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的在里面进进出出,老师的全身检查

分类: 社会新鲜事
919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9 发布
Author:

一漫洗完澡后,换上舒适的白色睡裙。拿起墙上挂着的干毛巾,搭在肩膀边擦头发边向书桌走去。

屁股刚坐在凳子上,往嘴里塞了口楼下买的馄饨,嘴里还在嚼着小馄饨,正在充电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心中有所感似的,慢腾腾走过去将手机拿起,一看来电人显示。秀气的眉毛微不可闻地皱了起来,思考再三后,伸出小拇指,果断挂掉。

电话另一头,宫骏一脸疑惑道:“备注漫漫宝贝没错啊,怎么还能挂掉电话呢?”

不死心地又开始拨打电话,没过多久。电话接通了。宫骏生怕她又挂断,赶紧说道:“顾潍喝醉了,你方便来接他吗?”

一漫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有些耳熟,来不及细想,淡淡回答道:“我为什么要接他?”

宫骏把手机放在顾潍耳边,朝她提高音量说道:“你听听,他嘴里喊得谁。”

“漫漫,对不起,漫漫,我想你,漫漫啊~”顾潍嘴里不断呢喃,没说好久,突然起身趴在宫骏腿上吐了。

宫骏捂住鼻子,朝电话那头人有些生气喊道:“谁也别管他,让他喝得酒精中毒就好了,吐我一身,靠。”

话一说完,电话挂断了。

宫骏捂住嘴巴,朝顾潍偷笑道:“潍潍,不要太感谢我哟。”

低头看了看裤子上的呕吐物,差点没忍住原地爆炸。走出包厢后,将酒吧位置短信发送给一漫。召来工作人员,让他赶紧带着自己去洗澡换身衣服。

一漫有些为难的看着自己碗里的馄饨,又看了看手机显示时间。沉思片刻,低头慢条斯理地将碗里馄饨一个个解决。

吃完馄饨后,看了几分钟卷子,有些心绪不宁。

坐在出租车上的一漫,头发还有些潮湿。一脸不可置信,似乎今晚她有些太不理智了。

打车过去,来去就要花费她几天的饭钱。况且,那个人,又是个举止轻浮之人。

一漫纤细得小手攥紧了大腿上的裙子,细看,能看到裙摆下隐约可见的拖鞋。

把钱递给司机师傅后,从车上下来。看着酒吧门口有两三个穿着朋克服小子,相互搀扶着,在门口狂吐。

一漫在酒吧门口大柱子旁站着,从小到大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听说酒吧特别乱,还有特别多坏人。

顾潍,坏死了,怎么在这种地方喝酒。来这里接他,还不如待在家里刷几道大题。

深吸一口气,低着头就要往门口入口处走进去。不料,门口两位保安拦住她。

一漫硬着头皮抬起头,鼓起勇气道:“我来找人。”

保安看着一身白色纱裙,脚下还穿着拖鞋的柔弱女子,一脸清纯的样子,看着还未成年。同时也和酒吧这种纸醉精迷的地方格格不入。

保安开口问道:“你带身份证没有?”

一漫摇摇头道:“我是来接人的,来得及,没带身份证。”

保安秉公执守道:“未成年人不准入内,小姑娘回去吧,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一漫被说得脸有些惨白,走到柱子旁半蹲着,拿起电话拨通那头。

一只咸猪手搭在女孩肩膀上,充满酒味的嘴作势要吻上去,一漫把他往地上一推,大喊道:“救命!”

电话接通后,顾潍迷迷糊糊的将手机放到耳边,听到熟悉声音大呼“救命!”当即清醒不少。

顾潍踉踉跄跄推开包厢门,门口的服务员搀扶着他往酒吧门口去,到达酒吧门口后,顾潍哆哆嗦嗦要跑去马路上拦车。

身后有个女孩带着哭腔有些不确定喊道:“顾潍?”

顾潍僵硬了一会儿,回头看着女孩一身白裙,脚下有一只拖鞋不知跑到哪去了。旁边地上有个肥胖的醉鬼捂住自己命根哀哀叫唤。

顾潍脑袋有些晕眩,甩甩脑袋努力思考,好似想起什么一样。摇摇晃晃走到躺在地上的男子身旁。

半蹲在地上,用长年锻炼的拳击手,毫不留情的往他脑袋上猛揍。躺在地上的人身下疼痛还没缓解,脸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似乎还有些耳鸣。

蜷缩着身子,捂住脑袋痛苦道:“别打了,哎呀,别打了…”

一旁的服务员有些胆颤。通常不惹还好,惹到他没有好下场。潍哥打架,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喝醉后的他,眼里全是嗜血光芒。身上力气用不完一样,全数发泄在那倒霉鬼身上。

一漫腿不自觉颤抖,有些害怕地看着男孩另一张面孔。打起人来毫无顾忌,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晕了过去。可他拳头持续不断落在坏人身上。

一漫上前蹲下搂住他腰身,带些颤音道:“走吧,别打了。”

顾潍将她从地上拉起,有些疑惑地捧起她脸道:“你是漫漫,你怎么在这?”

