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污床战小说片段|妹子双腿张开坐着让插b

分类: 未分类
1,401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赵权的话,相当刺耳,而且也是相当的不留情面,直让徐军脸上有些挂不住。

  可挂不住他也得挂,只要他还打算在公司里待着,那他就是装壁也得给装圆润了!

  “赵总……”

  徐军还想说些什么,但赵权根本不给他机会。

  “我不是大人,自然也不会有大量,有也不是给你准备的。黄小山的账我会跟他清算,但现在我就想先把你的账给清了。”

  摸起桌上那一摞‘罪状书’,赵权丢给了徐军。

  徐军赶紧上前翻来,这一看顿时吓一跳,上面竟然全是关于他和公司里其他人的‘罪状’。

  尤其是他自己,每份上都有关于的检举,那‘罪状’多的,几乎都成公司里的公害了!

  就在他颤颤着松开那一摞‘罪状书’后,赵权的话也再次出口。

  “对了,我跟他们每个人都说过,是你告的状。”

  徐军可算是明白了,明白为什么每张检举页上当先一条都是他,明白为什么每个人出办公室后都会对他怒眼相视,更明白了赵权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这是故意是坏,你想让我引起众怒,让公司所有人都针对我!”

  徐军大瞪着眼睛吼叫,吼声中除了愤怒,还有惊惧。

  赵权倚靠着老板椅,翘起二郎腿面无表情打量着他,“这不正是你之前对我做的那样吗?我只是照着你的方式,把你对我做的再打包还给你而已。”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徐军很慌乱,他仿佛看到了稍后回到办公区域后,大家对他的斥责跟怒骂。

  踉跄着倒退了几步,他忽地反应过来,随即脸上泛起嗤讽的笑意。

  “不会的,他们只要随便跟周围的人说说,交流过后就会知道你在说谎,那些事根本不是我说的,他们不会合起伙来针对我,你只是在白日做梦!”

  赵权点点头,“他们当然会知道我在说谎,知道那些事情不是你说的。但是你觉得他们在交流的时候,会暴露出自己检举过谁吗?不,他们不会的。”

  “这种事情他们谁也不会说,只会埋在肚子里烂掉。所以唯一的坏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也只能是你,因为你是他们唯一发泄的途径,因为是你引着他们对付我从而得罪我的!”

  “而我不同,我现在掌握了他们所有人的把柄,他们只会惧怕我敬畏我,至于你……”

  赵权摊开双手,一副无能为力又爱莫能助的样子。

  徐军愣住了,要不是背后有墙壁倚靠的话,这会儿他怕是都跌坐在地了。

  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徐军,赵权嗤笑一声,挥手将他给往外赶,如同在驱逐一只苍蝇。

  徐军这才回过神来,忙来到赵权近前弯腰低头的鞠躬,语气中更是斥满诚恳与懊悔。

  “赵总,我错了,您放过我吧,求求您出去跟他们解释下,这事跟我没关系。不然我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我就是众矢之的,以后没法再在公司待下去了,我求您了……”

  赵权坐在椅子上注视着徐军,笑声说道:“徐军,我不开除你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而且我这也算你原谅你了。可你总不能在捅我一刀后,求得了我的原谅,还让我夸赞你好刀法吧?天底下可没这样的道理。”

  “赵总,我不是这意思,我……”

  “行了,去吧!”

  根本不给徐军多说话的机会,赵权直接把他给轰了出去。

  离开赵权的办公室后,徐军失魂落魄的,而且还有些担忧,他担忧他害怕的事变成现实。

  可实际上,他的担忧还真开始朝着事实转变。

  在途经陈六福的面前时,那瞪大的眼珠子仿佛要凶死他似的。

  经过刘四喜的旁边时,更是有大口唾沫直接吐在了他脸上。

  他刚要说些什么的,周围人就蜂拥而上,对他开始斥骂指责:

  “徐军,你特么不是个东西,竟然去赵总那告我们黑状,混蛋玩意儿!”

  “曹尼玛的,你这个坏种,要不是因为你挑拨,我们能跟赵总为下愁?要不是赵总宽宏大量,我们大家今天都要被你给害死了,草!”

  “跟他废什么话,打他个狗曰的,法不责众……”

  这话可不单是说说而已,还真的就演变了围殴事件了。

  大家你一拳我一脚的,特别痛快,连刘四喜这个女人都惟恐落于人后,踩着高跟鞋对徐军屁股就是一通猛踹。边踹她边琢磨,别再把鞋跟给捅进徐军菊花里面去……

  远处,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喊进办公室的孙晓芸跟黄小山被吓坏了。

  连徐军那条煽风点火的小狗腿都被收拾的这么惨,他们这两个当事人还会有好果子吃吗?

