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言很肉到处做: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

分类: 情感新鲜事
1,255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叶千玲脸色微变,长相妖孽,眉角朱砂,那不就是阿夜本人吗!

  难道杜白找的人就是阿夜?

  “千玲姑娘见过我表弟?”杜白见到叶千玲的反应,试探的问道。

  叶千玲舔舔唇,也不知为何,条件反射的就连忙摆手,“额,没有没有。”

  “那姑娘为何那这表情?”杜白的样子有些着急,和方才的温吞判若两人。

  叶千玲笑笑,“我倒是还没见过长红痣的人呢,有点好奇而已。希望你能早日找到失散的表弟。”

  “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有生之年,只要他没死,我是肯定要把她他出来的,届时我兄弟二人,重整家门,也不枉父母舅舅在天之灵。”杜白微微眯起眼睛,幽幽说道,眼睛里却射出一道闪烁不定的光。

  不知为何,叶千玲看到那道光,莫名的便有些紧张,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何没有告诉杜白实情,反而是选择了隐瞒。

  “额~内个……我们还要去打柴呢,就不打扰杜公子啦。”叶千玲扯了扯阿夜的衣服。

  杜白微笑,“那小生就不送了,二位慢走。”

  出了破庙,叶千玲不禁疑惑。

  杜白,真的是个逃荒的?阿夜真的是他失散的表弟?若阿夜也只是个逃荒的倒霉孩子,又是谁在他脸上做下这么精致的面具?不论给他做面具的是什么人,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个人不想让阿夜以真实面貌示人,这张面具的存在对阿夜来说,起的是保护作用。

  阿夜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份绝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阿夜傻了也失忆了,什么都问不出来,杜白也许知道,可是叶千玲的直觉告诉

  

  自己,不能去问杜白,万一他根本不是阿夜的亲戚,而是阿夜的仇家,那不是坑了阿夜的命吗?

  叶千玲想了又想,决定在搞清楚这点之前,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阿夜的真实面貌为妙。

  “娘子~”阿夜的声音把叶千玲从遐思中拉了回来。

  “干嘛?”

  “杜书生说的那个眉角有红痣的人,我好像见过哎,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阿夜突然挠了挠头,用力的回忆着。

  叶千玲心里说,你当然见过啊!你自己不就是吗!

  阿夜的反应让叶千玲的心底燃起了小火苗,电视上不都说对失忆人员要搞刺激疗法吗?也许刺激刺激他就能想起来了,“

  阿夜,你好好想想,你以前有没有什么仇家啊?”

  阿夜狠狠地挠了挠后脑勺,“仇家是什么?”

  叶千玲白眼直翻,也不知道他在山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傻了也就算了,还傻得这么透透的!

  “算了算了,打柴去!”

  “娘子,你昨晚不是说不打柴吗?”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叶千玲因为杜白的事心烦意乱的,对阿夜就凶巴巴的。

  阿夜不敢说什么,只好乖乖进山。

  山路崎岖,积雪又厚,阿夜见叶千玲总是摔跤,便弯下腰,拍拍自己的背,“娘子,我背你上山吧。”

  叶千玲嘟嘟嘴,知道自己走路太慢,便也不逞能,老实爬到阿夜的背上,捏捏阿夜的耳朵,心里倒是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来,这傻子虽然傻,对自己倒是真的很好。

  只是不知他有什么样的过去,过去的他,是个好人,还是坏蛋?

  叶千玲正想着呢,阿夜突然小声开口,语气中全是兴奋。

  “娘子娘子,你看那是什么!”叶千玲顺着他的手一看,只见一棵松树上,两只纯白的雪貂正在嬉闹。

  这可是好东西啊!要是打下来了,拿到皮草铺去卖掉,就够摆脱刘寡妇单立门户了!

  叶千玲也兴奋不已,轻手轻脚的从阿夜的背上下来,“你能打到吗?”

  阿夜已经从背上摸出弓箭,眯着眼睛瞄准,“可以。”

  叶千玲微微一愣,阿夜说可以的时候,眼神里全然没有了平时那股傻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纯然天成的自信和与生俱来的沉敛。

  “呲溜!”

