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高腿从后面进入律动|周阳的动作更加的肆无忌惮

分类: 未分类
510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人都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有的高瞻远瞩,有的却只顾近前。

  而胖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只顾近前的人,他只看到了每个月的一千多,足足可以领一年的失业保险。

  却不曾想自己这五个月的工资多半得要打了水漂,甚至是连泡都不会冒一下的那种。

  周阳想到这里,心中也是有些戚戚然,按照他一个月四千多的工资来算,五个月加起来可是有两万多块钱了啊!

  古有为博美人一笑,不吝千金者,也有商纣王那种为了一个妲己将整个国家点燃烽火大戏天下群雄,将领地付之一炬。

  周阳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到底是对是错,但是为博美人一笑的决心,他至死不渝!

  这或许就是真爱。

  这是周阳时常安慰自己的一句话。

  胖子见周阳半天不说话,只一个劲儿的闷声喝酒,于是便关切询问:“小阳,凌飘雪的小娘皮好像对你不太感冒啊,你这坚持值得吗?”

  周阳听罢,直接就弃了杯子,拎起一整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吹了起来,胖子这番话,显然是勾动了他的伤心事。

  一瓶酒下肚之后,周阳脸色不改,喃喃说着:“人都是会被打动的,我就不相信我持之以恒不能改变她的心意!”

  胖子拍了拍周阳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兄弟,就为了你这份痴情,咱今天必须得走一个!”

  说罢,胖子又重新开了一瓶酒递到周阳的面前,他自己则是已经开始吹了起来。

  周阳满腹心事无从诉说,唯有一醉方可解千仇,接下来自然就是酒到杯干。

  三巡酒过,速度自然便开始放缓了下来,胖子夹了一口烤鱼放到周阳的碗里,开口说到。

  “小阳,上次我听人说,凌飘雪好像有个未婚夫,据说好像还是某个大企业的公子哥,老有钱了!”

  这事情周阳也曾经听过,而且他还深深的意味,凌飘雪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屡次对自己的示爱视若无睹!

  “唉!”一声长叹,周阳心中的苦楚越发的浓郁。

  俗话说一醉解千愁,但奈何又有酒入愁肠愁更愁,两种说法,周阳也不知道该是信服那一个了。

  反正眼下他凭着自己的海量,在脚边零散的放了个八九个空瓶子时,周阳仍旧是一副愁眉不展的神色,心中不得丝毫痛快。

  胖子看着周阳脸上的凄苦之色,也是有些心有戚戚,于是便出言鼓励:“别想那么多,兄弟我永远都支持你!”

  周阳听罢,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他此刻是在感慨人生中能够遇到一个像胖子一样的兄弟,他已经知足了!

  片刻之后,周阳还是有些无奈的说道:“咱两无非就是村里出来的娃,跟那些富二代怎么比!”

  凌飘雪是一个落魄豪门的公主,当年她家的企业可是在国内响当当的,但是家道中落如期而至。

  不过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番话显然不能用在凌飘雪的身上,她就算是没有了家世,仍旧有一副美的天怒人怨的盛世美颜,所以至此对她展开攻势的追求者中,依旧不乏世家子弟。

  周阳自认何德何能,能够在如此强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他跟对手们显然不是出于一个水平线上的。

  有些人天生就已经站在了一些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终点上,周阳的对手们,显然就是这样一群天之骄子。

  相比起周阳的怨天不由人来,胖子倒是显得匪气十足。

  只见他愤愤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声怒气道:“兄弟,别想太多了,大不了咱来个硬的,老子就不信凌飘雪那小娘皮不吃这一套!”

  “你赶紧给我歇歇吧!”周阳没好气的白了胖子一眼,觉得这货天生就是个敢土匪的料!

  “我这不是这么一说嘛,呵呵!”胖子脸上讪然一笑。

  一通吃喝过后,周阳与胖子分别离去。

  原本胖子是和周阳合租的,但是胖子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就般到了别的地方去住了。

  胖子的这个其他原因,完全是自己作死作出来的,他家里的经济水平算起来其实比周阳家里还要好上不少。

  但耐不住这胖子天性爱赌,人只要一沾上了赌和毒,那这辈子基本上就算是废了了,胖子那原本还算殷实的家境也正是因此而败落,从原本的住小洋楼到现在的家徒四壁。

  更惨的是家徒四壁还不说,胖子更是欠下了亲戚们一屁股的债,为了不让周阳的生活也一同被打扰,于是胖子便搬离了周阳的家,独自面对亲戚们的上门逼债。

  如今周阳是被情所困,而胖子则是被赌所伤,颇有难兄难弟之感。

  一夜无话,转天周阳起了个打造,打理了一番自身过后,就出门上班去了。

  昨天晚上因为喝了不少,以至于周阳的脑袋至今仍然有些发疼,不过他可是从来不迟到早退的人,虽然现在工资还拿不拿得到都还在两说之间,但人胜在坚持!

  轻车熟路的来到公司之后,周阳又是打扫又是收拾的,把如今已经寥寥无几的办公场所收拾的有条不紊。

  自从前几个月起,胖子就基本上要到下午才会来公司报答,这是雷打不动的习惯,而老板凌飘雪现在对这边的诸多事宜也不在插嘴过问了。

  周阳知道,她多半是对这里已经失去了信心。

  不过周阳也没有去多嘴说些什么,这毕竟是人家的事业,他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罢了,又哪里有资格在哪里指三道四的。

  正当周阳打理好办公室,坐在沙发上休息片刻时,凌飘雪急匆匆的就从大门迈了进来,脸上的神情十分激动。

  “周阳,明天下午你跟我出去一趟,马上咱就要有业务了!”

