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嫂用手指安慰自己|李桃花刺激浑身颤抖了起来

分类: 未分类
45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抛下了狠话,陈品文便气呼呼地走了。

  楚传宗听了陈品文的话,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七天之内赚不到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那就想办法废了陈品文,让他做不成男人,绝不能让他欺负梦韵姐!

  陈品文一走,楚梦韵想起期限将至,又忍不住潸然泪下了。这个陈品文她是一点也不喜欢的,不但长得奇丑无比,而且人品也不行,嫖赌饮炊样样精通。关于他的劣行,楚梦韵也有有所耳闻的,自己要是真的嫁给了这样的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梦韵姐,你别哭了,我会想办法赚够十万块还给他们的,我绝不会让你嫁给陈品文的。”楚传宗说完,就用手给楚梦韵抹了一把眼泪。梦韵姐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照顾了他这么多年,他觉得自己身为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现在应该轮到自己为梦韵姐撑起一片天地了。

  楚梦韵又是一阵愕然:“传递,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话越来越不像你啊,太不正常了!”

  楚传宗一本正经地说:“梦韵姐,如果我说我已经恢复正常了,不再是傻子了,你信不信?”

  “我信你——才怪!从小到在不知给你看了多少医生,他们都说你的病治不好了。要是你能恢复正常,连母猪都会上树了。别逗我玩了,姐正在伤心。”楚梦韵绝不相信自己这个痴呆多年的傻子弟弟会无缘无故的恢复了正常。

  楚传宗大汗,他也知道梦韵姐一时之间肯定不能接受自己恢复正常了的事实,既然这样,那自己就继续装傻吧。装傻有诸多好处,比如可以蛮不讲理,无理取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梦韵姐真的被迫要嫁给陈品文,那时候自己就以傻子的身份胡闹,阻止陈品文和梦韵姐成亲。

  恢复了正常之后,楚传宗已经能想起很多往事了,知道家中除了大姐楚梦韵之外,还有一个二姐和一个三姐。

  二姐叫楚梦晴,二十二岁,比楚传宗大一岁,长得也很漂亮,不过性格很彪悍,整天跟人打打杀杀。二姐在家的时候一直都很护着楚传宗,可惜半年前她因为得罪了一些厉害的人物,被迫外出打工躲避了。她没去打工之前,村中是没什么人敢欺负楚传宗和梦韵姐的。

  三姐名叫楚梦雨,才十七岁,正在县城读高三,也不在家。其实楚传宗的年纪明显比梦梦雨大,但是楚梦雨欺负楚传宗是傻子,从小就逼着楚传宗叫她三姐,叫着叫着就习惯了。楚传宗被楚家收养的那一年,楚梦雨才三岁,他已经七岁了。

  楚家三姐妹都长得非常漂亮,尤其是大姐楚梦韵,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完美到极致,笑的时候脸上还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被公认为杏花村第一村花。可是村中的人都知道了楚梦韵与陈家签下了合约,已经名花有主,都不敢打她的主意,那些媒婆也不敢给她找对象相亲,因此,楚梦韵已经二十四岁了,还没有出嫁。

  三姐妹虽然都长得很漂亮,但性格各不相同,大姐楚梦韵温柔善良,人见人爱,二姐楚梦晴性格彪悍,人见人怕,三姐楚梦雨刁蛮任性,人人都让着她。

  而传宗是被楚家收养的养子。当年楚梦韵的父母因为接连生了三个女娃,都生不出一个男娃,那时计生抓得严,不敢再生了。

  某天一个全身脏兮兮地流浪儿流浪到了村口,这个流浪儿似乎失忆了,问他家在哪里他都说不出来来。

  两口子经过商量,就决定收养这个失忆了的流浪儿,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传宗,指望他能给楚家传宗接代。

  收养回来之后才发现,他不但失忆,还很弱智,完全就是一个傻子!

  但是既然收养了,又不忍心将他赶走,这一养就是十多年。

  可惜楚传宗的养父养母没等到他给楚家传宗接代的那一天,就相继离开人世人了。养父楚散叶七年前因为在青龙山割松脂,不慎跌落悬崖,连尸体都找不到。养母唐慧三年前因得了怪病不治身亡。生活的重担,自此就落在了大姐楚梦韵身上。

  楚传宗现在虽然能想起了以前的很多往事,但就是没能想自己流浪到杏花村之前的事。自己是怎么失忆变傻的,亲生父母是谁,他还是想不起来。

  这时,楚传宗看到楚梦韵的衬衫衣扣被解开了两颗,里面的春光呼之欲出,急忙说道:“梦韵姐,你的衣扣松开了,我帮你扣上吧。”

  说完,楚传宗便上前给楚梦韵扣衣扣。楚梦韵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非礼勿视,他绝不敢有半点亵渎之心。

  可是,不知是因为楚梦韵那里太过丰满,还是因为楚传宗太紧张,他的手双拉着她的衬衫,怎么扣也扣不上,手掌还不可避免地碰触到了楚梦韵的丰满。

  楚梦韵的脸微红,打开了楚传宗的手,嗔怪道:“笨手笨脚的,我自己来。”

  然后,楚梦韵就自己将衣扣扣上了。

  楚传宗暗暗回味刚才那轻轻碰触的感觉,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法言喻的感觉。

  此时的楚梦韵脸色微红,哭过后的她更有一种楚楚动人的风情,让楚传宗一瞬间都有些神魂颠倒了。以前是傻子的时候,他不懂欣赏梦韵姐的美,现在恢复正常了,才发现梦韵姐美得简直是祸国殃民啊!

