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赵晓兰喘息的声音不断传入他的耳朵

分类: 情感新鲜事
666 人气 / 0 评论 / 2021-6-15 发布
Author:

陈有福让赵大头离开,之后便赶紧回了屋子,他醒着赵晓兰的身子,那种年轻女人的身体,滑嫩又带着淡淡的女儿香,每一种都刺激着陈有福的神经,就在刚才跟赵大头说话,他都是膨胀着欲望的,现在当然迫不及待要进去。

  但是赵大头就像是幽灵一样,陈有福前边刚进屋,他也跟着进屋,陈有福准备关门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

  “赵大头!”

  陈有福大叫起来,听着外边的叫声,赵晓兰也从里边出来,看着陈有福和赵大头两个人在门前相对站着。

  “不是让你去别处玩吗?”

  我去别处,然后你就逼着赵寡妇跟你做那种事情,想的倒美,赵大头心里寻思着。

  “不,大头不去外边玩。”

  赵大头说着视野渐渐飘到赵晓兰身上,也不管陈有福什么表情,赵大头继续说道:“赵寡妇,大头来帮你抓背,村长说你后背痒,大头帮你抓背。”

  赵晓兰这时候无奈的看着陈有福,赵大头这样弄,就算是今天她要就范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赵大头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意思,他走到赵晓兰后背,抓着赵晓兰的手傻里傻气的:“赵寡妇,你哪里痒,大头帮你。”

  虽然之前大家一直说的都是后背,但是听着这个话,赵寡妇还是不自觉地联想到自己下边,而陈有福已经完全没有了性质,对着赵大头摆摆手。

  “哪里痒自己去外边弄,别再我家呆着,我还有事。”

  这种逐客令是赵大头等的,这次他当然就乖乖的出来了,只要陈有福没有得手,一切都好说。

  赵晓兰在前边走回自己的房间,虽然这一次从虎口里逃出来,但是她却怎么都没办法高兴,赵大头跟在后边还是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赵寡妇,你不是后背痒吗,你怎么不笑,大头痒的时候…”

  赵大头看刘寡妇好像有心事,并没有放心她一个人回去,这么刚烈的女人都要放下身段求人了,当然是有重要的索求,而自己虽然救了她,但是也间接的破坏了她获得援助,赵大头想帮帮他。

  “赵…寡妇…”

  本来他是想叫赵晓兰的,但是想着自己还是个傻子,只能叫赵寡妇,寡妇两个字不算是光彩的字眼,特别是在大河村,就基本和贫困挂钩了,跟王雪差不多的,所以不是什么尊重人的话。

  赵晓兰抬眼看着赵大头,旋即又很悲伤的低下去,她都没想到赵大头会跟她这么远。

  “大头,你回去吧,姐姐在这里没什么事情,身上也不痒。”

  话是这么说,可是赵晓兰的悲伤是显而易见的,赵大头摸摸脑袋,跑到后边去,把自己抓的两条兔子提出来。

  “赵…寡妇…这个送给你。”

  他知道这个肯定也抵不过那个贫困生补助的名额,但是这至少不用赵晓兰违背自己身体的意愿。

  赵晓兰看着赵大头手里的东西,她也知道赵大头有打猎的本事,这也是为设什么作为村里最烈性的寡妇群体,王雪会比她过得好一点,毕竟家里有个男人,哪怕是傻子,也比没有好,但是他不懂赵大头这是要干嘛。

  一般的男人送礼物,都是来求欢的,赵大头也是男人,但是傻子肯定是不懂这些的。

  “大头,这个?”

  她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选择询问,一来赵晓兰对于赵大头没有那么戒备,二来她确实需要这些东西,她一个女人体弱,没有饲养什么家畜,只能种一些小菜,所以很久都没有吃过肉了,她女儿正在长身体的年纪,跟着她当然也一样。

  赵大头“嘿嘿”笑了两声,也没回答赵晓兰的疑惑,硬生生的将自己手里的兔子塞到她手里。

  “赵…寡妇…以后别去找村长了,他不是个好人,总是欺负大头,他家的糖一点也不好吃,你去找他,他会欺负你的。”

  一个人是不是傻子有时候不取决于你说了什么,而是你说话的口气,赵大头这种呆头呆脑的样子,赵晓兰只当他在说笑。

  “好好,晓兰姐不去。”

  赵晓兰应承着赵大头,她当然也知道陈有福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她又没什么办法,转身赵晓兰小声的嘀咕:“可是不去又能怎么办呢,小欣到了上学的年纪,难道要她跟我一样吗。”