  听着人群中徐军惨烈的哀嚎,孙晓芸吓的脸色发白,身子都不由得开始颤动。

  “小、小山,赵权他到底是怎么当上大老板的,早上那个自称是他妹妹的女孩,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他稍后不会也这么对付、对付咱们吧?”

  孙晓芸害怕了,她开始有些懊悔背叛赵权,也懊悔之前对赵权的污蔑了。

  旁边,黄小山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蜡黄蜡黄的。

  “不可能的,早上那个女孩说的不可能是真的,我刚才看到赵权跟韩璐离开时,趴在韩璐的耳边说些什么,韩璐还在骚笑,他们俩肯定是勾搭上了。”

  黄小山眼前一亮,猛地攥紧了拳头,“肯定是这样的,这是韩璐在故意帮赵权出气呢,要不然韩璐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办公室空出来给赵权,反而带去了我爸的办公室?”

  “他们这是在故意针对我们,故意针对我爸,他们这是在演戏!”

  听到黄小山非常合理的分析,孙晓芸心中也顿时充满了底气,“对,就是这样!”

  “赵权这个LOW壁,竟然还指责我背叛,明明就是他先背叛的,他先勾搭上的韩璐。这两个贱人,早就勾搭到一起不说,竟然还有脸指责我?!”

  对于赵权的背叛,孙晓芸感觉到非常生气。

  随即她就蛊惑起黄小山,“他们肯定是趁你爸不在,故意来占他的办公室显威风给咱们看。你快把你爸给喊来,他身为财务副总,是公司的顶梁柱,韩璐都不敢得罪他!”

  “让你爸过来,狠狠打那两个贱人的壁脸!”

  黄小山郑重点头,在孙晓芸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宝贝儿你说的对,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打这对贱人的壁脸,看他们怎么交代!”

  在办公室内看了会儿,估摸着徐军被揍的也差不多了,赵权这才出门走了过去。

  “哎呀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大家都是同事,你们怎么还动手打上了?”

  见大老板过来,众人这才停手,把被打倒瘫软在地的徐军给显出来。

  赵权上前看了眼,满脸的不忍心,“啧啧,你们看把人给打的,满脸是血,身上全都是脚印,还有这裤子,这……哎,这裤子咋还塞进去了,这谁干的这是,咋还暴人菊啊?!”

  刘四喜装作没事人一样,试了试鞋跟,还好,没留在徐军身体里面。

  这个时候的徐军蜷缩在地上,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着,到底谁揍的哪他也记不起来了。

  满脸是血不说,眼眶子都被人给踢肿了,好像还有几个老娘们儿下脚忒狠,专往下面招呼,差点把他给疼的晕死过去。

  这会儿听到赵权装模作样的关心声,原本有气无力的他顿时气到火冒三丈。

  “就是这个LOW壁,就是这个LOW壁骗你们写下别人的罪状,我都看到了,他那一摞呢!”

  众人听到这话后顿时心里一颤,这一摞里面肯定也有写自己的,刚才赵权都问了。

  而同样的,这一摞里面也有他们写别人的,所以这事……不能暴露出去,打死都不能暴露!

  有脾气急躁的,抬腿就是一记大脚板子,当时就把徐军的嘴巴子给封住了。

  “放尼玛的狗屁,让你污蔑赵总!让你胡说八道!让你破坏公司团结!”

  一句话就是一脚,直把徐军踢的满嘴是血。

  周围众人心虚,也赶紧跟着再次围了上去,噼里啪啦的又是一通暴打。

  赵权站在人群外围,嘴角微微挑起。

  办公桌上的那一摞‘罪状书’,足以让公司每个员工都对他保持敬畏。

  远了不说,眼下徐军的再次被打就是很好的证明。

  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赵权耍的心计手段,可谁敢点破,自己的小尾巴被人赵权抓在手里呢,万一要是像徐军这要被扯出来溜猴,那可惨大发了……

  又是噼里啪啦一通暴打后,赵权这才将围殴的众人给分开。

  来到徐军面前蹲下身子,赵权不忍心的啧啧着,“哎呀,被打的老惨了,我看着都疼。你看看你身上,原本挺白净的一件衬衣,这会儿个送外卖的工作服都不如,你可真是!”

