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结合处对着镜子顶弄

分类: 未分类
1,502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幸福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陈宇都愣住了,连装痛都给忘记。

  他实在不明白,李馨的转折变化为什么会这么大,之前还不好意思呢,这会儿竟主动起来。

  而这时候,李馨的白皙小手离陈宇的身下也越来越近,几乎就要隔着薄被单给抓握住了。

  哪怕有薄被单的遮盖,她也能看到那种凶悍的轮廓,因而这让她的一腔冲动变得有些紧张。

  刚才刘刚的态度让她委屈让她恼火,她冲动之下就想要帮助陈宇解决问题,也见识下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样的感觉。可事到临头,羞涩和忠贞还是让她纠结了。

  那种委屈、恼火、羞涩、忠贞等各种情绪的交织,让李馨于刹那间崩溃。

  因而在白皙小手即将碰触到陈宇身下时,李馨嚎啕大哭,情绪通过泪水彻底宣泄出来。

  她这一哭,直把陈宇给哭慌了了,完全摸不着头脑。

  “表姐,你……”

  正准备劝慰些什么时候,李馨就含着哭腔开口了。

  “当初追求我的时候,刘刚不这样的,他说过会好好爱我,好好呵护我。”

  “可是自从我们确立关系后,他就变了,他开始无缘无故的骂我、凶我。”

  “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我理解他是有原因的,可是他就为什么不能理解理解我……”

  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李馨也有她的生理需求。

  她长的那么美,身材那么火爆,天天有无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在盯视着她,有好多人追求她。但是因为当初对刘刚的感情,她愿意陪伴在刘刚的身边,哪怕是无性婚姻她也可以接受。

  只是当自己的默默付出不被理解不被呵护,反倒还被连凶带骂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不委屈?

  看到李馨哭成这样,陈宇有心劝慰她,只是李馨却摆摆手,含着眼泪跑开了。

  感受到李馨委屈的情绪,眼下陈宇也没多少心思继续那种旖旎了。

  从李馨的话语中,他大概能猜到李馨刚才为何会冲动了,那更像是种报复,报复刘刚的不理解,所以李馨愿意主动用小手来帮他解决问题。

  可是最终关头李馨无非违逆心头的忠贞,所以才会纠结到情绪崩溃,继而泪水爆发……

  大约十分钟后,李馨的哭声终于停止。

  随即在抽泣一会儿后,平静下来的她重新进入卧室。

  在李馨进入卧室的第一时间,陈宇就望见了她那双哭红的眼睛,很心疼。

  而这时候,李馨则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情绪没忍住。”

  陈宇表示并没有什么,随即也问到李馨,“你怎么不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刘刚并不疼爱你。”

  在陈宇的话问完后,李馨就张开了她性感红润的小嘴儿,但终究也只是叹息一声。

  “不说这个了,对了,你现在还痛吗?”

  陈宇表示不是很痛了,毕竟李馨刚才的表现让他旖旎的念想弱了不少。

  可回想起李馨怯懦的守着对刘刚那份感情,他就不爽。于是他决定用实际行动开导下李馨,其实真正的男人,无论在哪方面都不会让女人失望,尤其是那方面!

  “表姐,其实关于刘刚在那方面的隐疾,我知道的。”

  听到这话,李馨顿时脸色羞红,心中暗嗔表妹怎么什么话都跟陈宇说。

  可都不等她说些什么的,陈宇就一把抓住李馨柔若无骨的小手,让她心头一乱。

  随即陈宇问道:“你没有见过我那样儿的,因为很强大,所以对你很震撼,是吗?”

  小手被握住令李馨心中慌乱,听到陈宇的话后她下意识的点头。

  但随即醒过神来的她就羞羞的摇头,急声否认,“我没有,我没有!”

  可是陈宇根本不需要她多说什么,右手掀翻了薄被单,左手将李馨的小手拽了过来。

  “表姐,你试试,就当是帮助我了,同时也满足了你自己的好奇心,这不算什么的。”

  “刘刚可以不理解你,但是我理解你,你自己更应该理解你自己。”

  “我们可以不做那种事情,但是只是单纯的感受下、了解下,你可以做到的。”

  此刻的陈宇,就像是一只谆谆教诲的魔鬼,在教人向恶,向欲望的深渊堕落。

  但李馨明知道这点,还是被他的话语给诱导了,似乎因为她的身体深处确实有着强烈的渴望。

  因而下一瞬,在陈宇的手松开后,她的小手只是犹豫几秒,还是向着从未接触的那里摸去……

  那种挑衅一般的狰狞,如同在宣示着强大的倔强,让李馨看在眼中心头悸动。

  曾几何时,那是她最渴望在刘刚身上能够看到的,继而能够感受到身为女人的快活。

  但眼下带给她这种震撼的并不是刘刚,而是陈宇,偏偏还是表妹的男朋友。

  所以在纤白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那梦寐以求的存在时,李馨猛地收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下一瞬,她转身快步往客厅走去。