  叶千玲还没反应过来呢,阿夜的箭已经射了出去。

  叶千玲本来想着,两只雪貂,能射中一只,已经是赚大了,另一只肯定是要逃走的,还准备指点阿夜射那只大的,哪知道阿夜竟然一箭双貂!

  而且是从一个非常巧妙的角度射过去的,一根箭穿在两只雪貂的脖子上,一点儿也没破坏到雪貂身上的皮毛!

  昨天看到阿夜单枪匹马猎杀野猪的时候,叶千玲已经很诧异了,但那毕竟是蛮力,也有运气的成分,今儿射貂这一箭,要是没有个十多年的基础,肯定不会这么精准的。

  “阿夜,你以前到底是什么人啊?”叶千玲忍不住喃喃问道。

  “不管以前是什么人,约摸大概没有现在这么傻吧。”阿夜跟叶千玲在一起呆久了,也学会调皮了,捡起掉下来的两只雪貂,“娘子你看。”

  叶千玲哭笑不得,接过雪貂还是高兴地擦掉血迹,撕了一块手帕把两只貂头朝下绑了起来,这样血就不会流到皮毛上了。

  “走,去集上!”

  “又不交给干娘吗?”阿夜有些踟蹰。

  叶千玲实在不想每天都听到阿夜这么问了,拍拍他的肩膀,循循善诱,“你就不想跟我单独成家啊?咱们跟刘寡妇分家,然后自己盖一所大瓦房,火炕烧得热乎乎的,你每天打柴,我每天做好大肉包等你,你说好不好?”

  “每天都有大肉包?”阿夜喉结滚动,连吞口水。

  “当然了,每天都有大肉包。”

  “我想!”

  “你想,咱们就得先攒钱啊!猎物都交给刘寡妇去卖了,咱们哪来的钱盖房子砌火炕做大肉包?”

  “我懂了!我每天都要打多多的柴去卖!早日跟娘子盖自己的房子!”

  “噗嗤~~”叶千玲忍不住笑,这傻子,总算是开窍了,“别打柴了,打柴又辛苦又卖不到钱,咱们以后只打猎。”

  “好,娘子说什么,阿夜就干什么。”说完,阿夜又弓下背。

  “你干什么?”

  “背娘子啊,去集上路还好远呢,我怕娘子摔跤。”

  阿夜不止背着叶千玲,连雪貂都舍不得叫她提,而是挂在自己的腰上,就这么把叶千玲背到了集上。

  这次卖猎物却没有上次那么顺利了,叶千玲在集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皮草铺,无奈之下,只好又来到天香楼,魏老板看到阿夜腰上的两只雪貂,眼睛都放光了,“哟!又来卖野味啊!”

  叶千玲板了脸,“魏老板见多识广的,见过有人把雪貂当野味卖的吗?我们明明是来卖皮草的。”

  魏老板本来以为阿夜和叶千玲不识货,想着把这两只貂当成普通野味低价收来,再转卖给皮草铺子,大赚一笔差价,哪知道被叶千玲当场戳破,连忙改口道,“我是开酒楼的,自然只收野味啦,两位想卖皮草,不该来我这里啊。”

  叶千玲抿嘴笑笑,绝口不提自己找不到皮草铺,而是说道,“昨儿个跟魏老板合作甚欢,所以很是信任魏老板。我都说了,做买卖,不止赚钱也交朋友嘛。这两只雪貂,成色极品,我自己卖,怕埋汰了,魏老板人脉广,许能介绍到好买家,所以这才又来了天香楼。”

  魏老板舔舔唇,“我生意这么忙,哪有功夫给你介绍买家啊!”

  叶千玲凑近,伸出一根食指,“一成。魏老板要是介绍成功,给你抽一成。”

  魏老板心内狂喜,这两只貂,少说一只能卖五十两,抽一成的话,也有十两银子了,动动嘴皮子,就能赚十两银子,何乐而不为?

  可是做生意的人哪个不贪?

