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里边洗碗边爱,把腿分大点塞东西毛笔

分类: 未分类
571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今年四十五岁的老周,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中医。

  不过最近他有些魂不守舍,整天想着的都是孙晓兰的妙曼身姿。

  就在老周想她想的快要疯狂的时候,忽然一个漂亮的倩影走了进来,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孙晓兰!

  几天前,小区的住户孙晓兰来老周这里买过几盒丰胸的药。

  第一次见到这丫头的时候,老周就被吸引住了,十八岁的她长的实在太漂亮了,白皙的瓜子脸蛋儿,一张粉润的小嘴儿……

  身材也特别的火爆,两条白皙的大长腿……

  自那之后,老周每天做梦都想睡了孙晓兰,跟她大战个死去活来!

  不过,老周也只能是做梦了,毕竟孙晓兰这样的青春美少女,又怎么会看上自己这种中年大叔呢?

  见到这丫头过来,老周就赶紧起身,振作精神,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晓兰啊,是来看病么?”

  说着,老周的目光在孙晓兰身上上下扫视了一遍。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面一条性感小短裙、黑色的短筒丝袜,前凸后翘的身材一览无余,看的老马有些口干舌燥。

  “周叔…你这里,有没有…治疗胸部…胀痛…的药?”

  孙晓兰俏脸有些不自然,红扑扑的,仿佛是熟透的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上两口。

  胸部胀痛?

  老周诧异问道:“你前几天不是刚买过治疗丰胸的药吗?这跟丰胸药的药性是相斥的啊!”

  说着,看她鼓鼓胀胀的那里,老周心里就忍不住遐想连篇,要是能借机揉一揉…该会有多舒服?

  “不是的周叔。”孙晓兰犹犹豫豫的说:“我不是想要抑制变大,只是想让两边一样大。”

  老周脱口问道:“你的胸…难道大小不一样?”

  孙晓兰羞臊的点了点头,心中很是烦恼:“所以,我上次才买了丰胸的药,但没想到单单那个更大的涨了…另一个我想变大的却没反应,眼看差距越来越大了,我就想着让那个大的变小来试试…”

  “晓兰,这药可不能乱吃啊,不仅不生效,万一哪一天彻底让你一大一小,那可咋办?”

  老周听了,顿时心生计来,带着教训的口吻呵斥道。

  “啊?”

  听他这么一说,孙晓兰俏脸顿时一慌。

  她还没有男朋友,要是以后都成那样了,可怎么办?

  老周话锋一转,又说:“吃药是没用,但可以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真的?怎么治?”孙晓兰立刻激动起来,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周认真的说:“我可以帮你较小的那一个进行按摩治疗,让它和另一个一样大…”

  孙晓兰惊诧不已的问:“按摩治疗?那岂不是要…”

  一想到那种过程,她就一脸通红:“那还是算了吧…我再想想办法。”

  老周可不会那么容易放走她,随即一脸严肃说:“你这种情况可不简单啊,如果大的那个里面其实是有肿块或者肿瘤的话,那就麻烦了!”

  看到老周一本正经的神情,未经世事的孙晓兰哪有经验啊,当下就被吓的不轻:“那……那怎么办呀?”

  老周心中一喜,但还是认真说:“你也别害怕,周叔也只是说一种可能,具体还要检查确诊的。”

  检查?那岂不是也要……

  孙晓兰羞臊的不行,贝齿咬着红唇,纠结了起来,心中想到老周说的肿瘤,又害怕不已。

  “晓兰啊,这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只需要帮你按摩几个疗程,就算有肿块也不用太慌,周叔有手法可以帮消除的。”

  见状,老周循环渐进,说话的同时目光也没闲着,一双眼睛从上往下扫视着孙晓兰。

  此时孙晓兰螓首低垂,脸上的红润诱人之极,胸前的饱满,更是让老周恨不得现在就帮她好好治疗一番。

  孙晓兰的心中又羞又怕,但犹豫了片刻,还是轻吟开口了:“那周叔…你帮我按摩一下吧…”

  一听孙晓兰答应,老周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

  做梦都想揉一把孙晓兰的柔软,如今终于要实现了!

  老周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故作正经的说:“晓兰,咱们开始治疗吧!”

  孙晓兰满脸通红,羞臊说道:“周叔,能不能先把门关起来?万一有人…”

  老周看着孙晓兰那羞怯不已的模样,心中更是兴奋不已,他知道,刚上大学的她,肯定还没被男人碰过!

