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夹的真紧太爽了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分类: 未分类
1,979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赵权虽然摇身一变成了公司大老板,但却是没有办公室。

  所以在离开办公区域的时候,他把嘴巴凑到了韩璐的耳朵旁。

  “璐姐,救命啊,壁装完了才发现办公室没有,这事太尴尬了!”

  韩璐脸色微红,赵权说话也太糙了,不过这糙话还是让她直想笑。

  她也能理解赵权被全体同事拿言语围攻的事情,换她她也会这么做的。

  所以稍稍沉默过后,韩璐就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我给你腾出来。”

  赵权连连摆手,“别,咱都说好了这公司的真正掌权者还是你,我哪能抢你办公室。对了,我觉得黄副总那间办公室不错。”

  韩璐在刚才就发现孙晓芸满脸懵然时跟黄小山互有眼神交流,心里猜到了几分关系。

  这会儿听到赵权又点出了黄副总的办公室,顿时心中明镜似的。

  “行,我这就陪你去黄副总的办公室。”

  赵权嘴角微挑,半真半假的恭维话更是张口就来,“璐姐,你说这事也真是奇怪,人家都说女人有张漂亮脸蛋儿难得,有副火爆身材更难得,最难得的是有智慧。”

  “你到底是什么妖孽转世,颜值高、身材好,智商情商双在线,简直是万年难得一见!”

  韩璐都懵了,她听过恭维她漂亮的,也听过恭维她能力强的。

  但如同赵权这么死不要脸近乎拍马屁的恭维,她是真心没听过。

  不过……好像还挺受用。

  不露痕迹的抿嘴微笑,韩璐就带着赵权去了公司副总黄政德的办公室。

  赵权都想好了,不着急训黄小山,要训就先训黄小山的老子,拳头先拣硬的揍。

  只可惜黄政德不在,于是赵权就勾勾手指,示意颤颤惊惊跟在远处的徐军上前。

  “来,小徐,把黄副总的东西给我清出去。”

  徐军好尴尬,他就是黄小山的一条小狗腿,还指望黄小山在黄政德面前美言几句呢!

  这会儿可倒好,竟然要趁黄政德不在,把人东西给清了。

  可赵权毕竟又是新老板,不太好得罪,所以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韩璐。

  “韩总,黄副总不在,咱们清理人家的办公室,万一有什么重要文件之类的,不合适吧?”

  韩璐郑重点头,“嗯,你说的对。”

  徐军暗暗松了口气,觉得总算把这一难给避过去了。

  可他那口气还没松完呢,韩璐就补充道:“不过这事儿我说了不算,现在赵总说了算。”

  徐军眼睛当时就瞪大了,这不是又把皮球给踢回来了吗?

  很无奈,徐军满脸苦壁,又望向赵权,“赵总,那咱给黄副总把东西清哪去啊?”

  赵权双手插口,看都不看徐军一眼,“你爱清哪清哪,我吩咐你打个文件,还得先教你电脑怎么用?如果事事我都考虑周全,还要你干什么!”

  被硬怼一通,徐军憋的脸色发青,愣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说点啥的代价实在太大,不光工作会没,快到手的半年奖也会没,还有五险一金……

  思来想去,他只能讪讪陪着笑,然后将黄政德屋里的东西给一趟趟抱出去。

  暂时没有再搭理徐军,赵权对身旁像是憋着什么话想说的韩璐开了口。

  “璐姐,你是有话想嘱咐我,但又碍于我大股东的身份,不好开口?”

  韩璐轻轻点了点头,“被你看出来了。”

  赵权笑笑,“这哪能看不出来,你骨子里就不是个能藏事的人,脸上都带着呢!”

  话说完,赵权扭头看向办公区域那一只只坐立难安的傻兔子。

  “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放心吧,我既然投钱了,就是奔着盈利来的,还没傻到为了口气把所有人都给踢走,只不过是吓唬吓唬他们罢了。真把人都踢走,谁替咱俩赚钱?”