  摇摇头,赵权实在不忍心看了,起身就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途经黄小山旁边时,黄小山刚好给他爸打完电话,就这么在冷笑中瞅着赵权。

  赵权连笑容都不屑于给黄小山一个,只是吹了吹手指,然后朝他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

  

  “piu!”

  这猛的一枪,还真就让黄小山一激灵,跟中弹了似的。

  在赵权离开后,他顿时连羞带恼,更是咬牙切齿的说道:“等我爸来了,看你还怎么嚣张……”

  回到自己办公室,赵权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就把那一摞‘罪状书’夹在胳肢窝下,出门来到了韩璐的办公室。

  将‘罪状书’放在办公桌上后,赵权说道:“璐姐,找点茶叶喝喝呗,我那屋啥也没有。”

  韩璐翻弄着桌上的‘罪状书’,头都不抬的说道:“在橱柜里,自己找。”

  虽然得到主人的允许,但翻弄被人橱柜依旧是个不好的表现。

  所以赵权没有翻弄橱柜,而是直接把韩璐的茶杯给端走了,更是直接喝了一口。

  “嗯,茉莉花茶,跟你屋里的香味一样,挺浓郁的。对了璐姐,你特别喜欢茉莉花啊?”

  望着端走自己茶杯喝茶的赵权,韩璐很是无语,“你……难道不知道这杯子是我喝水的吗?”

  赵权一本正经的点头回道:“知道啊,不过我不会嫌弃你的,你放心吧,我没多么多讲究。”

  韩璐差点被赵权这句话给噎死,明明是她在嫌弃赵权好不好?

  不过想着之前两人都接吻了,所以这茶杯的事情,她也就微红着脸蛋儿不想再多说了。

  翻弄了会儿‘罪状书’后,韩璐抬起头来望向了赵权。

  “赵总,你好手段啊,借着这事把公司员工全都训了一遍,还把他们违反公司规定的事全都抓在了手里面,让他们对你充满敬畏,还借他们的刀把徐军这头蠢猪给宰了。”

  “借刀杀人,那一堆刀还只能心甘情愿的任你借,这一手玩的很漂亮。”

  耳听着韩璐的话,赵权扭头观望向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韩璐耸耸香肩,不置可否,只是将那一摞‘罪状书’给锁进了保险柜里。

  赵权明白韩璐的意思,这是怕他借着这些由头,再把公司全部员工给收拾了。

  不过他也只是敲打敲打那群兔子而已,并没有真的下口。

  到现在为止,他下口的也只有徐军那只傻兔子,而且是让那群兔子下的口。

  当赵权端起茶杯来喝第三口茶的时候,韩璐也再次开口了。

  “我刚才想了下,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做不到你这么好,也耍不出你这种手段。从这方面来讲的话,我受益匪浅。”

  赵权品着口中残留的茉莉香味,说道:“你是否接受我教训徐军无关紧要,你不是我,所以你没资格评判我所作出的任何事情。就像我不是你,也无法理解你曾有过的经历。”

  这不是吵架,这只是赵权在随意诉说自己的意见。

  韩璐听懂了这些,所以她沉默了。

  她也能明白,赵权是在指她为什么27岁了都没有男朋友,只不过是没有说开而已。

  稍稍琢磨下,好像赵权说的挺对的,所以她明明想说些什么,却无话可说。

  放下茶杯后,赵权说道:“徐军会辞职的,这样远比开除他要好,至少公司不用因为辞退他而补偿三个月的薪水。从这点看你应该庆幸,我至少为公司省下一万多块,不是吗?”

  留下一下不可琢磨的笑容,赵权转身离开。

  望着赵权的背影,韩璐直感觉她在赵权面前就像是个透明人,什么也瞒不住。

  可反过来,她以为自己看得透赵权,但往深了想想,其实她什么都没看到。

  赵权在她的视线中始终像是一簇水中倒影,看着很清晰,但伸手触摸却什么都没有。

  才24岁的男人,面对妻子的背叛这么理智,面对对手的挑衅化解的这么轻而易举,而且做事果决,眼光睿智,甚至隐隐还有些行事狠辣……他这24年,怎么活的?

  拿自己的27年跟赵权的24年比一下,韩璐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小孩子,简直白活了。

  所以不自禁的,她就对赵权产生了好奇的兴趣。

  不过就在这时候,突然有盛怒的吼声响起,“韩璐,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解释,我要解释!”

  敢在公司内直呼其名的,唯有自认功臣的黄副总,黄政德。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