  很快关上门窗,老周再次笑道:“晓兰,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孙晓兰点了点头,但却不敢看老周。

  “晓兰,把上衣脱了吧。”

  还是老周的声音打断尴尬气氛,让她反应过来,但依旧身子僵硬的站在一旁,不好意思脱。

  虽说自己接受了这样的方式,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

  毕竟她现在都没跟男孩子牵过手,忽然让她把那对雪白露出来…的确很为难。

  老周见状,再次一脸认真的说道:“晓兰,你就放轻松,医生看病没有男女之别的,叔都可以当你爸了,怎么会对你有非分之想呢?”

  “何况,你们女孩子是最在意身材的,这要是耽误了治疗,留下后遗症可能要去大医院动刀啊!”

  孙晓兰一听这话,顿时有些花容失色。

  她以自己傲人的上身自豪,总是引得学校里那群男的爱慕尖叫,要是去医院动刀子,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想到这里,孙晓兰一咬牙:“周叔,我这就脱……”

  说着,他就抓住自己左肩上的长裙吊带,轻轻一摘,便将吊带从肩上摘下,露出大片粉颈与一抹粉色的抹胸。

  老周看的眼都直了,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孙晓兰的身体真是完美极了,让许久没尝过滋味的老周根本难以忍受。

  他只感觉自己的血压都要上升了,双手都有些颤抖。

  但无论心中如何惊涛骇浪,他还是得保持镇定:“来,晓兰,你好好躺下。”

  孙晓兰红着脸点点头,听话的躺在病床上,羞的用手捂住了脸。

  不再犹豫,老周用颤抖的双手探了下去,入手的触感完美无比,他立马有了反应!

  孙晓兰感觉自己的两团雪白都被抓住,下意识的惊叫:“周叔,你怎么两个都抓呀…”

  老周则是一边忘我揉捏,一般认真说:“这个别担心,我得好好确认是哪个有肿块,还是哪个发育不良啊!”

  孙晓兰一听这话,又紧张了几分:“周叔,那我大的那个是长了肿块吗?”

  “等叔好好检查一下…”

  说着,他手上刻意多用了几分力!

  孙晓兰的那里地在老周手中肆意变幻着形状,同时也给她带去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

  她感觉,好像自己所有的神经都被老周一把抓住,每当他揉捏一次,自己就好像浑身通了一次电,袭遍全身,忍不住想要叫出来。

  老周眼看孙晓兰身体越来越红,甚至听见她鼻息间的轻吟,当即便猜出这女孩动了情。

  随即,他故意将孙晓兰的中心夹在小指中,轻轻揉捻,只这一下,就让孙晓兰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

  这种愉悦让孙晓兰愈发迷醉。

  老周看着她情动的模样,恨不得立刻就跟她大战一场。

  但老周还是忍住冲动,故意说道:“晓兰,你较大的这个没肿块,放心吧,不过小的这个可就发育不良了…”

  “啊?那怎么办?”孙晓兰迷离眼神看着老周,充满紧张。

  “小一点的这个,需要多进行几次按摩刺激才行,而且还要用上叔这里的特制精油才行呀…”

  听老周这么说,孙晓兰忍不住问道:“周叔,那治好需要多长时间?”

  “要看你明天的恢复情况,不过至少也得几个疗程的。”

  虽然心里焦急,但孙晓兰此刻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任凭老周双手在自己的上面揉来揉去。

  她心想,只要能治好,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且不知为何…被男人这样揉着,她的心中竟然隐隐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感…

  此刻,老周从旁边的柜子里再次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精油在手上抹匀,重新攀抚上了孙晓兰的身子。

  或许是精油的神奇,那滑滑的感觉,更是让孙晓兰的口中发出了阵阵低吟。

  老周也不是小年轻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丫头动情更深了。

  立刻,他的心中也更加兴奋,双手也不再局限于那两处丰满之上,开始向其他的地方蔓延。

  渐渐地,老周的手往下推移,来到了孙晓兰的小腹处,精油那温润湿热的感觉,让她更是全身都有种别样的感觉,好像每一寸肌肤都舒畅开来。

  他的目的就是,让这丫头彻底沦陷,自己才能真正上阵!

  在他神乎其技的按摩中,孙晓兰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云端之上的感觉。

  就在老周的手掌将要探到那地方的时候,孙晓兰似乎很不巧的到达了顶峰,那种愉悦将她整个人都彻底淹没。

  这也让她一下子从云端回到现实,清醒过来、羞臊的浑身发烫。

  孙晓兰很快就脸颊羞红的开口了:“周叔…这次差不多了吧?我还得早点回去吃饭。”

  正准备更进一步的老周见孙晓兰刚好去了,并且恢复正常,心中也不由感到很遗憾。

  但孙晓兰这么说,他也不好过分强求。

  依依不舍的伸回双手,老周点头道:“那行吧,今天就先到这里,明天我再给你继续治疗。”

  老周忽然停下,不知为何,孙晓兰的身体反而有些不太适应,感觉内心和身体都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似的。

  但她只好强忍下这种莫名其妙感觉,乖巧的点头说:“好,谢谢周叔,那我明天来。”

  老周无奈摆摆手,依依不舍的看着孙晓兰走出自己诊所,在心里却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将这小姑娘拿下!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自打这天孙晓兰离开后,一连三天都没有上门。

  这段时间里,老周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和她大战三百回合的情形。

  一直不见孙晓兰身影,他不由担心,难道这姑娘跑去大医院治疗了?