  魏老板假装为难的摇摇头,“这种好东西,价格高昂,此乡多是清苦百姓,谁能买得起?怕是不好介绍,太耽误功夫了,划不来。”

  “那魏老板心意如何?”

  “少说两成。”魏老板伸出两根手指。

  叶千玲却是板了脸,“魏老板这就不地道了,简直就是老人家欺负我们小人家不懂行情!我们已经答应把以后打到的野味都卖给魏老板了,魏老板就是卖我们个人情,也该替我们介绍介绍客户。”

  魏老板一听叶千玲这话,要是不介绍的话,这小两口该不会以后就不给自己送野味了吧?她俩的野味质量高不说,价钱还公道,不像之前那个刘寡妇,送来的东西不是少根腿就是缺块肉的,价钱还高得离谱,可不能把这样的供货商给得罪了,连忙谄笑道,“好好好,一成就一成,我就当卖你们个人情,以后有好货,可一定要给我哦!”

  阿夜也不知道一成两成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光看着叶千玲和魏老板周旋,他就知道叶千玲占上风了。

  娘子漂亮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聪

  明!阿夜满满的都是自豪。

  两人在天香楼等到下午时分,又吃了顿免费的饭菜,魏老板就把城里吴大户家的买办带来了,最后以一百二十两的价钱成交。

  分了魏老板十二两之后,叶千玲只留下八两碎银子揣在身上,把剩下的一百零并昨天赚的二十两都拿到钱庄换了一张银票,藏进了贴身小衣里,这才跟阿夜一起回家。

  这些钱,可是离开刘寡妇家的根本,千万不能叫那个泼妇发现了。

  “娘子,为什么野猪那么大一只,才卖二十两,雪貂这么小一只,却能卖一百多两?”看着叶千玲收银票,阿夜好奇的问道。

  “因为啊野猪身上只有肉值钱,而雪貂身上值钱的却是皮毛。”

  “那点儿皮毛,能干什么?”

  “做围脖儿啊、袖筒啊,又好看又保暖。”叶千玲拿到了银子,心情好了,对阿夜也就耐心了。

  阿夜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阿夜条件反射的又开始害怕,“对了,娘子……咱们这连续两天了,都空手回家,干娘会不会骂我们啊……”

  “就怕她不骂啊,她把我们赶走最好了!”

  叶千玲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她攒的这些银子,足够和阿夜单立门户了,但她要是直接跟刘寡妇提分家,刘寡妇肯定不会这么放过他们,倒是这样每天光吃饭不干活,没多久刘寡妇肯定就会忍受不了赶他们走。

  果然,还没进门,站在院子里的刘寡妇看到两人的落魄样儿,就开骂了,“怎么今天又是什么都没有?野味打不到,就老老实实去打柴啊!天天吃这么多却不干活,又多养了一口人,当我是开善堂的啊!”

  阿夜知道自己说什么错什么,干脆只低着头不说话。

  叶千玲却不慌不忙道,“娘啊,山上的雪大,我们俩光上山下山的一天功夫就过去了,哪还有时间打柴啊?什么动物都没见到,又不敢往山里走,怕再遇到野猪啊!”

  “就你个小蹄子事儿多,怎么你没来的时候,阿夜天天都有收获?”

  这老东西,还没完没了了,吵得人头疼,叶千玲决定放个大招,让她闭嘴。

  “那不然您出个休书把我休了,看看除了我,哪家的姑娘能往你家里嫁?”

  果然,她这么一说,刘寡妇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是啊,除了叶千玲这样没爹没妈的可怜孩子,但凡家里有个老子娘的,谁能把闺女嫁给一个傻子?这不是把人往火坑里推吗?

  刘寡妇狠狠的瞪了叶千玲一眼,眼睛都快冒火了,“给我赶紧回去把脸擦擦!张家今晚请咱们一家人吃饭!不要给我丢人现眼!”

相关资源:
  •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2021-6-208
  •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2021-6-206
  •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2021-6-203
  •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2021-6-2019
  •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2021-6-2020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2021-6-2010
  •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2021-6-2018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2021-6-206
  •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2021-6-2010
  •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2021-6-20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