一漫沉默不语,低着眸子,拉过男孩手道:“送你回家去。”

顾潍撅着嘴,手搭在她肩膀上,大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一漫有些吃力地拖着他去马路边拦车。

等了没一会儿,有辆空车停下来了。在司机帮忙下,顾潍终于七弄八弄上了后座。

不远处听到门口出事的消息,火急火燎就赶来的宫骏,看着两人一起上出租车,满意地发出一声“good”。

看着一旁痛晕过去的胖子,赶紧让人送往医院,在救护车到来之前,还特意往他身上补了两脚。你潍哥的女人,也敢觊觎,简直找死。

出租车到了楼下,在一漫请求下,司机帮忙把顾潍搀扶到三楼。道过谢后,一漫一步一步有些艰难地向门口挪动。身上的汗不停往外冒,看着自己对门装修完成一半,有些苦恼地将顾潍往墙上一放。顾潍从白墙上滑下来,瘫坐在水泥板上。

喘口气后,拿出钥匙打开门。将手放在他腋下,往里慢慢拖动。“哐!”一声,顾潍脑袋撞到了门上。听到声音一漫一愣,转而继续往室内拖动。

成功拖到室内后,看着顾潍要吐的样子,赶紧往他怀里塞垃圾桶。抱着垃圾桶的顾潍吐得昏天暗地。顾潍赶紧打开窗户,通风透气。拿起睡衣,趁他还没清醒,赶紧往浴室里去简单洗澡。

顾潍吐得难受,头晕晕乎乎,听着浴室有水淋淋漓漓声音。想要去浴室洗把脸,跌跌撞撞地往浴室走去,一路撞倒桌凳,鞋架。

一漫听到外面动静,继续打手机泡泡。门她反锁了,他进不来。

顾潍蹲在浴室门口,环顾四周后意识到,这是漫漫房间。那我等她好了。顾潍乖巧地样子很难让人和之前打人的顾潍联系在一起。

“哗!”一声,窗帘拉开了。刺眼的阳光让顾潍不得不得抬起手捂住眼睛。嘴里委屈嘀咕道:“好刺眼。”

话一说完,头深埋在被子里,嗅了嗅被子里女子独有香味,深吸一口。喉咙扯得生疼,嗓音有些沙哑,轻咳几声。

一漫摇摇头,坐到床前,递给他一杯温水道:“喝吧。”

顾潍没抬手,起身坐在床上,没有睁开眼睛。大手握住她纤细胳膊道:“喂我。”

窗外的风吹起男孩头顶几缕调皮头发。传说中的黄金比例分割的脸,此刻嘴唇上有着干涸的咬痕。微闭的眼睛上睫毛浓密。让人有些心颤。

一漫把握住自己胳膊上的手,轻轻拍拍。将杯子放在他手里让他握住,一本正经说道:“没断胳膊短腿,好手好脚,自己喝。”

顾潍嘴角微微扬起,从容道:“听漫漫的。”

一漫抬起手,将皮蛋瘦肉粥的包装袋子解开,拿起勺子放在在粥里。

从顾潍手里接过他手里水杯道:“你一觉睡到下午2点,我去楼下给你买了洗漱用品,你一会儿去浴室洗个澡,洗完澡来喝些粥。”

说完,又有些羞怒道:“不要用错我毛巾了,架子上有两条我没用过。”

顾潍看着女孩因为生气,渐渐有些薄红的脸蛋,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道:“知道了。”

浴室内,顾潍伸出右手摸了摸嘴唇边缘有些扎手的小胡须。看了看塑料袋里的剃须刀,当下心中了然。

等他从浴室出来时,女孩正在低头伏笔解题目。听到浴室门开后,也只是呆愣了一会儿就继续投入题海中。

顾潍翘着二郎腿,洗完澡后,整个人清爽不少。原本上次在这里换掉的衣服应该丢到垃圾桶的,一漫准备洗干净还给他,没想到今天还派上用场了。

顾潍小口吃着碗里粥,眼睛直直盯着女孩侧脸,越看越好看,不愧是他喜欢的女孩子。

按了下桌子上的手机,结果没什么反应。估计电量耗完了。

朝女孩喊道:“充电器借我。”

一漫头也没抬说道:“随便用。”

手机充电充了几分钟电后,顾潍按开机键。手机一开,宫骏消息弹了出来。

宫骏:良宵苦短,昨夜可还好?

宫骏:昨晚欺负嫂子的人,已经被送往子航他家医院了。

顾潍嘴角掩盖不住冷冽,朝宫骏发消息道:告诉子航,不用怕医闹,多少钱我赔。

宫骏收到消息后,一口水喷到桌子上。这家伙儿,还好没得罪过他。一旁身穿超短裙女孩子抽起纸巾,小心为他擦拭嘴角边缘。嗲嗲道:“这么不小心啊?”说着,身子还一直往他身上凑。

宫骏感受到手臂上的柔软,瞬间哆嗦了一下。听着女孩故意嗲嗲声音,当即浑身难受道:“我给你转些钱,我们就这样吧,分手。”

女孩一脸委屈道:“我不爱你钱,我爱你人。”

宫骏低头一脸认真道:“我人你是得不到了,钱你还要不?”