  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将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裹得紧紧的,挺翘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肢形成一道优美的弧度。虽然有些营养不良,但是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也绝不含糊。

  白里透红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挂着泪珠的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扑闪着,还有一对迷人的小酒窝,标准的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谁要是娶了这么漂亮的梦韵姐,估计天天都不愿下床!

  楚传宗有些想不明白,梦韵姐经常吃不饱,为什么还能发肓得这么好?而且经常在地里劳作,饱受风吹日晒,肌肤为什么还能这么嫩白?

  这或许只能用天生丽质来解释了。有些天生丽质的女孩子,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都是一样的娇艳动人。

  整理好衣衫后,楚梦韵便问楚传宗:“你这一天跑哪去了,急死我了,你知道不?”

  “我……我也不记得去哪里了。”楚传宗暂时不想将自己掉下天坑获得神秘女子传承的事说出来,因为太玄乎了,说出来梦韵姐也不会相信。

  楚梦韵知道楚传宗是傻子,问了也是白问,就懒得问了。见到他全身脏兮兮的,就说道:“你身上这么脏,姐先给你洗个澡,然后就做饭。”

  “好的。”楚传宗也觉得自己身上太脏了,便听话地先去洗澡。

  楚梦韵将楚传宗带到了洗澡房,然后就给楚传宗脱衣服。

  楚传宗的脸红了,说:“梦韵姐,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哟,你还懂得脸红了啊,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我给你洗澡的?别害羞,让我帮你洗吧,你自己不会洗,洗不干净会得皮肤病的。”楚梦韵一边说,一边将楚传宗的衣服除了下来。

  楚传宗这时才想起自己一直以来连洗澡都不会,都是梦韵姐帮洗的。为了继续充当傻子,他现在也只好一如既往地让梦韵姐帮洗了。

  楚梦韵很认真的给楚传宗擦洗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当擦到那个部位时,楚传宗竟然无法自控地起了反应!

  梦韵姐对他是那么好,楚传宗对梦韵姐从来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上,可是此刻面对如此楚楚动人的梦韵姐,他的思想控制不住身体啊!

  楚梦韵见到楚传宗起了反应,她顿时心如鹿撞,即惊喜又害羞……

  见此情形,楚梦韵不禁又想起了母亲的遗愿。

  三年前唐慧弥留之际将长女楚梦韵单独叫到床边,跟她说:“你的爸爸的封建思想非常严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生前最大愿望就是能延续楚家的香火,传宗接代。而我一直没能给他生下一个儿子,这是我毕生最大的遗憾,我愧对了你爸爸。现在唯有指望养子楚传宗来给楚家传宗接代了。我死之后,你要尽最大能力替传宗找一个老婆。”

  楚梦韵流着泪,信誓旦旦地说:“妈,我一定会替传宗找到一个老婆的!”

  唐慧又说道:“如果实在找不到,就让传宗入赘为婿,你跟他结婚生子吧,反正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二妹像个男孩似的整天跟人打打杀杀,你三妹年纪还小,不能指望她们,你是长女,给楚家传递香火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你本是楚家的人,生下的孩子也是楚家的人了。”

  

  楚梦韵当场就懵圈了,她做梦都想不到母亲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唐慧看出了楚梦韵的难处,唉了一口气说:“传宗这孩子太傻了,什么都不懂,让你跟他结婚生子太为难你了。妈知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妈也不想勉强你,这只是妈的一个建议,你可以不答应。妈不能毁了你的幸福,遇到好人家就嫁了吧。”

  当时唐慧并不知道楚梦韵跟陈家借钱时已经签了合约,以为是村长好心借钱给她冶病的,所以才会提楚梦韵提出这样的建议。

  但是楚梦韵不想母亲含恨离开人世,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妈,我答应你,如果没人肯嫁给传宗,我就让传宗做上门女婿,我跟他结婚生子,我们会生一大堆娃,给楚家传宗接代的。”

  唐慧听了楚梦韵的话,便含笑离开了人世。

  母亲的这个遗愿只有楚梦韵一个人知道,从此成了她心中难以启齿的秘密。楚传宗,楚梦晴和楚梦雨当时不在场,是完全是不知情的。

  母亲去世之后,楚梦韵不惜血本让媒婆介绍一些有残疾的女人来跟楚传宗相亲,可是对方都嫌楚传宗太傻,全都告吹了。后来,楚梦韵也动过心思要跟楚传宗生一个孩子,可是,楚传宗这个傻子一直都是没有任何反应,她想生也生不成呀!