  就在老周心急如焚的时候,孙晓兰竟突然上门了。

  今天孙晓兰穿的还是小短裙,显得性感之极。

  只是她的小脸却一直红扑扑的,让人非常奇怪。

  见这丫头终于来了,老周心里激动的都要冒出来火来,赶紧露出笑容:“晓兰啊,怎么这几天都没来呀?”

  说着,他的目光在孙晓兰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遍,恨不得将这妮子给活吞了。

  “我这两天…和小姨去外面泡温泉了,今天才刚回来…”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声音细细道。

  这般娇柔模样让老周更是心头火热,急忙问她:“那你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孙晓兰害羞说:“这几天明显感觉那个小的变了一些,不过还和另一个有点差距…”

  “没事,再进行几个疗程就行了。”

  老周赶忙回应。

  孙晓兰听到这话,脸却羞的更红了,犹豫了好一会,才扭扭捏捏说道:“周叔…我这次来其实还有另一件事麻烦你…”

  

小说文学

  老周眉头微挑,有些奇怪的问:“什么事?叔一定帮你!”

  孙晓兰再次犹豫,片刻后才小声道:“周叔…前天我跟小姨去泡温泉回来以后…那里就…就开始痒了!”

  简单的一句话,孙晓兰仿佛是用尽了所有力气,说完之后小脸红红的,甚是诱人。

  老周一听这话,差点欢呼出声。

  但表面上,他依旧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认真说:“温泉的水很脏,女孩子那里感染的风险很大的!”

  老周的话让孙晓兰顿时有些慌乱,赶紧问:“周叔,那你能给我开点药回去吃吗?”

  老周心中嘿嘿一笑,面上却不动声色,义正言辞:“叔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药基本都是没什么用的,只有让我认真检查才有用!”

  “啊?还要检查那里啊……”

  一听到老周说要帮自己检查,孙晓兰顿时玉面绯红,羞的无地自容。

  哪怕孙晓兰知道这是很正常的治病前的检查,但因为部位特殊,所以也感觉羞耻,抹不开面子。

  而且上次…老周还那样…

  见孙晓兰犹豫不决,老周双手插进兜里,语重心长的说道:“晓兰啊,你这种情况可比上面肿胀更严重啊,轻则不孕不育,重则也极有可能癌症啊!”

  “啊?这么严重?”

  孙晓兰俏脸发白,惊慌失措的说:“那怎么办……去大医院能治吗?”

  老周认真的说:“大医院当然也能治,但是大医院都是年轻男医生居多,很多实习生也会围观,你想要看病时候围着很多人吗?”

  “啊?”孙晓兰再次惊呼一声,真要让几个年轻人围观,她宁死也接受不了。

  这么一对比,老周倒是显得可靠许多,而且,上次自己找他按摩过胸口,已经有了比较亲密的接触,这让孙晓兰心里对他多了几分信任。

  思忖半晌,孙晓兰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周叔…那还是麻烦您帮我检查一下吧。”

  老周努力使自己语气平和下来,说道:“咱们去里面吧。”

  孙晓兰跟着老周进了里屋后,紧张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

  老周看着孙晓兰身上那条短裙,声音都不禁有些颤抖:“晓兰,要检查,只能把下面全脱了…”

  孙晓兰一听这话,羞臊的脸都滚烫,但为了治好自己难以启齿的隐疾,只能咬牙点了点头。

  老周内心激动无比,面上却是一脸医者仁心的样子。

  为了让孙晓兰心理不那么负担,他特意眯眼,假意闭上眼睛。

  果然,孙晓兰感觉心理轻松了许多。

  撩起碎花短裙,顿时一大片雪白滑腻就暴露在老周眼底…

  “晓兰,你好了吗?”