  赵晓兰理解赵大头的好意,可是他只能解燃眉之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后他们母女两个还是要生活的,难道要靠着这个傻乎乎的男人,就算是赵大头也还还有王雪要照顾,那里能顾及那么多。

  赵大头听着赵晓兰的嘀咕,他知道是在为上学的事情烦心,其实赵晓兰的嘀咕很小声,只是赵大头吞了内丹后各处感官变得异常敏锐,所以才能听见。

  “这事,我会想办法。”

  赵大头在心里默念,既然赵晓兰是这么刚烈的女人,他当然要帮她想办法,反正现在自己有了这种超自然的能力,如果打猎勤快一点,这个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赵晓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眼泪,转过身重新换上笑脸看赵大头。

  “大头啊,不然你今天晚上就来晓兰姐家里吃饭吧。”

  赵大头给了他东西,她请赵大头吃饭,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赵大头摇摇头。

  “不了,大头要回去跟嫂子吃饭。”

  不是说赵大头不愿意去,而是他觉得一个男人去了她家吃饭,说起来对她的名声不好,而且也免得王雪担心。

  赵晓兰微微笑着,多少男人想要去她家吃饭赵晓兰都没同意,没想到赵大头这么爽快的拒绝了,当然这也证明了赵大头送她东西确实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伸手捏捏赵大头的脸颊,就像大人捏孩子的模样。

  “晓兰姐知道了,你叫上你家嫂子,晚上一起来吧,这样王雪总不会担心了吧。”

  说完赵晓兰离开了,虽然贫困的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可是这个傻傻的男人没来由的关怀,让她觉得有些开心。

  赵大头看着赵晓兰远去,跑回去把自己打的山猪拖出来抗在肩头上,朝自己家去了。

  晚间,赵大头带着王雪和小丫去了赵晓兰家,赵晓兰刚好做好饭。

  王雪其实并不喜欢去别人家,因为她不喜欢麻烦别人,但是赵晓兰她还是愿意去的,同一个村子的人,她对赵晓兰的情况也了解,总觉得自己跟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所谓同性格的人相互吸引,她愿意跟赵晓兰这种人接触,为了不失礼节,王雪还特意去村口买了两瓶酒带过去。

  赵晓兰从厨房出来,拴着条青花布围裙,笑盈盈的招呼着大家坐下。

  吃饭的当口,赵晓兰和王雪在聊天,赵大头只能静静的看着,女人的话题他大部分插不上嘴,就算是能插上嘴他也不敢说话,因为他现在还是个傻子。

  王雪和赵晓兰聊得挺投机,从一个寡妇如何艰难的度日到村里的男人如何恶劣的想占有她们,各式各样的事情几乎无所不谈,最后两个人高兴了,甚至开始开了酒喝。

  看样子两个人平时都寂寞的太久,赵大头端详着王雪的脸,昏暗的灯光加上她又喝了些酒,看上去异常的迷人,而赵晓兰和王雪并没有注意到赵大头的举动,他们实在喝了太多。

  最后两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久,赵晓兰已经趴在桌上了,王雪在下方端着酒杯,拍拍赵晓兰的肩膀:“晓兰姐,再喝一杯。”

  赵晓兰没有动,王雪又拍了她两下,赵晓兰的脑袋埋在桌上,简单的左右晃晃。

  “晓兰姐,你喝醉了…”

  王雪吐着酒气,赵大头看着她不禁笑笑,说别人喝醉了,她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大头啊,晓兰姐喝醉了,我们把她送到屋子里去,这里容易着凉。”

  赵大头怀疑的看着王雪,就王雪这一愣一愣的,还能不能走路都是问题,更别说送人去休息了,再看看赵晓兰,一动不动的也是个体力活。

  “小…”

  

  赵大头想叫小欣搭把手,但是住口了,这饭吃的太久,小欣已经上楼去睡觉了,而且她年纪太小又帮不上什么忙。

  王雪在旁边拍拍赵大头的肩膀:“大头,你扶着晓兰姐的左手边,我去扶着她的右手。”

  也不知道到是什么时候,王雪窜到了赵大头的身边,看着她左右摇晃的步伐,赵大头摇摇头,王雪喝醉了,虽然说是搀扶着右手边,但是是不能指望的,赵大头扶着赵晓兰,尽量让她靠着自己这边。

  女儿家天生的香味混杂的酒气,赵大头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燥热,又因为赵晓兰的大部分体重都在赵大头这边,两个人的肌肤贴的很紧,软软的身子,带着些温热。