女孩面色难堪道:“要。”

奶狗宫骏不屑一笑道:“行。”

“喂,奶奶。”顾潍在浴室一手插着兜,一接着电话。

“你最近好几天不回家吃饭了。”奶奶假装生气道。

“有时间会回来的。”顾潍应付道。

“在外面有没有乖乖吃饭。”奶奶听出孙子嘴里的敷衍,还是关切道。

“有啊,有乖乖吃饭,您别担心我了,抽空我会回来的。”顾潍说道。

“那好,那奶奶不打扰你了,记得回来提前说。”奶奶叮嘱道。

“好的,嗯。”话一说完,顾潍挂掉电话。

打开房门,看着对面已经装修差不多了。只差一些生活用品和家具。正准备给管家打电话置办生活用品,突然脑袋有个想法冒出来了。

顾潍撑着下巴,朝一漫恳求道:“一会儿陪我去挑家具,好不好?”

一漫有些忧虑道:“我下午五点要去烧烤摊帮忙,时间不够吧?”

顾潍抬起大手揉揉她脑袋道:“够的。”

大型商场里,人不是很多。一漫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色帆布鞋,下身紧身牛仔裤,上身白色体桖。整个人青春洋溢。

顾潍一米八几的个子,长相帅气,脸上挂着淡淡笑容,一直跟在女孩身后。

仍然有不死心的女孩子,上前羞涩道:“能加个微信吗?”

顾潍准备凶狠喊她滚。想一想漫漫在身边,随即礼貌回道:“我女朋友会生气的。”

女孩脸色有些尴尬,捂住脸就跑了。

“刚刚要联系方式这女的,那家伙儿前凸后翘,整个一尤物啊。”相貌平平女孩说道。

另一个女孩有些满意道:“这种男孩子洁身自好,值得拥有,你没看到和他随行的女孩子虽然素颜朝天,但是人家长得不赖,看着又有气质。”

一漫低头看了看一排牙膏,问道:“哪种?”

要问哪种,他也不知道,平时刷得牙膏他都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没怎么注意。

顾潍挠挠头道:“你帮我选,我不知道哪个好。”

一漫看了看货架上的牙膏,果断拿了个中等价位的。太便宜不太好用,太贵了又浪费。

“这个床垫,你们可以试一下,非常舒适呢。”售货员推销道。

顾潍在床垫上躺了几秒,起身说道:“还有没有更软一些的?”

售货员说道:“有。”

“拿质量最好的,来一套,等会儿送去这个地方。”顾潍把地址给她道。

一漫看了看不远处家电道:“你平时做饭不?”

顾潍有些心虚说道:“会,做得可好吃了。”

实际,某人从没做过饭。

“那,你买不买锅盆?”一漫问道。

“买,肯定要买,不知道哪种好,你帮我挑一下。”顾潍说道。

“可以。”一漫回答道。

从她妈妈嫁到新家庭后,她被迫在厨房帮忙做饭。一年多时间,足够学会厨房做饭了。

顾潍看她神色突然有些哀伤,顿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静静陪在她身旁。

相关资源:
  • abo有肉有剧情宠文,红旗hs5 女主是满级大佬的快穿文用料
    abo有肉有剧情宠文,红旗hs5 女主是满级大佬的快穿文用料
    2021-6-2014
  • 把樱桃一颗一颗塞进去,笼锁链铐住了她的双手
    把樱桃一颗一颗塞进去,笼锁链铐住了她的双手
    2021-6-2011
  • 男朋友从后面贴着我,花怜love10027
    男朋友从后面贴着我,花怜love10027
    2021-6-202
  • 摸男人的裤裆鼓起来,桃源深处是我家
    摸男人的裤裆鼓起来,桃源深处是我家
    2021-6-2013
  • 把肚皮顶出凸起,总裁大人,啊…啊好涨
    把肚皮顶出凸起,总裁大人,啊…啊好涨
    2021-6-206
  • 跪着给女王磕响头图片,爸爸太大撑坏了
    跪着给女王磕响头图片,爸爸太大撑坏了
    2021-6-2020
  • 电梯里他挺进她体内,皇兄我错了别打
    电梯里他挺进她体内,皇兄我错了别打
    2021-6-201
  • 用脚把他弄出来,又h又宠的小说
    用脚把他弄出来,又h又宠的小说
    2021-6-2018
  • 南朝驸马gl,姐姐的乳液好甜小说
    南朝驸马gl,姐姐的乳液好甜小说
    2021-6-2019
  • 不哭 再紧点 好爽放松就不疼了小说,挺腰花经贯穿
    不哭 再紧点 好爽放松就不疼了小说,挺腰花经贯穿
    2021-6-202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