  老周内心激荡无比。

  这时,身后传来孙晓兰那羞涩无比的声音:“好…好了,周叔你睁眼吧。”

  老周一听这话,心里激动难耐,急忙转过了身。

  此刻,孙晓兰已经准备好了,一想到待会老周要检查自己那里,顿时芳心大乱。

  可是,要不给老周叔看的话,自己那里又特别不舒服……

  想到这里,孙晓兰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忍不住捂着腿根,内心无比纠结。

  老周正想一饱眼福,却发现孙晓兰正用一双玉手死死捂住了那里。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看的老周反应强的厉害。

  他心急如焚,装作语重心长的说道:“晓兰,你这样捂着,叔还怎么给你检查啊?”

  老周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心里却早就想和这嫩蹄子大战三百回合了!

  孙晓兰脸红透了,羞臊的说:“周叔…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老周继续义正言辞说道:“晓兰,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感染的治疗可不能耽误,要是那里染病怎么办?”

  孙晓兰再次被老周的话哄吓住了,自己才十八岁,万一那里真留下后遗症,以后人生可就完了…

  想到这里,孙晓兰心里的羞臊被恐惧冲散了不少,紧张的问道:“那周叔…我该怎么做啊?”

  “你先把手拿开。”

  老周的心中兴奋到呐喊,呼吸沉重道。

  说着,他又信誓旦旦说:“你放心,只要叔诊断完,绝对能解决!”

  孙晓兰这才逐渐强忍羞意,缓缓移开了自己的双手,羞赧不已的问道:“周…周叔是这样吗?”

  老周的双眼紧盯着,随着她的动作,老周终于见到了那梦寐以求的光景!

  那里的美景娇嫩无比,十几年没有见过这么完美无瑕的少女身体了,乍一看,老周差点心脏跳闸!

  孙晓兰感觉那里一阵清凉,知道自己的那里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足够当自己爸爸的老男人面前,顿时就羞涩的捂住了脸。

  老周见孙晓兰捂住了脸,更加肆无忌惮,立刻打开手电筒,凑到孙晓兰身前仔细观察着。

  他这才发现,孙晓兰紧张的轻咬下唇,连娇躯都在跟着隐隐颤抖。

  如此美景,让老周看的激动难耐,实际上,孙晓兰这个情况只是普通的细菌感染,只要用一点专门的药膏涂一下,很快就可以根治。

  不过,老周还是故意吓唬孙晓兰道:“晓兰,你这外面感染的有点严重啊,里面也应该更痒吧?”

  孙晓兰心中一惊,的确有这种感觉,顿时惊慌失措的问:“周叔,那该怎么办啊?”

  “在着手给你治疗之前,叔还得先确定里面的感染情况,否则不能对症下药啊。”

  “啊?”

  再次听到这种话,孙晓兰心里无比羞臊,一张小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忍不住问道:“还要看里面?”

  老周一本正经的说:“当然要检查!”

  孙晓兰更加羞臊,但此刻,除了听老周的,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老周再难压住心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一张老脸顿时凑上前去,颤抖将手伸了过去…

  孙晓兰还是头一次被男人看自己的那里,老周那粗糙的手指,简直让她害羞又刺激。

  当老周的手触及到那里时,指间的美妙手感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万分!

  随着他轻轻撑开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人脱掉了外衣,将里面的所有美妙全部映入他的眼帘。

  老周的心中再次暗喜,看来和自己猜的一样,这小蹄子果然还没被开发过!

  他激动难抑,顿时灵机一动,再次对孙晓兰说道:“晓兰呀,里面的感染有点严重,恐怕得上点药啊…”

  听到要往那里面上药,孙晓兰芳心顿时一紧:“啊?上什么药?”

  老周趁热打铁:“我这里有秘制膏药,只要几次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说着,他的目光一扫孙晓兰的那里,不由得生出一个大胆刺激的想法:“不过要上药的话,就必须将周边全部给剃干净,否则很容易造成二次感染!”

  孙晓兰本来就羞涩至极,此时听到老周竟然要将周围剃光,更是变得滚烫无比。

  但既然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况且,她之前也看过相应的科普,很多时候的确要这么做…

  想到这,孙晓兰就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副任人采劼的模样:“周叔,那…就麻烦您帮我剃一下吧!”

  老周看着孙晓兰这般娇柔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

  再联想到自己就要用剃须刀,把那周边全部剃掉,老周就激动浑身颤抖。

  这般想着,老周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在给剃须刀消毒后,顿时就蹲了下来。

  眼前的风景,让他看的不能自已,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晓兰,那叔就要动手了?”

  孙晓兰脸色红的要滴血一样,根本不敢睁开眼看老周,细若蚊吟的‘嗯’了一声。

  既然得到了允许,老周当然也不会墨迹。

  突然遭到老周的触碰,孙晓兰脸色更加红晕。

  她只感觉老周的大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触碰到自己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竟有一种异样的舒爽……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