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互舔感觉很爽|李紫衣感受到她的颤抖

分类: 未分类
737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不一会儿,下人们依次站在李羡文的面前,低着头,等着李羡文发话。

  张萍脸色如白纸,尽管她懦弱,但她不是傻瓜,王雉太奸诈,黑的能被她说成白的,这下她们母女俩不好过了!

  王雉则得意洋洋,等着李紫衣被欺负,她一脸期待地等着下人们说出“实情”。

  “老爷,是大小姐……”为首的丫鬟是琳儿,她支支吾吾,不敢答话。

  张萍更加受到惊吓,李紫衣几乎都感受到她的颤抖,她爱丈夫,也太惧怕丈夫。

  “说,这里有我在,难不成还能让你们受人胁迫不成?”李羡文怒道。

  “对啊!说啊,难道是有人不准你说?不说就给我卷铺盖走!李家不需要不敢讲话的奴仆!”王雉斥道。

  “好,我说!”琳儿道,她颤抖的手指向李紫衣,道:“是大小姐被二奶奶欺负!”

  王雉一听,面色一变,道:“琳儿!你说什么!说什么我欺负大小姐?你这丫鬟,我平日对你不薄,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琳儿都快被吓哭了,她道:“老爷,我说的是实话啊,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二奶奶掐着大小姐的颈子,说是要弄死大小姐,大小姐还跪地求饶,大奶奶的身上也全被泼了茶水。”

  李羡文闻言,怒火更甚,他虽然比较宠爱王雉,但王雉若做的太过分,他在下人面前也不得不维护权威。

  “你一派胡言!你收了大小姐多少好处钱,居然敢这样说话?”王雉气得要死。

  其他的奴仆居然也一起道:“琳儿说的对,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

  李紫衣凄惨地露出脖子,道:“爹你看,女儿颈子上的红痕。女儿本来是不想讲的,娘让我别说自己受委屈的事,怕爹烦心,才忍着不说,可是二姨娘居然要我的命。”

  李羡文将目光看向王雉,“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是你被紫衣欺负?现在怎么都说是你欺负人在先?”

  王雉脸色一白,有些害怕地看着李羡文,只得一个劲儿地澄清,“老爷,我是被冤枉的……”

  李紫衣整理了下被子,道:“爹,你别怪二姨娘,只要她知道错了就算了,毕竟是一家人。再说过几天,舅舅就要来家里,给你介绍一个生意伙伴,被舅舅知道我和娘被欺负也不好。”

  李紫衣一方面表现自己的大度懂礼,另一方面又显示娘的娘家地位鼎盛,爹的生意做得大也要靠娘。

  李羡文宠爱王雉,没造成严重后果也不想罚王雉,但张萍娘家的地位让他不得不忌惮,他道:“紫衣受到惊吓了,王雉你不把正室放在眼里,罚你闭门思过一天,明天给她认个错!大家都给我退下,包括你,王雉!”

  “老爷!”王雉听到李羡文居然这样将她打发了十分生气,她还想说什么,但李羡文瞪了她一眼。

  王雉只能含恨离场,她走时狠狠地看了看李紫衣,没想到这贱蹄子接连两次欺负了她!那些下人居然不为她说话,为李紫衣说话!

  “萍儿,你受委屈了。”李羡文上前握住张萍的手。

  张萍温顺地摇摇头,她道:“羡文,我没什么的。”

  

  只要能够一家三口能够平静地过日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李羡文道:“先让紫衣休息休息,她今天情绪比较激动,我们也趁早回去休息,这三个月都在外面,恐怕你有不少话要和我说。”

  闻言,张萍脸色一红,向来她都是以丈夫为天,只要李羡文能够分一点温柔给她,她就感激不已。

  李紫衣道:“爹,能让娘陪我一小会儿吗?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紫衣有些害怕。”

  李羡文应允,先行离开。

  张萍道:“紫衣,快跟我说说为什么那些下人都帮你说话,娘都快吓死了。”

  李紫衣道:“娘,我知道王雉经过下午那么一场,一定会回来报仇的,我趁晕倒之后没人的时候,跟琳儿谈了一回心,并把二姨娘想把她许配给南街口恶霸做小妾的事跟她说了,让她站清立场而已。至于其他人,我依法炮制。”

  “二姨娘想把琳儿许配给恶霸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张萍脑中还有很多问题。

  李紫衣道:“娘,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你不能再懦弱下去了,二姨娘不把我们母女俩整下去是誓不罢休的。”

  前世,琳儿被王雉许配给恶霸做小,后来不堪恶霸辱骂、挨打,上吊自尽,这次她也是想救救这个苦命的丫头。

  张萍闻言露出凄然的神色,这一点她也担心,总怕得罪了王雉,今后的路更不好走。

  想起一事,李紫衣道:“娘,我嫌清云和流佩照顾不周,换刘婆婆照顾我可好?她在府里待了三十年了,也算是个老人了,有她照顾我,一定要好得多。”

  张萍眉头一皱,不知道为什么紫衣要换佣人,但看紫衣一脸认真的样子,她道,“这个我和你爹说一声便是。”

  “嗯。”李紫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娘,今天你受惊了,也早点休息,我让下人给你送点羹汤,补补身子。”

  张萍应允,只坐了一会便要转身离开。

  “娘!”李紫衣忍不住叫道,张萍转身,便被她抱得死死的,她何德何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是上天也觉得她上辈子死的太惨了吗?

