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低的哭泣求饶总裁,师傅只要我

分类: 社会新鲜事
1,937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9 发布
Author:

“这不可能!”苏良站起身,大声分辨道。

那人见苏良这样的反应,好似很是不屑道:“好成绩故为重要,可老师更喜欢诚实的孩子。何况这不是你学来的东西,这也不该是你应有的成绩。”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苏良皱着眉头,很是不喜欢眼前那副狂妄的嘴脸。

“看来是非要让我说出来了,本想给你留几分颜面的。”那人见苏良那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表情,轻蔑的开口道:“你平时的成绩普普通通,这不该是你的水平,你难道可以考的出,比坐在前排的人更好的成绩?”

话音落,坐在前面的好学生,都齐刷刷的回过头打量她。那眼神,好像想把她看透似的。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江鹤。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那熟悉的身影,微微蹙眉。

“成绩可以努力提升,您毫无证据,轻描淡写一句话,便抹杀的所有的努力,会不会太过于不公平?”苏良语气中已然毫无敬意,回怼道。

一边的庞荣已然听不下去,站起身指着苏良鼻子,大声道:“你平时什么毛成绩,我心里还是有数的!赶紧承认下来,少丢我的脸了。”

瞬间,三班的一些人也纷纷发声,指责苏良不但抄袭,还要争执,很是丢脸。明明是同一个班,却丝毫没有站在她这里的意思。

苏良就独自一人淡淡的站在那里,好像孤寂的可怕,若是普通人,听着周围的话语,怕是已经红着眼坐下。

可苏良并没有

因为她听过比这要难听的话

“我不明白,我们是同一个班级,本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如今,你们却个个向着外人,还是对你们来说,根本不希望看到我成长,因为你们习惯了软弱可欺的我?”

苏良就你们站在人群之间,周围充满恶意的目光似乎从来伤害不了她。她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淡然的可怕,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般。

而那些人好似自知理亏,都闭上了嘴。

“我想问问你,说我抄别人的,证据在哪里?我已经估过分了,正常的话,应该是年级前三的,没有几个人是可以让我抄的。”见周围不再有废话,苏良抬头盯着面前的人,依旧不卑不亢。

“这次的卷子很难,哪怕是好学生,都比往常差了一点。你的平均成绩我了解过,何况成绩不可能一下就上去。”那人慢条斯理的说着。

即使没有证据,而她的片面之词,似乎就已经全盘否定了苏良的努力。

“老师,如果你的听力没有问题的话,那她问过,她究竟考了多少分。”余辰吊儿郎当的开口,语气中全然是命令的味道。

丝毫是被震了一下,那人咽了下口水,下意识的说道:“年级第一,怎么了,这该是她的实力吗?”

也不知怎么了,余辰的成绩,像来很优秀。平日里虽然没多么有礼貌,也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多管闲事。

“噗呲。”余辰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忍不住笑出来了声音:“真是好笑,年级第一能抄谁的呢?心胸狭隘,当老师,你配吗?”

一席话很是难听,讲台上的人脸色,已经堪比猪肝一般难看。看着咄咄逼人的余辰,气的直哆嗦。

“目无尊长,作为学生,你也不配!”

苏良慢慢的走到前面,停在讲台上:“请不要扯开话题,我问你,说我抄袭,你可有证据?”

“对!你凭什么空口白牙污蔑别人?”

似乎是受到鼓舞,一些平日里因为学习不好,而遭到不公平待遇的人,纷纷站起来发声。

对他们而言,一个本身学习平平的人,突然逆袭打了所有人的脸,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们似乎也不相信,这个目光清澈而坚定的人,会骗人。

讲台上的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本是想教训一下,也没想过她会反抗,据她了解,苏良一直都属于学习平平,性格懦弱的小透明。

没想到她今天,会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只要想办法把她打发走,这次的年级全三就都是她班上的,她的名声会更大一些!

一张卷子用力的扬了出去,轻轻落在脸上,随即很快的吹落在地:“就凭你,哪怕是被附身,都没有这份本事!”

这幅场景,让苏良想起来初遇付冉的那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听过的话,好似和现在如出一辙。

怎么,难道自己不配拥有一份,洁白而不被人践踏的高分试卷么?

这是现在的苏良,绝不会允许任何人,践踏在这上面。

“这位老师,我记得你是教化学的对吧?”余辰也缓缓的走上前,忍住想要扇面前人一个巴掌的冲动,问道。

一旁的付冉见哥哥已经走了上去,默默坐下,把这个刷存在感的机会,让给了他。

只是眼睛一直盯着讲台上的人,好像想要把它戳出一个洞来。

那人看着面前的少年,满脸不悦道:“我是李沉酝,你的化学任课老师!”

亏待自己平时还高看一眼余辰,没想到他是这种没有礼貌的人。

“那,你应该最能知道一个人的水平。”余辰收敛了平时笑嘻嘻的模样,挽着胳膊说道:“你随意出几道题考考她,不就可以了吗?”

