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沉沦全文阅读|嫂子这里又大又软

分类: 未分类
908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对于父母和大哥的死,孙斌心里总是觉得有些蹊跷,死的太过不明不白。

  三年前大哥开着货车,在路上把一个老头儿给撞了。

  那会儿家里钱都凑给大哥买车了,哪还有钱赔偿人家,所以就东拼西借的欠了一腚饥荒。

  后来包工头郭长江找过来了,说是在外地有个挖矿的差事,一个劳力每月都能赚个万八千。

  当时孙斌家都快被追债的踩破门槛了,所以听到这事后老两口子立刻招呼上大哥过去了。

  后来也确实赚了些钱回来,把债务给清还的差不多了。

  到了年关的时候,孙斌跟何洁在家翘首盼望着那三口人回来。

  结果,郭长江直接找人带了三个骨灰盒回来,还有当地公安机关开具的矿难死亡证明。

  矿塌了,孙斌的父母和大哥一个都没活下来。

  而且因为是非法开采的私矿,矿主逃到了国外,连分补偿钱都没有。

  当时孙斌只觉得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后醒来就变傻了,也一直无法对这件事情深究。

  直至最近醒来琢磨这事,他才琢磨的不对味儿。

  去火葬场焚烧尸体需要死者家属签字吧?即便是矿难公安机关也该有个死亡证明吧?

  可以说父母和大哥根本就是死的稀里糊涂,甚至至今连那个矿在哪都不清楚。

  醒来后的孙斌也曾拐着弯的向何洁套话,但发现初中都没毕业的何洁根本不懂这些。

  还有那张矿难死亡证明,也被郭长江以公安机关需要留案存档为由给带走了。

  这不扯淡呢么?忽悠何洁这个半文盲行,忽悠孙斌却是没门。

  所以他才打定主意继续装傻,想着暗中偷偷调查这件事情。

  只是还没找到机会去试探的,今天郭长江竟然自己给说秃噜嘴了。

  “死了都没人收尸,那骨灰盒里的是谁?还有早知道当初把我也……也给干什么,害死,还是骗我也过去挖矿?”

  心里琢磨着这件事情,孙斌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这个时候的他真想拿把刀架在郭长江的脖子上,逼他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

  只是这种冲动最终还是被他给压制住了,逼问不见得郭长江就会说,说出来也无从确定真假,反倒是继续装傻,才能更好的麻痹郭长江,从而更快接触到真正的隐情。

  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中愤怒的躁动,孙斌重新在脸上挂起了无害的傻子笑容。

  傻子的生活还得继续,该伪装的自然也要伪装好。

  所以在第二天午饭过后,孙斌就出门准备去卫生所找白玉兰换药。

  结果何洁得知孙斌要去白玉兰那后,当时就起身准备跟着一起去,连碗都不刷了。

  听到何洁要跟着去,孙斌心里忍不住乐了,嫂子这怕不是吃醋了吧?

  只是心里虽然乐,但孙斌也不敢让何洁跟着,他怕耽误自己的好事儿呢!

  “嫂子,你不用陪着我,我知道路的!”

  无论何洁怎么说,用什么理由,孙斌就是不用她跟着。

  最后何洁也不好强求,只能放孙斌独自出门。

  望着出门远去的孙斌,何洁不由得伸出小手捂住了微微有些发烫的脸颊,喃喃低语。

  “你到底是怎么了,白玉兰是不是惦记小叔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他嫂子……”

  狠狠的劝诫了自己一番,让自己不许对小叔子胡思乱想后,何洁这才重新回去刷碗。

  站在门口等了会儿,确定嫂子没有跟出来后,孙斌这才往卫生所赶去。

  一路上他的心情很激动,惦记着今天能不能跟白玉兰那个小娘们儿多干点什么。

  上次那张小嘴儿可是把他给伺候的好舒服,要是今天能用下面那张嘴伺候伺候……

  越想心里越美,脚下速度也快了很多,没多会儿就来到了卫生所门口。

  然而就在他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郭长江,你王八蛋,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