  只是步子刚刚迈开的,就被陈宇再次给一把抓住,握紧了她白皙的小手。

  “表姐,没关系的,你试一下,我不会说出去的。”

  李馨红着脸使劲摇头,“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哪怕刘刚再不好他也是我的未婚夫。”

  随着她脑袋的摆动,以至于身前那迷人的饱满都在随即晃动。

  那种左右晃动的幅度,散发出了无比迷人的诱惑,让陈宇满心燥热。

  “李馨,你就当是在帮我,好吗?”

  “我现在真的很痛苦,你应该可以看到的,不是吗?”

  李馨不想去看,她怕自己看一眼后就忍不住了,可目光还是忍不住随陈宇的话望了过去。

  事实上,只这一眼,就让她心中乱上加乱,因为那种视觉冲击力实在太强悍了。

  她赶紧将脑袋扭向旁侧,不敢再继续看陈宇那里,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声音的传递。

  “要不然这样好了,就按你刚才说的,你把里衣脱下来给我,我用你的里衣自己解决,但是你要脱下T恤来让我看着你那里,这样你看了我,我也看了你,算是互相帮助。”

  捕捉到陈宇盯向自己胸前的火热目光,李馨大羞,而那种近乎于交易的互相帮助,更是让她无法在这里继续面对陈宇,所以她猛地甩开陈宇手掌,快步跑开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准备晚饭了!”

  话还留在卧室内,李馨就已经逃出卧室穿过客厅,逃进了厨房里。

  进厨房后她将房门闭上,倚靠着房门双手紧紧捂住了发烫的脸颊。

  “李馨,李馨你在想什么呢,那是你表妹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想要动手,不可以的!”

  十指狠狠按在自己脸颊上,李馨竭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越这样想,她的心思就越难冷静,尤其是之前见到的那种挑衅似的狰狞,总是在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浮现着,拨动她本就慌乱的心弦。

  李馨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她得干点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才好。

  她开始手忙脚乱的做饭,可不是摘错了菜叶就是拿错了佐料,心思完全无法平静下来。

  最后她痛苦的的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使劲的上下晃动着。

  她想要把脑海中让她心乱又心动的画面给晃出去,可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一幕带有挑衅的狰狞。

  而这时候的陈宇,躺在床上真是郁闷到极致了。

  明明都已经快要有好的结果了,可偏偏李馨就是能在最后关头忍住。

  李馨是忍住了,他倒也能忍住,可是有个货还‘不入贼巢誓不罢休’了,就那样倔强着。

  陈宇很是无奈,可也没招,旁边倒是有把水果刀,也不好真的给削了去,只能干熬着……

  从下午四点躲进厨房,一直躲到了晚上七点,李馨这才打开厨房门。

  厨房内溢出的焦糊味道,早就让陈宇意识到今晚没饭吃了。

  而对于李馨来说,她不是不会做饭,相反做的还很好,可心思总是纷繁杂乱,平静不下来。

  所以低着头站在厨房门口的她,终于鼓足勇气,羞声开了口,“陈宇,你……还痛吗?”

  这话一钻进耳朵里,陈宇当时就眼前大亮,幸福的光芒爆万丈。

  “哎呦,痛死我了,好像要炸掉了一样,我好痛,快救我……”

  这拙劣的演技,丝毫没有之前的技术含量,听台词就知道了,底气十足,惟恐李馨听不到。

  可是这些还重要吗?显然不重要,走在犹豫天枰上的李馨,此刻只是需要一个砝码而已。

  陈宇给出了这个砝码,所以在半分钟后,李馨才红着脸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低着头,手里还拿着那件黑色的里衣,“我、我是为了帮你,我没有、没有别的意思。”

  这种掩耳盗铃似的自我欺骗,有没有效不好说,至少陈宇不会傻乎乎的点破。

  于是他喊痛喊的更欢了,直至把俏脸上布满羞红的李馨给喊进了卧室床旁。

  下一刻,陈宇近乎抢劫似的一把躲过了李馨手中的黑色里衣,贴在了鼻子上。

  那么馨香,那么怡人,还带有李馨娇躯的温热,让陈宇特别的享受。

  看到陈宇的表现,李馨好羞,可是心中却也充满了极尽的满足感。

  刘刚不珍惜她,有珍惜她的,只是一件穿过的里衣就让陈宇这么满足,这让她非常有成就。

  不过她却不是因为成就和虚荣的赞美而作出这种决定,她是因为对于陈宇的愧疚,是因为陈宇之前的善良,还有刘刚对她的恶劣态度以及不珍惜!