“只要在高中范围之内,我错了,三叩九拜给你认错。若我没有错,你要还我一份干干净净的试卷。”

苏良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可以反驳的余地,掏出自己口袋中,常备的纸和笔,递了出去。

李沉酝见苏良这么执着,不再推脱,接下纸和笔,飞快的写起来。

“喂,这么浪费大家时间不太好吧?全年级这么多人,看你来这里申冤?我们可是时间很宝贵的好学生。”坐在前面的一个女子,好似很是不服,大声嚷嚷道。

苏良直接飞过去一个眼刀,语气略微有些调侃的意味:“你是怕我成绩是真的,会让你排名往后滑吧?好学生?”

那人的脸色霎时像是猪肝一般,恶狠狠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短短几分钟,李沉酝便出好了题,倒也守了承诺,并没有超出高中的范畴。几道题都很难也很容易犯错,不少也是曾经高考中出现过的。

简单的审题过后,苏良开始奋笔疾书,即使写的很快,字迹也是工整秀美。而一边的李沉酝,看着一道道题被完美的解出,表情也转变的十分精彩。

从不屑,到震惊,再到不可思议。

最后一个符号落下,李沉酝不再说话,过了很久,直到旁边有人轻声提醒,才像是回过神一般。

“我会吩咐印刷排名的时候,把你印在第一。”李沉酝丢下这句话便匆匆离开,并没有将试卷捡回去。

苏良倒是也不意外,李沉酝是化学组的组长,自有她一份高傲在。这么多人联合不给她面子,当然不会再低下头道歉。

余辰捡起了那张卷子,上面的判题倒是很认真,将为数不多的几个错误,都一一修改了过来。好像李沉酝本有仔细写,只是了解苏良平时的成绩之后,有些失望,并执意认为她是抄的。

“她蛮自大独裁的,但也没有坏的太厉害。”余辰害怕苏良会因此难过,用手将上边的灰尘弹掉,安慰道。

苏良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至少她承认,并且将排名重新打印,还了她一个清白。

结局显而易见,观众纷纷散去,只留下几个人还站在那里。

张暄看着面前的场景,苏良刚刚争辩时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的她。不会让自己受半分委屈,倔强的可爱。

直到,余辰的出现。少年已经褪去青涩,可也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

这一次的出面,让苏良的情况有了极大的转变。自己不再听到那些讽刺的言语,也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质疑。人们开始讨论她今天的鞋子不错,又或者注视起那张不再遮挡的脸,甚至有了赞美。

偶然,会有几个人和她打招呼,她也微笑着一一回应。

当然,也有个别几人,包括庞荣,并没有产生任何改观。苏良也不太在意,毕竟她从没打算让所有人喜欢她。

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当排名重新印刷之后,江鹤凝视着自己第二的位置,看了许久。不禁有些嘲弄,觉得老天爷真的是喜欢玩人。让苏良鼓励了自己,也让她毁灭了自己的希望。

可他也没有责备的意思,毕竟他知道,父母会同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喂,江大学霸考了第二还这样多愁善感,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活?”莫钰涵看着独自捧着排名做了很久的江鹤,凑上去夸张的说道。

“没有,只是原打算考第一的话,和妈妈商量些事情。”江鹤把手中的笔放到一边,轻描淡写道。

莫钰涵拍了拍手中的篮球,满不在意道:“也没差几分啊,兴许可以同意呢?要不放学带你去打游戏,玩上两个小时再回家?”

“我妈妈不让我去那些地方玩,我会听你的,试着谈一下。”江鹤看着莫钰涵安慰自己,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莫钰涵没有说什么,拍了拍江鹤的肩膀,好似在加油打气。

相关资源:
  • abo有肉有剧情宠文,红旗hs5 女主是满级大佬的快穿文用料
    abo有肉有剧情宠文,红旗hs5 女主是满级大佬的快穿文用料
    2021-6-2014
  • 把樱桃一颗一颗塞进去,笼锁链铐住了她的双手
    把樱桃一颗一颗塞进去,笼锁链铐住了她的双手
    2021-6-2011
  • 男朋友从后面贴着我,花怜love10027
    男朋友从后面贴着我,花怜love10027
    2021-6-202
  • 摸男人的裤裆鼓起来,桃源深处是我家
    摸男人的裤裆鼓起来,桃源深处是我家
    2021-6-2013
  • 把肚皮顶出凸起,总裁大人,啊…啊好涨
    把肚皮顶出凸起,总裁大人,啊…啊好涨
    2021-6-206
  • 跪着给女王磕响头图片,爸爸太大撑坏了
    跪着给女王磕响头图片,爸爸太大撑坏了
    2021-6-2020
  • 电梯里他挺进她体内,皇兄我错了别打
    电梯里他挺进她体内,皇兄我错了别打
    2021-6-201
  • 用脚把他弄出来,又h又宠的小说
    用脚把他弄出来,又h又宠的小说
    2021-6-2018
  • 南朝驸马gl,姐姐的乳液好甜小说
    南朝驸马gl,姐姐的乳液好甜小说
    2021-6-2019
  • 不哭 再紧点 好爽放松就不疼了小说,挺腰花经贯穿
    不哭 再紧点 好爽放松就不疼了小说,挺腰花经贯穿
    2021-6-202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