  是白玉兰的声音,而且语气中斥满惊慌与愤怒。

  孙斌当时就急了,忙透过门缝往里看。

  随即他发现,这时候白玉兰那双裹在修长玉腿上的黑色丝袜,已经被狠狠的撕破,大概得有二十多公分耷拉在身下,就跟块破布条似的。

  身上的粉色护士褂也被从上半身扯落在腰间,旁边地上还有个白色的性感罩罩儿。

  而她身前那两蓬迷人的娇媚,这会儿正荡漾在空气中,随她的急促娇息而强烈颤动着。

  吗的,好过瘾,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孙斌都有股子冲上去把白玉兰给扑倒的躁动。

  而这时,郭长江正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站在白玉兰对面,色迷迷的一双大手还紧紧抓住白玉兰的小手,更是一个劲的往她身前那迷人的傲娇处去摸索。

  孙斌当时就不爽了,这老王八蛋身上背着害他家人的嫌疑不说,竟然还敢打白玉兰的主意。

  而且看白玉兰慌里慌张的抗拒模样,很明显就是被胁迫的。

  想着赶紧救下白玉兰,孙斌抬腿就要踹门。

  只是腿刚抬起的,他忽地惦记起了自己的傻子身份。

  于是又忙把腿放下,伸手‘咚咚咚’的拍打起房门,“玉兰嫂子,是我,我来换药!”

  用力拍打着房门,同时孙斌也惦记着里面白玉兰的安危,就透过门缝往里面去看。

  这时候他看到,郭长江果然没有再动手,着急忙慌的穿起了衣服,而白玉兰也赶紧将粉色护士大褂给穿好,白色罩罩儿还得一脚踢到了桌子下面。

  这给孙斌一种古怪的感觉,俩人怎么看起来就好像偷情似的?

  房门打开,孙斌傻笑着走了进去。

  但是走进去后他就发现情况更不对了,白玉兰竟然还媚笑着抱住郭长江的胳膊,甚至故意往她身前那两蓬迷人的饱挺上去磨蹭。

  “老郭,改天咱们再玩强迫游戏好不好?现在人家得换药了……”

  听到这话,孙斌心里都懵了,合着白玉兰刚才不是被强迫,而是主动跟郭长江玩那种游戏?!

  这特么的,得亏自己还担心了一场,原来俩人早就勾搭在一起了,玩的正嗨呢!

  想到这里,孙斌就觉得不爽,有股子邪火更是直冲身下。

  既然郭长江那老王八蛋玩得,我孙斌凭啥就玩不得?

  他瞬间有了决定,今天必须把白玉兰那具娇媚的小身子给压在身下爽爽,必须的!

  郭长江瞪了孙斌一眼,脸上斥满不悦,但是在望向白玉兰时却又重新挂起色色的笑容。

  那只老手更是在白玉兰浑圆的挺翘上拍了一巴掌,那清脆的声音,听着都过瘾。

  白玉兰嗔了郭长江一句,“讨厌~!”

  两人打情骂俏,对于孙斌这个傻子的存在视若无睹。

  来到大门口时,白玉兰对郭长江说道:“这傻子最近几天都会在我这里换药,你不是惦记着何洁那个小骚货吗?估计她那也痒痒着,等你进去替她暖和暖和呢!”

  郭长江顿时乐不可支,“还是你这个小妖精疼人啊!”

  他不光说,他还在白玉兰下面给撩了一把,直把白玉兰撩的魅声旖旎。

  但随后郭长江就说道:“不过今天是没机会了,我还得去镇上办点事儿,改天吧!”

  郭长江走了,时不时的就会回回头,仿佛舍不得白玉兰似的。

  而白玉兰也始终站在门口,像是个青楼女似的欢送着郭长江的离去,并期待下次再来。

  看到她这副骚浪模样,孙斌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特么的原本还当白玉兰是个什么好鸟呢,没想到竟然跟郭长江勾搭在一起。

  单纯是勾搭也就罢了,竟然还敢算计何洁?

  要知道,何洁在孙斌心里那就是绝对的女神,真要亵渎也只能他自己亵渎,别人凭啥?

  谁要是敢算计她,孙斌都敢拿铁锹给他铲下脑袋来!

  不过白玉兰的脑袋是不用铲了,他准备把白玉兰的那儿给弄个透气。

  不是谗吗?今天就让你回归婴儿时代,连路都特么走不了!!!