  所以随后在陈宇的催促下,李馨的双手交叉翻向了T恤的下摆,将上身最后的遮掩褪下。

  随着双手的翻动,李馨纤细的腰身展现出来,那么白皙,那么迷人。

  甚至就连肚脐,都显得那么灵动可爱。

  而T恤的继续上翻,更是让壮观豪景的下方边缘暴露出来。

  那种美,一时间让陈宇心都醉了,甚至连本能的呼吸都已经忘记。

  此时此刻,他只期待着更为迷人的旖旎出现……

  没有任何意外的出现或打扰,然而李馨还是停止了手头上的举动。

  她纵有万般的理由,都敌不过脑海中再次记起的表妹,所以她停手了。

  李馨不光停手,她还把已经暴露出来的纤细腰身给重新盖住,这让陈宇很是急眼。

  “李馨,咱不能这样,你这总是在关键时刻反悔,我这心脏都被你吊上来摔下去的折腾坏了。”

  陈宇这会儿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却死死把住,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终她红着脸羞声说道:“我不能对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这样看着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样儿,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去订外卖。”

  话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这让陈宇实在没招了,只能选择妥协。

  虽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离观赏那种勾魂轮廓。

  所以陈宇兴奋的吞了口唾沫,右手拿着李馨的黑色里衣,开始当着她面忙活起来。

  整个过程中,陈宇都有注视着李馨的俏脸,关注着她的表情。

  李馨显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双春痕荡漾的美眸却始终注视着陈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听见,她的娇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

  这时候的李馨,感觉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甚至全身都觉得发热。

  被陈宇当着面做那种事情,她觉得很羞赧,可是这种羞赧中更存在着一种刺激。

  那种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错还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让她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尤其是看到陈宇的身下,更是让她本能欲望里面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哪怕是饮鸩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近半个小时过去后,李馨震惊了。

  因为刘刚隐疾的缘故,她有查过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钟就算合格。

  但陈宇的手速显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时间还达到了半个小时。

  这让李馨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强烈的渴望,甚至带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陈宇发生那种事情,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让她体验到女人的那种快活?

  这种念头刚刚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但是骂归骂,骂完之后她还是心有冲动,而且随着陈宇的继续,她的冲动愈发的强烈。

  从李馨的表现中,陈宇读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问自取的突然动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让李馨彻底崩溃,那急促的娇息声,更是变成了一种迷离的嘤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销魂的舒适惬意。

  尽管陈宇的动作很粗暴,可是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让她感觉到满足。

  只是紧随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耻心就驱逐了一切念头。

  大羞的李馨赶紧睁开眼睛,更是挥手一把推向了陈宇。

  “陈宇,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说好的,你……”

  正羞声娇斥的时候,李馨却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陈宇,脸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种缺氧的病态红就重新浮现在陈宇的脸上。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你别装啊?”

  李馨心有担忧,起初她怀疑陈宇是装的,可很快她就发现陈宇好像连呼吸都停了。

  难道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的心脏骤停?!

  李馨很是害怕,她凑上身子使劲的摇晃着陈宇,“你别吓我啊,陈宇你快起来!”

  心中紧张的境况下,李馨连医学急救知识都给忘记了,只是本能的摇晃着呼唤着陈宇。

  但

  

小说文学

  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因为随后陈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帮我,快、快……”

  顺着陈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衅式的狰狞。

  她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帮,于是连她羞赧都顾不上了,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陈宇就感受到了属于李馨的温润,好过瘾,好刺激。

  陈宇当然没有任何病状,一切都是他的再次伪装。

  因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着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发病’了。

  而事实证明,眼下他的‘发病’还是有疗效的,成功换来了李馨对他的‘温润关怀’。

  只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此刻的陈宇想要的却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

  所以她再度艰难的说道:“不管用,必须那样,最真实才能最快的刺激我发泄出来。”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这样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听说过。

  可眼下显然考虑这些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就想着赶紧救下陈宇。

  不然等表妹回来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说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奋了,嘎嘣一下没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让李馨把身子交给陈宇,而且是以她主动的方式,这也太羞人了。

  抛开对于刘刚的感情和忠诚不谈,单是身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许。

  然而就在这时,陈宇却表现的更痛苦了,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整个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为着急,她实在顾得太多了,不管是为给表妹交代也好,身为医护人员的责任也罢,她终究还是红着脸伸手探入了裙内,然后在小腿处挂着一条粉色的底裤,迈腿上床,继而红着脸,趴向了陈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让她感觉到羞赧、又让她感觉到渴望的狰狞——

  “啊!”

