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暴力轮强短篇小说|啊轻点 你好大

分类: 未分类
1,85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在镜子前整理了下衣着,李紫衣就顺着走廊,今天大家一起用早餐,老太太去了庵里,并没回来,倒少了去请安的麻烦事。

  她到了大厅的时候,王雉及两个女儿李诺瑶、李诺依还有爹娘都在。

  李紫衣凑过去,亲昵地靠近李羡文,撒娇道:“爹,紫衣起来晚了。”

  虽然她心理年龄不小,但她仍然要做符合年龄的事,不能让王雉太过防备她。

  李羡文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包裹里拿出一袋零食,递给李紫衣,道:“今天是你生日,这是爹给你准备的礼物,紫衣以后是大姑娘了,再过一两年就可以嫁人了。”

  李紫衣脸颊一红,接过零嘴。爹现在对自己的好,是建立在娘的娘家鼎盛基础上,他是个商人,就算对待家人,也会考虑如何能从中取利。

  “爹,我也想要,为什么只给紫衣准备?”李诺瑶昂着头,挑衅地指着李紫衣道。

  李紫衣眉头一皱,记忆中李诺瑶从小就跟她争抢,凡是她喜欢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否则便一哭二闹。

  “瑶儿,爹走的匆忙,下次再带给你。”李羡文道,他说的也是实情,这包零食是他匆忙之中准备的,李紫衣是长女,他就是不看张萍的份上,也要看张萍的娘家。

  二姨娘的脸色已经有点不好看了,她在家排行第二,但总觉得地位低,连女儿也不受尊重。

  二姨娘最看不惯张萍和李紫衣娘俩,从母亲去世后,她想尽办法欺负李紫衣,她要跟下人一样劳作,才有饭吃。

  李紫衣想起李诺瑶和万子楼的对话,她以前就是太蠢了,从来不去争取自己该有的,才让恶人趁机而入。

  她脸上勾起一道笑容,走到李诺瑶的面前,道:“诺瑶妹妹,爹经商很繁忙,通常是这顿山珍海味,下顿食不果腹,我们要谅解爹的难处,我的零嘴全部给你吃吧,我不吃了。”

  李诺瑶却臭着一张脸,不肯接零嘴,似乎在等待李羡文的回应。

  李羡文脸上出现一丝惊讶,李紫衣这番话句句都在体谅他的难处,小小年纪就如此懂事,这才三个月,总感觉女儿举手投足和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大户人家的小姐。

  难道女大十八变,李紫衣长大了,所以性子跟平时自然不同了?

  “妹妹,你吃吧,没事的,爹爹这次回来,就是我最大的生日礼物。”说完,她将零食塞到李诺瑶的手中,回到李羡文的怀里,撒娇道:“爹,你这次回来都是陪我和娘,也不考虑考虑二姨娘的感受,虽然她是侧室,爹你也应该关照的。”

  这句话是她故意说的,一方面显示她的懂事体贴,一方面又在爹面前让二姨娘和李诺瑶明白,他们只是侧室和庶女,成不了什么气候,在爹心里,仍是把自己和娘放在第一位的。

  果然二姨娘脸色不太好,想起娘去世后,二姨娘带着李诺瑶在李家作威作福,二姨娘甚至在娘的丧期说风凉话,李紫衣心里就滋生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不过王雉自侍能得到李羡文的宠爱,现在李羡文只是忌惮张萍娘家的人的势力罢了,表面对张萍很关心照顾,实则心思都在自己这,王雉暗忖,她今天受的苦,以后都要加倍讨回来!

  张萍惊讶地看着李紫衣,自己的女儿,她最熟悉不过了,可紫衣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根本不像十三岁的孩子。

  “紫衣,你长大了,爹很欣慰看到你成长了很多。”李羡文笑道。

  二姨太王雉一张罗帕作势擦了擦眼睛,道:“你这一去就是三个月,让我们娘三实在想得紧。”

  “我都知道,晚上大家一起用餐,好好团聚团聚,今天八月十五,又是中秋节,正是一家人团圆的时候。”李羡文道,他并不想在张萍面前对王雉太过亲密。

  八月十五!李紫衣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匆匆地要回房间,她道:“爹娘,我回下卧室,等会就出来。”

  张萍满意地看着李紫衣,对她点点头表示应允。

  李紫衣穿过长廊,听到后面的走路声,她停下来,果然,是李诺瑶,她问道:“诺瑶妹妹,你过来做什么?”

  “哼,别装好人了,烂货!谁稀罕你施舍的东西!”李诺瑶将零嘴一股脑地倒出来,使劲踩在零食上,将雪白的云片糕踩得稀巴烂。

  “李紫衣,我迟早让你尝到被冷遇的感受!爹喜欢的人是我娘,不是你娘!你等着瞧吧!”