  “而且你平常看起来严厉,但终究面严心软,今天借这机会我也替你好好敲打敲打他们。”

  原本韩璐因为担忧而微微皱起的秀眉,这会儿彻底松开了。

  她觉得赵权就像是会读心术似的,她所有的担忧赵权只看她一眼就能了解。

  之前因为51%的股份而担心赵权会乱插手,这会儿担心赵权把人全踢走会乱了公司正常工作秩序,还有合同上那条附加条款,赵权都只一眼就瞧出了她的想法。

  而且最为让她宽心的是,随后都会有令她完全满意的答复。

  这种合作伙伴,韩璐觉得真的顺畅,甚至就像是多了个自己似的,能完全契合她的心意。

  “行,那就辛苦赵总了,我先回办公室处理下项目后续的事情。”

  刚才韩璐选择留下来是不放心,这会儿赵权都表态了,她自然不会再担心什么。

  在韩璐离开后,赵权进入了黄政德的办公室。

  脱掉鞋子坐在老板椅上,赵权就跟农村老汉儿上了炕头似的,还掏出烟来给点上一支。

  

  烟还是那两块五一包的廉价烟,没来得及买。

  不过也行,正好这会儿徐军汗水淋漓的进来了,赵权向他招了招手。

  “小徐,去帮我买包烟,两块五一包的这会儿还抽不惯了。哎你说这人一富贵,是不是毛病就跟着来了?以前我觉得这两块五一包的烟也挺顺口的,现在怎么还怪呛人的呢?”

  徐军心里想骂娘,脸上还只能讪讪陪着笑。

  “哪能,身份,得配得上身份不是?赵总您稍等啊,我这就下去找地方给您买烟。”

  陪着笑脸说完,徐军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这时候,赵权的话从后面传了过来,“小徐,你不会因为这事骂我吧?”

  徐军转过身来连连摆手,“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赵总您这话说的,绝对不可能!”

  赵权却是轻轻摇头,“不,我不信,你嘴上不敢骂,你心里骂的可狠了。”

  徐军连忙解释,“没有,我真没骂您!”

  赵权‘哦’了一声,似乎相信了,但紧接着他就补充道:“那你发个誓,你要是在心骂我的话,你就是从乌龟王八蛋里面爬出来的?”

  这话传进耳朵里,徐军差点没被气吐血,这也太欺负人了。

  你吩咐我干这干那,买烟也不给钱,还逼着我发誓不准在心里骂你……

  赵权,咱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赵权还就是摆明了欺负徐军,这不是徐军先前最爱干的事情吗?这会就让他也尝尝!

  “快发誓吧,你要不发誓,我都不敢让你去买烟了。”

  赵权这话把徐军给气的啊,俩大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这欺负人咋还没边没沿的。

  但想想现实情况实在不容许他辞掉这份工作,所以也就把这口气给强吞下去了。

  “我发誓,我要是在心里骂你,我就是从乌龟王八蛋里爬出来的。”

  

  垂头丧气的发完誓,徐军这才转身出了赵权的办公室。

  不过赵权也不是小气的人,还热忱关心他呢——

  “徐军你过马路时小心点,别让汽车把你碾成两半,现在殡仪馆拼尸挺贵的。”

  徐军当时就给气的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他下意识的就想在心里骂徐军,但想起刚才发的誓言,又赶紧将那念头给打消了。

  望着徐军远处的身影,赵权嗤笑一声,不以为意。

  恰好有同事陈六福从办公室门前经过,赵权向了招了招手,“来来来,问你点事儿。”

  陈六福原本还想快步离开赵权的办公室范围,但终究还是没逃了。

  进入赵权办公室后,他尴尬的笑着打招呼,“赵总,您喊我?”

  赵权坐正当身子,然后把烟给掐灭了,然后问道:“上月7号、13号、29号,你找人替你打卡,迟到时间都超过两个小时,这月4号、18号,你还是找人替你打卡,自己迟到。”

  “来,我问问你,公司条例规定迟到超过两小时就怎么处罚的?”

  陈六福讪讪的笑着,“赵总,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嘛……”

  赵权没给他说完的机会,直接开口说道:“迟到两小时以上按旷工计算,月累积三次旷工及以上公司有权作出开除决定,并且不予支付当月薪水。”

  陈六福当时就急了,“别啊赵总,我、我那不是特殊情况吗?我老婆怀孕了,胎位还不正,我得经常陪她去做孕检,所以才会迫不得已找人替我打卡。”

  “况且我那工作也没耽误啊,我都按时完成了!”

  赵权恍然,“那你意思是,完成工作就可以随意迟到,甚至不用来公司上班了?”