  这种刺激下那颗蛟蛇的内丹就像是疯了一样,赵大头的脑子就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摸一把”或者“占有她”这样的话,幸运的是客厅到卧室的距离不远,赵大头脑袋还没有因为那阵女人的香气失控,他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热。

  放好了赵晓兰,赵大头一边拉着被子给她盖好,一边根跟王雪讲话:“嫂子,等我给晓兰姐盖好了被子,就带你回家睡觉。”

  反正赵晓兰睡着了,赵大头就不用在意自己是不是需要装傻。

  王雪应了声:“好,睡觉!”

  她只觉得眼皮一沉,整个人朝着赵晓兰的身上倒下去,毫无疑问她也喝醉了。

  赵大头本来在整理被子,王雪这突然起来的一倒他都惊呆了,现在两个女人成十字交叉,赵晓兰躺着,王雪趴在她身上。

  “嫂,嫂子!”

  赵大头拍拍王雪的肩头,想让她起来,结果王雪不但没起来,反而是顺着床滚到了赵晓兰的内侧躺着。

  “大头,嫂子困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王雪也是全身酒气,看着床上的两个女人直挺挺的躺着,他知道王雪肯定把这里当自己的房间了。

  “嫂子,这是晓兰姐的床。”

  赵大头叫王雪,王雪已经没有应声了,农村的酒非常烈性,王雪应该睡着了,赵大头只好趴在床的一侧,弓着身子轻轻摇王雪,也没注意自己的身子现在和赵晓兰接触着。

  赵晓兰是个发育成熟的女性,除了相貌属于中上,身材也是一绝,就算是这样平躺着,赵晓兰的女性专属物也足足挺起来十多厘米,刚好就接触着赵大头的胸口。

  赵大头轻轻摇着王雪,身子不注意前后摇动,和赵晓兰发生了一些摩擦。

  “快,快一点…”

  赵晓兰突然叫了声,媚声媚气的,女人的诱惑瞬间让赵大头一个激灵,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审视着一边的赵晓兰。

  她嘴唇轻微的抖动,脸颊绯红,但是眼睛是闭着的。

  “用力,捏…捏…”

  赵大头明白了,她应该是在春梦,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膛和赵晓兰胸口接触的位置,赵大头赶紧将自己的身子弓得高一些。

  结果赵晓兰突然伸手从赵大头的腰间穿过,抱着赵大头的腰往身下一拉,那阵柔软的触感,瞬间让赵大头的脑袋像是喝了两斤白酒,迷迷糊糊的。

  别说是离得远一些,现在赵大头整个人就直直的贴在赵晓兰的身上,两个人之间只有两件薄薄的衣衫做抵挡,那种东西,在赵晓兰完美的发育面前几乎就等于不存在。

  “重,重一点,再捏得重一点。”

  赵晓兰还是娇声娇气的,比起刚才甚至连喘息的声音都明显了很多,因为赵大头贴在她身上,那种触感要明显很多。

  赵大头低着看一眼赵晓兰,他是个男人,没有男人被女人这样抱着还能继续圣人的,除非他身体不行。

  赵晓兰已经撤了一只手,那只手顺着赵大头的后背落下来,好好就放在赵晓兰自己的胸前,她自己开始揉捏起来,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手不停地捏了又松开。

  “再,再捏得紧一些…”

  赵大头只觉得自己喉咙一阵干渴,整个人像是被放在蒸笼里边,赵晓兰喘息的声音不断传入他的耳朵,时不时的还有两声低低的娇嗔,他的手完全不受控制,看着空闲出来的赵晓兰另一个女性专属物,他伸出手去。

相关资源:
  •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守身如玉_用力舔伸进去舔
    2021-6-208
  •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妇女比较有技术吗_让女人爽到流水的文章
    2021-6-206
  •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献身张行长全文免费阅读_弄我 舒服
    2021-6-203
  •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宝贝儿,听话,一会就好了_好紧好爽好深再快点
    2021-6-2019
  •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_儿子的东西比老公大
    2021-6-2020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文_啊,不要,舒服
    2021-6-2010
  •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张行长和人妻杨玉婷_天官赐福251章被省部分
    2021-6-2018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小菁_丫头它你想要你了
    2021-6-206
  •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一按遥控器就蹲下什么意思_中国劲酒能壮阳吗
    2021-6-2010
  •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我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_啊把腰抬起来
    2021-6-20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