  “有业务!”周阳听得一愣。

  随后,他脸上也露出了跟凌飘雪一般的神色来,欣喜若狂道:“真的?”

  凌飘雪听罢,恨恨的瞪了周阳一眼,“你这人,我没事骗你干嘛!”

  这还真不怪周阳如此不敢置信,而是因为他所在的公司,在凌飘雪的指导下已经有整整五个月没开张了。

  周阳不自觉地便开始想到凌飘雪的种种治理方针,他虽然没做过什么生意。

  但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作为公司由盛转衰的见证者,自然是对凌飘雪一直管理理念有些不太认同。

  奈何他人轻言微,根本就无法左右凌飘雪这个老板的一意孤行,以至于公司盛况不复当年。

  想到这里的时候,周阳脸上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一种惋惜的神情来,这种神情被一旁的凌飘雪给捕抓到了。

  在结合她的冰雪聪明,不难猜出周杨此刻心中的想法。

  于是,凌飘雪便有些不忿的说道:“你脸上是什么表情,是不是把公司如今的落魄全怪在了我的头上!”

  “没,没有!”周阳的否认有些结结巴巴。

  “哼!”凌飘雪皱了皱小巧玲珑的鼻子,随后开口:“今天早点回去吧,明天我们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

  说罢,凌飘雪转身便走,留下周阳一人呆愣在原地。

  半晌过后,林飞自语:“还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轻飘飘的说完这句话后,周阳也起身准备回去,反正现在待在公司也没有什么好忙的,倒不如回家去看下林慧这个寂寞的女人呢!

  想到这里,林飞已觉浑身燥热异常,一想起林慧那曼妙的倩影,他就忍不住兴奋起来!

  回家的路上,林飞满脑子充斥着的都是林慧的样子,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会有哪方面的需求。

  

  既然凌飘雪不一定能够得到,那还不如退而求其次,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显然不是周阳的作风。

  回到家里之后,林慧正所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近日来的相处,周阳早就已经摸清楚了林慧的工作时间,正因为算到了这一点,他才会如此火急火燎的赶回家。

  而且现在林慧的老公正在外出差,这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周阳心中有些无耻的这般想到!

  “你,你今天没上班么?”

  林慧急急忙忙的将沙发上放着的枕头拉到自己身前挡着,她万万没有想到周阳竟然会这个时候回家。

  周阳也正是因为她的动作,才发现林慧现在可是只穿着一条内裤,那大长腿,又岂是一个小小的枕头能遮挡得住的!

  周阳眼神毫不掩饰的飘向林慧的大长腿,嘴中慢条斯理的回答:“今天单位没什么事儿,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

  林慧也被周阳那大胆火热的眼神看的心中一动,在想起昨天他那雄厚的本钱,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便开始阵阵的发软!

  她已经太久没有得到释放了,压制着的情绪在这一刻极速的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林慧现在只觉得自己的那迫切的需要安慰,那种期待感一遍遍的侵袭着她的身体,以至于她的眼神此刻看起来都有些迷离了。

  “小慧姐,昨天……”

  周阳一边笑,一边就朝沙发上的林慧走去,他的话已经将心境表露无疑了。

  “小,小阳,不行,我们不能那样的!”

  林慧依旧垂死挣扎,想要在心中最后一丝清明没有泯灭的时候,将周阳拒之门外。

  “小慧姐,你昨天看我的眼神中,我就已经知道,你迫切的想要我来安慰你,既然如此,又何必对我欲拒还迎呢!”

  说罢,周阳便探出手,朝林慧巷口伸去。

  “真大啊!”

  饶是周阳昨天已经感受过了,但是今天再次的出手,依旧是感叹其规模不凡。

  “小阳,求求你,别!”

  林慧红着一张脸,请求的语气说的若不可闻。

  周阳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女人这种时候,说不要或者别的时候,那就是在提醒广大的男性同胞们,她其实是在说反话!

  于是,周阳的动作便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一只手游走在林慧的身前,另一只手则慢慢向下延伸……

  就算是隔着小裤裤,周阳都能感觉的出来,林慧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

  就在周阳出手的时候,林慧轻轻的“嗯”的了一声,身子骤然紧绷。

  看到这里,周阳满脸坏笑的对林慧说:“小慧姐,你这样的话,我可是没办法的哦!”

  林慧没有说话,而是闭着眼睛,将腿稍微松了一松,周阳知道,她已然是默许了自己的举动。

  面对一个期待已久的女人,周阳又怎会让她太快的享受到男女之间的妙趣横生,唯有充足的准备才能将等下的大战烘托的越发美妙。

  于是,周阳抽手回来,攀附在她的胸口。

  “小,小阳,我,我哪里,很难受!”

  林慧扭捏着身子,不住的在小枕头上磨蹭,看起来似乎已经是急不可耐了!

  “哪里?”周阳满脸玩味的问。

  “小阳,你真坏!”林慧红着脸,满是幽怨的瞥了周阳一眼。

  随后她便将周阳的手握住,向下伸去,“就是这里!”

  “哦!”周阳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在度开口:“原来你是需要医生给你打针啊!”

  饶是林慧现在脸上已经是通红一片,但是听到周阳的这句话时,她仍旧是觉得有些娇羞难耐,不自觉的便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糯糯的说道:“医生,求求你给我打针吧,我快要死了!”

  周阳听到这里,顿时感觉自己的整个人都快要炸开了一般,他这会儿也关不了什么前戏不前戏了,直接将林慧的拦腰抱起,朝自己的屋子里面走去……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