  妩媚的迷魂娇吟响起在卧室内,直勾动着人心底最深处的那根欲望之弦,让人迷离。

  只不过现在的陈宇特别好奇,都还没进去呢,李馨叫个什么劲儿?

  事实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感。

  这种紧张刺激的旖旎时刻,突然像有人挠她脚心,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才失声喊出。

  只是当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踩在陈宇的手机上了。

  也顾不得许多,李馨赶紧把手机踢开,眼下当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红着俏然的脸蛋儿,李馨再次握住了陈宇那里,让自己的娇媚身子慢慢迎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陈宇,将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偷偷注视着李馨。

  挂在那双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裤,看起来特别漂亮,是种薄纱的质地,中间还有镂空的花纹。陈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时,该会是种怎样的娇媚。

  再往上看那双白洁的玉腿,修长而纤细,更是让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给予李馨最劲爆的冲击。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着垂膝裙,下蹲的姿势让裙子将她娇媚的旖旎盖住,看不到更多。

  不过陈宇也无所谓了,稍后被李馨的温热娇媚给包夹,那才是最过瘾的事情。

  感受着那只小手的温热,陈宇更加的兴奋了,整个人心中都斥满期待。而这个时候李馨的那具娇媚身子,离陈宇的身体也是越来越近,令空气中都扩散出旖旎的味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再次响起。

  陈宇当时就急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关键时刻打电话。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机摸起来给丢了。

  只不过刚刚丢掉电话,陈宇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而且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随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红着脸提上底裤。

  “陈宇,你个大骗子,你根本没病,你装病骗我,你混蛋!”

  原本李馨是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牺牲的,可眼下通过陈宇丢手机的举动却让她发现,陈宇根本就没有病,一切都只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骗她主动坐上去,将她的身体占有。

  意识到这点后,被骗的李馨如何不恼。

  想想自己还握着陈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后,李馨滚烫着脸颊,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厅。随即更是躲进隔壁的房间里,捂着火烫的脸颊坐在椅子上。

  陈宇大为着急,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哪成想却被个电话给坏了好事。

  于是他连忙做出解释,“李馨,我是刚刚醒来的,我……”

  “滚,你个臭流氓,你个死骗子,我不要听你的解释!”

  卧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要知道,陈宇差点骗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

  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陈宇躺在床上,满眼的无奈,只要再有几秒钟的工夫就成功了,哪成想会在最终关头功亏一篑。

  旁边手机还在嗡嗡的震动着,显然是有人给他打电话。

  想起这个王八蛋坏了自己的好事,陈宇就觉得不爽,于是他一翻手摸过手机就准备开骂。

  只是手机摸到手中后,才发现打电话的不是旁人,而是他的女朋友曾倩。

  骂是肯定不能骂了,还得有个好情绪才行呢,不然肯定会让曾倩意识到有故事发生。

  接通电话后,曾倩询问他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陈宇则以刚才睡了一觉为理由敷衍。

  曾倩倒也不疑有他,随即就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

  最终临结束通话前曾倩说道:“我这次出差可能得晚几天回去,事情办的不是太顺利。”

  这勉强也算是个好消息吧,她晚几天回来,自己就能多享受几天来自李馨的照顾。

  所以在痛快答应过后,陈宇嘱咐了几句在外注意安全之类的,就结束了跟曾倩的通话。

  手机重新被丢到一旁后,陈宇躺在床上,认真思考着该怎么才能将李馨给哄好。

  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他可不想放过,毕竟离进入李馨的身子只剩一步之遥了。

  不过就在他琢磨这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女性哼哼唧唧的声音,而且听起来还特别满足、特别销魂的样子,这可把陈宇给听懵了。

  难道李馨因为刚才被撩的太厉害,这会儿忍不住了,在自己动手解决?!

  再仔细听,那种声音虽然小了许多,可依旧存在。

  于是陈宇就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挪动伤腿下了床,悄悄的出了卧室。

  穿过客厅来到李馨藏身的门前后,那种女性旖旎的动静就更清晰了。

  这时候房门半掩着,并没有全部的闭合,想来也是认为陈宇不能下床的缘故,所以没在乎。

  但陈宇能下床了,他好了!

  站在房门前,陈宇偷偷的望向房间里面。

  这一眼,当时就把他给看亢奋了,整个人都如同被点燃的火把那样熊熊燃烧着。

  因为这个时候,李馨面前的桌子上正摆放着手机,虽然角度问题看不到画面是什么,但是那种旖旎的动静却可以听出是从手机里传来的。

  而李馨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左手掀翻了黑色的垂膝裙,右手平伸,中指按压下去,在那条性感的粉色蕾丝底裤上轻轻的揉弄着。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