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着她的下面流了黏黏的液体,快穿之天天都在暖反派

分类: 社会新鲜事
78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9 发布
Author:

路馨匆匆忙忙化妆,穿上婚纱,视频里的汉娜看着她哈哈大笑,“路馨,你估计是全球最糊涂的新娘了。”

“你就别看戏了,年底我看你表现得多好。”

“嗐,别说,老娘肯定一觉睡过去,谁叫都不醒,他爱怎么娶就怎么娶”汉娜随手拿起一根薯条塞进了布朗尼的嘴里。

下午六时,上海浦东机场,季爛拉着行李箱径直走向门口接他的房车里。

婚礼在一艘游轮上举行,随处可见白色的玫瑰花搭配绿色的浆果叶子,仿佛置身丛林,“我是贝儿”路馨伏在季聪的耳边轻语。

“那我是野兽,今晚把你吃了。”季聪回敬道,声音邪恶带着磁性,惹得路馨一阵颤栗。

“真是俊男美女,养眼得很”宾客围绕着季蕙通和季太太,恭维道,“谢谢”多年来佯装和睦的两人此时默契地相视一笑。

“佳灵”路馨笑着朝她挥了挥手,季聪的脸瞬时冷了下来。

“到底是豪门盛宴,婚礼可真气派”李佳灵假装恭维的话语钻进季聪耳朵里,惹得他一阵恶心。

“今晚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季聪先生和路馨小姐一定比在场的各位更激动一点,有请他们发表幸福感言”司仪说着,屏幕上出现了季聪求婚的场景。

“呃……”路馨一阵尴尬,“你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季聪小声的耳语,“还是老婆先说”手在她腰上拧了一把。

台下冷晟庭正端着酒杯一抹讥笑浮上脸庞。

“说话呀路馨”路母在台下挽着路总怂恿她。

“咳咳,季聪,我……我……”季聪一脸坏笑的望着她,结巴的样子让他莫名开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站在这里,和我对面的男人携手共度余生。”季聪听到这话,期待的一张脸顿时黑了,这女人在胡言乱语什么,他准备接过话筒,却被路馨紧紧的攥在手里。

“从前我是个从外表到性格都像男孩子一样的人,自从他来到我身边,我的世界变得温柔了,是你改变了我,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三个月,但是,我离不开你,季聪。”路馨的瞳孔里多了几点星光,季聪接过话筒“你认识我三个月,而我,认识你,三年了。”

路馨的瞳孔一怔,只觉得季聪捧着她的脸有些发烫,他的大拇指在她眼角微拭“三年前在加拿大你没有记住我,三年后我要让你记住我一辈子。”

路馨的眼泪夺眶而出,谁也抵挡不了如此深情的脸说着如此动听的告白。

“季总,恭喜恭喜。”冷晟庭端着酒杯踱步而来。“啊,晟庭啊”季总转了身看到一身墨绿色提花西装的冷晟庭,“你父亲在世时我们是并肩同行的战友,如今只可惜……”季总摇了摇头,“唉,不提那些陈年旧事了。”

“父亲,母亲,我来晚了。”

一个星眉剑目的高大身影映入眼帘,“季爛,回来就好”路太太拍了拍儿子的手,指了指人群中抱着的一对人,“你弟弟弟媳妇在那呢。”

季爛一只手从后面揪住季聪的衣领,把他拉到游艇的扶手边“怎么回事?”

“大哥”季聪回过头一脸懵圈“什么怎么回事?”

“你媳妇被人强奸了?”

“大哥,你有病吧”季聪看着这张毫无表情的脸一阵无语。

“你看”季爛打开微博热搜,拿着手机怼在季聪眼前,“季氏儿媳大婚前夜幽会神秘男子”醒目的标题,季聪立马就清醒了过来接过手机,看着图片下的评论,那叫一个不堪。

“大哥,这是假的”季聪听见周围有些宾客正拿着手机窃窃私语,不由得紧张起来“大哥,路馨她是被冤枉的。”

“嗯”季爛点了点头,“我来处理。”

