的心里登时咯噔了一下,仿佛平静的水面落下一块石子,泛起波动。

“天呐,他……他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越靠近房子,倾盈越是感觉到不安,终于,当她看到门框上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时,心中的不安瞬间变成了失落,乃至绝望。

“怎么会没有人?他的家人呢?他的家人呢?” 从遥远的上海出发,跨越了将近一千五百公里的路程,倾盈不想也不甘心又是一次徒劳。

慕容流云,那个仿佛流星划过夜空一样的男孩,就这样销声匿迹了?

这时,余光之中,倾盈发现山坡侧面走过来一位路人。仿佛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倾盈急忙问道:“您好,我想问一下,您知道这家人去了哪里么?”

这路人应该是刚从田间回来,手中还拿着一把锄头,只见他思索道:“慕容家啊,已经不在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几十年住得好好的,两年前却突然搬走了,听说好像是去了上海还是哪里。”

“上海?”倾盈愣了一下。

“姑娘,你是他们什么人?找他们有什么事么?”

“哦,没,没什么。”

倾盈看着门上的厚厚灰尘,心里认同了路人的话,慕容家应该已经离开很久了。

寻他,寻他,这满世界的寻找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没有找到慕容流云的家人,倾盈倒也没有急着回上海,因为即便是打听到了一丝消息,也不可能在茫茫大上海中那么容易找到一个人。

她回到溢水镇,找了个小宾馆住了下来。往后的两天里,她还是雇了那位老爷爷开摩的,去了朱鹮保护基地,见到了那美丽鸟儿翱翔的身姿;去了野生大熊猫保护区,看到了憨态可掬的国宝。总之,慕容流云提起过的每一种珍稀动物,她都去看了。

一路上,她仿佛都在顺着他的足迹。

相关资源:
  • 年轻女子秘密精油按摩,快穿之尤物难成之公主难为
    年轻女子秘密精油按摩,快穿之尤物难成之公主难为
    2021-6-200
  • B和B为啥长得不一样,选填记忆之羞耻play全文阅读
    B和B为啥长得不一样,选填记忆之羞耻play全文阅读
    2021-6-2018
  • 皇叔九公主,宝贝 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肠不准拿出来 吃饭
    皇叔九公主,宝贝 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肠不准拿出来 吃饭
    2021-6-209
  • 趁虚而入的体育,腿张的越开越好进
    趁虚而入的体育,腿张的越开越好进
    2021-6-204
  • 沉沦在黑人胯下的校花,爹爹错把我当做娘亲
    沉沦在黑人胯下的校花,爹爹错把我当做娘亲
    2021-6-2011
  • 小腹结合顶弄,用裙子罩住他的头
    小腹结合顶弄,用裙子罩住他的头
    2021-6-202
  • 丁字 儿子满足了我 快速问医生珠 磨,攻和受先婚后爱
    丁字 儿子满足了我 快速问医生珠 磨,攻和受先婚后爱
    2021-6-2017
  • 校草今天和我告白了百度网盘,总裁在上我在/下
    校草今天和我告白了百度网盘,总裁在上我在/下
    2021-6-2010
  • 玉米地和娘的时候,亲爱的我好想你硬了
    玉米地和娘的时候,亲爱的我好想你硬了
    2021-6-207
  •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费阅读,15岁小姑娘被寺庙里的老和尚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费阅读,15岁小姑娘被寺庙里的老和尚
    2021-6-20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