  现在,在楚梦韵即将要嫁给陈品文的关键时刻,楚传宗突然有了反应,让楚梦韵的芳心怀怀直跳,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在自己出嫁之前,怀上了传宗的孩子,就算嫁到陈家,那这个孩子也是楚家的骨肉了,等以后再找机会跟陈品文离婚,让孩子认祖归宗。如此一来,即不失信于陈家,又能完成母亲的遗愿。反正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又没有特别说明要自己以完璧之身嫁给陈品文的!

  “梦韵姐,你在想什么啊?快点帮我洗吧!”楚传宗见到楚梦韵面红耳赤地发呆,便提醒道。

  楚梦韵从幻想中惊醒过来,然后说:“没想什么,我现在就给你洗。”

  说完,她又继续给楚传宗擦洗。不过,她已经心乱如麻,刚才的那个想法太过荒唐,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大的勇气,她一时之间还有做好心理准。因此,她匆匆的给楚传宗洗完,就给他穿上了衣服,不敢再多看他那儿一眼。

  楚传宗当然不知道楚梦韵的心事,以为她是在忧虑她要被迫嫁给陈品文的那件事。这让楚传宗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挣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

  接下来,楚梦韵便开始做饭。

  吃饭的时候,楚传宗看到桌上只有一碟青菜和一只煎鸡蛋。他都不好意思去吃那只煎鸡蛋了。

  “传宗,快吃鸡蛋啊,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煎鸡蛋。”楚梦韵说完,就将那只煎鸡蛋夹给了楚传宗。她觉得今晚的楚传宗很奇怪,以往他只要见到有煎鸡蛋,马上就夹过来一口吃掉,但今晚却迟迟不动筷夹鸡蛋吃。

  看到家里这么穷,梦韵姐又对自己这么好,楚传宗竟然眼中有泪了,他哽咽着说:“梦韵姐,我不饿,你吃吧。”

  楚传宗说完,就将那只煎鸡蛋夹到了楚梦韵碗里。梦韵姐明显有些营养不良,如果她能够吃得好一些,肯定会更加漂亮动人。

  楚梦韵却说:“你怎么可能不饿呢,你都一整天没回家吃饭了,听话,快吃!”

  说完,楚梦韵就将那块鸡蛋送到了楚传宗的嘴边。

  楚传宗实在不舍得吃,说:“梦韵姐,你吃吧,我今天吃了一些野果,已经饱了。”

  可是楚梦韵已经趁楚传宗说话的时候,将鸡蛋放进了他嘴里。

  楚传宗忍住要流下的泪水,一本正经地说道:“梦韵姐,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努力赚钱,让你过上好生活。”

  楚传宗的话一出,让楚梦韵又是一愕,一个长年痴呆的傻子,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传宗,你今天是不是在哪里撞邪了?怎么一回来就老是胡言乱语?”楚梦韵诧异地望着楚传宗问道。

  楚传宗狂汗,自己一本正经,梦韵姐将是疑神疑鬼。好吧,那就继续装傻。于是他傻傻一笑说:“梦韵姐,我是一时心血来潮才胡说八道的。”

  “哟,你居然能同时用两个成词来说一个句话,真是令姐刮目相看啊。”楚梦韵笑道。

  楚传宗抹了一把汗,心想,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一点,不能用太多成语,不然容易露馅。

  楚梦韵又说道:“不过,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样子好可爱,姐喜欢你这个样子。你有这份心,姐已经很开心了。”

  ……

  吃完晚饭,楚梦韵和楚传宗就到屋外乘凉。

  就在这时,吴财运手拿一根木棍,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

  “死傻子!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逃!”吴财运一边走过来,一边说道。

  楚梦韵见到吴财运手持木棍杀气腾腾走过来,顿感情况不妙,急忙将楚传宗挡在身后,然后问道:“吴财运,你要干什么?”

  “我要打死你的傻子弟弟!”吴财运想起今天中午楚传宗和自己的老婆做的好事,他就怒火中烧。

  “我家传宗做错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动怒?”楚梦韵问道。

  楚传宗见到吴财运找上门来,他心中其实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已经有了天坑下神秘女子的武功招式,但他却装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躲在楚梦韵身后。他倒想看看,自己的这个梦韵姐怎么应付吴财运。要是二姐在的话,她一脚就能将吴财运踹倒在地。如果是自己出手,也有一百种招式将吴财运秒倒。

  “你那个傻子弟弟做了什么事,他自己心里知道!”吴财运说道。

  “他一个傻子,是非不分,做过的事早就忘了,你倒是说啊,我弟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楚梦韵问道。

  吴财运一阵语塞了,家丑不能外扬啊,今天中午的事,还没有别人知道。要是让村里的人都知道自己给一个傻子戴了绿帽,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你弟偷吃了我家的黄瓜!”吴财运只能这样说了。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