几分钟后,微博上便找不到这个热搜,路馨靠在甜品台边,她拿起来一块马卡龙小口小口的咬着,今晚的一切都美得那么不真实。

“爸爸,请喝茶”跪在蒲团上的路馨已经端着茶杯许久,她愣了愣,转过身体“妈妈请喝茶。”

“慧贞,去吃早饭吧。”

留下路馨一个人跪在蒲团上,没想到,季聪竟有这样不近人情的父母。

韩妈接过路馨手里的茶杯,转身叹了口气“造孽啊。”

回到别墅的路馨有些郁闷,她点开手机上汉娜发来的网页链接发现已是空白,估计又是什么好物分享,她把手机一扔,躺在床上,和衣睡去。

半夜,总觉得有人在身上动手动脚,路馨睁开眼发现一身深蓝色睡衣下的季聪格外殷勤。

“走开。”

看着卷走的被子裹在路馨身上,他好声好气地对她耳语“怎么才结婚,你就变心了。”

“你睡客厅。”

“怎么了嘛?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

“季聪。”路馨第一次这样叫他,她冷冷的说道“我们不该结婚的。”

“你在说什么?”季聪看着今晚冷漠的路馨,心里不由得一紧,难道被她发现自己的丑照了?不由地放下身段抱着她安慰道“我没有嫌弃你,一切都会过去的,你放心。”

想到早上在季宅里被人嫌弃,路馨一阵怒火涌上心头。

“轮不到你来嫌弃我,我还看不上你呢”路馨挣脱他的怀抱,“别装好人了,得不到祝福的爱情不会幸福的。”

季聪听到这番话,想起今天自己调查了一天肇事者,某个人自己知道了事情却丝毫没有感激,他尽量冷静地对路馨说“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但是事情终究会过去的,我没相信,我也绝不会相信的。”

“你和他们在一起多年,和我只认识三个月,你当然信他们。”

“你再说一遍!”季聪承认,如果自己被惹毛,随时都能爆炸。

“我说错了吗?”路馨的声音冰冷,像是一把刀子割在季聪的心头肉上。

季聪愤然离去,留下震耳的关门声让路馨不由得委屈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在不同的事上误解着,这些天季聪从未回过别墅。

路馨回到了自己的住宅,她抱着腿在落地窗前,总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如今得到了,她再也不是他手掌心里的珍珠,在她的思绪里,他要把她锁起来,一辈子锁在季氏的深宅大院内,一辈子也成为像他母亲般不幸福的女人。

“我们离婚吧”路馨看着秋风瑟瑟地吹动湖面。

在黑暗的办公室里,季聪盯着手机上的微光,他重重地把手机砸了出去。

相关资源:
  • 他直接在假山里要了她,哦用力给我啊
    他直接在假山里要了她,哦用力给我啊
    2021-6-209
  • 男人喜欢去按摩的原因,夹缝生存小说顾青阳
    男人喜欢去按摩的原因,夹缝生存小说顾青阳
    2021-6-2011
  • 重生王爷宠王妃gl,爱不爱他看身体反应
    重生王爷宠王妃gl,爱不爱他看身体反应
    2021-6-2015
  • 没有天堂bl韩文,高辣h文地铁公车
    没有天堂bl韩文,高辣h文地铁公车
    2021-6-206
  • 年轻女子秘密精油按摩,快穿之尤物难成之公主难为
    年轻女子秘密精油按摩,快穿之尤物难成之公主难为
    2021-6-200
  • B和B为啥长得不一样,选填记忆之羞耻play全文阅读
    B和B为啥长得不一样,选填记忆之羞耻play全文阅读
    2021-6-2018
  • 皇叔九公主,宝贝 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肠不准拿出来 吃饭
    皇叔九公主,宝贝 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肠不准拿出来 吃饭
    2021-6-209
  • 趁虚而入的体育,腿张的越开越好进
    趁虚而入的体育,腿张的越开越好进
    2021-6-204
  • 沉沦在黑人胯下的校花,爹爹错把我当做娘亲
    沉沦在黑人胯下的校花,爹爹错把我当做娘亲
    2021-6-2011
  • 小腹结合顶弄,用裙子罩住他的头
    小腹结合顶弄,用裙子罩住他的头
    2021-6-20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