  “怎么了,紫衣。”张萍用手温和地抚了抚她的发丝。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有娘在身边真好,紫衣要娘亲永远都好好的。”李紫衣哽咽地道。

  “娘答应你。”张萍爱怜地道。

  躺在床上,李紫衣唏嘘不已,上天待她不薄,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王雉等着瞧,她是不会继续受欺负的,她要撑起一片天,保护母亲!

  第二天一大早,李紫衣起来的时候,就惊喜地看到自己的侍女已经变成了刘婆婆。

  娘的动作真快,恐怕也是爹认为她这次受了委屈,特许了刘婆婆过来照顾她。

  李紫衣道:“刘婆婆,真好,紫衣能够得到你的照顾,真是紫衣的福分。”

  刘婆婆见李紫衣这么说话,忙受宠若惊地道:“哪里,婆婆年纪这么大,难得小姐不嫌弃。”

  李紫衣穿好衣物,洗漱完毕,走向梳妆台,刘婆婆很自然地为她梳理头发。

  刘婆婆虽然年纪已经六旬了,但从镜中仍然能看到她精神矍铄,她有着无比的睿智。

  李紫衣考虑到清云和流佩年纪小,遇事不够冷静,而且之后都成了二姨娘房里的人,她不得不防。

  李紫衣无数次听过府里的老人说起刘婆婆年轻时候的精明,如果刘婆婆肯站在她这边,那她无疑得到一个得力助手。

  “婆婆,你是爹的乳娘,以前又是家里的管家,一直为李家的繁荣立下汗马功劳。”李紫衣头发已经梳好,她站起身子,看了看刘婆婆,从袖口里掏出一锭黄金,送到刘婆婆面前,道:“婆婆,我也没什么给你的,这点钱是紫衣的一点心意。”

  “哎哟,这可使不得,大小姐,我吃住都在李家,又得了许多恩惠,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每个月拿到不少佣钱,大小姐这不是折煞我吗?”刘婆婆连连摆手,惶恐地道:“大小姐,我能服侍大小姐是我的福气,怎么能随便要您的钱。”

  李紫衣仍坚持将黄金塞在刘婆婆的手里,道:“我知道你年纪大了,不需要这么多钱,这是给你女儿的,我听说你女儿在外县嫁的人家着实贫困,女婿是个书生,但人穷志不短,这点钱给他补贴家用,供他上京赶考,错过了机会,又是三年了。”

  刘婆婆不知道原来大小姐平时缩在闺房里,私下却这么关心她的家人,女儿嫁了个穷书生,生活入不敷出,她时常接济,这等羞人的事,怎么好在外面说,大小姐又怎么知道。

  一锭黄金对于李家不算什么,但李家每房每月的吃穿用度的钱是定的,老太太节俭,每房都不多,这锭金子想必是存了很长时间的,这点刘婆婆绝对知道。

  李紫衣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她道:“刘婆婆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这钱又不是给你的,你就接着吧。你一个人在李家无依无靠,可不跟我一样的么。”

  刘婆婆道:“大小姐可不是无依无靠,有夫人老爷照顾着,老太太也把你当成长孙,李府上下,谁敢瞧不起你?”

  “并非人瞧不起我。”李紫衣眼泪涟涟,道:“婆婆一定觉得我世故,相处下来会觉得我有城府。我也是被逼的,二姨娘表面上对我和和气气,背地里,背地里……”

  李紫衣哇地哭了出来,刘婆婆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背,早知道王雉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但具体她一个老婆子清楚的也不多,只知道老太太倒是挺喜欢王雉。

  李紫衣知道想获得刘婆婆的同情与帮忙,必须赌一把,她道:“婆婆别跟人说,二姨娘一直欺负娘亲,甚至想取而代之,之前二姨娘想要掐死我的事,你不是不知道,就连我落水了也是李诺瑶给推入水的,恐怕也是二姨娘的意思,我在这个家里虽说是嫡女,但连小命都难保,每天小心翼翼处事……”

  闻言,刘婆婆布满沟壑的脸上也露出凝重的神情,她将李紫衣搂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背部,可怜的大小姐,明明是家里的嫡女,小小年纪却被人这么毒害,怪不得说话和举止要早熟得多。

  刘婆婆赶紧捂住李紫衣的嘴巴,道:“大小姐这事没和别人说吧?”

  李紫衣摇了摇头,道:“没有,这府里都是二姨娘打点过的人,我也不敢说出去。”

  刘婆婆道:“这就对了,往后你晓得了什么事情,跟我说无妨,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包括老太太和你爹,二姨娘不是好惹的主,就是要扳倒她,也要从长计议。”

  李紫衣点点头,虽然前辈子刘婆婆没有亲自照顾过她,但凭她在李府里兢兢业业这么多年,最后去世时,还在为李家做事,起码是个值得尊重的人,李紫衣希望自己没压错牌。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