  “不是,赵总我真不是这意思,我、我……哎呀,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不该跟别人一起嘲笑你,不该说你的坏话,求求你赵总,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我老婆在家挺着大肚子,家里还有房贷要还,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

  陈六福很着急,急的额头上都见了汗,很明显不是装的。

  不过赵权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并没有真正要开除的意思。

  于是他从桌上摸起纸笔,递了过去,“互相检举吧,刚才徐军把你检举出来了,这会儿你也检举些别人的事,也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好不好?”

  陈六福当时就怒了,在心里把徐军个王八蛋翻来覆去的怒曰千遍。

  简直太混蛋了,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关键时刻就拉出来垫背捅刀子,不是人造的玩意儿!

  拿起笔,他毫不犹豫就在纸上罗列起了徐军的罪状,洋洋洒洒跟写论文似的。

  偷公司A4打印纸回家、偷公司墨盒回家、找人代打卡、对客户吃拿卡要……

  很多,凡是他能想出来的都给写上了,事无巨细。

  当这张‘罪状’被接过手后,赵权扫了几眼,然后眉头微皱。

  “你这不对啊,怎么写来写去全是徐军的,他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你这诚意,不足。”

  陈六福也有点心思,什么诚意不足,不就是想要徐军之外其他人的把柄?

  于是挑了几个平常相处不太和谐的,他又大笔一挥,全给把罪名记下来了。

  赵权重新拿在手中看了眼,这下满意了。

  不过他还是笑着问道:“不是胡诌八扯吧?要是胡说的话,那我到时可找他们跟你对质了。”

  “不是不是,这您放心,绝对不是,都有证据可查,有证据可查……”

  赵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挥挥手示意陈六福出屋。

  陈六福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连声道谢后往办公室外走去。

  只是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赵权又把他给喊住了。

  陈六福都有些急了,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检举的也检举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啥啊这是?

  “陪老婆去医院孕检是正事,以后再陪着去孕检时不要找人打卡,跟我说一声。只要不耽误工作,我给你记全勤。公司里其他领导要有意见的话,让他们来找我。”

  赵权的话传入耳中后,陈六福都愣住了。

  他原本还以为赵权是没完没了的要收拾他,但远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他心里暖呼呼的,顿时感动到不行,“赵、赵总……”

  赵权挥挥手,“行了,去吧,一个大男人真要在我屋里哭起来,我怎么跟别人解释。”

  陈六福深吸口气,给赵权狠狠鞠了一躬,“谢谢赵总,谢谢赵总!”

  他刚才已经谢过一次了,但那只是惧怕赵权给他穿小鞋而已。

  这会儿的感谢,却是他发自肺腑的。

  因为赵权不仅没有追究他之前的事情,反倒还给了他这么大的便利。这种暖心的照拂,是他在工作单位里从没有体会过的,所以他真的是既感动又感激。

  望着陈六福离开的身影,赵权脸上浮现出微笑。

  他要整这群兔子不假,但也不是不论青红皂白的就一通瞎整。

  打小家里老狐狸的打完一拖鞋再给块糖吃,就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恩威并济。

  这种收服人心的小手段,他脑袋里不知道揣了多少。

  将陈六福写的‘罪状’扣合在桌上后,赵权等到了买烟的徐军归来。

  这时候徐军气喘吁吁的满头汗水,手里还拿着一包苏烟,“赵总,烟我给您买回……”

  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赵权就皱起了眉头,“怎么是苏烟啊,我抽不惯,换中华吧!”

  徐军气还没喘匀乎呢,就被赵权给打发滚蛋了。

  他还不敢在心里骂,因为他发誓了。

  不过在他临出门前,赵权又吩咐道:“对了,你顺路把刘四喜给喊过来吧!”

  徐军离开办公室不多会儿,浓妆艳抹的刘四喜就进门了。

  “呦,赵总,您找我呀?”

  那扭来扭去的屁股蛋子,几乎要把裤子都给扭破了。

  不过对于这种壮年娘们儿,赵权是真心没什么兴趣。

  于是他直接对刘四喜挑开了话题,“怎么着,我刚才听徐军说,你偷偷把家里电脑的坏硬盘带来,跟公司电脑里的硬盘对换了一下,然后就去找维修那边报修换新的去了?”

  刘四喜心里‘咯噔’一下子,直想把徐军的老祖宗都从坟里给刨出来,虐上千百遍。

  你这狗曰的徐军,竟然敢告老娘黑状,看老娘回头不大嘴巴子抽死你!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