  爹再怎么不好,然而看到零嘴被李诺瑶给踩坏了,李紫衣心里很难受。

  但她仍一脸笑容对着李诺瑶道:“诺瑶妹妹,你这么做就不对了,爹是我们的爹,你怎么能糟蹋爹的一片心意呢?你还小,姐姐不跟你计较。我先走了。”

  诺瑶小小年纪就这么心思歹毒,上一世,她养虎为患,害了小琴和自己性命,这一世,她绝不姑息,要早点斩草除根!

  李紫衣回到房间,身高不够,她就端来凳子,站在凳子上,从箱子里拿出母亲的裘皮大衣,记忆中,母亲就是中秋节得的风寒,之后体质就不大好。

  

  她抱着裘皮大衣,跑向大厅,母亲已经不在那里,爹刚到家没一会,就被别的股东请出去谈生意去了,估计这次的货进的好,大家都有所耳闻。

  她询问了家里的老佣人刘妈,“婆婆,我娘去哪里了?”

  “你娘去了二姨娘那。”刘婆婆给李紫衣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大小姐赶紧快去看看。

  李紫衣闻言,脸色有些不好,她急急地走向二姨娘的房间,快到门口,听到二姨娘道:“这是我做的糕点,你尝一块。”

  李紫衣留了一个心眼,她用手拭了点唾沫,戳穿窗户,透过孔洞,她看到端糕点的李诺依偷偷在糕点上放了白色的粉末。

  李紫衣灵动的眸子一眯,她确信她看到的是李诺依而不是李诺瑶,难道李诺依表面上的朴实和呆板都是装出来的!

  那些粉末是什么,若是娘服下了会怎样?二姨娘和她两个女儿简直太可怕了,小小年纪,在王雉的教导之下,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毒妇!

  “姐姐,之前都是我做的不对,老爷教训的对,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还请姐姐原谅我。”王雉可怜地道。

  看样子像是真的悔悟了,不过深知王雉性子的李紫衣知道,这只是她的苦肉计!

  “妹妹别这么说,只要你能够认识到错误就说明你有改过之心,以前的事就算了。”张萍道。

  李紫衣整理呼吸,故作轻松地推开门,甜甜一笑道:“二姨娘,原来有好吃的糕点不给我吃,偷偷给娘吃。”

  二姨娘看到这个不速之客,脸上刚才的一点紧张变成了戒备,李紫衣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李诺依,她眨巴着眼睛,一副乖巧的模样。

  “紫衣,不准你说话没大没小的。”张萍虽然是嗔怪,却是爱怜的口气,她手里拿着一枚圆形糕点。

  “娘,我想尝尝。”李紫衣忙走过去道,她抢过张萍手中的糕点,故作想吃的模样。

  她脑中一个念头如闪电一般迸发出来,她突然想到,她一直以为母亲是因为中秋节下雨穿少了衣服而受了风寒,是否是因为这糕点的缘故?

  “你先尝尝吧。”王雉看着李紫衣,这个贱蹄子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女儿的地位,十三岁的李紫衣不施粉黛,却看起来美丽迷人,特别是她撒娇的时候,更是让人难以抗拒。

  这个贱人和她娘一个德行,眉眼长的很像,李紫衣又是嫡女,若是以后李家不出男丁,那李家的富贵恐怕要被她独得!

  虽然背地里,李羡文曾亲口承诺给她正室一样的待遇,但只要张萍在,她的地位如何能够一样!

  李紫衣将糕点送到口中,她捕捉到了李诺依眼里刹那的光亮,那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狡黠。

  她咀嚼了几下糕点,咽了一些,这些粉末估计是慢性毒药,吃一次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王雉聪明,根本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下重手。

  不过就算是慢性毒药,母亲向来喜欢吃甜食,倘若不掌握住量,会对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

  母亲张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教养很好,又有一颗包容的心,相比之下王雉是普通农户出身,在嫁给李羡文之前就已经与同村人有婚约,她父母贪图富贵,硬是毁约,让王雉嫁给李家做小。

  想不到她两个女儿没有学到大户人家的千金规矩,倒是学会了她娘的一些伎俩,小小年纪就开始害人了。

  李紫衣眸子一转,小手伸进袖子,抓住一枚药丸轻轻一捏,药丸变成了粉末状,她小手故作不经意,放在盛放糕点的盘子上,捏了一片糕点,走向王雉,笑眯眯地道:“二姨娘也是娘,紫衣先喂你吃一片。”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