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感觉有人抱着你亲你压你 夜晚大炕上罪恶隐忍的痛肆意的爱阅读理解

分类: 社会新鲜事
1,124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9 发布
Author:

坐在高堂上的男人面容刚毅,神情冷漠,随便扫过来一眼便如刀子“嗖”的扎了过来,令人心脏一凉。

在他的面前好像所有的花里胡哨都没有用了,再调皮的孩子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好,严肃的像是一丝玩笑也开不起。

无情只是扫了眼,便觉得心神动荡,眼神开始飘忽。而站在他旁边的谢湛腰杆儿挺得笔直,面对男人的扫量大大方方的看了回去。

那股直逼心灵的压迫在他的面前没有半分的作用。

“有趣。”杜尚书突然说。

辛慕苑乖巧端正的坐着,忽的听到这么一句,立刻笑着问:“什么?”

杜尚书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拽你大爷,还不是老娘惜命给了你拽的机会。”辛慕苑腹诽,脸上保持着紧张乖巧的表情。

谢湛的眼中从始至终都只装得下他的盟友辛爷,杜尚书什么的无所谓,是男是女他都不关注。但是辛慕苑的一个小动作,一个小表情,在他的眼里都像是慢动作。

“装。”谢湛默默地在心里给出一个评价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将无情拉到中间后非常自然的立在了辛慕苑的身后。

“这便是无情,带走还是留下,要杀要剐随您,他于我而言也不过是个还债的,只要尚书将他的赎金留下,人,您随意。”

“呵呵,”杜尚书笑了两声,只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笑意,“辛老板果然厉害,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辛慕苑低笑,道:“杜尚书何尝不是呢?一句我藏匿刺客便将买通这刺客的人忽视的干干净净。”

“听辛老板的意思,你是执意说这刺客是刺杀你而来,而非你故意藏匿了。”他的语气发冷,只要辛慕苑说一句“是”,便能立刻点炸他。

站在他身后的信任的属下阴阳怪气的开口,道:“辛老板,你很聪明,但希望你不要把其他人当做傻子。你到外面随便找出一个人问问,说有刺客杀你,你不仅没有把他送官,还将他留了下来,好吃好喝的对着,看谁能相信!”

“我信。”谢湛突然开口。

属下面色难看,怒斥:“你算什么东西!大人说话你也敢插嘴!”

谢湛毫不客气的回怼:“你又算什么东西,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多口!”

杜尚书的目光微凝,冷笑道:“辛老板教出来的人性情可真是……让人佩服。只是小兄弟,你要知道苏仁再不配,他也是跟在我身边的三等侍卫,而你只是丽影生香的一个小杂役。他呀,你说不得。”

“什么东西也敢称三等侍卫!”谢湛冷哼,身上气场全开。明明穿着粗陋的护院服,杜尚书却觉得此人气质高贵,不卑不亢,从他的身上似有一种不可违抗的气场正在满满溢出。

直觉告诉他,这个看似平凡的护院,身份恐怕不平凡!

“哎哎,水甚年幼不懂事,杜尚书您大他好几轮呢,就别跟他计较了。不过苏侍卫你也是,主子谈话你插什么嘴呢?这知道的说你们两个关系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平起平坐呢。”两人剑拔弩张时,辛慕苑忽然笑着打起了哈哈。

护犊子谁不会?

杜尚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冷哼,道:“今日本官找辛老板是为了这刺客无情的事情,并非是要与你争吵。区区护院,还没资格跟本官顶嘴!”

他不想和一个护院吵架,传出去,掉价!

狂妄。

谢湛眯了眯眼睛,不语。

辛慕苑下意识的拍拍谢湛的胳膊安慰他,和杜尚书打了两句哈哈,道:“不过尚书,这件事情您真的是冤枉我了。这刺客本来是你女儿派过来刺杀我的,后来刺杀不成,还把损坏了我的院子,踩坏了我的植株,卖了自己的房子和土地也没能将债务还清,只能给我打工还债了。”

“那你可有证据?”杜尚书言语轻蔑,看样子是认定了辛慕苑拿不出让人信服的东西。

辛慕苑将谢湛拉到自己的跟前,说:“他就是证据,那日就是他擒住的无情。”

谢湛还在低头看自己胳膊被辛慕苑拍过的地方,突然被拉过来作为证人,恍恍惚惚的点头,说:“不错,是我。”

杜尚书依旧不信,道:“他是你的人,你想让他怎么说他就怎么说,丝毫不能作为证据。”

谢湛回神,冷冷的目光毫不畏惧的对上杜尚书那双充满威压的眸子,道:“如何不能?来时我已听人说了,杜尚书说无情是你们在追捕到了这里不见了人,这两日经过调查确定人在这里之后才过来拿人。既然如此,你们应当知道无情逃入这里时,身上是否有伤,为什么所伤,伤口在什么地方。”

杜尚书冷哼,道:“当时天黑,侍卫们鲁莽,又哪里会记得自己砍在了什么地方?”

“砍?看来你们用的是刀具。”

谢湛这么一问,杜尚书顿时觉得心虚,觉得他既然这样问,那么武器肯定不是刀。再者,若真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擒住的无情,他不过小小的护院,身上怎么敢佩戴刀具?忙改口道:“不,是棍。”

这个与他的身份最为贴切。

可这时,他却看到这个年轻人的嘴角微微勾起,心中顿时起了不好的预感。

“来人,去叫大夫过来。”谢湛没有说无情身上的伤口是什么造成的,冲着门外叫了声。

不多时,张管家便带着京城最好的大夫挤开人群进来了。

杜尚书看到来人,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郁了,冷着脸问谢湛:“你想干什么?”

谢湛脸上带着清冷的笑容,道:“您不是要证据吗?我现在就给您。大夫您听好,记住我现在说的话,稍后检查时您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被带来的大夫一脸的迷茫,但还是点了点头,进入了倾听的状态。

谢湛看他准备好了,不急不缓地将无情身上的伤口是什么时候造成的,在什么地方,造成伤害的东西是什么,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道:“他近日总是喊疼,所以麻烦您再看看,这人的身上,可否有棍伤的痕迹。”

相关资源:
  • 电梯里他挺进她体内,皇兄我错了别打
    电梯里他挺进她体内,皇兄我错了别打
    2021-6-201
  • 用脚把他弄出来,又h又宠的小说
    用脚把他弄出来,又h又宠的小说
    2021-6-2018
  • 南朝驸马gl,姐姐的乳液好甜小说
    南朝驸马gl,姐姐的乳液好甜小说
    2021-6-2019
  • 不哭 再紧点 好爽放松就不疼了小说,挺腰花经贯穿
    不哭 再紧点 好爽放松就不疼了小说,挺腰花经贯穿
    2021-6-2020
  • 铃口被细簪堵着,领导喝人奶宴
    铃口被细簪堵着,领导喝人奶宴
    2021-6-203
  • 阿姨让我帮他修电脑全集,爱上自己舅舅
    阿姨让我帮他修电脑全集,爱上自己舅舅
    2021-6-2020
  • 他直接在假山里要了她,哦用力给我啊
    他直接在假山里要了她,哦用力给我啊
    2021-6-209
  • 男人喜欢去按摩的原因,夹缝生存小说顾青阳
    男人喜欢去按摩的原因,夹缝生存小说顾青阳
    2021-6-2011
  • 重生王爷宠王妃gl,爱不爱他看身体反应
    重生王爷宠王妃gl,爱不爱他看身体反应
    2021-6-2015
  • 没有天堂bl韩文,高辣h文地铁公车
    没有天堂bl韩文,高辣h文地铁公车
    2021-6-206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