  孙斌心里有怒意,但脸上却没有半点表现出来,依旧傻呵呵的。

  当白玉兰关上房门让他脱掉衣服换药的时候,孙斌真是痛快,直接把上下脱了个干净。

  白玉兰转过身来一看,我的天呐,虽然上次已经吃过一次了,可这次看着好像更过瘾。

  凑上前去,边给孙斌换着药,白玉兰边故意拿大腿在孙斌那里磨蹭着。

  尤其是黑色丝袜被扯破的那块地方,更是特意往孙斌那里蹭。

  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更好的感受到那种灼热和滚烫,那种深入灵魂的刺激感。

  “孙斌,药抹好了啊,你可以走啦!”

  糊弄着帮孙斌把药换完后,白玉兰就故意说了这么一句,她想逗逗这个很过瘾的傻子。

  只是傻子孙斌看起来是真傻,挠着脑袋就要提裤子走人。

  白玉兰当时就急了,伸出一手一把将孙斌给推倒在病床上,媚然脸蛋儿上更是斥满娇嗔。

  “你傻呀你,我让你走你就走,你自己难受不难受,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孙斌装模作样傻乐呵着,“我知道我难受,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就不难受了。”

  白玉兰娇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看你就是装傻,明明知道上次我给你用嘴巴治病很舒服,会不难受的,你竟然还故意说不知道的,你真是个小坏种。”

  她说的是装傻,可心里更加相信孙斌是个傻子。

  要不是傻子,自己都骚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真的走呢?

  没有撩到孙斌,反倒把自己撩到满肚子火,于是白玉兰也忍不住了,更不想有什么遮掩。

  直接将粉色护士大褂给脱掉,露出了身前那对迷死人的超级宝贝儿。

  

  不容分说的,她弯腰低头吞向了孙斌的那里,一双小手更是抓住孙斌的大手往她身前凑去。

  “唔……唔唔……”

  白玉兰觉得好舒服,身子被孙斌抓的好舒服,感觉这年轻人的手劲就是不一样。

  虽然好痛,但是痛过之后真的很过瘾,那是爱的狂暴力量,非常带劲。

  孙斌这时候也是爽到不行,不光手里那充满弹性的存在爽,那里更是爽到不行。

  白玉兰真是有条好舌头,简直太厉害了,仿佛能把人的魂儿都给卷走似的,那么销魂快活。

  只是玩着玩着的,孙斌就不满足了,也不爽了。

  因为他想起了白玉兰之前鼓动郭长江去祸害何洁的话。

  于是借着心头的愤怒,他双手顿时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往死了去抓挠白玉兰的身前。

  白玉兰当时就疼急眼了,连吞都顾不得了,赶紧抬起头来。

  “小坏种,疼疼疼,你轻点,你快给我弄破了,啊……”

  白玉兰痛苦的娇吟,让孙斌更加的受刺激,更加的火焰焚身。

  身上的动作更大了。

  白玉兰痛到‘呜呜’的直叫唤,可根本没有什么用,孙斌只管往死了发泄。

  那架势,仿佛根本就不把白玉兰当人看待,甚至折腾充气娃娃都不带这么狠的。

  足足折腾了十多分钟,白玉兰痛到死去活来的。

  这会儿她哪还想着要干些什么快活的事,她就想着能够赶紧把孙斌这混蛋给赶走。

  她都懊悔了,刚才为什么要鼓动郭长江去祸害何洁。

  她本意是何洁有了郭长江,就不会祸害她的孙斌了。

  可哪曾想孙斌才是真正的祸害啊,她现在巴不得求何洁赶紧把孙斌带走。

  这特么根本不是人受的罪,这是穷汉戴着个毛驴子,往死了折腾啊!

  正在痛苦中焦急的思索着解决办法时,突然,白玉洁感觉到身前不痛了。

  她一时间都懵了,完了,真给拽下来了?!

  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摸,我的天,太好了,那对宝贝儿还在,真是幸运啊!

  正庆幸着身前没被孙斌给拽掉的时候,突然白玉兰又感受到双腿被猛地掰开了。

  她很诧异,不明白孙斌这个傻子又想干什么,但估摸着不是好事。

  于是她死命的想要直至,可嘴巴里还被那大东西给堵着呢,根本抬不起头说不出话!

  白玉兰急了,孙斌折腾她身前都那么痛,这要是折腾起下面……她都快吓哭了!

  可就在随后,却有极尽的舒适感,疯狂刺激起她那里……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